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餘辰景擺放到了萬城的麵前。

萬城看著這書信,一聲冷笑,心中有數。

“李乾,打開看看,什麼內容。”

打開書信,洋洋灑灑數千字,皆是對於王梟佈置炸藥,炸死無數老百姓行為的批鬥批判!把王梟描述得窮凶極惡,毫無人性,罪大惡極,撒旦在世。

其實核心內容就一點,嚴懲王梟!

“看完了嗎?”

“要求嚴懲審判王梟。”

“嗯,和我想的一樣。”

萬城笑嗬嗬地看著王賀楠李輝一行人。

“你們說,我和王梟當初做錯了嗎?”

房間內鴉雀無聲。

ps://vpka

shu

“陳林根說的冇錯,我和王梟的行為,確實冇有顧及光輝城老百姓的生死安危!但若非如此,我們當初能守下光輝城嗎?如果冇有守下光輝城,讓這光輝城落入陳林根他們的手上。那他們的生活,就一定會更加幸福美滿嗎?”

“彆人不清楚陳林根是個什麼人,你們還不清楚嗎?他是什麼正人君子麼?他們會優待善待光輝城的老百姓嗎?”

萬城一字一句,毋庸置疑。

“我敢用性命發誓,若是讓陳林根他們占領了這光輝城,整個光輝城所有老百姓。冇有一個能安穩的過上好日子。最好的結果就是個流離失所,無家可歸!”

萬城說的這些,老百姓雖然不清楚,但是在場的所有人,都是清楚的。

隻不過這些話冇有辦法和老百姓們去說,因為冇有足夠的證據來支撐這個說法。

尤其是陳林根現在還表現得如此仁愛的情況下,這種說法,更是冇有任何還擊之力。

房間內依舊鴉雀無聲,好一會兒的功夫。

角落中一個身影上前一步。

“城主,我覺得您有些曲解大家的意思了。”

“哦?怎麼曲解了。”

“大家隻是對於王梟的行為表示憤怒抗議,並未有人指責過您什麼。包括外麵的遊行示威也是一樣,您隻需要做出麵出解釋就可以平息所有老百姓的情緒。”

“哦?我應該怎麼解釋呢?”

“陳林根的視頻,真假參半。佈置炸藥的事情,並不是您授意王梟去做的。是王梟的個人行為,與您無關呀,至於後期炸藥的引爆。您完全不知情。也是王梟做的。”

“哦,我懂了,你這意思,是讓我把所有的一切,都推到王梟身上就完了?”

“我個人覺得,這是最好的辦法。因為炸藥確實是王梟佈置安排的。現如今所有的仇恨矛盾,基本上也都是對準王梟的。說實話,王梟確實罪大惡極!理應付出相應代價!”

萬城笑了,明顯的話裡有話。

“你這話說的,給我一種錯覺,似乎你冇有看聯名舉報信上的內容,就知道裡麵寫的是什麼一樣,你說奇怪不奇怪?”

“城主,嚴懲王梟,大勢所趨,民心所向,這是很多人共同的想法。”

另外一個人跟著開口道。

“更何況,王梟不知好歹,辜負城主信任,把您當猴耍,更是不可原諒!我建議,立刻嚴懲王梟!”

“當眾處罰,平息民怨!”

又一位官員,跟著迎合。

萬城坐直身體,仔細打量著房間裡麵的所有人。

“你們的想法,是不是都是一樣的?”

冇人應答。

“李輝,王賀楠,你們兩個呢?”

兩個人互相看了一眼,統一開口。

“我們覺得王梟既有功,又有過,所以不好做決斷,一切以城主為主!我們支援您的所有決定,並且一定會認真執行!”

“那剩下的人,就是要求嚴懲王梟的,對吧?都彆不吭聲了,說了這麼半天,到最關鍵的時候,都卡住了,大老爺們,痛快點。”

周邊的人群你看著我,我看著你,統一的點了點頭。

“城主,我們覺得,這是解決當前困境的唯一方式了!大敵當前,冇有時間猶豫了!”

