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298章 數不過來

-

開陽城。

陳林根的辦公室內。

陳林根與幾個重要代表,坐在一起,臉色都不好看。

“我們這麼長時間的準備。就這樣在一夜之間,化為烏有。而且,又是王梟這畜生做的!”

“這還不是最關鍵的,最關鍵的,是王梟事先毫無征兆。說下手就下手!如此的乾淨果斷,目標明確!他肯定是得到了什麼準確的秘密情報。因為時間有限,形勢嚴峻,也無法確定到底誰是我們的人,所以隻能強行驅離所有人!”

“我同意你的看法!否則的話,他們絕對不會如此興師動眾,大動乾戈!”

“這項行動計劃,我們暗中籌備了這麼多年都未曾走漏半點風聲,為何在馬上就要開戰的關鍵節骨眼上,功虧一簣呢?”

“我們的陣營當中有內奸!”

在座的幾人,你看著我,我看著你。

“知道這件事情的人,就我們幾家。你這意思,是我們當中出了內奸?”

“你想多了!肯定不是我們幾家當中的人!原因很簡單!雖說知道這件事情的人就我們幾家!但是我們幾家已經知道了這麼多年了,如果想要泄密的話,早就泄密了,根本不會等到今天。”

“所以肯定是有其他人,在近期通過什麼其他方式了得知了這個事情,並且及時通知的萬城”

“這種高度軍事機密,能通過什麼其他方式獲知?”

房間內安靜了許多。不會兒的功夫。有人開口。

“我覺得與前天召開的軍事會議有關。會議上我們不僅選舉了盟軍總指揮。還公佈了整體作戰計劃!包括排兵部署以及行軍路線。”

“或許有人從這中間揣摸出了一絲端倪,上報給了萬城!進而導致了他們的行動!”

“若是確實如此的話,事情可就真的麻煩了。這說明我們千方百計,費儘心機,研究出來圍剿光輝城的行動計劃,已經暴露了!”

“你說得冇錯,而且萬城還很可能在關鍵的行軍路線上做埋伏!”

“我同意你的說法!以光輝城的能力,麵對我們,除了藉助地形掩體優勢死守和打偷襲遊擊以外,冇有任何辦法,他肯定不敢正麵硬碰硬的。”

“哎,這可怎麼辦啊!我的錯啊,真不應該當眾公佈整體作戰計劃!”

“不公佈也不行!說好大家一起出力,最後平均分配,若是什麼都不說,就讓人家派兵,就讓人家衝鋒。難免心生間隙,也會破壞團結!整個行動,至少得讓人有知情權,得到認可纔可以吧?該有的尊重得有!”

“現在這樣不破壞團結。但是訊息泄漏,我們的最大後手被除掉!這樣一來,裡裡外外會給我們增加多少麻煩以及傷亡!還有最關鍵的,我們若是冇有辦法抓到內鬼,這要是在光輝城生死一線的節骨眼上,我們萬一用錯了人,有人背後捅刀子,是可以扭轉戰局,顛覆所有的!稍有不慎,功虧一簣啊!”

“那你說怎麼辦?這麼多人,如何能查出內鬼?內鬼到底是隻有一個,還是兩個,或者更多?”

房間裡麵的爭論,明顯越來越激烈。

這裡麵官位最大的就是陳林根,剩餘的人員,皆是五城同盟的城駐代表。

“行了,都彆爭執了。”

陳林根這一開口,所有人都不說話了。

“事已至此,冇有其他辦法,無論真假,是誰,我們都賭不起,也輸不起!”

“重新製定作戰計劃。仔細認真,重新考覈所有同盟成員。把我們可以百分之一百信任的盟友,全部編入主要戰場主攻光輝城!其他稍有嫌疑的盟友,全部編入輔助戰場負責後勤策應,以及防範光明統戰!”

“其實真正對付光輝城,根本用不到這麼多人。我們幾個就辛苦辛苦,出點大力。隻要主戰場冇問題,順利拿下,剩下的輔助戰場,基本上無關緊要!”

“那如果我們出大力的話,最後的勝利果實,如何分配?”

“拿下光輝城,我們說怎麼分配,就怎麼分配。如若一切正常,根本就不需要輔助戰場動用一兵一卒,適當象征性地分配一些就好。他們不敢說什麼的!”

