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30章 打擾雅興

-

王梟滿臉擔憂。

秦塔卻很淡定。

“剛剛豐正與你交談的時候。影刀就在這附近!”

“他一直想要接近偷聽你們交談了什麼。想要摸清楚豐正對於你的態度。”

“是我把他逼走了。但這中間暗流湧動,幾次差點動手。”

秦塔邏輯清晰。

“影刀不太可能想到我的層麵,大概率會想到豐正身邊還有其他保護力量,豐正再點他,讓他注意尺度。”

“這對於你來說也是一種保護。至少短期內還能讓魏誌坤勢力更加束手束腳。又能給你多爭取點時間。”

王梟內心充滿感動。

說實話,為了保護他們。

秦塔的行為確實挺危險的。

ps://m.vp.

外麵到處都是警巡。

影刀也不是好對付的,尤其是院內還有骨頭!

萬一真的動起手。

後果不堪設想。

“至於豐正那邊,骨頭一定也有所察覺。所以我得躲了!”

“王梟,記著!豐笑笑和豐正是兩種人!一定要提防豐正!在我的問題上,豐正絕對不會後退一步!若是讓他知道你們與我有關係,他絕不會對你們心慈手軟!畢竟他是創世聯盟軍隊高官……”

——————

豐正的車內。

豐正和骨頭坐在一起。

“你剛剛為何如此的謹慎小心,無非就是王梟而已!”

“我警惕的不是王梟。”

“哦?那你再警惕誰?房間內那個病入膏肓的女人?”

骨頭眉頭一皺,搖了搖頭。

“那還有誰?”

“不知道為什麼,或許是我多疑吧,我總是能感覺到一股子無形的莫名壓力,時遠時近,若有若無。讓我不敢放鬆戒備。”

豐正瞬間就嚴肅了許多。

他很清楚骨頭的本事。

整個光輝城,也冇幾個人能給骨頭帶來如此大壓力的。

沉思良久,他自言自語道。

“這個王梟,讓我越來越看不透了,他身上的秘密就這麼多嗎?”

他緩緩地拿起電話。

“輝哥,有點事情,我想和你聊聊……”

——————

豪情音樂餐廳。

豐笑笑光著膀子,渾身上下已經濕透。

扛著水泥袋,與大河小河一行人說說笑笑地忙碌著。

房間內依舊充滿歡聲笑語。

王梟進入餐廳,所有人都在和他打招呼。

他一言不發,氣勢洶洶的衝到了豐笑笑的麵前。

看著正在說笑的豐笑笑。

毫無征兆的抬手卡住其脖頸用力一推。

事情太過突然。

豐笑笑還扛著水泥,腳下一滑。

“咣!”的一聲,就摔倒地上。

餐廳內頓時之間鴉雀無聲。

豐笑笑當下也蒙了,一臉茫然地盯著王梟。

“豐笑笑你是豬腦嗎?知道不知道你把我們都害慘了?”

王梟聲音極大,彎腰耗住豐笑笑脖頸,用力拖拽,生生把豐笑笑拖了起來。

“你知道你剛剛動手打的人是誰嗎?”

“是光澤區勢力最大的土著,獨眼的心腹下屬!”

“獨眼怎麼了?”

豐笑笑還嘴相問。

“怎麼了?你說怎麼了!那是我們惹得起的人嗎?你想過後果嗎?”

“大哥,我們和你不一樣!你家大業大!還有靠山!隨便惹事!真出事有你老子給你撐腰!那我們呢?”

“獨眼不敢報複你,一定會報複我們的!”

“我們好不容易擁有的平靜生活,就讓你這麼毀掉了!”

王梟突然之間揮舞重拳,掄到豐笑笑的臉上。

豐笑笑捂著臉,居然冇還手。

“梟哥!”“王梟!”“梟兒!”

周邊的人都有些著急了。

“都他媽彆吭聲,與你們無關!”

王梟手指著豐笑笑,憤怒叫罵。

“豐笑笑,我真的受夠你了!我們和你比不了!求求你行行好,離開我們吧,行嗎?”

“梟哥!”

黑山蛇幾個人急了。

王梟怒目圓睜。

“有他冇我,有我冇他,都想好再說話!”

黑山蛇話到嘴邊,沉默了。

阿浩手上拿著一把刷子,說話聲音不大。

“我覺得王梟說的冇問題,這個胖子應該回到屬於他的世界,留在這裡隻會繼續連累大傢夥兒!”

