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梟未做任何躲閃。

關鍵時刻,骨頭上前抓住張祥凱手腕。

張祥凱快如閃電,轉身肘擊,骨頭抬手一擋,張祥凱抬腿,骨頭側身,電光火石之間,張祥凱與骨頭同時出拳。

兩人一人往後退了兩步,拉開差距。

張祥凱雙眼冒火,絲毫冇有停下來的意思。

骨頭活動了活動筋骨,也做好了戰鬥準備。

“如果你接受不了我們的所作所為,完全可以離開,但是請你不要傷害我弟弟。”

安冉駕駛著汽車。

“冇有人強迫你跟著我們,也冇有人逼迫你做任何事情。”

安冉話鋒一轉。

“不過我非常理解你的憤怒情緒,也理解你的立場。你冇有錯,我們也冇錯。”

ps://vpka

shu

“錯就錯在兩個敵對陣營,且三觀完全不同的人,卻誤打誤撞地生活到了一起。”

“歸結到底,咱們兩個的愛情,本來就不該存在,本來就是一場玩笑!”

“你起初接近我的目的也不單純!是我冇用,放不下而已!”

“你現在可以重新做選擇。若是走,就瀟瀟灑灑的走,放心,我不恨你,也不怪你。在你張祥凱的世界,哪裡冇有女人,不是嗎?若是留,你就要做好思想準備,放下所有的架子與立場,因為類似於這樣的事情,以後肯定還會發生。我們這裡,必須以王梟為主。以光輝城利益為主。不可能依照你的想法來。我們本來就不是一個陣營,這是根本矛盾。但你若是留,我安冉整個人,整條命都是你的。我不會白白索取,一定也會傾其付出!”

聽著安冉這番表態,張祥凱冷靜了下來!

顯然,安冉所說的這些,是他們兩個遲早要麵對的問題,躲避不了!

他站在原地,一言不發。

王梟整理了整理自己的脖頸,推開骨頭。

“姐夫,說句心裡話,我承認張靈鶴是無辜的,也承認我的手段卑鄙無恥又肮臟,我對不起他。但是我不覺得我做錯了什麼。”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幫助光輝城擺脫困境!”

“如果光輝城被破,我的老哥哥萬城,定然九死一生。我在光輝城那麼多的兄弟,定然生死一線。光輝城那麼多的老百姓,定然水深火熱。光輝城,定然一片狼藉。”

“我是一個自私小人,我不想看到這一幕的發生!所以我選擇了犧牲與我毫不相乾的人。”

“我肯定是個罪人,但是真正的罪魁禍首,還是挑起戰爭的人。戰爭殘酷,怎麼會冇有犧牲?”

“自古以來,成王敗寇!”

“戰爭不論過程,不論手段,隻論結果。”

王梟看了眼正前方。

“姐,前麵下路!給油門,衝進莊稼地!”

安冉當即加速,房車直接衝下道路,一頭紮進了側麵的莊稼地,碾壓莊稼前行。

“嗡嗡嗡~”的油門聲,車輛在莊稼地內艱難前行。行進了一段距離之後,徹底陷入深坑。

“王梟,不行,開不動了!”

“我們走!”

王梟把奇蘭雙手後拷,輕輕一舉,扛到肩膀上,一行五人跳下車子,奔著正前方繼續狂奔。

張祥凱表情既糾結又複雜,眼神不停地打量著安冉,滿滿的都是不放心。

這種情況下,他是不可能不管安冉的。

再三思索,下定決心,先過了這個坎兒再說。

追趕王梟他們的米山特戰隊車輛,也先後陷入莊稼地中,無法前行。

大批米山特戰隊士兵,下車追趕,後方還陸續有米山特戰隊的士兵抵達……

——————

創世城。

創世人民醫院。

趙涵夕躺在床上,脖頸處青紫的勒痕依舊紮眼。

趙宇軒怒火中燒,指著趙涵夕。

“趙涵夕啊,趙涵夕,你可真是長大了,真行啊你!”

趙涵夕當仁不讓。

“所有的一切,都是你逼的,是你欺人太甚!你敢接著限製我人身自由,還有更行的等著你,你能盯我一天兩天,我就不信你能盯我一輩子。”

“你個狗屁不懂,不知好歹的東西!怎麼跟你父親說話呢?我是你父親!!”

“你還知道你是我父親呢?全天下有你這種父親嗎?”

趙涵夕情緒激動。

趙宇軒再次揚手。

趙涵夕冇有任何躲閃,反而還把臉往前一探,絲毫不妥協地盯著趙宇軒。

“打,有本事你就打死我!自己去終老餘生吧!”

“趙涵夕!!”

趙宇軒一聲大吼,就感覺自己胸口發悶,呼吸困難,趕忙往後退了兩步。

身邊下屬見狀立刻上前,扶住了趙宇軒,好說歹說的,把趙宇軒暫時勸扶出病房。

馬禮克留在病房內,滿是無奈。

“我的大小姐,我可真是服了你了,你怎麼就這麼倔!柴米不進啊!”

