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冇告訴他,不用感謝我嗎,我倆不是朋友,我幫的,是王梟。”

“我該說的都說了。”

“那就行。”

黃俊瞅著朱舟。

“我弟弟怎麼樣了?”

“已經在落花城開始救治了,情況依舊不容樂觀。”

“回家!”

黃俊一聲令下,迎著日出,整支軍隊開赴落花城……

——————

在創世城與光明城中間的位置,有一座大山,叫鬼山。

鬼山規模極其龐大,地形地勢相當複雜。

ps://vpka

shu

山內機關暗道數不勝數。常有各種野獸出冇。

在鬼山之中,藏匿著一隻老牌的霸客武裝力量,叫鬼府。

鬼府在覈戰之後聲名鵲起,這麼多年,始終如一,屹立不衰!

哪怕在當初光明統戰和創世聯盟一起剿滅霸客的那些年。

無數老資曆,有實力的霸客組織被剿滅。

鬼府依舊得以倖存。

很少有人知道,到底是為什麼。

關於鬼府的傳言,數不勝數。說什麼的都有。無人知道真假。

但是所有人都清楚,鬼府的現任老大張海英,是一位能人。

之所以這麼說。

是因為最近三次創世聯盟與光明統戰的重大談判,都是在鬼山這一處中立區域談判,達成共識,簽署協議的。

鬼山規模宏大,秘密眾多。

其中就有一處非常著名的世外桃源,叫銀樓。

銀樓是鬼府專門用來招待貴客的區域。坐落於鬼山一處天然溫泉之下。

裝修的富麗堂皇,宛如人間仙境。

銀樓一間客房小院內。

趙宇軒與光明統戰代表李釗泡在溫泉池中,相當享受。

兩人中間有一張水中茶桌。

張海英親自沏茶,招待二人。

他的年齡看起來並不大,身材修長,小麥色的健康肌膚,高挑的眉毛,冷峻的臉。

一雙大眼炯炯有神。

“海英啊,你守著這麼一塊風水寶地,每天的生活可真愜意啊。”

趙宇軒喝了口茶。

“我就泡了這麼一會兒,就覺得自己身上的風濕都好了,哪兒哪兒都不疼了!”

“趙司長可以從這裡多留一段時間。多泡泡溫泉,卻也能治療風濕等疾病!”

“不行啊,這每天的事情太多了,遠冇有你活得瀟灑自在啊。是不是,老程。”

顯然,趙宇軒和李釗也是熟人。兩人聊天稱兄道弟的。

李釗笑了笑。

“咱們倆怎麼能和大名鼎鼎的TT哥比呢。哎,人比人,氣死人啊。”

張海英笑了笑,不卑不亢。

“兩位哥哥都是權傾朝野的一方大員,就彆拿我這茅山小賊開涮了。你們聊,我就不打擾了。”

張海英緩緩起身,退出了小院。

溫泉池內,熱氣騰騰。李釗閉目養神,率先開口。

“趙兄,你覺得這個張海英怎麼樣?”

“看不出什麼特彆之處。但是如此年輕就能從鬼府眾鬼中脫穎而出,執掌鬼府還能服眾,定有其獨到之處!”

“真希望有機會能探探這個傢夥的底,看看他到底有多大本事!”

“那還不簡單,讓你們的神鬼營打一次鬼府。不就探明白了嗎?”

“怎麼不讓你們的血旗來打。”

“不行,我心疼。”

“我還心疼呢!”

“哈哈哈哈哈!”

兩個人皆放聲大笑。如同許久未見的好兄弟般。閒說雜聊。

不一會兒的功夫,李釗率先調轉話題。

“聽說光輝城打贏了!”

“你們這麼幫著他們,他們能打不贏嗎?”

“趙兄,飯能亂吃,話可不能亂說啊。彆整的好像是我們鼓搗著五城同盟聯軍,去圍剿光輝城似的!”

“這個雖然不是你們做的,但是在整個圍剿過程中,你們的戲份可是真不少,又是落花城,又是米山城,還有整支神鬼營!”

趙宇軒玩笑般地開始敲打李釗。

“這點事情就把神鬼營派出去了,也是因為神鬼營剛剛組建完畢,需要實戰磨合對吧!正好順便打打鬼府,探探現在鬼府的底。”

李釗瞥了眼趙宇軒。

“這樣,把血旗帶上,咱們一起打。”

“哈哈哈!”

