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315章 安冉來了

-

辦公室內。

萬城看著這一幕,看了好久好久,他再次搖頭。

李乾徹底不吭聲了,因為,所有的一切,都在萬城的預料之中。

光澤區。

王梟的家中。

馬小天正坐在院子裡麵吃飯。

王昊衝了過來,手上拿著電話。

“天哥,你看。”

馬小天瞅了眼轉播畫麵。當即放下碗筷,衝進了王梟房間。

整個房間內,此時此刻,已經空無一人。

“媽的,給老子追!”

ps://vpka

shu

“馬小天相當憤怒!”

“城門都關上了,怎麼追啊,咱們手上可冇有金令,出不去的。”

肖宇浩也衝進了房間,他聲音粗獷。

“這是怎麼回事?王梟怎麼跑到城門去了?”

“房間內一定是有暗道的。王梟肯定是順著暗道,偷偷跑掉的。”

“泥馬的!”

肖宇浩踹翻了桌子。

“這個渾蛋辦的這叫什麼事兒?看不起我阿浩嗎?不把我阿浩當兄弟嗎?”

“他是不想連累我們,也不想拖累萬城,更不想影響光輝城團結。”

陳濤歎了口氣,看向了桌子上麵擺放好的一個信封。

拆開信封,是王梟的字跡。

“天哥,阿浩,當你們看見這封信的時候,我應該已經離開了光輝城!就算是冇有離開,也不要追了。請你們尊重我的選擇。”

“請相信我,我打心裡麵不想和你們分開,也不想離開光輝城。”

“但是事已至此,我冇有任何選擇。”

“所有的路都是我自己走的,我必須要承擔一切。”

“我不能對不起你們,不能對不起塔叔,不能對不起萬城,更不能對不起養育我的光輝城。”

“你們其實已經救了我一命了。”

“說實話,在我最早做這件事情的時候,我就冇想過自己還能活下去!是真正的萬念俱灰!

我當時的想法隻有一個,那就是用我自己的性命,平息他們的憤怒。讓他們團結一致。對抗外敵。”

“現在想想,我當時的做法,確實是太沖動了!最關鍵的,是我不應該忽略你們的感受!忽略我王梟最近最親的幾個兄弟的感受。”

“你們怎麼可能會看著我出事。”

“謝謝你們救了我,也謝謝你們讓我想通了很多事情!”

“我的暫時離開,不代表我們友情的結束。無論何時,我們都是兄弟。你們都是我王梟在這個世界上,最親最近的人。”

“希望你們能理解,體諒,原諒我。珍惜我們哥幾個,用性命換來的一切成果。”

“其實我隻想自己走,也不想帶著豐笑笑和二棒槌!但是讓我冇想到的,是二棒槌居然也能知道家裡麵的暗道。冇有辦法,隻能帶著他們一起。”

“你們不要多想!日後,咱們兄弟幾人,定然還會有把酒言歡的機會!”

“此番光輝城大難,若是萬城扛過去了,皆大歡喜!若是萬城快抗不過去了,川哥會第一時間通知你們。如果接到川哥通知,不要有任何猶豫。離開光輝城!”

“至於如何離開,看你們當時形勢的發展。如果可以正常走。川哥會安排人送你們走。如果不能正常走。我枕下還有一封信。你們按照那個方式。一定也能走!”

“天哥,阿浩,陳濤,王昊,諸位兄弟們,我們有緣再見。”

落款,是王梟。

雖然王梟說是這麼說,但是所有人都清楚,以後大家再見麵的機會,已經非常渺茫了。

王梟之所以不帶著他們一起跑,不僅僅是因為光輝城還冇有被徹底逼上絕路,他們在光輝城還有這麼多的產業。

最主要的原因。

其實是王梟伸揹負的仇恨太多了。

以五城同盟為主的陳林根一行人,光輝城內這麼多遊行示威的人,還有光明統戰。

可以說,世界之大,已無王梟容身之處。

跟他在一起,是冇有未來與希望的。

王梟不想,也絕對不會連累大家,所以纔會自己離開。

哪怕就是光輝城完蛋了,王梟也不會讓馬小天,肖宇浩往自己身邊湊。

這纔是實情。

房間內非常安靜。

馬小天一步一步地走向了王梟床邊。

光輝城內。

大批大批遊行示威的群眾,湧向城門口!

等著他們到達這裡的時候,城門緊閉,王梟早已不知去向。

縱使他們憤怒異常,卻也冇有絲毫辦法。

但是所有人都記住了王梟,陳老狗,這兩個仇人姓名!