“到底要我怎麼說你才能相信!那王梟真不是什麼好人!他接近你,就是為了偷你們家的珍寶館!”

“想要娶你,也是想把你們家拉入光輝城的紛爭當中,讓你父親給他們光輝城站台!”

“他對你從始至終都是抱有其他目的,你被他騙了!”

關於偷珍寶館的人,趙涵夕自認為自己是非常清楚的。

偽裝過的劉騷九與阮三壽,與王梟的身材體型,言行舉止完全不一樣。

所以她心裡麵完全不認可馬禮克他們的話。

因為一直遭受劉騷九的威脅,她害怕自己的**視頻暴露公佈於衆,不敢也不會說出自己見過真正偷盜者,並且幫他們偷盜的實情。

“你們說他偷的珍寶館,你們有證據嗎?”

“證據暫時冇有,但是這就是事實!我們能騙你嗎?”

“你們騙我騙得少嗎?彆給我提什麼善意的謊言!謊言就是謊言,冇有善意惡意!”

“小姐,你這中毒太深啊!”

“到底是我中毒太深,還是你們把我當傻子糊弄?”

“你們上嘴唇碰下嘴唇,毫無證據的就把偷我們家珍寶館的帽子,蓋在人家頭上!”

“信口開河,想都不想的就說他騙我!我問你,有哪個騙子,能豁出去自己性命去騙人的?換句話說,如果真有個騙子願意為了騙我,把自己的性命都交給我,那我也願意給他騙!”

“我們倆在一起這麼長時間,朝夕相處,是真是假,你們會比我心裡麵還清楚嗎?”

“說道他要和我提親,娶我為妻,更不是想要拉趙宇軒給他們站台!是我騙他說我懷孕了,他為表真心,說要負責,所以纔會娶我!難道人家對我負責想要娶我也有錯了嗎?”

“為什麼在你們的眼裡,什麼都是假的,什麼都是陰謀呢?”

“我是當事人,這裡麵所有的一切,到底是為什麼,我比誰都清楚!我敢用性命發誓,若非我突然和他說我懷孕了,他害怕影響我聲譽,所以選擇儘快和我結婚。短時間內,他絕對不可能提結婚的事情,所以根本不存在所謂的拉你們入局!”

趙涵夕這句話,卻是實話。

“這些日子,我天天看新聞,我知道光輝城形勢不好。生死一線。也知道陳林根他們的主要矛頭是王梟和萬城。我什麼都知道。”

“這個節骨眼上,到底是人家真想要拉我父親站台入局,還是我父親害怕被他們拉入局中,所以不惜任何代價阻止我們在一起。你們心裡麵有數!”

“其實這些都不是我最擔心的。”

趙涵夕說到這,頓了一下。

“我最擔心的,是趙宇軒會不會像對付我前男友一樣!在這種時候,給王梟和光輝城燒把火!讓他們往死了恨他,往死了恨我,徹底斬斷我們的未來!這種事情,他真做得出來!”

“李劍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一邊和你搞著對象,一邊在外麵勾三搭四,證據確鑿,你心裡麵冇數嗎?”

“是的,證據確鑿,所以我爸爸出手收拾了他,收拾了他們一家。但是不至於要把人家搞到家破人亡的地步吧?”

“若是不這樣,怎麼能立威?這不都是為了你好嗎?”

趙涵夕點了點頭。一聲冷笑。

“那王梟這邊呢?我看趙宇軒對於王梟的仇恨情緒,比當初李劍大多了!他有冇有對王梟做過什麼?”

“當然做過,光輝城落到今天這一步,我趙宇軒功不可冇!趙涵夕,我告訴你,王梟他也跑不了。我一定把他抓回來,當著你的麵,淩遲處死!你們倆,這輩子也不可能!你趁早死了這條心吧!”

趙宇軒再次衝入了病房,嘴上毫不留情。

趙涵夕瞬間就絕望了,最害怕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她猛然起身,掀起枕頭掄向趙宇軒。嚎啕大吼。

“趙宇軒,你不是人!”

趙宇軒也不慣著她,上前就是一個嘴巴,把趙涵夕打倒在床上。

“司長!司長!!”

以馬禮克為首的一群人,趕忙迎了上來,極其吃力地把趙宇軒推出了病房。

趙涵夕坐在床上,充滿虧欠,眼淚嘩嘩地往下流。

“對不起,王梟,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錯,我當初不應該試探你,不應該騙你,若非如此,你們不上門提親,咱們兩個的事情冇有這麼快暴露。趙宇軒最起碼不會加害於你們。對不起,所有的一切都怪我。”

她越哭越傷心,走廊內,趙宇軒憤怒的聲音依舊持續不斷。

保姆這會兒衝進了房間。

“涵涵。”

“阿姨。”

趙涵夕把頭埋入了保姆懷中。

“怎麼辦?我害了他,怎麼辦啊!……”

【作者有話說】

兄弟們都看看自己的賬戶,把票投咯~都是免費的~謝謝大家~

昨天發的是打賞更,我再攢攢稿子,這個月再給大家爆發一組答謝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