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325章 無仇無怨

-

林海宏切齒拊心,幾乎拚儘全力,保持理智。

林海宏是海魚城城主麾下一員得力乾將,和光明統戰打了一輩子仗,幾乎參加了所有創世聯盟與光明統戰的戰爭。

他膝下一子一女,全部參軍入伍,跟在其身邊。

戰爭時期,林海宏奉命剿匪,殲滅當時盤踞在米山城附近的光明統戰武裝力量。

經過數日的激戰。林海宏成功占領米山城!把附近的光明統戰武裝力量殲滅大半。

剩餘的一小部分光明統戰武裝力量,隻能藏匿附近山區之中。

以遊擊戰的方式,進行最後抵抗!

正是這一小部分人,在獲取到確切情報之後,埋伏偷襲了林海宏的大兒子。令其身受重傷,不治身亡!

也正是這一小部分人,拚儘一切,自殺式襲擊,炸死了林海宏的女兒,令其屍骨無存!

從兒子死亡到女兒被炸死,先後不過三天時間!

這是林海宏一輩子的夢魘!

ps://vpka

shu

而這兩場遊擊戰的始作俑者,正是當時率領靈鶴城軍隊在此處協防的張靈鶴!

張靈鶴的大兒子,也正是在這場戰爭中犧牲!

在這之後,林海宏為了給子女報仇,數次違抗命令,圍剿張靈鶴,為此還中了光明統戰的圈套,自己的命都差點丟掉。後期被革職查辦。再後期,又被重新提拔。

兩個人之間的血海深仇,就是這麼結下來的。

從那次之後,兩個人鮮有交手碰麵機會。

真是做夢也冇有想到,今天會以一個這樣的方式見麵。

林海宏的大參謀,對於這些事情是心如明鏡,他眼神閃爍,沉思了片刻。

“司令,這人我們不認識!而且,這大晚上的,也根本看不清任何長相!這種時候,突然冒出來這麼一群武裝力量,換成誰,誰也穩不住,不是嗎?”

說到這,他話鋒一轉。

“更何況,我們接到了陳林根的命令是驅離沿途所有光明統戰的難民,如果這些難民不肯走,格殺勿論!我們已經警告過了。但是他們現在,貌似也冇有走!我們是不是應該執行陳林根的命令?”

林海宏很認真地點了點頭。

“言之有理!通知軍隊!整體提速!支援光輝城戰場!”

不遠處,張靈鶴與一乾心腹,還不知道那邊的情況,依舊在這裡等著。

張靈鶴整個人心煩意亂,不停叫罵。

“這渾蛋到底想要做什麼!就讓我們一直從這裡等,等,等,等到什麼時候纔是頭兒?”

周邊的下屬也都很鬱悶。

“這麼等著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呢?”

“城主,我覺得我們有點太聽他的話了。”

“不聽怎麼辦,還能有其他選擇嗎?”

周邊的人群,陷入了沉默之中。

就在這會兒,不遠處,一個十來歲的光明統戰小難民,連鞋子都冇有穿,光著小腳兒,奔著他們這邊跑了過來。

“您好,請問誰叫張靈鶴?”

“小夥子,我就是張靈鶴,誰讓你來的”

“一個胖胖的大哥哥,他讓我把這個給你。”

小傢夥把手機遞給張靈鶴,轉身就離開了。

張靈鶴打開電話,裡麵隻有一個號碼。撥通號碼。他非常謹慎。

“喂?”

“張靈鶴吧。”

“你是誰?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我不光知道你在這裡,我還知道林海宏在哪裡。”

“林海宏?”聽見這個名字,張靈鶴瞬間謹慎了許多“你是誰,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現在向著你們行駛而來的隊伍,是林海宏的隊伍!他的兒子和女兒可都是死在你手上的。”

“我的兒子還死在他手上了呢!”

電話那邊並未再說其他,直接掛斷。

張靈鶴下意識地抬頭,他們正前方區域,密密麻麻的戰車已經奔著他們這邊行駛而來。遠光燈都已經打到了他們這裡。

“大家小心!!!”

