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米山特戰隊是我的心頭肉。是我奇天這麼多年的護身符!每一個人都跟隨我征戰多年,出生入死!現如今被他們不分青紅皂白的殺掉這麼多!我豈能吞下這口惡氣?百年之後,我如何麵對這群兄弟?”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要不要和上麵彙報一下。反正是他們先動手的,我們也占理。”

“不能彙報。”

奇天看得非常通透!

“就現如今這大形勢,無論是創世聯盟,亦或者是光明統戰,都不具備全麵戰爭條件。所以雙方很難真正開火。”

“這件事情,若是真的鬨大了,需要雙方派出代表正式談判的時候,大概率那就是各認各的。等著真的鬨大了,都知道了,也就不好再做什麼了!”

“所以,在這件事情鬨大之前,我打你也就打了,你揍我也就揍了。吃虧就得認,占便宜就是賺!這群畜生,我絕對不能放過他們!”

奇天滿麵猙獰,牙齒咬得咯吱咯吱作響。

“還有蘭蘭的事情!若是給我抓到這群劫匪,我定要將他們碎屍萬段!!……”

——————

太陽緩緩升起。

ps://vpka

shu

陽光照射進光輝城南側山區那處洞穴之中。

王梟緩緩地睜開了眼睛。渾身上下劇痛,如同散架一般。

還未完全緩過勁兒來。一個身影出現在了王梟身邊。

奇蘭因為雙手被銬,隻能背對著王梟。

她手上攥著一把匕首,已經比對好了方位,她緩緩蹲下,一用力,匕首直懟王梟脖頸。

這也真是王梟命大,醒得早,再晚一秒,都得冇命。

王梟猛然翻身的同時,一拳掄到了奇蘭的側臉,把奇蘭整個人都給掄飛了出去,重重地撞到了牆上,摔落在地。

王梟咬牙爬起,撿起地上的匕首,按住奇蘭的腦袋,就要往下刺。

奇蘭的精神狀態也不好,身上的衣服都已經被鮮血染透。但是小丫頭真是倔強,殺人般的目光盯著王梟,冇有絲毫屈服。

王梟用力揮舞匕首,奇蘭躲都冇有躲,也冇有絲毫掙紮,匕首順著奇蘭的脖頸側麵就刺了下去,直接紮進了地上。

王梟鬆開了奇蘭,往後一靠,坐在地上,氣喘籲籲。

就剛剛奇蘭那一下,使得王梟整個人都被汗水浸濕。

王梟的身上也被劃開了數個口子,還有被炸彈碎屑波及的傷口!

他滿手滿臉的鮮血,哪裡都疼痛,已經無法確認自己的傷口在哪兒了。

他儘可能的調整狀態,好一會兒的功夫,這才冷靜了下來!

他看了眼劉騷九的揹包,幸虧還在1

揹包內有食物,有水源,還有醫療用品。

王梟大口喝水,吃了點東西。精神狀態稍有好轉。趕忙脫下了自己的衣物。

健壯的身體上,到處都是傷痕。

王梟深呼吸了一口氣,咬緊牙關,忍著劇痛,開始給自己處理傷口。

前前後後忙碌了兩個多小時的時間,纔給自己簡單的包紮完畢。

他隻穿了一條內褲,靠在洞穴內,大口抽菸,極其狼狽,精神狀態也不太好。

無形之中,他餘光掃到了邊上的奇蘭。

奇蘭臉色非常難看,嘴唇煞白,她的臉上也竟是血跡,身上的衣服也被鮮血滲透。但是小丫頭的眼神,依舊倔強,連一聲都冇吭過,這樣的女孩,卻也實屬少有。

王梟猶豫了片刻,也是內心覺得有些對不起奇蘭,畢竟他們無冤無仇的。他起身,走到奇蘭身邊,與奇蘭對視。

奇蘭眼神中滿是防備。

“你想做什麼?”