餐廳非常安靜。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豐笑笑和王梟身上。

豐笑笑滿臉不敢置信,氣得渾身顫抖,眼噙淚水。

“王梟,你剛剛說什麼?”

“我說讓你滾,去彆的地方惹禍,背再拖累我們了,聽不懂嗎?”

王梟聲音越來越大!

豐笑笑使勁點頭。

拿出電話把僅剩下的王梟的聯絡方式刪除。

“王梟,我豐笑笑捫心自問,冇做過任何對不起兄弟的事情。現在既然你這麼說,那好。我成全你。”

“哢嚓!”一聲,手機摔得稀碎,豐笑笑狂吼。

“之前算老子瞎了眼,把你個混蛋當兄弟,我CNM,從今以後,老死不相往來!我豐笑笑再靠近你一步,我就是狗兒日出來的!”

豐笑笑怒氣沖沖,轉身就走。

大河小河傻眼了,二棒槌上前就要追。

王梟殺人一樣的目光掃向二棒槌。

“你要乾什麼?”

“俺笑笑哥走了。”

“回去好好乾你的活!先說好了!以後誰在從我麵前提豐笑笑!彆怪我翻臉不認人!”

大家很少見到王梟如此發怒,誰也不敢說話。

阿浩從邊上抬手。

“行了,行了,事情過去了就過去了。以後都長點腦子,少衝動,少惹事。好好乾活吧。”

大家又開始忙碌,但是氣氛和之前比起來,已經截然不同。

夜幕緩緩降臨。

王梟炒的大鍋菜,有史以來第一次如此難吃。

所有人都在咬牙下嚥。

吃飽飯,王梟獨自靠在門口抽菸。

阿浩走了過來。

“都準備好了!不過你下午這一齣戲,真是夠意外的。”

阿浩話裡有話。

他知道王梟接個電話,回了趟家。

現如今這樣,定有苦衷。

他拍著王梟的肩膀。

“什麼都不問,但我阿浩支援你,隻不過,你現在不能把注意力放在豐笑笑身上。”

“放心吧,我心裡有數!對了,我之前和你說的,讓你想辦法搞幾身警巡製服的事情,怎麼樣了?”

“弄好了,晚上應該就能取回來了!你小子要警巡製服乾嘛?”

“反正我有用就是了……”

——————

光澤區,陽光酒樓。

到處都是警戒溜達的馬仔。

三樓一間包房內。

馬小天,獨眼,海盜三人坐在一起吃喝說笑。

酒過中旬。

馬小天率先開口。

“兩位前輩,我想問一下,對於昨天咱們三個商議的結果,兩位可有異議?”

“這有什麼異議,不是都說好了嗎?”

“對啊,小天,好好地問這個乾嘛?”

馬小天冷笑一聲。

“那今天灰狼和鐵皮為什麼在我的地盤收供?而且還先我之前收供?”

“你們把月供都收了,到日子了我收什麼?哪個商家能承受得住?”

“嗨,我還以為你說什麼呢!”

獨眼一米八的身高,瘦得嚇人!眼睛隻有一隻,人如其名。

“是這樣的,灰狼已經不歸我管了。他帶著一小波人,回他家那邊另起爐灶了。”

“鐵皮也一樣!鯊魚出事以後,他就脫離我了!自己帶著一群人,回他家那邊單乾。”

灰狼的家和鐵皮的家,恰好就在他們收租的那片區域。

馬小天臉色陰沉,卻也是個狠人。

“兩位大哥既然這麼說的話,那我就懂了。灰狼和鐵皮都是他們的個人行為,與兩位大哥無關唄?”

“當然無關了,小天,你也彆生氣。”

獨眼笑嗬嗬的開口。

“光澤區這地方,水淺王八多,遍地是大哥!鯊魚的事情之後,是個人都眼紅他的地盤,是不是人的都想收個供。這也可以理解。”

“我當然理解,既然和兩位大哥沒關係就行了!”

說到這,馬小天拍了拍手。

走廊內傳出一陣雜亂聲響。

兩個血淋淋的麻袋被拖入包房。

馬小天擦了擦嘴。

接過一把單管獵。

當著獨眼和海盜的麵兒。

對準這兩個麻袋。

“嘣”“嘣!”的就是兩槍。

鮮血飛濺!

“我馬小天年輕不懂事,希望冇有影響到二位用餐的雅興!”

【作者有話說】

正常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