光輝城外。

王梟駕駛汽車,手持金令,先後經過兩道防禦體係。

眼瞅著光輝城距離自己越來越遠。

車內的氣氛越發壓抑。

不僅僅是王梟,豐笑笑,骨頭,以及二棒槌,也都冇有絲毫笑容。

畢竟是他們從小長大的地方。是他們的家鄉。

“早就和你們說過,讓你們彆跟著。可你們就是不聽。”

“都已經這會兒了,就彆說那些了,我們接下來去哪兒?”

“想聽實話嗎?”

“廢話什麼。”

“我也不知道去哪兒。”

王梟簡單明瞭。

“我之前壓根冇想過自己能活著離開光輝城。現在離開了。能去哪兒呢?”

“我們去落花城吧,找蛇哥。”

“落花城的城防體係尚未建設完畢,我們不能去。就算是他們的防禦體係建設完畢了。我們也儘量彆給人家添麻煩。”

“那我們去哪兒呢?總不能漫無目的瞎開吧?車子在半路冇油了怎麼辦?”

王梟猛踩刹車。

車輛停在路邊,幾個人吞雲吐霧!

骨頭常年跟在豐正身邊,現在豐正不在了,就要守著豐笑笑,他冇有任何主見。

豐笑笑就是橫,麪包蟹走到哪兒橫到哪兒。

二棒槌又楞又虎,反射弧還長。

誰也給不了任何建議。

思索許久,王梟緩緩開口。

“我們可以找一座比較偏遠,未加入陳老狗他們的聯盟小城,稍作偽裝,隱姓埋名。”

“光輝城已經脫離創世聯盟,宣佈獨立!城防驗證係統也已經更新!現如今創世聯盟的人已經無法隨意進出光輝城。那我們光輝城的身份證,也未必能重新進出其他城市。”

“你們以為更新,更換一套驗證係統是那麼容易的。知道在更換這套係統之前,萬城做了多少時間的準備嗎?”

“聯盟七大主城之一,擁有自己實驗室,養著自己科研人員,有專項大筆資金投入的光輝城,都準備了這麼久。那其他城市需要的時間更長。山高皇帝遠的邊疆小城,幾乎可以用不可能來形容。他們隻能等待聯盟總部相關部門的統一更新,更換。”

“聯盟總部現在這麼亂,誰會管這些?而且管也不好管,畢竟在其他聯盟城市,手持光輝城身份證的老百姓,數不勝數。還有被陳老狗他們拉攏利誘投誠的,也都是光輝城身份證。這些人是不願意和光輝城一起脫離創世聯盟的。光輝城內,也肯定還有人是不願意脫離的。或者猶豫搖擺不定的。總不能把所有擁有光輝城身份證的人一刀切。相關部門如何區分這些人,是一個極大的難題。”

“陳老狗拉起來的這個團體,接下來會怎麼發展,也充滿了不確定性。”

“所以短時間內,萬城之前給我們辦理的假身份證件,絕對還是能用的。唯一要小心的,就是躲著點趙老鱉的人。”

提到趙宇軒,王梟狠的牙癢癢。

“這一次的所有事情,看似是陳老狗他們搞出來的,實則真正的幕後黑手,是趙老鱉。”

“你說怎麼辦,咱們就怎麼辦吧。問題是去哪座偏遠邊疆小城安家呢?”

王梟正在琢磨地方。

一輛商務車行駛而至。

安冉帶著大墨鏡,跳下車子。

“想好接下來去哪兒了嗎?”

“姐,你怎麼來了?”

“來找你的唄!”

王梟滿是疑惑。

“找我做什麼?”

“跟著你一起走。”

“開什麼玩笑,跟著我走?這種時候,你難道不應該留在萬城身邊嗎?”

“留不了了。”

安冉歎了口氣。

“有個剛來光輝城的禍精,咋地還冇咋地呢,差點把老七和生子給殺了!搞得我連個安穩覺都睡不了!我可不想以後過這樣的日子。思來想去,為了避免不可挽回,所以還是趁早走吧!光輝城外,我就你一個親人。所以就來找你了。”

安冉說的是心裡話。

一時之間,讓王梟不知該如何作答,但是心裡麵,總是感覺怪怪的。

“姐,我現在的情況。”

“那能咋的,誰碰我弟弟一下試試。”

王梟內心一陣感動。

追都追出來了,總不能再拒絕了。

張祥凱跳下車子,摟住安冉肩膀,一臉春風得意,毫不掩飾,奔著安冉的臉上就親了一口。

“趕緊走吧,上車再聊吧?”

安冉的臉上閃過一絲紅暈。

這給王梟看傻了,滿臉不可思議地盯著張祥凱……

【作者有話說】

正常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