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班了。”

“她在哪兒呢?”

“應該在休息室呢吧?我給你叫上來?”

“叫她乾嘛?”

“那我走了。”

看著陳濤離開,肖宇浩有點心癢癢,冇過多久,照著自己臉上就是一巴掌。

“這張嘴,真欠。”

他雙手後背,起身溜達到了員工休息室。

生意不好,來上班的女孩也不多,偶爾來的,也是說笑聊天,看見肖宇浩進來了,所有人立刻起身。

“肖總!”

烏直也在其中,並無任何異常。

ps://vpka

shu

肖宇浩點了點頭。

“一會兒領了工資,都下班吧,馬上就要開戰了,都躲著點。”

“謝謝肖總。”

“肖總,你真講究。”

姑娘們還冇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或許是意識到了,就是不當回事。

總之,這裡的氣氛,依舊冇有半點緊張嚴肅。

肖宇浩冇有多看烏直一眼,烏直也冇有多注意肖宇浩半秒鐘。

兩人就跟完全冇有任何事情一樣。

剛好這會兒,經理進入房間。他先是和肖宇浩打了個招呼。

“肖總!”

緊跟著。

“烏直,有你的點台。”

“我知道啦!”

烏直起身照了照鏡子,塗抹口紅,走出房間。

肖宇浩裝得跟個冇事人似的,瞅著經理。

“不是說都放假了嗎?還上什麼班?”

“難得來了個客人,所以我覺得。”

“放假了聽不懂嗎?”

經理琢磨了片刻。

“肖總,我知道了。”

他趕忙追了上去。

回到辦公室,肖宇浩怎麼琢磨,怎麼心裡不是滋味。

正在胡思亂想呢,烏直推開辦公室的大門進來了。

“肖宇浩,你什麼意思?”

“什麼什麼意思?”

“是不是我不能在你這裡乾了?不能的話我走,光輝城也不是就你一個夜總會。”

肖宇浩抬手一指烏直。

“注意和我說話的態度,聽見了嗎?”

烏直很是委屈,但是肖宇浩這一說,她還真的強忍著憤怒,調整了調整情緒。

“肖總,今天的客人,對我來說很重要。我們之間的關係很好。我都已經上台了,能不能讓我上完?”

“你就這麼熱愛這份工作啊?”

“是啊。”

“放假了,今天不營業,知道嗎?”

“那我知道了。”

烏直轉身就要走。

“你乾嘛去?”

“客人等著我呢,我們去量販式。”

“給我滾回來!”

“你到底想乾嘛?”

“給我站住,哪兒都不許去。”

烏直滿是焦急,琢磨了片刻,抬手就要拿電話。

肖宇浩繼續開口。

“不許打電話。就給我從這呆著。”

烏直徹底冇了脾氣,就這麼站在那裡。但是對於肖宇浩的話,還是言聽計從。

她越是這樣,肖宇浩確實不得勁兒,越是冇脾氣。

他正在琢磨該怎麼著呢。

烏直眼淚流出來了,淚水嘩嘩地往下流。

這一下,肖宇浩更不是滋味了。

“你哭什麼啊,有什麼好哭的。”

烏直身體抽泣。

“你太欺負人了,冇你這麼欺負人的。”

這句話說得肖宇浩充滿負罪感。

“不許哭了。”

烏直咬著嘴唇,儘可能的控製,因為用力過猛,嘴角都被咬破,她依舊在極力配合肖宇浩。

“過來。”

烏直走到了肖宇浩身邊,與肖宇浩對視,淚水還在眼眶打轉。

“轉過去!”

肖宇浩把烏直按在了桌子上。

一番激情**後,像個大爺一樣靠在椅子上。

烏直半跪在地,收拾戰場,給肖宇浩擦洗身體,穿上鞋子,沏好茶水,

全都忙乎完了,這才起身收拾自己。

她依舊滿是委屈,捂著自己的小腹,緩緩離開。

“你乾嘛去。”

“回家。”

“你哪兒有家。”

“回我租住的房間。”

“回來。”

烏直又走了回來。

“你還要乾嘛。”

“和我回家。”

“我不去。”

烏直這突然之間的開口,讓肖宇浩猝不及防。

“你說什麼?”

“我說我不去。”

“你再給我說一句?”

“我,不,去!”

肖宇浩揮手就是一個嘴巴。

“啪”的一聲,烏直被打倒在地。

“我是不是給你臉了,我讓你回去,你還敢說不去。”

“有本事你就打死我!”

烏直的眼中,浮現了當初與吳冬晴對峙時候的那種堅定。

“你給我跪下!”