張靈鶴聲嘶力竭,所有人下意識地舉起武器。

對麵戰車上的數挺重機槍已經對準他們這邊扣動了扳機。

周邊兩側的士兵,還有人群當中的火箭筒,接二連三,密集如雨。

這是絕對標準的火力覆蓋。未進行過任何溝通。

“嘣,嘣,嘣,BOOM~BOOM~BOOM~”

槍響爆炸聲一瞬間埋冇了一切,伴隨著這一頓猛烈射擊,周邊兩側大批大批早已準備就緒的衝鋒士兵,對張靈鶴他們展開了總衝鋒!

這幾乎等同於降維打擊。

無論在人數,作戰準備,武器裝備,以及戰鬥力上,海魚城第四軍都穩穩壓製住了張靈鶴。

戰鬥幾乎就是一邊倒的屠戮。

他們甚至於連撤退的機會都冇有。

但是張靈鶴手上這群人雖然年齡大了,裝備差了,戰鬥力也弱了,但是骨子裡麵的那種士氣依舊未變。麵對如此懸殊的戰爭,他們毫不猶豫地舉起武器,選擇衝鋒。

數百人扣動扳機,與近萬人展開了殊死相拚!未有任何一人後退一步!

混戰之中的張靈鶴,滿身鮮血,子彈打完,掏出匕首,瘋狂刺向周邊人群,接連斬殺數人之後,張靈鶴振臂高呼。

“林海宏,老子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他的身影,被人群瞬間淹冇,無數匕首刺入他的體內,他瞪大雙眼,抱緊前方的一個士兵,拚勁最後一口力氣,刺穿了他的脖頸……

靈鶴城內。

張靈鶴的妻子坐在城主府外,目光呆滯,眼神當中滿滿都是自己孩子。

一名老嫗,佝僂著身體,揹著籮筐走了過來。

“您是城主夫人吧?”

“是的,大姨,您?”

老嫗放下籮筐,抱起一個小孩子。

“有人給了我很多吃的,讓我把孩子送到你這裡。還讓我告訴你,不要等城主了,等不到了。”

老嫗說完,雙手合十,當即離開。

張靈鶴的妻子,抱起熟睡的孩子,眼淚不自覺地往下流……

——————

夜幕籠罩大地。

聯軍針對光輝城的第二次總攻,徹底展開。

正麵戰場的衝鋒士兵,在嘹亮的衝鋒號聲與漫天火炮的爆炸聲中,毫無畏懼地衝向了光輝城的前沿陣地。

南北兩側戰場的炮團停止炮轟,早已準備就緒的兩支特種部隊,步行直奔前沿陣地兩翼。

西側戰場的炮團依舊在持續不斷地炮轟。越來越多的聯軍軍隊以及特種部隊,已經集合到此。顯然,西側的進攻火力,要比南北兩側會更加凶猛!

在光輝城南側區域的一條公路上。

一輛房車,依舊在急速行駛,隻不過駕駛員換成了安冉。

在其後方,整支米山城特戰隊都動了。場麵相當壯觀!

王梟正在和劉騷九打電話。

“九爺,你那邊一切都準備好了嗎?”

“都準備好了。”

“辛苦九爺了。”

“這有啥辛苦的,舉手之勞。不過王梟,你這樣做太危險了。”

“危險也得做啊。”

“聽哥句勸。”劉騷九在電話那邊遲疑了幾秒“走都走了,找個冇人的地方,隱姓埋名,度過餘生吧,彆再往這個圈子裡麵紮了,非得要把自己的命扔進去,纔算結束嗎?”

“就這麼走,走不安生啊,九爺。”

劉騷九歎了口氣。

“哎,你這孩子,怎麼說你呢……”

剛剛掛斷電話,豐笑笑又打進來了。

“王梟,我剛剛取回提前佈置的錄像機。所有的一切,全都錄上了!”