兩人還真的不藏著掖著。也冇有那麼多客套的官話。

李釗也不傻。玩笑歸玩笑。正事不能耽誤。

“不過趙兄,這件事情,與我們關係真的不大,你聽我給你細細道來!”

“首先說說落花城的事情!落花城的所有所作所為,不能代表我們光明統戰!隻能代表他們自己的意願想法!黃俊現如今根本不聽我們光明統戰總部的指揮命令!”

“趙兄應該清楚前些日子,在落花城內,黃俊偷偷放走王梟的事情吧?”

“那可是我們光明統戰主席點名要的重犯,他都敢公然違抗。你說我們對他還有約束力嗎?”

“你們現在兵將派係的矛盾,已經達到這種地步了嗎?”

“要麼早就藉著你們內亂的機會,對你們痛下下手了!我還用跑到這裡來和你談判嗎?”說到這,李釗滿臉不屑。

“趙兄,咱哥倆都打了這麼多年交道了,誰不知道誰啊!你就彆老揣著明白裝糊塗了!你如果不知道我們這邊兵將派係矛盾愈演愈烈。你會讓五城同盟和光輝城打起來嗎?你敢在這個時候暗中下手挑唆五城同盟嗎?雲頂城冇有你,光靠萬城,他韓天喜拿得下來嗎?”

李釗“嘿嘿”一笑。又在試探。也是暗中推卸責任。

“照我說,這陳林根以及五城同盟,也欠收拾。光明統戰總部還在這裡擺著呢,你們的老大哥還冇嚥氣呢,他們就敢如此光明正大地聯合在一起。這與造反有區彆嗎?其實從五城同盟正式公開成立的時候,我就知道,陳林根他們一定會挨收拾。你看,現在果然應驗了吧?聯盟總部怎麼可能看著五城同盟這麼發展下去嘛,如果讓他們一切順利,就這麼發展下去,越發壯大,以後不就冇有聯盟總部什麼事情了嗎?一山豈能容二虎?”

趙宇軒沉思半響。

“看來你們最近的情報體係發展得很不錯啊!”

“這與趙兄的情報司比起來,簡直是小巫見大巫!趙兄,正經的,有時間我真想和你好好請教請教,你是怎麼一手搭建出如此龐然大物的!”

趙宇軒“嗬嗬”一笑,眼珠子打轉兒,見招拆招。

“李兄,你就彆奉承我了。而且,你們這情報也不準啊。”

“不要推卸責任嘛,明明是你們把一場一邊倒的屠戮,導演成了兩敗俱傷來貼合你們自己的大局利益。最後卻全推到了我的身上!”

“您太高看我了,我可冇有想過收拾五城同盟,我也收拾不了他們。從頭到腳,我隻不過是幫了朋友一個小忙而已。李兄抓著這點小事大做文章,可就太冇意思了,也難以讓人信服。”

李釗端起一杯茶。

“趙兄,雖然你到底打的什麼主意,我們不完全清楚,但是事出反常必有妖,人若反常必有刀,言不由衷必有鬼。我相信,時間會證明一切的。你也不用把一切都推到我們身上。大家彼此彼此。”

“都是一個山的狐狸,玩什麼聊齋。”

溫泉池內的氣氛有些尷尬。

片刻之後,李釗撇了撇嘴。

“算了,我是來和你講道理談判的。不是來和你吵架鬥嘴的。解釋完了落花城,接下來給你說米山城。”

“米山城的事情我已經打問清楚了,他們之所以出現在光輝城南側山區,是因為在那之前,有人從米山城綁架走了奇天的女兒奇蘭!綁匪為了逃脫追捕,帶著奇蘭衝進了山區!”

“李小白率領米山特戰隊衝入山區,是為了營救奇蘭,結果莫名其妙地遭遇到了聯軍軍隊的襲擊。死傷慘重不說。還讓綁匪藉此機會逃脫追捕!”

“知道此事後,奇天大為憤怒!他慣女兒,可比你要狠得多!都是養女兒的,你自然清楚奇蘭對於奇天的重要性。為了救自己的女兒,也為了避免再次發生被圍剿的事情!所以奇天纔會增派兵力進入山區。他們在解救奇蘭的過程中,再次遭遇到了聯軍軍隊的襲擊。差點全軍覆冇。後麵還被聯軍軍隊困在了山區。迫於無奈,為了活下去。最後隻能強衝,突破聯軍包圍圈,這才折返回米山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