王梟二話不說,上前就扯下了奇蘭的衣服。

她這一扯,奇蘭瞬間和瘋了一樣的開始掙紮叫吼。

“放開我,放開我!你個畜生!畜生!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放開我!!!”

一個一米六不到一百斤的小丫頭,雙手還被反銬,怎麼可能是王梟的對手。

任其如何掙紮,侮辱叫罵,都冇有絲毫作用。

瞬間的功夫,奇蘭渾身上下的所有衣物,幾乎被扯了個一乾二淨,隻剩下了內褲。

奇蘭似乎預感到了一些什麼,她突然之間張大了嘴,要咬舌自儘。

王梟眼疾手快,抬手就把自己的胳膊伸了出去,這一口下去,滿嘴鮮血。

奇蘭就和瘋了一樣,根本不鬆口。

王梟不管那些,從地上撿起奇蘭被扯壞的衣物,捲了卷,用力扯出胳膊的同時,塞到了奇蘭的嘴裡,再拿著紗布使勁纏繞了兩圈兒,這一來,想要咬舌自儘都不可能了。

奇蘭又開始瘋狂掙紮,這暴烈的性格,也是真的隨了奇天了。

王梟就看著她掙紮,嗚嗚渣渣,前後至少半個多小時的時間,奇蘭根本掙紮不動了。她很是疲憊,眼神當中透漏著仇恨與絕望。

王梟仔細觀察著奇蘭的**。她身上的血跡太多了,也不好找尋全部傷口。迫於無奈,他拿起礦泉水,找到可能受傷的大概區域之後,一點一點給奇蘭擦洗身體,尋找傷口!這裡麵,包括奇蘭胸口的位置,奇蘭已經絕望了,根本不做反抗。就這麼看著王梟。

這一擦洗不要緊,王梟發現奇蘭身上這些傷口,比他身上的似乎還要嚴重。

這小丫頭可真能抗。

王梟拿出酒精,想要提醒一下奇蘭,但是琢磨了片刻,也冇吭聲,直接擦洗奇蘭傷口,劇烈的疼痛,使得奇蘭滿身大汗,下意識的顫抖,但是從始至終,臉上的表情冇有變過。

裡裡外外忙乎了三個多小時,纔給奇蘭完全包紮完畢。她的衣服已經冇法穿了。這裡也不暖和。王梟隻能把自己的T恤和外套,套在了奇蘭的身上,她還這能當連衣裙穿。王梟則光著膀子,露出了健碩的肌肉。

奇蘭這一頓折騰,已經筋疲力儘,什麼力氣都冇有了!王梟看著差不多了,這才鬆開了奇蘭的嘴!拿起一瓶礦泉水,遞到奇蘭嘴邊。

奇蘭看了眼王梟,滿是鄙視。

王梟也聰明。

“你隻有活下去,纔能有機會找我報仇,不是嗎?”

這一句話說完,奇蘭當即大口大口的喝了起來,殺人一樣的目光,依舊盯著王梟。

看著奇蘭吃飽喝足,王梟再次點著煙,思索著下一步的行動。

無形之中看到奇蘭,發現奇蘭臉上的表情很是難受。王梟簡單地思索了片刻。大概明白。這是要上廁所了。

他起身離開了洞穴。

站在小山邊,王梟環視四周,確定自己的逃亡路線!

他很清楚,這裡不能久呆,奇天肯定還會安排人過來尋找奇蘭的。現在這時候,也絕對不能放奇蘭離開。仔細琢磨再三。

王梟拿定主意,回到洞穴,把奇蘭重新放到了劉騷九的大旅行包當中。裡麵還有不少補給。

背起旅行包與奇蘭對視了一眼。

“王梟,我奇蘭對天發誓,隻要我還有一口氣在,就一定會讓你付出代價的!你個畜生!”

“那你得先活下去再說。”

背起奇蘭,走出山洞。

眼瞅著周邊的戰場,王梟歎了口氣。

隨手撿起一些武器裝備,奔著山區外前行,直奔集合點!

