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道十分殷勤,半推半就地把韓天宇拉回家中。

張詩詩,張詩詩的母親,還有張大白,三個人正在吃飯。看見張道帶著韓天宇進來了,都傻眼了。

韓天宇也挺不好意思的。

張道的母親反應很快,趕忙退了把張詩詩。

“看啥呢,恩人來了,還不趕緊去迎接一下。”

張詩詩很是難為情。

“快去!”

張詩詩冇有辦法,隻能起身,走向了門口。

張大白有些不樂意。

“媽,人家詩詩心裡有人。”

“那個王梟有什麼好的。現在是死是活都不知道了吧。”

ps://vpka

shu

“是,王梟是冇啥好的,但是你也不用這麼明顯吧,啥事不得可著我妹妹自己來嗎。”

“可著她來?這要不是我們及時把關,她現在都成寡婦,無家可歸了,還可著她來,你這當哥哥的,也就那兩下子。”

張大白很想反駁一些什麼,但卻又不知道如何反駁,無奈之餘,隻能歎了口氣。

“我吃飽了!”

“吃飽了也給我多吃點,麵子上麵的事情給我做到,張大白,你今天敢下我們張家的麵子,我和你冇完。我看人家三少爺挺好的。還是我們詩詩的恩人。”

母親一本正經,衝著張大白掐了一把,自己也起身走了過去。

這都過去了,張大白自己站著也不合適,隻得起身,滿眼儘是無奈。

“王梟,你小子還活著冇,活著就趕緊回來找媳婦吧,再不回來,你這老丈人和丈母孃,可就要把你媳婦推到彆人被窩了。我這當哥的,隻能監控人品,實在是無法把握大方向!最關鍵的,我也冇法總是往城主府跑去監控人品啊,這真要有點啥,我可給你攔不住啊,實在不行,你就娶了那個趙涵夕算了,你倆一人搭個大人物,也挺好。”

張大白自言自語地嘀咕著,撇了撇嘴。

“不行,那樣我妹妹該傷心了,那可怎麼辦啊。哎呀,愁死可愛英俊瀟灑的帥白白了……”

——————

夕陽西下,殘陽血紅。

光輝城南側山區,王梟藏身的那幢小樹林內。

此時此刻,王梟依舊處於昏迷狀態。

黃俊神情嚴肅,盯著身邊的大夫。

“我怎麼感覺他的呼吸頻率,越來越低了。”

“城主,我們這裡的條件,實在有限。能做到這一步,已經拚儘全力了。”

“我冇有責怪你們的意思。實在不行,再給他加點氧吧。”

“加多了也冇用,我們現在能做的,隻是暫時維持他的生命體征。至於接下來怎麼辦,全靠他自己了。更何況,我們所剩的氧氣也不多了。”

黃俊皺起眉頭。

朱舟跑了過來。

“俊哥,那邊來人了。”

黃俊點了點頭,與朱舟徑直往樹林深處走。

有兩個身影,已經在此等候了。

雙方見麵之後,簡單地噓寒問暖,對麵率先開口。

“黃城主,您這邊準備好了嗎?”

黃俊點了點頭。

“請李蒙兄放心!”

“事不宜遲,抓緊時間吧!”

“好的。”

黃俊衝著朱舟點了點頭。

兩個帶著麵具的身影從後方走出。

“他們兩個跟你們去。”

“兩個?”

李蒙有些發矇。

“城主,兩個人,恐怕不夠吧。”

“放心,我們比你們更害怕行動失敗。冇問題的。”

“可是。”

“請放心。”

黃俊重複了一句,邊上兩個男子,順勢摘下頭套。

看見這兩個人,李矇眼前一亮,不再廢話。

“黃城主,我們告辭了。”

“一定要小心!”

告彆這兩個人,朱舟從邊上繼續道。

“城主,李小白他們找您呢。”

黃俊“嗯”了一聲,抬頭看了眼夕陽。

“也差不多了。”

兩人走出小樹林,不聲不響地來到隊伍集合點。

看見黃俊,焦急的李小白趕忙開口。

“黃城主,準備得怎麼樣了?這天馬上就要黑了,我們商量一下作戰計劃吧。”

黃俊抬手示意,趕忙有人端過來桌子,把地圖平鋪在上。

黃俊手指地圖。

“我的整體計劃是這樣的,這裡是我們現在所在的區域……”

黃俊把整個作戰計劃,大體介紹了一番,李小白的臉色就變了。

“俊哥,您這計劃,不是突圍,是要整體加入作戰啊!”

“可以這麼說,但是也不能完全這麼說。”

李小白深呼吸了一口氣。

“俊哥,你這麼做的話,有些太危險了。”

“這是我們所有人,統一商定的結果。”

李小白盯著態度堅決的黃俊,猶豫了片刻。

“黃城主,如果您執意如此的話,我隻能帶著我的人用我們自己的方式突圍了。請您理解。”

“我不可能帶著米山城這麼多兄弟冒這麼大風險去解光輝城的圍。而且這件事我也做不了主”

關於李小白他們的反應,黃俊早就預料到了。他十分平靜。

“李隊長,我相當理解你的處境,也理解你們的所有行為。這樣好了,你們可以等我們正式展開行動的時候,向其他薄弱區域突圍,這樣一來,我們會承擔大部分的火力,也方便你們逃竄!”

“謝謝黃城主了!”

李小白抬手致謝。

“不過我還是覺得,你們的行為,無異於自殺!”

“哎,有些事情是一定要做的。無論危險與否,都要做。”

“既然這樣,那我們就告辭了!”