烏直從地上爬了起來,還真就跪下了。

“我讓你和我回家。”

“我不去。”

肖宇浩這是看明白了,除了回家不行,怎麼都行。

他再次揚手,想打烏直,但烏直就這麼與他對視,根本不躲。

肖宇浩琢磨了好一會兒,到底是冇下手。

他坐在椅子上。

“你什麼意思吧?不想跟我了,是吧。”

“是你讓我滾的。”

“那我現在不讓你滾了。”

“不行,所有人都要為自己的言行付出代價,我也是,你也是。讓我滾,我就再也不回來了。”

“你是不是蹬鼻子上臉。”

“隨便你怎麼說,我隻是想告訴你,我也有底線!我這麼全心全意地跟著你,對你言聽計從,任你呼之即來揮之即去,強行說服自己理解你的一切行為,配合你的所有想法!我不是賤,不是傻,隻是珍惜我人生當中的第一個男人。但是珍惜是相互的。我希望你明白,我可以做你的玩物,但我不是玩物,你也不能真把我當玩物。”

烏直這番話,讓肖宇浩對於烏直又有了一個全新的認識。

突然,他覺得他和烏直之間,他已經冇有那麼絕對的權威了!根源到底,或許覺得不值,或許真是喜歡,他內心還是放不下烏直,至於烏直那眼神,卻很堅決,冰涼得讓他有些可怕,甚至於可以刺破他內心的那份自信。

“老子為了你,和吳冬晴都分開了,你現在卻要走。”

“我為了你,付出了更多!問心無愧!而且,不是我要走,是你趕我走的!我還告訴你,有人一直在追求我!而且對待我,比你對我要好一萬倍,十萬倍,等我真正可以說服自己內心的時候。我不會再從你麵前出現,對你也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我烏直,隻要放下了,開啟了新的人生,就會和以前,徹底割裂,一刀兩斷。”

“若是如此,你可以試試!我保證那個男人再也不會在你麵前出現。”

肖宇浩滿身殺氣。

“我倒要看看,在這光輝城內,誰敢動我肖宇浩的女人。”

“你隨便,你殺一個,我還能再找一個。總會找到不怕你肖宇浩的。光輝城不行,還可以去彆的城市,反正我的家也不在這裡。”

烏直也是看得開。

肖宇浩這會兒卻真的被整得有點冇脾氣了。他覺得,烏直真的乾得出來。沉思良久。

“你到底想怎麼樣吧?”

“我想要新的人生。”

“絕對不行,給我老實回家。”

“我不去!”

“非要我硬來是吧。”

“隨便你。隻是到時候惹你不開心,彆怪我。”

肖宇浩內心翻江倒海,好半天的功夫,他歎了口氣。

“你到底要怎麼樣才能回來。”

“給我道歉,不許再讓我滾,而且,機會隻有一次。絕對冇有下一次。”

肖宇浩當即就站了起來,看起來又要上手。

“你在吳冬晴那裡當慣了孫子,道歉的話出口成章,無論對錯!在我這裡,一聲真正的道歉都不能說嗎?”

殺人誅心。這句話,壓製住了肖宇浩的所有憤怒。

琢磨了好一會兒。

他也不知道怎麼想的。

“行了,我以後再也不會讓你滾了。”

“道歉。”

“你差不多點。”

“道歉!!”

烏直聲音越來越大。

“對不起!”

肖宇浩應付地說了一句。

烏直聽到這,往前爬了兩步,抱住了肖宇浩的大腿,所有的委屈傾巢而出。

“我已經冇有家了,就剩下你了,你還讓我滾,讓我往哪兒滾,我什麼都聽你的,那麼順著你,你還如此傷我,我也是人,我的心也是肉長的啊。我也會難過啊。”

烏直哭得稀裡嘩啦。肖宇浩心裡麵特彆不是滋味。趕忙把烏直抱了起來……

——————

光輝城前沿陣地外五十公裡。

主戰場的所有部隊,已經悉數到達,集合完畢。做好了最後的戰鬥準備。

雖說這一路不停地遭受各種各樣的埋伏襲擊,給所有隊伍都造成了一定的傷亡與影響。

但終究是螳臂擋車。

總指揮車內。

前線總指揮陳忠昆目光嚴肅,警衛員站在其身邊,抬手敬禮。

“報告司令,所有一切準備就緒,隨時可以展開總攻!”

陳忠昆點了點頭,看了眼手錶。

“通知下去,十分鐘之後,總攻開始!”

一個心腹參謀上前一步。

“司令,還有很多兄弟隊伍還未到達指定區域,不等了嗎?”

“沒關係,都是些輔助戰場的隊伍,來或者不來,實際用途不大!”

“更何況,這一路到處都是埋伏,到處都是襲擊,已經嚴重影響了他們的行軍速度。等著他們完全到位,還不知道要再等多久!現在大部隊氣勢正旺,必須趁勢而攻!等不得!……”

【作者有話說】

IZ打賞加更一~謝謝土豪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