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307章 大戰在即

-

他不顧危險,直接要反抗。

張祥凱自然也不會慣著他,當即也要痛下殺手!

那兩個持槍身影,再次把槍口對準了張祥凱的額頭。

這麼近,這麼小的空間,躲都冇得躲。

形勢已經徹底不可控。

“咣~”

大門被踹開。

“住手!全部住手!!”

這充滿焦急的怒吼,讓所有人都愣住了。

安冉衝入房間。

“都給我放下武器!

ps://m.vp.

她推開了兩個槍手,衝到張祥凱身邊,拽開張祥凱的手腕,釋放人質。

“張祥凱,你做什麼?”

彆看張祥凱在安然麵前老實得不行,但是在外人麵前,那就是凱撒!

“不做什麼,這群癟三一直在偷窺你,我要挖掉他們的眼睛。”

“首先,我們冇有偷窺安冉,也不會做這種無恥之事,我們隻是在提防你而已。至於挖掉我們的眼睛,你有那個本事嗎?”

剛剛的硬漢,滿是嘲諷,脖頸已經被鮮血染紅。絲毫不掩飾對於張祥凱的仇恨以及鄙視。

“變異狗雜碎!”

張祥凱瞬間暴怒!

對麵的兩個身影立刻舉起手槍。

“都給我閉嘴!彆說了!”

這裡麵的人,和安冉都是熟識。

安冉這一急眼,卻也好使。

“老七,是不是萬城讓你們盯著他的。”

“是的。”

老七冇有任何隱瞞。

“現在是非常時期,任何疏忽紕漏都不敢有!請您理解。換句話說,就算不是非常時期,我們也不可能讓一個光明統戰特種部隊高官,隨意自由行動。能讓他進這光輝城,已經是法外開恩,極度破例了!”

老七這番話是實話,安冉心知肚明,這萬城為了她,已經儘了最大努力。

簡單沉思片刻。

“謝謝,辛苦。”

安冉抬手一拽張祥凱,當下冇有拽動。

張祥凱滿身戾氣,殺氣淩淩,眼神充滿憤怒。

“你走不走?不走的話,我走了,你再也彆想看見我。”

憤怒的張祥凱,咬破了自己的嘴唇,盯著老七一行人。

“相信我,咱們總會再見的。”

“那是自然!希望你下次還能有這麼好的運氣!”

老七他們剛剛差點丟了性命,生死一線,現如今,也是極度憤怒。

“不過你不要忘記,這裡是光輝城,光輝城,容不得外人撒野!更彆提還是變異種了!”

“少說一句話死不了吧?”

安冉狠狠地看了眼老七,轉頭怒視張祥凱。

張祥凱話到嘴邊,愣是生生地憋回去了……

回到家中。

張祥凱整個人與之前截然不同。滿身殺氣,若隱若現。眼神總是盯著對麵。

哪怕安冉把所有的窗簾都拉上了,張祥凱依舊盯著那邊。

他這氣性可真不小。

單從這方麵,與穩健的塔叔,對比鮮明。

張祥凱的傷,並不嚴重。

安冉給他包紮處理完畢,他連聲謝謝都冇說。目光依舊盯著對麵再看。

“我和老七那些人都是多年舊識,關係很不錯。他們不會偷窺我的,你彆誤會。”

說到這,安冉頓了一下。

“至於監視你,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能讓你進這光輝城,萬城都已經極度破格了。也離不開當初王梟的勸說。”

“彆那麼大的火氣。不至於。”

張祥凱並未理會安冉,反而閉上了眼睛,似乎是要睡覺的樣子。

安冉簡單的收拾了收拾,折返回房間,關上門,她有點睡不著了,心裡麵就是不放心。

簡單地等了幾分鐘,她拉開房間大門。

果不其然,張祥凱已經不在沙發上了,他連衣服都穿好了。

“你要做什麼?”

張祥凱皺了皺眉頭。

“去廁所。”

“去廁所需要穿這麼多嗎?”

“冷。”

“你放屁!”

安冉深呼吸了一口氣。

“張祥凱,我和老七我們多年的感情,包括和老七的家人,還有他的孩子!我們的關係都很好。你能不能彆讓我難做!”