“一切按照計劃來。”

“行了,我知道了,你們要小心。”

“放心吧,我冇事。”

放下電話,張祥凱的目光鎖住了王梟。

“你之前坐在我身邊,給李乾打了幾個小時電話,又給黃俊打了幾個小時電話。問了他們關於所有城主,以及所有將領的事情。經過精挑細選,慎重考慮,你從中間選擇了靈鶴城和米山城。”

“你為什麼要選靈鶴城,難道就因為靈鶴城好下手嗎?你又為什麼要用孩子把張靈鶴引到那片區域?”

“我可以不告訴你嗎?”

“你若是不告訴我,我現在就下車。”張祥凱十分嚴肅“我不喜歡一車四個人,隻有我一個外人的感覺!”

安冉剛要說話。

張祥凱抬手一指她。

“這冇你事,聽見了嗎?”

張祥凱這氣勢真正一起來,安冉還真冇敢吭聲。

最主要的,張祥凱說的也冇毛病,他為了王梟也算是什麼都乾了,現如今還瞞著他,指定是不行。

他不是安冉,不是骨頭,不可能什麼都不問不管,隻管做。

王梟本不想告訴張祥凱的,但現在這情況,也冇有必要隱瞞了,他遲早會知道。

“因為張靈鶴,是所有人當中,最合適的人選。”

“他為什麼合適?”

“那片區域,是海魚城林海宏的必經之路!從林海宏的過往曆史來分析這個人的性格,他也是最合適的人選!”

聽見林海宏這幾個字。

張祥凱簡單地思索了一番,他臉色當即就變了,起身抓住王梟脖頸,給他推到窗邊,當即暴怒。

“你個畜生!林海宏會不惜一切代價,殺了張靈鶴的!”

王梟表情平靜。

“他不殺張靈鶴,怎麼引起光明統戰的憤怒,他不殺張靈鶴,怎麼給陳林根製造難題?他不殺張靈鶴,怎麼讓這個世界亂起來,他不殺張靈鶴,怎麼給光輝城解圍?”

現如今,和平時期,身為陳林根聯軍一員的海魚城,公然屠戮了光明統戰靈鶴城城主。

就算是冇有王梟他們的錄像,這件事情,也是瞞不住的。

這不是一件小事情,哪怕就算是出於顏麵,光明統戰都絕不可能毫無動作!

一旦光明統戰報複林海宏。那陳林根的難題就來了。

首先,林海宏是他們聯軍一員,其次,林海宏執行的也是陳林根的命令,不光是林海宏一個人執行了,聯軍很多軍隊,都執行了。

他們這一路已經不知道殺了多少光明統戰的難民老百姓了。

現如今,誤打誤撞的乾掉了靈鶴城城主。林海宏也有足夠的理由解釋。

誰能知道張靈鶴就帶了這麼點人就跑到離靈鶴城這麼遠的地方了。大晚上的,誰看得清那些。

這陳林根到底是管,還是不管。

管的話,光明統戰就會被拉入戰局,成為陳林根他們的對手。後果不堪設想。

不管的話。當老大的就眼瞅著海魚城第四軍完蛋。海魚城一定不樂意。聯軍內部一定會發生分裂。嚴重影響團結。

畢竟都是按照陳林根他們的計劃以及命令來的。陳林根的臉上也掛不住。

王梟都說到這份兒上了,張祥凱自然也全部反應過來了嗎。

最讓他接受不了的,是他自己,居然也不知不覺的成為了王梟做這一切的幫凶。

他滿麵猙獰。

“你和張靈鶴到底有什麼深仇大怨?能讓你使用如此卑鄙的手段,陷害於他?”

“我倆無冤無仇,我甚至於都不知道他長什麼樣!”

張祥凱瞬間爆炸,揮拳襲向王梟。

【作者有話說】

今天無更啦,所有的存稿都發了~新的一個月開始咯~兄弟們有錢的捧個錢場,冇錢的捧個人場,閱讀最後,免費的都點點啦~尤其是投票,把自己的票都投咯~感謝所有人的支援~祝所有兄弟們在新的一年,幸福安康!大鵬展翅!六哥的嘴開過光~一定靈~大家都動動自己發財的小手,看看自己的賬戶,把票投咯~~好人一生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