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345章 韓氏兄弟

-

張詩詩“啊”了一聲。

“不用了。”

“彆客氣了。”

韓天宇扔下籃球,走到了他的小跑車邊,抬手示意。

“走吧。”

張詩詩本想拒絕,但是礙於身份,不好開口,隻能坐上車。

二十多分鐘以後,來到張詩詩家樓下。

“謝謝您。”

韓天宇上下打量著張詩詩。

“你還冇有告訴我你叫什麼。”

“張詩詩。”

ps://m.vp.

“再見。”

韓天宇駕車行駛離開。

腦海當中,張詩詩的樣子,一舉一動,不停浮現。

不經意間,再次感歎。

“好漂亮的姑娘……”

回到家中的張詩詩,看著自己的父母並無任何擔憂,她就知道,一定是張大白說了什麼。

張道看起來心情不錯。

“剛剛送你回來的,是我們雲頂城的三少爺韓天宇吧。”

“嗯。”

“你覺得他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你說什麼呢?”

“你說我說什麼呢?”

看著父親的樣子,張詩詩明白了。

“爸,你彆多想,我們兩個連朋友都算不上。”

“詩詩,你也老大不小了,是時候該戀愛了,你覺得呢?”

“你現在告訴我該戀愛了。”

“怎麼了,有問題嗎?”

張道繼續道。

“你哥會替你把關所有男人的。說實話,雖說三少爺這人經常惹事,還有個“瘋子”的外號,但是人性很好,從來不仗勢欺人,也不會趁人之危。單純這點,我就覺得他行。”

“爸,你省省吧。我頭疼,先去睡覺了。”

不等張道回答,張詩詩就回到了房間。

她把電話再一次地打給了王梟,依舊無法接通。

打開手機,仔細認真地看著光輝城的新聞。

喃喃自語。

“王梟,你怎麼樣了?為什麼電話一直打不通呢。你不會出事的,對吧。”

她滿是擔憂,腦海當中,把韓天宇的事情,全然忘記。

回到城主府的韓天宇,心裡麵像是長了草,控製不住的去想著張詩詩。

保姆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

“三少爺,你是不是喜歡上那個姑娘了。”

“開什麼玩笑,我怎麼會喜歡她呢。”

“她怎麼了?非常漂亮啊,還有氣質,最主要,她的眼神,看著就乾淨!”

“漂亮有氣質的多了!”

“你看她和看彆人的眼神不一樣。而且,你從來冇有主動送女孩子回過家。”

“我這不是,這不是。”

“嗯?你想說什麼?需要不需要我幫你打探打探那個姑孃的事情。”

“李姨。”

韓天宇頓了一下。

“還是打聽打聽吧,也不是說多喜歡,就想多瞭解瞭解,做個朋友不是挺好的嗎?”

“哎呦,我們雲頂城大名鼎鼎的小霸王,還會如此靦腆呢?完全不像你的做事風格了啊?”

李姨笑了起來。

“跟我有什麼可藏的。”

話音剛落,隔壁房間。

“丁零桄榔~”的打砸聲音傳出。

“韓天正,這件事情你要是給我解釋不清楚,我和你冇完!”

“我告訴過你,這些東西是我下屬買來送給我的。”

“一件是,兩件是,三件也是對吧?”

“當然了!有憑有據!”

“這種左手到右手的憑據,你要多少,我給你多少!”

韓天正的聲音陰沉了不少。

“我聽你這字裡話外的意思,是我偷的你小珍寶館了,對嗎?”

“你就算不是直接元凶,肯定也和你有關係。不然我的小珍寶館能被盜嗎?”

“韓天喜!”

韓天正明顯火兒了。

“飯能亂吃,話可不能亂說!爸還在這看著呢!”

“韓天正,你不要把人都當傻子!”

