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343章 洗腦

-

陳忠昆的總指揮車內。

他緊盯地圖。

“把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軍頂上去,與我們城內剩下的十四軍以及最後兩支特戰隊彙合,兵合一處,迅速掃蕩之前的戰場,殲滅光輝集團軍第一軍,直奔光澤區城主府!”

“司令,我們從山區部署的軍隊,都被光明統戰武裝力量牽製住了!若是再把這三個軍調上去!光輝小鎮可就剩下林海宏的海魚城集團軍第四軍以及海魚城特戰隊了!”

“沒關係,一個戰場一個戰場來!速度一定要快!不要再給光輝城集團軍準備部署的時間了!放棄所有車輛!步行越過爆破區的障礙物!”

說到這,陳忠昆眼神閃爍。

“這一次,凡是膽敢接近我們的光輝城老百姓,一律殺無赦!”

“是!司令!”

話音剛落,警衛員放下手中通訊器。

“司令,西南側山區的光明統戰武裝力量,在我們的包夾之下,向相反方向突圍了,距離我們佈置的炮團越來越遠了。”

“這群狡猾的變異種是看穿了我們的意圖啊。”

ps://m.vp.

“那要不要把那兩隻炮團的彈藥運輸回這邊來,支援光輝城!”

陳忠昆猶豫了片刻,明顯有些糾結。

“那萬一他們向我們這邊再次發動衝鋒怎麼辦?冇有炮團火力封鎖,他們衝出包圍圈就能到達光輝小鎮了!”

陳忠昆把目光轉移到光輝城西南側山區。

“不行,那兩隻炮團的彈藥不能動,繼續給他們施加壓力,逼迫他們儘可能遠離光輝小鎮!等著我把光輝城這邊收了尾,在陪著他們好好玩!……”

——————

光輝城內。

光澤區早已一片汪洋火海,聯軍炮團依舊未有任何減弱的跡象,爆炸聲接連不斷!

爆破區外側的戰場區域。

這裡房倒屋塌,哀嚎遍野,倖存的第一軍士兵,正在迅速清理戰場,救治傷員。

一名小隊長大聲叫吼。

“大家動作快點!小心敵軍反撲!!”

話音剛落。

“嘣~”的一聲清脆的槍響,小隊長被直接爆頭。

與此同時“嘣,嘣,嘣,嘣,嘣~”一陣密集槍響。

這一小片正在忙碌的第一軍士兵,皆被射殺。

“大家小心!!敵軍來襲!!!”

剩餘的所有第一軍士兵迅速分散開。

與此同時,剛剛撤退的聯軍第十四軍以及兩支特戰隊,已經翻越了廢墟。

嘹亮的衝鋒號響起。

根本冇有給第一軍任何準備部署的時間,雙方再次交火。

槍響大作,密集如雨。

聯軍的火力非常凶猛,更主要的,是他們這一次,完全不考慮普通老百姓的生死。

無論老幼婦孺,隻要是擋在他們衝鋒方向的,一律射殺。

大批剛剛逃過一劫的婦女與老人,驚魂未定,就被擊殺。

還有不少兒童,在奔逃的過程中,中槍倒地。

聯軍軍隊極其凶殘,毫無人性。

這片區域的光輝城老百姓數量極多,這樣下去,後果不堪設想。

因為光澤區持續受到轟炸,總指揮部已經暫時與外界失聯!

光輝城集團軍第一軍總指揮官,見此情形,當機立斷。

“不要後退!殺出去!!”

為了製止聯軍軍隊繼續屠戮光輝城老百姓,本來已經開始撤退的第一軍士兵,立刻展開了反衝鋒,與聯軍軍隊混戰到一起。

周邊藏匿的光輝城其他老百姓看見這一幕,不少人也都急了眼。

“兄弟們,橫豎一死!和他們拚了!!”

“拚了!!”

密密麻麻的光輝城老百姓舉起武器衝入戰場,與第一軍共同殺敵!

光輝城乃聯盟七大主城之一,光輝城集團軍戰鬥力更是強悍,絕非其他聯盟普通城市所能抗衡的。

所以聯軍第十四軍雖說有兩支特種部隊的幫助,但是在這一小片區域,他們依舊扛不住光輝城第一軍的衝鋒。

尤其是隨後衝入戰場的光輝城老百姓。人數多到不敢想象。

任這兩支部隊如何屠戮斬殺。

哪怕腳下屍骨已經堆積如山,對麵的人數非但冇有減少不說,反而似乎還超出了之前!

滿世界都是光輝城第一軍與光輝城老百姓充滿戰意的瘋狂呐喊!

“斬殺所有敵軍,給死去的兄弟們報仇!”

“斬殺陳老狗!!”

“誓死守護光輝城!”

“光輝城永不放棄!!和他們拚了!!”

“殺!殺!殺!!!”

所有人都殺紅了眼!

冇有任何章法套路,也冇有任何戰鬥技巧,就是流氓般的拚死衝鋒,勇者無畏!前赴後繼!

聯軍第十四軍壓力爆棚,死傷慘重。

兩支特戰隊的隊員,皆是滿手滿身鮮血,他們周邊躺滿了屍體。儘管如此,依舊是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頭的光輝城老百姓帶著無儘的憤怒與仇恨,撲向他們。

田東也是聯軍特戰隊的一員。

他一手一把匕首,在這短暫的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就已經斬殺了二三十人,這當中不乏幾個女子,以及數個老人。

當他再次割開兩個第一軍士兵脖頸的時候,迸濺出的鮮血,染紅了他的眼睛。

身後兩個十幾歲的孩子,操著稚嫩的口音,眼神中充斥著瘋狂與仇恨,滿臉淚水。

“還我爸爸的性命!!”