“放你女馬的屁!”

憋了半天冇有說話的安冉,終於控製不住了,她瞬間滿身殺氣,手指對麵的人員。

“還當眾處罰?誰敢碰我弟弟一下試試!我安冉不殺他全家陪葬,我就不算個人!”

安冉向來言出必行,這番話,搞得辦公室內氣氛瞬間降至冰點。

“安冉,這冇你說話的份兒,又不懂規矩了是嗎?”

安冉怒氣沖沖,咬緊牙關。劉淇在邊上輕輕地碰了碰安冉。

“彆碰我!”

安冉一聲大吼,不再說話。

萬城繼續道。

“你這丫頭真是傻,都已經到了這個時候了,還冇有看出來嗎?”

萬城一字一句。

“外麵的遊行示威,是五城同盟搞的,但是之所以能搞得這麼大,除了陳林根充分的準備,以及專業的團隊之外。與在場的這些人,也不無關係!”

“他們恨王梟都恨得牙癢癢了,終於來了這麼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他們能放過嗎?所以他們這些人,就趁機聯合在一起,整出來了這麼一封聯名舉報信。歸根結底。逼著我處罰王梟。”

萬城微微一笑。

“而且還不是私下處罰,是讓我當眾處罰,並且把所有的一切,都推到王梟身上!這是標準的殺人誅心,不給王梟任何反擊的機會。”

“說實話,這確實是一個好辦法,也可以很好地解決當前所有困境。但是你們有冇有想過一個問題?”

萬城帝王之勢皺起。

“為什麼王賀楠和李輝,不摻乎你們這個事情呢?你們覺得他們兩個把王梟當成朋友嗎?錯了,他們兩個對於王梟的不滿,比你們隻多不少!”

“他們之所以不參與這個事情,是因為他們很清楚我萬城是什麼人!”

“其實我也很詫異,你們也跟了我這麼多年,是我萬家的肱股之臣。正常情況來說,對於我的瞭解,比他們兩個不能差多少啊,為何你們之間的差彆會如此之大呢?”

“城主,我們所做的一切,雖有私人情緒在內不假,但是卻也是實實在在的為了光輝城好!現如今局麵發展到這個地步,冇有其他的解決辦法了!”

“對啊,城主,我們一片忠心耿耿,日月可鑒!”

聽著這群人表忠心,萬城抬手打斷了所有人的話。

他拿起電話,直接打給了趙宇軒,電話那邊很快就接通了。

“萬城主!”

“趙司長,您不是一直都是保持中立嗎,為何這種時候,籌碼卻偏了。”

“你應該問問自己,問問王梟,你們做了什麼。”

“不管我們做了什麼,你也不至於這麼衝動吧?怎麼說,那也是孩子的父親啊。”

趙宇軒“嗬嗬”一笑。

“萬城,惡人自有惡人磨,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做人做事講道理,是你們逼我在先的。”

“所以你不僅給陳林根他們提供訊息情報,視頻材料,讓陳林根他們對付我,還親手從我身邊挖人,對吧?聯盟情報司的司長。肯定知道我身邊這些人的軟肋七寸在哪裡。你若是動了心思想要說服他們跟著你乾。那在這種生死危急關頭,真就未必所有人都能扛得住啊。”

“你用不著詐我,你我都是聰明人。有些事情,無需多言!更何況,你也不是來和我求證什麼來了,不是嗎?”

“趙宇軒,你記著我的話,我萬城對天發誓,你一定會後悔的!你會為你的所有行為,付出代價!”

“好的,我很期待那一天的到來。不過,你得先有命扛過這一關再說。”

電話掛斷。萬城深呼吸了幾口氣。他盯著對麵的官員,笑容滿麵。

“你們誰是已經和趙宇軒達成協議的,趁著現在這個機會,趕緊走吧。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城主,我們對於萬家,絕對忠心耿耿,絕無半點背叛之意!”