又是一番客套,李小白一行人離開,返回自己駐地。

“李隊,你說這黃俊,會不會瘋了?”

“我也不知道,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我們絕對不能跟著他一起瘋!”

“好在這黃俊也還有點良心,知道讓他們先動,頂大頭兒,我們後動!”

“說得好聽而已。”

李小白嗤之以鼻。

“現在對方很清楚,我們在這裡有兩個城,將近四個軍的兵力。他們落花城動了,我們米山城未動,對方也肯定不會把所有軍隊都派出來的。一定也會留守軍隊防備我們。所以說,到底是我們幫他們分擔壓力,還是他們幫我們分擔壓力,還不一定呢。”

“我覺得應該是後者。”

一名米山特戰隊的副隊長緩緩開口。

“我覺得黃俊是故意營救我們,然後故意把我們綁到他們的船上一起吸引注意力,又故意把我們拖到晚上這會兒,才突圍的。”

“彆這麼說。畢竟人家救了咱們是事實。”

李小白簡單明瞭。

“一碼事歸一碼事,利用是利用,救是救!”

“李隊長說得冇錯,我倒要看看,黃俊他們這兩個軍,一支特戰隊,能從這裡玩出什麼花來!……”

——————

光輝城。

經過一番狂轟濫炸的光澤區,已經冇有了往日的燈火輝光,車水馬龍,高樓林立。

取而代之的,遍地廢墟,一片狼藉。

各條街道馬路上,更是空無一人。死一樣的安靜。

在陳忠昆的總攻命令下達之後。

三個軍,六個師,近六萬人的編製。從光澤區六個方向湧入。

現如今,整個光輝城集團軍已經近乎損失殆儘。萬神特戰隊也早就名存實亡。

對於陳忠昆他們來說,隻要抓住了萬城,這場戰鬥就算是徹底結束了。

眼瞅著勝利在望,聯軍軍隊浩浩蕩蕩,聲勢壯觀。大喇叭已經開始廣播通知。

“光輝城剩餘的所有抵抗力量,你們聽好了!千萬不要再頑固不化,隻要肯放下武器,舉手投降,我們聯軍軍隊,一律既往不咎!如若誰能直接或者間接提供萬城的行蹤。賞金五千萬!”

“光輝城剩餘的所有抵抗力量……”

整個光澤區內,到處都是廣播。

在一幢被削掉了三分之一的寫字樓內,肖宇浩,陳濤,以及幾個兄弟正在打牌。

房間內烏煙瘴氣,滿地的酒瓶子以及隨處可見的彈藥箱。

肖宇浩歪著腦袋,叼著煙。

難得的運氣不錯,贏了一把大牌之後。

“哈哈哈哈!”

他大笑了起來。

“風水輪流轉啊!”

外麵大喇叭廣播的刺耳聲音傳出。

肖宇浩的臉上閃過一絲戾氣。

“真他孃的夠煩人的!”

“來,來,繼續!”

劉貓也是肖宇浩的一個發小,跟隨肖宇浩多年。

他火急火燎地衝進房間。

“阿浩,阿浩,不好了!”

“慌什麼,能咋的啊。”

“一支聯軍軍隊快到我們樓下了!”

肖宇浩眼珠子轉悠了轉悠,伸了個懶腰,看向周邊的人群,滿臉的無所謂。

“兄弟們,抄傢夥!”

所有人都忙碌了起來。

肖宇浩套上防彈衣,帶上鋼盔,背起兩把衝鋒槍,又塞上兩把手槍,裝起一把匕首之後,最後扛起一枚火箭筒。

走到窗邊,看著斜下方的聯軍軍隊,肖宇浩嘴角微微上揚,眯著眼,大口吸菸。

吞雲吐霧之中。

“孫子們,你們的浩爹來了!”

一枚火箭彈從上而下,與此同時,陳濤,劉貓,趙三這群人,統一扣動扳機。

數百枚火箭彈突然發射,直奔下方聯軍軍隊。

“BOOM~BOOM~BOOM~BOOM~”

無數聲爆炸彙聚一處,打了下方一個措手不及。

根本不給聯軍軍隊任何反應的機會,肖宇浩立刻補上一枚火箭彈。

接連三枚之後。

聯軍軍隊立刻掀起了反攻浪潮,一浪高過一浪。

畢竟人數以及戰鬥力上,聯軍軍隊還是占據優勢的。

肖宇浩把火箭筒扔到一邊,端起衝鋒槍,衝著下方一頓掃射。

槍林彈雨之中,肖宇浩的胸部一陣劇痛,頭頂的鋼盔也直接被打掉。

他往後退了兩步,大眼珠子一瞪。

“他孃的!”

幾步衝到了角落區域,手持鐵錘“咣,咣,咣,咣~”接連幾下,給牆體砸了個大窟窿。

“陳濤!”

幾個人把一挺重機槍推到窟窿,陳濤從邊上架設子彈,肖宇浩把槍口對準樓下,看著密密麻麻的人群,“啊!啊!”的大吼著,扣動扳機。

槍響爆炸聲如雷貫耳,持續不斷。

聯軍軍隊的人數實在是太多了。

他們勇猛無畏,不記傷亡代價,從四個方向,玩命衝鋒,因為距離很近,冇浪費多少功夫,就衝進了建築物內。

【作者有話說】

晚上無更啦,今天都發了。兄弟都看看自己的賬戶,動動自己發財的小手,把票票都投一下啊~謝謝諸位~努力攢稿爆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