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304章 落花節

-

聽見萬城這兩字,所有人都傻眼了。

電話那邊也並未回答黃俊,直接掛斷了。

“你確定嗎?”

秦塔點了點頭。

“他的聲音,我不會記錯的。”

“他這是什麼意思?”

“應該是王梟帶來的隨從當中,有人給萬城報信求救了。”

“那萬城哪兒來的我的手機號?”

秦塔搖了搖頭。

“現在不是考慮那些的時候了,萬城說的冇錯,快點,動員所有老百姓!取消禁令!”

“來人!”

ps://m.vp.

黃俊當即叫喊……

——————

黃俊這麼多年的城主不是白當的。

對於落花城的掌控,確實厲害。

手下人員的服從意識極好,執行能力極強。

一通電話,整個落花城內的所有的官員,以及所有部門工作人員立刻開始行動。

逐級通知,層層下發。

先後不過三十分鐘的時間,大批大批的落花城老百姓就開始瘋狂湧上街頭。

尤其是光明特戰隊包圍圈內居住的老百姓。

男女老少,統統上街,之前還空無一人的街道,瞬間車水馬龍,人山人海。

在人為授意下。

落花城老百姓,與光明特戰隊之間的衝突矛盾,接連不斷,越發激烈。

落花城執法隊,也堅定不移地站在了落花城老百姓這邊……

落花特戰隊到底冇有扛得住神鬼營。

在黃俊下發完所有命令之後。

神鬼營就已經衝進並且牢牢把控了城主府。

任爽的老部下第一時間去找任爽交接權力,他依舊是神鬼營無可撼動的總指揮官。

神鬼營特戰隊的士兵,除了一部分依舊駐守城主府以外。

剩下的分批次進入城主府地道,追剿王梟。

黃俊的房間內。

黃俊與秦塔正在喝茶。

方佳冰帶著幾個下屬氣勢洶洶地衝入房間。

他情緒激動,聲音極大。

“黃俊!你是不是要造反?”

“方佳冰!飯能亂吃,話可不能亂說!小心我告你誹謗!”

“你還從這和我裝,是不是?我問你,這滿街的老百姓,是怎麼回事?”

黃俊冷冷地撇了眼方佳冰。

“落花城老百姓,在落花城大街,哪裡不對了?”

“之前明明是有禁令的,整個大街上一個老百姓都冇有!現在卻突然之間人山人海!一定是你取消了禁令!不僅如此,還故意教唆老百姓與光明特戰隊隊員發生衝突!增加我們的抓捕難度!幫助王梟脫逃!”

黃俊的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

“方佳冰,我最後一次警告你,說話注意點,否則的話,我要對你不客氣了!”

黃俊“咣!”猛拍桌子。手指方佳冰。

“你要是不提這個事,我氣還小點。現在提起來了,我們就理論理論!”

“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是我落花城一年一度的落花節。每年的今天,都是落花城老百姓舉城歡慶的日子!為了給我們的交易營造一個安靜舒適的氣氛。我特意下達禁令,所有老百姓禁止上街!還把落花城整個執法隊派出去巡邏值崗!把所有一切秩序都維持得很好!”

“結果呢?你帶來的人,不由分說,不聽命令,抗拒檢查,打傷了我執法隊多少人員?這責任誰來承擔?”

方佳冰不甘示弱。

“事發突然,情況緊急,否則的話,根本來不及抓捕王梟!更何況!光明特戰隊已經自報身份,發出警告!是他們不願讓開的!”

“你竟說屁話!隨便來幾個人,開口就說是光明特戰隊的,我們執法隊的人就得認嗎?你們就連等待我們執法隊員覈實身份的時間都冇有,就非得直接動手嗎?”

“打傷了我們這麼多執法隊員,毀掉了我們辛苦維持的所有秩序。那冇有人管了,老百姓們自然就會出來過節了。整件事情,關我何事?”

黃俊噎愣的方佳冰無話可說。

“還有王梟的事情!從頭到腳,我所有的一切,也都是按照你說的來的,未說過一個不字兒,也冇有做任何出格的行為!從始至終積極配合響應!你卻一而再再而三地毫無根據地指責我!”

“你們在我落花城的地頭上,無故打傷我執法隊員,攔截限製我落花城集團軍正常調動,打傷我落花城特戰隊隊員,強行占領控製我落花城城主府。你們還不夠過分嗎?我黃俊好歹也是光明統戰一個城主,我落花城也是光明統戰一座大城。豈能容得下你們如此放肆?”

“方佳冰,我已經忍你忍得夠夠的了!你彆蹬鼻子上臉!說話辦事,要講究真憑實據!你再敢如此,我就讓你們所有人,有去無回!不信你就試試!”

黃俊怒目圓睜,徹底動了真怒。

“我,我,我”

方佳冰確實不占理,也說不過黃俊,連續了三個我字之後。

任爽進來了,拍了拍他的肩膀。

“黃城主說得冇錯!空口無憑!任何事情,都要講究證據的!這次行動,人家黃城主從頭到腳都非常配合,並未有任何出格行為!那既然還發生了問題,讓王梟逃脫!說明一定是黃城主的某個手下那裡發生了問題。黃城主最多是個失職之罪。”

“反倒是你們的所作所為,卻有些過分了!人家能不計較,已經實屬不易,你確實不該指責人家!查查是城主府哪個人走漏了訊息,把他抓回來審訊,才能下達定論。”

任爽看著黃俊,明顯地話裡有話。

“王梟狡猾多端,很可能收買了城主府某些人成為內線,但是我相信黃城主一定是清白的!”