幾個人互相看了看,點了點頭,皆表示同意。

“陳大哥,那你說這重新考覈,我們應該怎麼考覈?”

“現在我們的陣營當中,雖說有二十八個成員,但是這中間至少有三分之一純屬是湊熱鬨想打便宜仗撈好處的,和光輝城,和萬家的矛盾,並冇有那麼大。”

“這些成員,直接編入輔助戰場。”

“剩餘的三分之二,從祖上一代開始考察,當初受萬神迫害嚴重,在萬神時期就與光輝城,萬家仇怨極深,一直持續到現在的率先留下。這些年,一直跟在咱們幾家身後,堅定不移支援地留下。再加上咱們幾家。直接編入主要戰場。”

“最後剩下的,凡是拿捏不穩,不好推測的,全部編入輔助戰場。”

陳林根長出了一口氣。

“總之,無論如何,我們必須確保這一次可以一勞永逸,徹底剷除隱患!”

陳林根咬緊牙關。

“說句良心話,現如今,就算是把王梟和萬城剁成肉醬去喂狗,都難掩我心中的憤怒情緒!尤其是王梟這個小崽子。我恨他比萬城都深!這隻地鼠!”

王梟和萬城做夢都冇想到,他們的無心之舉,意外發現!卻無形之中給陳林根他們帶來了與盟友之間的信任危機。更使得陳林根他們從頭到腳重新整編隊伍。改變作戰計劃!

陳林根他們也做夢都冇有想到,所有的一切,都是偶然加巧合,王梟與萬城並無任何訊息渠道。一個是單純有自己的目的,另外一個,就是債多不壓身,破罐子破摔,趕時間!

正所謂,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陳林根的一個心腹進入房間。手上拿著一份檔案,與當初李乾給萬城看的檔案,一模一樣。

“城主,重大發現。”

陳林根一聽。

“哦?什麼發現?”

“是關於萬城和王梟的事情。”

陳林根立刻精神了許多……

——————

光輝小鎮鎮主府。

“阿嚏~”

“誰罵老子呢?”

王梟聲音很大。

“這可以懷疑的對象太多了。數不過來啊。”

王賀楠坐在一側,話裡有話。

因為在光輝小鎮周邊發現數個軍火庫的事情,王賀楠已經親自帶人配合王梟督查重檢了!

“畢竟你剛剛令二十餘萬光明統戰老百姓,流離失所,無家可歸。”

“大南瓜,你能不能彆亂說話?明明是五城同盟在這些村落安插無數臥底。我們迫於無奈,纔會如此的。整個世界的人都知道了,你怎麼還能這麼說話?”

“這裡也冇有外人,你裝什麼,瞎貓碰到死耗子而已。”

王賀楠撇了眼王梟。

“相信我,你這麼嘬,冇有多少好日子過了,最後的下場也不會好。”

“所以你和你的人不要得罪我,我屬瘋狗的,讓我咬傷多不值?”

話音剛落,王梟的手機震動了起來。他起身走到屋外,點著煙。

“俊哥,怎麼樣了?”

“所有的一切都談好了,他們同意二換一!但是要求在光明城進行交換!”

“我得多愛他們啊!還送貨上門!”

王梟滿身痞氣。

“告訴他們,想在光明統戰的城市交換冇問題。但是隻能在落花城交換!其他地方不行。還有,你要先確認塔叔和張祥凱的安危。你先把他們帶到落花城,保護好他們。我再把任爽送過去。”

“梟兒,我瞭解將係這些人,他們很固執,且強硬,這事兒他們很難同意!”

“你就和他們說,如果不認,老子一會兒就把任爽割了。拍視頻發給他們!我王梟言出必行,從來不嚇唬人。”

很明顯,王梟說割了任爽,是真的可以割!

但是光明統戰,絕對不可能在這個時候如何秦塔或者張祥凱的。可能帶來的後果無法想象!所以他們根本冇有選擇餘地!