這一幕,讓田東畢生難忘,再看剛剛被他斬殺的這兩個士兵,卻與這兩個孩子眉宇之間有些相似。直到這會兒,他才明白過來。

整個光輝城集團軍第一軍的所有士兵,把自己的家眷全都帶上了戰場。與他們共同作戰。

怪不得這麼多人,會如此的瘋狂憤怒,皆是至親。

田東下意識的停下了手中的動作,兩個孩子衝到他的麵前,其中一個毫不猶豫地就把匕首刺向了他的脖頸。

田東抓住他的手腕,一拳把他打倒在地。抬手抓住另外一個孩子的脖頸,直接就把這個孩子舉了起來。

“我CNM,你們這群畜生,殺我全家,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的!!”

憤怒的小孩張牙舞爪,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深深地刺入了田東內心深處。

他再也下不去手了。盯著這個孩子。整個人完全走神了。

側麵一名衝出的第一軍士兵,抓住機會,上前就把匕首刺進了田東的胸口。

田東回手刺穿男子的脖頸,鬆開了手上的小孩。

小孩子落地之後,撿起地上的匕首,瘋狂的刺向了田東。

田東就這麼看著孩子,他感覺到自己的生命在流逝,漸漸的,他跪倒在地。小男孩毫不猶豫的上前割開他的脖頸。瘋狂的捅刺泄憤。

田東身邊另外一個特種士兵,周邊屍體已經堆積如小山。

他抬手卡住一箇中年婦女的脖頸,推到牆邊,看著自己腰腹處的匕首,瘋狂大吼。

“我已經放過你了,為什麼還要上手!”

中年婦女微微一笑。

“你有家嗎?”

這一句話,說的這個特種兵陷入了沉默。

中年婦女不知道哪兒來的力氣,或許也是特種兵被她這句話,這個眼神,這個表情所觸動。

中年婦女掙脫了特種兵的手腕,上前再次撲向特種兵,如同喪心病狂一般,抱住其脖頸就是一口,中年婦女這充滿仇恨的一口,生生咬斷了他脖頸的大動脈。

李琦也是一名聯軍特種兵,他手持匕首,對準了周邊撲向他來的老幼婦孺,情緒激動。

“都他媽彆過來了,誰在過來,我要下死手了!!”

一名至少七十歲的老頭一邊叫吼,一邊撲向李琦。

“還我孩子性命!!”

跑到一半兒的時候,老人摔倒了,他很是吃力的從地上爬起,眼神中的仇恨,信念無比堅定。

他撲向了李琦,李琦“啊!”大吼一聲,上前割開了老頭的胳膊。

看著老頭再次倒在周邊的屍體當中。

一名老太太放聲叫罵,滿臉都是失去親人的痛苦。

“你們這些喪心病狂的侵略者!這些劊子手!你們遲早會遭到報應的!!”

老太太一瘸一拐,拄著柺杖,衝到李琦身邊,揮舞著柺杖不停的掄向李琦。李琦就在原地站著。認著柺棍打在自己身上。

幾個第一軍的士兵,看著這麼多無辜老百姓的死傷,尤其是還有自己的家屬。

他們已經完完全全的失去理智,在李琦發呆的時候,就撲向了李琦。

同樣作為聯軍特戰隊的孫昊,眼瞅著自己親手殺了這麼多人之後,他已經麻木了,整個人完完全全的不在狀態。就在這會兒,藏匿其中的萬神特戰隊老隊員老七,突然殺出,快準狠,一擊致命,隨即隱匿在人群當中。

數名特戰隊的士兵,已經完全接受不了眼前的一切,他們一邊搖頭,一邊往後退。

趙梁看著被自己再次斬殺的一名十餘歲的兒童,他精神已經出了一些問題,他再也無法說服自己繼續屠戮這些人。當即把手上的武器扔掉。

滿身鮮血的他,迅速後退,一邊離開戰場,一邊不停的搖頭。

“不行了,我不乾了!”

陸續不斷的老幼婦孺,依舊在往戰場中衝鋒,拚殺。

越來越多的特戰隊員在麻木中被斬殺。

第十四軍根本也扛不住第一軍的衝鋒。

戰場已經逐漸演變成了一邊倒的形勢。

——————

聯軍總指揮車內。

陳忠昆咬牙切齒。

“這盧念川和萬城是真狠啊,一招掛一招,一環套一環,層出不窮!現在還把整個光輝城集團軍的家屬都投入戰場,讓他們用失去親人的仇恨以及憤怒做動力。拚殺我方軍隊。他們還有人性嗎?”

“換句話說,光輝城集團軍這些士兵也冇有腦子嗎?他們冇有自己的分辨能力嗎?為了萬城,為了所謂的光輝城,要把他們全家老小的性命都搭上嗎?”

“最後是這第十四軍以及這兩支特種部隊,他們是頭一天出來當兵嗎?是頭一次參加戰爭嗎?戰爭本來就是殘酷的,本來就是你死我亡!戰爭怎麼會有同情?他們這群廢物要把同情心用在這裡,把自己的性命搭進去嗎?他們也是豬腦子嗎?”

“司令息怒。”

一名參謀歎了口氣。

“實話實說,我看著他們傳遞迴來的戰場錄像,我的內心都有些動搖。不知如何是好,更彆提這些士兵了。他們當兵打仗,打的可都是對麵的軍隊,或者山賊土匪霸客,什麼時候把槍炮對準過這些老幼婦孺。”

“所有人都是有人性,有同情憐憫心的。這麼一直殺下去,殺這麼多老幼婦孺,那不是誰都能做到的。你得理解。”

另外一名參謀繼續道。

“真正冇有人性的,是給光輝城集團軍洗腦的萬城,是做出這一項決定的管理層。其他人,都是無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