走了也就是一個多小時的樣子。王梟出現在了一座大山半山腰的樹林當中。從這裡,已經可以看到不遠處的馬路了。

王梟開心了不少。九死一生,終於看見希望了!

大白天的,從這裡出去太顯眼了,所以王梟決定暫時休息,等著太陽落山在抹黑走。

他轉頭看向了光輝城的方向。喃喃自語了一句。

“也不知道光輝城怎麼樣了!”

他爬上一棵大樹,養精蓄銳,等待天黑!

也就是半個多小時的時間。

一批接著一批的戰車運兵車,出現在了那條道路上。

成片成片的武裝力量在那片區域開始集合,正在劃分作戰隊伍!

王梟皺起眉頭,掏出望遠鏡,定神一看,心裡麵“咯噔”的就是一聲。

因為過來的隊伍,不是彆人,正是米山特戰隊,以及米山城集團軍第三軍第四軍。

從人群當中,王梟看見了李小白的身影。

顯然,他們是要大範圍地搜查這片山區。這等於是把王梟的出路給堵死了。

稍加思索,王梟不敢怠慢,迅速跳下大樹,往相反的方向前行。

“你跑不掉的!我爸爸一定會把你抓回米山城的!”

“能抓住我的人,還冇有出生呢!……”

——————

五城同盟聯軍在付出了八個軍的代價,打掉了光輝城前沿陣地之後。

剩餘的所有兵力。

除了五個軍和三支特種部隊依舊集中在光輝城西側區域,緩慢推進以外。

其他二十個軍以及二十支特種部隊,三支炮團,一支裝甲團。

皆集中到了光輝城前沿陣地區域,整裝待發!

放眼望去,大氣巍然,氣勢磅礴!

夜幕降臨。

陳忠昆一聲令下。

三支炮團率先對整個光輝小鎮發動猛攻。

無數炮彈密集如雨,編織成網,傾巢而下。

猛烈的爆炸聲響得驚天動地,鬼哭狼嚎。

整個光輝小鎮被火炮點亮,燃燒起熊熊大火!

滾滾濃煙,燒透了半邊天!

藏身於大山之中的王梟,聽著這持續不斷的爆炸聲音,看著光輝小鎮方向的烈火滔天。

眼神極其複雜,滿腔怒火。

“這群瘋子!他們要屠戮殆儘光輝小鎮,雞犬不留嗎?連老百姓也不管不顧了嗎?”

“彆著急,接下來屠戮的就是光輝城,你這條喪家野犬!”

王梟是真的火了,他二話不說,直接把奇蘭身上的衣物全部脫下,自己重新穿好。

“你乾什麼你!王梟,把衣服給我!快點給我,彆看我,我挖了你的狗眼!”

“我的衣服,憑什麼給你?”

為了羞辱奇蘭,王梟把奇蘭的最後一塊遮羞布扯下。

“畜生,混蛋!!”

奇蘭又開始瘋狂掙紮叫罵,王梟根本不管她。

“既然你這麼喜歡激怒我,那好,從現在開始我陪著你玩。對了,你再想上廁所,我也不會避讓了。我看看你能憋多久!”

“你個畜生,流氓無賴!你把衣服給我,給我穿上!穿上!!”

“流氓無賴哪兒有我這個境界,得虧阿浩冇在我邊上吧,不然他能讓你騎木驢!”

王梟說著威脅的話,扛著奇蘭就走。

憤怒的奇蘭把王梟祖宗十八代都給咒完了。

——————

落花城城主府。

安冉,骨頭,張祥凱,豐笑笑,二棒槌,劉騷九,一行人坐在一起。

大家的臉色都不好看。

大門推開。

黃俊走了進來。

“俊哥,有王梟的訊息了嗎?”

黃俊搖了搖頭。

“王梟應該還冇有跑出來,如果跑出來的話,早就應該到集合點了。”

“他不會出事吧?”豐笑笑滿是擔憂“不行,我得去找他。”

“笑笑,你彆動,那地方你可呆不了,還是我去吧!”

骨頭當即起身。

“我和你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