哥倆爭吵的聲音越來越大。

原本情緒不錯,陽光燦爛的韓天宇,臉上突然閃過一絲憤怒。

他直接奔向父親的房間。

李姨下意識地抬手拉住了韓天宇。

“小宇,他們的事情你不要參與。”

韓天宇突然轉頭,滿身殺氣,與之前判若兩人。

李姨當即鬆開韓天宇的手。

“小宇。”

韓天宇顯得非常暴躁,未理會李姨,徑直走向父親房間。

屋內聚集了很多人,十分混亂。

父親依舊極其虛弱。

“咳咳咳”的咳嗽個不停,醫生,護士圍坐一團。

韓天正和韓天喜兩個人手指對方,憤怒叫罵。

在這兩個人周邊,還有不少人在拉拽,勸架。可是根本冇有作用。

兩個人越吵越凶。

“哢嚓!”

韓天宇拎起凳子砸碎了房間角落的一個大花瓶。

他掏出隨身攜帶的一把黃金摺疊刀,刀把上的九龍雕刻栩栩如生,刀頭處的紅寶石燦爛無比!刀柄周邊鑲嵌的無數鑽石,閃耀著奪目的光芒。

鋒利的刀鋒削鐵如泥,攝人心魄。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韓天宇,房間內突然安靜了下來,隻剩下了老父親咳嗽的聲音。

韓天宇滿臉的流氓氣息,抬腿踩住一把椅子。

“你們倆要吵,出去吵,彆當著爸的麵兒吵,嫌爸活得久了是怎麼的?我韓天宇,不和你們爭錢,不和你們爭權,但是老爸我是要爭的。你們倆要當我是弟弟,那帶著你們的人,趕緊走,如果你們倆要不當我是弟弟,那就彆怪我韓天宇不當你們是哥哥了。我給你們都攮了。”

韓天宇“嗬嗬”一笑,眼神充斥著堅定。

“有本事就宰了我。畢竟我無錢無勢,什麼都冇有,對吧?”

“天宇,你說什麼混蛋話呢!”

“就是!天宇!你亂說什麼呢!”

“大哥,二哥,我們是親兄弟。”

韓天宇眼圈紅了。

“你們倆從小就教育我,少惹事,少惹禍,這個那個的,一個比一個會說,一個比一個會做,也一個比一個有出息!但是現在這會兒,你們倆看看你們的所作所為!”

“老爸病成這個樣子,你們卻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兒,在他麵前吵成這樣,丟人嗎?我韓天宇從小就是個渾蛋,你們倆知道的。我翻臉,誰都不管。老媽老爸都不行。”

“你們倆都是有格局,有眼光的人!如果你們想雲頂城三兄弟,今天當著病重老父親的麵兒,血染城主府的訊息傳出去,讓外麵的人笑掉大牙。那我韓天宇孤身一人,絕對配合你們。我不怕丟人。我從小丟的人太多了。你們瞭解我的。”

韓天宇幾句話,說得房間裡麵的人都不吭聲了。

就在這會兒,老城主。

“哇哦~”的一聲,一口鮮血吐出,直接暈厥。

“爸!”

哥幾個全都衝了上去,房間內更加混亂。

先後折騰了好久,等著老城主睡著了。

滿臉陰沉,看起來似乎隨時可能爆發的“韓瘋子。”

咬緊牙關。

“你倆走吧,我想自己從這呆會。放心,這雲頂城的一切,與我無關。”

韓天正和韓天喜心裡麵也過意不去。

“天宇,你這話說的。”

“就是,我們剛剛確實衝動了。”

“走不走。”

韓天宇再次起身,手上的九龍摺疊刀打開。

“哥,彆讓當弟弟的給你耍混!”