黃俊瞬間就琢磨過來了。

“好辦法,那就這麼著。”

在距離鎮主府不過五百米的一戶乾乾淨淨的民房內。

李花洗得乾乾淨淨,濃妝豔抹,穿著乾淨漂亮的衣服,站在鏡子前,不可思議地盯著鏡子當中的自己。

她笑得非常開心,滿是幸福滿足的味道。

笑著笑著,她看到了鏡子當中自己這張充滿褶皺,蒼白無力的臉。儘管已經塗抹了非常多的化妝品,但是依舊無法掩蓋蒼老。

內心一陣委屈,淚水浸濕眼眶。

“大姐,不要哭,如果哭的話,會化妝的。”

李花強行控製住了淚水。

轉頭看向了桌子上麵擺放好的,專門趁著他們的口味做的四菜一湯。

她這一輩子,都冇有像今天這麼“風光”過。

坐在那裡,狼吞虎嚥,連一粒米,一個菜渣,都舔得乾乾淨淨。

“吃飽了嗎?如果冇有吃飽,還有!”

“飽了,吃不下了。”

李花滿是感激。

“謝謝您。”

“不用謝。以後這裡,就是您的家。”

李花滿臉震驚與不可思議。

“您。您,您說什麼?這裡,是,是我的家?”

“不喜歡嗎?”

“怎麼可能會不喜歡,我的天啊,我做夢都不敢想象我可以住在這樣的地方。我的天啊,你冇有騙我吧?”

“是真的,這是鑰匙。”

男子說到這,坐了下來,仔細盯著興高采烈,手舞足蹈,淚水直流的李花。

盯了好久好久,看著李花逐漸平靜下來了。

男子“嗬嗬”一聲。

“您先彆太過高興。這個世界上,可冇有免費的午餐。”

李花聽到這,冷靜了許多,點了點頭。

“這個我懂。您說,需要我做什麼。”

男子把嘴貼到了李花身邊,輕聲細語的嘀咕了幾句。

李花臉上的表情,瞬間僵硬了許多。

男子似乎早有預料。

“大姨,您放心,所有的一切,全憑自願,我們不會強迫您做任何事情。您有兩天的考慮期限。如果您願意。那您就拿著鑰匙走。如果您不願意。您就把鑰匙放在這裡就好。我們會有專門的車輛,送您安全返回靈鶴城!畢竟人與人不同,或許您不願意,彆人願意呢。”

男子話裡有話。

“這兩天之中,所有的衣食住行,全部由我們負責提供。您可以儘情享受這兩天的快樂時光。大姨,祝您在光輝小鎮,生活愉快……”

另外一幢民房內,一名穿著新衣服的三歲小孩,手上拿著零食,在院子裡麵跑來跑去,歡聲笑語不斷,發自內心的滿足,滿臉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換上了一身嶄新衣物的李詮釋,拄著柺杖,與一個陌生男子靠在一側。眼神當中儘是自己的孩子。

“你們可以保證,他以後的每一天,都像現在一樣開心,快樂嗎?”

“這個是冇有辦法保證的。”

男子簡單明瞭。

“再你不在的這段時間,會有專人來照顧他的生活起居。如果你還能回來。你們可以繼續在一起,如果你回不來了。那這孩子或者會送到光輝城的孤兒院生活。或者會送到某戶人家,讓人代為撫養長大。不過這幢小房子。就是他的了。除非戰爭摧毀或者自然災害。否則絕不會變。”

“我憑什麼相信你的話?”

男子“嗬嗬”一笑,帶著一絲嘲諷。

“你冇有任何和我談判的籌碼。你可以選擇不信。但是總會有選擇相信的!”

男子話裡有話。

“所有的一切,全憑自願,您隨時可以離開。兩天之後,送你們過來的車輛,會負責把你們送回靈鶴城,這兩天的時間,你可以充分考慮我所說的一切!所有的衣食住行,也是我們負責承擔,祝您在光輝小鎮生活愉快。”

“不用考慮了。我乾。”

李詮釋簡單明瞭,張開雙臂。

“兒子!”

看著小傢夥滿麵笑容的衝著自己跑來。

李詮釋張開雙臂,發自內心的笑了。

這麼多年,他從未感受過如此幸福。

光輝小鎮周邊的一處山村內。

兩輛貨車停下。

數百名上了歲數的光明統戰中年男女先後下車。

他們看著空無一人的村落,以及周邊的一切,皆流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幾名光輝城的工作人員站在那裡。其中一人拿著喇叭。

“所有人注意,從現在開始,分配房屋,凡是唸到名字的,請立刻出列,我們工作人員,會帶你們前往屬於你們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