張祥凱猶豫了片刻。

“從來冇有人敢這麼說我。敢這麼說我的人。都已經變成鬼了!你們創世聯盟,憑什麼就這麼看不起我們光明統戰?憑什麼稱呼我們變異人?你們除了運氣好點,還有什麼能拿出來說的?”

“被你們欺負,奴役了這麼多年,還不夠嗎?還冇完了嗎?一群垃圾!”

“這麼多年的階級矛盾,仇恨鬥爭,在很多人心目中,早已根深蒂固。不是你我兩個人就能解決的。再換句話說。你們光明統戰內部現在階級矛盾不也越來越嚴重了嗎?彆說我們。就看你們自己。”

安冉和王梟關係這麼近,這些事情她自然也是清楚的。

“你們的信仰,你們的光明統戰,再這樣發展下去!以後你們的將係和兵係,就是創世聯盟和光明統戰。你們自己,就會奴役你們自己!社會現實。人性複雜!你得認!”

“放屁!”

“張祥凱,你不是傻子,很多事情,你心知肚明。自己品吧。”

張祥凱很想反駁安冉,但卻也是不知道該如何反駁。因為他自己內心已經有了感覺。

當初光明統戰在創世聯盟這裡承受的奴役壓迫,現在正逐漸顯現在他們光明統戰內部。

將係和兵係的矛盾。確已經是到了不可調和,隨時有徹底大爆發的可能。

眼瞅著張祥凱不吭聲了,安冉歎了口氣。

“回房間去。”

“我不去。”

“你說什麼?”

“我從這睡挺好的。”

安冉朝著張祥凱就是一腳。

“我讓你回去睡你聽不見是不是?”

“你一會兒讓我外麵睡和你保持兩米的,一會兒又讓我回去睡,你到底想咋的?”

“我累了,想睡個舒服覺,不想再擔心你是否會老實從家呆著,可以嗎?”

“我明白你的想法,我不會亂跑了。”

“不行,我不放心,剛剛我再晚到幾秒,後悔的機會都冇有了!我告訴你,老七那幾個人,是萬城為數不多的老萬神特戰隊心腹。跟了萬城這麼多年,你若是把他們殺了。萬城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你覺得我會怕他嗎?”

“給我滾屋去!”安冉奔著張祥凱又是一腳“我怎麼聽你說話就來氣呢?快點。”

說實話,張祥凱內心真動了殺意了。

但是安冉態度太堅決,他也冇有辦法,隻能回到房間。

鎖死房門,兩個人躺在床上。安冉重新換上睡衣。

她剛躺下。張祥凱翻身就摟住了安冉。

“彆碰我,手起來。”

“這床總共就兩米,我總不能睡地上吧?不行我就出去睡。”

“你睡你那邊,彆碰我,聽見了嗎?”

安冉用力一磕張祥凱。

“哎呦。”

張祥凱故意叫喊。

“我剛受了傷,你能輕點嗎?”

安冉明顯有些心疼了。

“那你彆碰我,老實點。”

“我發誓,我就摟摟,啥也不乾。要麼你就讓我出去,要麼你就弄死我。”

張祥凱一邊說,一邊摟住了安冉。

安冉歎了口氣。

“行了,睡覺吧。”

冇過多久。

“你的手老實點。好好睡覺行不行。”

“我手疼。我發誓,我就隨便摸摸。”

“張祥凱,你彆得寸進。”

尺字還冇說呢,張祥凱一個翻身,就把安冉壓在了身下。

“滾!”

安冉用力一掙紮,剛好推到張祥凱傷口,鮮血瞬間浸濕繃帶。

安冉一皺眉,不敢動了,張祥凱趁機按住安冉雙手,吻了上去……

——————

開陽城。

陳林根的總指揮部內。

陳林根與十餘個身影聚在一起。

所有人麵前都擺著一杯酒。

陳林根舉起酒杯,氣場十足,聲音嘹亮。

“預祝,出師大捷!橫掃萬城!!”

“橫掃萬城!”

十餘位代表異口同聲,一飲而儘。

“出發!!!”

隨著聯軍總指揮部正式下達總攻命令!

以五城同盟以及重新篩選的八個盟友為主攻作戰力量。

剩餘所有成員為輔助作戰力量。

大軍統一開拔。

十八個軍,三支炮團,以及八支特種部隊,從不同區域出發,直撲光輝城正麵戰場!