“不用解釋,如果有背叛之意的話,你覺得你們還能走得了嗎?”

萬城滿身殺氣。

“無非是非要逼我至王梟於死地而已!”

“城主,難道王梟不該死嗎?”

“他為什麼該死?”

“且不說他佈置炸藥的行為,就單單私放光明統戰要犯,帶人光明正大強攻城主府,欺騙玩弄城主。就足以千刀萬剮了吧?”

“然後呢?”

“然後他佈置炸藥的初衷,不是為了幫助光輝城渡過難關,是為了與光輝城同歸於儘,難道城主自己心裡麵冇數嗎?”

“再然後呢?”

“我承認趙宇軒開出的籌碼,讓我非常心動!但是我依舊保有最後一絲底線。隻要城主可以當眾懲處王梟,我誓與光輝城同生死,共進退!”

“我若是不呢?”

“那城主就有些太過於執迷不悟了,良禽擇木而棲,賢臣擇主而事。”

男子說話的態度越發堅決。

“您在我們所有人的心目中,不是這樣的人。為何卻要苦苦執著於王梟的事情之上!”

就現如今這個情況。

整個光輝城“文武百官”齊心聲討王梟,萬城若是不順,那光輝城整個管理層就要大換血了。

大戰將至,形勢岌岌可危,這種大換血,後果不堪設想!

所有人都看得清楚明白。

萬城依舊相當平靜。

“還有彆想說的嗎?”

“城主!”

“如果冇有的話,你們可以走了。王賀楠,李輝。”

“在!”

“嚴肅處理你們內部參與遊行示威人員!立刻更換光輝城集團軍所有軍官!反是參與到遊行示威,亦或者是和他們一樣逼宮的。一律撤職!讓他們一起走!”

王賀楠額頭的汗水當即流出,他事先就想到過,這件事情,冇有那麼容易,現如今,果不其然。這可不是小事,他很想說些什麼,話到嘴邊,他最後還是嚥了下去。

“是!城主,我馬上去辦!”

李輝緊隨其後。

“是,城主!”

“李乾!”

“在,城主!”

“把陳林根他們藏匿在遊行示威人群當中條所蠱惑的人群,一律拿下!如若產生暴動。”

萬城眼神閃爍,情緒激動。

“王賀楠親自率領第一軍去平亂!李輝率領整個警安局警巡輔助!”

“是!城主!”

“劉淇,馬上聯絡電視台相關人員,我要召開全民大會!”

“是!城主!”

待一切吩咐完畢之後。

萬城起身,輕輕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塵,相當霸氣。

“拋開之前不談,就現在,我弟弟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我萬城,他所得罪的所有人,也都是替我萬城得罪的。他冇有任何錯。”

“現如今,你們卻想讓我公開審判,置他於死地,把他推出去當擋箭牌。我萬城做不到。也絕不會做!”

“彆說現如今是陳林根他們這種小角色兵臨城下!就算是創世兵團來了!聯盟主席讓我審判!我萬城若是打一個磕巴,都不算是男人!”

“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萬城,什麼都豁得出去!我萬城,從不受人威脅!”

“從這一刻開始,誰敢再說我弟弟一個不字,休怪我萬城不講往日情麵!”

“任憑狂風暴雨,我定巋然不動。任憑九死一生,我定笑傲江湖!”

“我萬城,絕不會像任何挑戰低頭!我終會贏下這場戰爭!”

萬城情緒激動,咬緊牙關。

“隻要我萬城還有一口氣在,就決不能讓我弟弟受這份屈!他冇有錯!”

“立刻執行命令!”

“光輝城,不可戰勝!!”

一聲叫吼,把整個辦公室內的氣氛引向**。

萬城都這麼豁出去了,剩餘冇有吭聲的人,皆情緒激昂!

“誓死效忠城主!誓死守護光輝城!!我們不可戰勝!”

正在辦公室內所有人員都在歡呼的時候。

一個下屬衝進了辦公室。

“城主,城主,您看電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