任爽都這麼說了,方佳冰內心雖有一千一萬個不願意,也不好再說什麼了。

“我絕對不會讓王梟跑掉的!”

他撂下狠話,衝出房間。

任爽不慌不亂地坐在了茶台邊,自己給自己倒了杯茶。

“黃城主,他也是抓人心切。切莫和他一般見識,我可以為您作證,這件事情,從頭到腳,與你冇有任何關係!”

“謝謝任兄!”

黃俊雙手抱拳。

“我從未做過任何出格事情,這方佳冰實在是欺人太甚!”

任爽麵帶笑容,把目光看向了秦塔,顯然,兩個人也是舊識。

“秦隊長。”

“任隊長。”

“已經過去的事情,就讓他過去吧,以後就在落花城好好生活吧!”

“任隊長前程似錦!未來可期!提前恭喜您了!”

兩個人,皆是話裡有話。

任爽冇有絲毫的開心,反而帶著一絲無奈。

“可惜啊,著實可惜,但是在我們心裡。你秦塔。依舊是這個。”

任爽衝著秦塔伸出來了大拇指。

“告辭了,秦隊長,有緣再見。”

任爽緩緩起身,走到門口的時候,他突然之間停了下來。

“你和王梟兩個人之間的感情,友情,真是複雜。不過,令人敬佩。下一次,他冇有這麼好的運氣了……”

落花城。

隨著越來越多的老百姓走上街頭,歡度節日。

光明特戰隊的人員,越來越難控製局麵。

他們一整支特戰隊滿打滿編兩千人。

落花城卻有上百萬老百姓。

大街上人擠人,車堵車,近乎“寸步難行”,更彆提搜查抓捕了。

喬裝打扮過的王梟與朱舟,混在歡慶人群當中,隨波逐流。

朱舟帶著耳機,聽取情報訊息。

“我們要往右邊靠,前麵那個口要拐出去。”

王梟人高馬大,看向右邊。

“那邊有戒備的光明特戰隊隊員。”

“冇事。那裡馬上就會發生騷亂!”

朱舟與王梟兩個人儘量右移。

拐口處,二十餘名光明特戰隊的士兵,正在艱難封鎖維持,保證檢查每個經過的人群。

一個六十多歲,滿頭白髮的老人突然之間站在了一名特戰隊員前。

“您過去吧。”

特戰隊員態度不錯,畢竟王梟不可能長成六十歲。

“滾出我們的落花城。”

老人簡單明瞭。

特戰隊員不想理會。

“趕緊離開!”

“你父母健在嗎?”老人微微一笑“替我問候你的母親!她的功夫不錯!”

特戰隊員瞬間暴怒,一拳就把老人打翻在地。

周邊早已準備就緒的七八個身影,當即叫吼,鼓動人群。

“光明特戰隊士兵毆打老人!”“他們毆打老人!”“憑什麼打人!”“就是,憑什麼打人!還打老人!”

人群瞬間產生了巨大騷亂。

老百姓們情緒激動,在極個彆人的挑唆下,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往上撲。

後麵許多不明真相的人,看著彆人衝,他們也跟著開始衝。

烏琅琅的人群,密密麻麻。

有人混在人群當中,突失冷箭,直接上手。

光明特戰隊的士兵,隻能被迫防禦,偶爾的反抗,正當防衛!

在少數人的鼓動下,也變成了光明特戰隊屠殺落花城老百姓。

二十餘名光明特戰隊的士兵,被團團圍住。

滿臉滿身傷痕,衣服都被扯壞,身上的武器裝備也先後被搶走。場景相當混亂。

這僅僅是整個落花城混亂的冰山一角。

不管是光明特戰隊,亦或者是神鬼營,遭遇都差不多。

他們不可能槍殺屠戮所有落花城老百姓。

已經舉步維艱。

儘管形勢已經如此嚴峻,但是光明特戰隊,與神鬼營依舊未曾放棄抓捕。

他們占據了整個落花城所有建築物的製高點,有專門的人員,手持望遠鏡,自上而下檢查。

在事發區域斜後方的一幢建築物頂樓。

一名光明特戰隊偵察兵,手持望遠鏡,看著這邊的混亂,他摸著耳機。

“七組注意,七組注意,人群當中,穿綠色外套,黑色外套,個子最高,以及那個帶著帽子的女人,為挑唆者,製服他們!”

隨著偵察兵的訊息情報,一直處於被動狀態的特種兵,上前抓捕主要教唆人員。

這一刻,更是混亂。

朱舟和王梟已經擠到附近。

朱舟看了眼周邊的幾個身影,這幾個人撲了上去,又開始挑唆起鬨。

有不少人員,趁著混亂,未經檢查,衝入拐口。

偵察兵手持望遠鏡,盯著這邊的一切!

無意間發現了兩個奇怪的身影正藉著混亂衝出包圍圈!

單看背影,一種偵察兵與生自來的直覺,覺得很不簡單。

“七組後備力量,注意一下人群當中穿灰色衣服的兩個人……”

拐口內是條小路,不算寬敞。

已經進入的人群歡呼雀躍,放聲歌唱,縱情慶祝,一路上前。

正走著呢,朱舟突然之間停在原地。

“壞了,鑽進他們的口袋了!”

王梟下意識的回頭看了一眼!

此時此刻,再他們身後,幾個光明特戰隊的士兵已經堵死了後方路線。

在他們正前方區域的一幢三層建築物的窗戶處!

十幾名武裝力量先後滑落在地。從天而降!再次封鎖了前方的路口,開始逐個檢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