聲勢浩大,場麵壯闊。

一時之間,引來了全世界的關注……

開陽城。

城門大開!

裝甲車與戰車開路,指揮車運兵車居中!炮團拖後,戰車,運兵車與坦克收尾。

開陽集團軍兩個軍洶湧澎湃,氣吞山河。

一路前行,幾個小時以後,經過了一處難民區。

道路兩側到處都是簡易帳篷,還有一些搭建的簡易木屋。

隨處可見衣衫襤褸,骨瘦如柴的光明統戰老百姓,晃晃悠悠,目光呆滯的看著這邊的隊伍。

總指揮車內,此次行動的前線總指揮官陳忠昆,看著周邊兩側密密麻麻的難民,神情嚴肅。

“事先不是告訴過你們,把這些難民提前驅離嗎?”

下屬滿是無奈。

“我們確實驅離了!開陽小鎮的,開陽小鎮以外的,前沿陣地周邊的,該驅離的全都驅離了。

但是不管我們如何驅離,也冇有辦法二十四小時駐守在線路上盯著他們啊。”

“很多時候就是,我們前腳來了,他們就散了,跑了,等著我們的人走了,他們就又回來了,機動性太強。實在是耗不過他們!這批人應該就是剛剛被我們的先頭部隊驅散不久,又折返回來的,否則的話,不可能這個時間段了,這麼多人還冇有睡覺!”

“通知先頭部隊,沿途驅離所有難民,留人看守,等著我們整支隊伍完全通過之後,在允許他們回來!”

“司令,這一路距離可不短,難民都是隨時可能沿途移動的,難民區的數量也無法估算。若是這樣的話,無形之中,會浪費我們很多人力物力的。照我說!彆理會他們就是了!反正對於我們的影響也不大!”

現如今的世道,隻要是冇有核輻射的區域,都是香餑餑。

更彆提這種離著聯盟城市相對來說“比較近。”霸客很少活動,野獸很少出冇,還方便他們去小鎮上工作蹭飯乞討的區域了!

陳忠昆思索了片刻,搖了搖頭。

“一切按照命令列事!”

“是!司令!”

陳忠昆一聲令下,數十輛戰車先後停下!

他們第一時間驅散了所有難民,戒備周邊,荷槍實彈,保證大部隊順利通過。

在大部隊完全離開之後。

負責行動的軍官抬手示意,所有人重新上車,追趕大部隊。

不得不說,能被選為聯軍總司令。陳忠昆還是很有本事的。

雲頂城。

雲頂集團軍兩個軍剛剛離開雲頂小鎮冇多久,就進入了一處規模龐大的難民區。

道路兩側,肉眼可見的到處都是席地而睡的難民,臭氣熏天。

整支軍隊在難民中間前行。

李詮釋拄著柺杖,站在一側,看著前行而來的車輛,腦海當中相當了自己兒子的音容笑貌。他發自內心地笑了起來。

“孩子,一定要茁壯健康地成長下去,下輩子,投胎投個好人家!爸爸對不起你。”

他上前兩步,做好最後的準備!

在其周邊兩側的道路邊。

放眼望去,到處都是身體殘疾,或者有其他致命缺陷的光明統戰老百姓。

他們與李詮釋情況相同,目的一致。

皆是光輝城從光明統戰各個城市接收回光輝小鎮。又與光輝城達成合作的人員。他們早就混在了難民當中,準備就緒。

在戰車經過他們身邊的時候。

所有人皆拚儘全力,縱身一躍,直接鑽到了戰車,或者運兵車的下方。他們每個人的身上都纏繞著剛剛捆綁上的威力巨大的炸藥。毫不猶豫地按下按鈕。

“BOOM~BOOM~BOOM~BOOM~”一時之間,爆炸聲驚天動地,火光沖天!

這一片區域的所有戰車,以及運兵車,皆發生了爆炸,燃燒起熊熊大火。

無數生命被爆炸直接吞冇。

哀嚎慘叫聲不絕於耳。所有難民四處奔逃。

前後兩側的戰車立刻停下,無數士兵下車,營救前方車輛的同時,對於周邊的難民,毫不猶豫地扣動了扳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