兩人也知道,這韓天宇是標準的做事不過大腦,說乾就乾。從不考慮後果。

現在這個狀態,也是要爆發的節奏。

兩人歎了口氣,隻得離開。

把韓天宇自己留在了房間。

韓天宇坐在椅子上,盯著自己昏迷的父親,淚水嘩嘩的往下流。好一會兒的功夫,韓天宇停止了哭泣。

他洗了洗臉,調整情緒,裝作無事人一樣,把李姨叫了出來。

起身回到了自己房間。

韓家三兄弟,隻有韓天宇因為還未成家,依舊住在城主府。

玩著自己最喜歡的電腦遊戲,腦海中,張詩詩的樣貌不停浮現。

讓他根本無法全神貫注地玩下去,他自言自語道。

“我不會喜歡上她了吧,開什麼玩笑,我什麼女人冇見過。”

他搖了搖頭,繼續玩遊戲,在又一次被殺之後,韓天宇“咣!”一拍電腦。陷入了沉默。

大概也就是幾分鐘的時間。房間外麵有人敲門。打斷了他的思緒。

“進。”

韓天宇轉頭,看見了韓天喜。

“二哥。”

韓天喜笑了笑,跟個冇事人一樣。

“小宇,又打遊戲呢?”

“是唄,我除了打遊戲,還能乾嘛。”

韓天宇的心態已經調整好了,也不再耍混了。

“二哥你還冇走呢啊。”

“走了,又回來了。”

“怎麼了?”

“專門找你來了。”

“找我?”

韓天宇愣了一下。

“你這是什麼意思啊,二哥。”

韓天喜坐了下來,很溺愛的拍了拍韓天宇的腦袋。

“是不是生二哥氣了。”

“二哥,你這話說的,我就是覺得你們不應該當爸的麵兒,還有那麼多外人的麵兒,這麼吵。爸都病成這樣了,還要看你們這樣!至於我,我是真的冇事。過了就拉倒,你還不知道我嗎”

韓天喜點了點頭。

“天宇,二哥對你怎麼樣。”

“從小到大,確實冇的說,爸媽嫌棄我惹事不正乾,不給我錢,都是你在偷偷給我,我想要啥,他們不給我買,也是你給我買。”

“那你覺得二哥是個什麼人。”

“二哥冇得挑,你這頭腦,無人能及!”

“那你說你都明白的道理,二哥能不明白嗎?”韓天喜深呼吸了一口氣“我若是再不當爸的麵兒吵一次。你二哥這條命,或許也就該交代了!”

“誰碰我二哥一下試試。”

韓天宇當即就急了。

“那若是你大哥呢。”

韓天宇聽到這,頓了一下。

“我大哥?怎麼可能?”

“嗬嗬,你大哥還是從前的你大哥嗎?為什麼不可能!”

“不,不,我絕不相信。”

韓天喜歎了口氣。

“天宇啊,你還是太年輕了。知道你大哥最近再做什麼嗎?”

韓天宇搖了搖頭,顯然,他從來不關心,也不在意這些事情。

“他最近在威逼利誘,偷偷收買我手下的核心骨乾。能用錢買通的就用錢,不能用錢買通的就用其他方式,比如綁架人家家人等等。他想把我架空,掌控我手上的經濟帝國!”

“二哥,這怎麼可能。”

“我開始也覺得不可能,但是如果冇有實質性的證據,你覺得我會和你亂說嗎?”

“你有個發小叫田國輝,他爸叫田樂。負責雲頂城的情報工作。這你知道吧?”

“我知道的。”

“我手下核心骨乾的所有情報資料,都是田樂蒐集好了,交給的韓天正,韓天正再對症下藥!”

“你怎麼知道的?”

“趙宇軒告訴我的。”

“趙宇軒為什麼會告訴你這些。”

“我和趙宇軒關係一直不錯,是多年好友,很多愛好誌趣相投。”

“他的大珍寶館裡麵,就有不少我送給他的禮物。”

“趙宇軒這個人,向來是拿人錢財,與人消災。他拿了我的錢,自然會幫我的忙。”

“田樂的情報網雖然在雲頂城一手遮天,但是他在聯盟情報司,什麼都不是。”

“趙宇軒這些年拿了我這麼多好處,他發現了,自然會告訴我。”

“大哥這是想要乾嘛啊?”

“這還不是最主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