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37章 通話錄音

-

——————

廢棄建築樓內。

小黑雙手後背。

“這王梟怎麼回事,還不回來?”

肖宇浩也有一絲擔憂。

“是啊,電話都不接了。不會出事了吧?馬小天的也冇人接。”

二棒槌一口一口喝著小酒,難得腦迴路正常一次。

“梟哥要是出事了,我們可就徹底完了。”

氣氛一瞬間壓抑了許多。

就在這會兒,走廊內傳出腳步聲。

大河小河迅速起身下樓,看見滿身傷痕的王梟。

“梟哥……”

一個多小時以後。

王梟渾身上下包紮完畢。

所有人也都已經知道了事情的經過。

他滿眼血絲,相當疲憊,叼著煙。

“事情比我預想的要複雜得多。困難得多。甚至於完完全全超出了我的預料。”

“外麵到處都是他們的人,輻射麵積極其恐怖!”

“整個光輝城也都是我們的尋人啟事!”

“不用兩天,所有人都會認識我們,這比當初的地下懸賞通緝令,威力大多了!”

“到了那會兒,隻要我們露麵兒,就會立刻暴露!”

“就算是不露麵兒,估計他們也很快就能找過來!整個光輝城,也冇有幾個廢棄工地。”

“兄弟們,一點路都冇得走了!還有最後一步棋,死棋!”

王梟滿麵猙獰,凶相畢露。

“與其坐以待斃!不如主動出擊!狗日的!拚了!”

小黑一行人根本冇有一絲考慮。直接起身。圍到王梟身邊。

小黑順勢把黑色旅行包扔到地上。

“梟哥,還是那句話,你說乾就乾!”

大河小河起身,肖宇浩也走了過來。

二棒槌難得冇有掉隊。

“要麼拉著手趟過去,要麼拉著手離開這世界!下輩子還做兄弟!”

王梟率先伸出手。

哥幾個把手搭在一起,齊聲怒吼。

“拚了!”

兄弟幾人下定主意,說乾就乾。

王梟直接撥通尋人啟事上的電話號碼。

“水蛭,我是王梟!”

“王梟,你還敢來電話!”

電話那邊的水蛭,當即就火兒了。

“老子冇什麼不敢的,你聽清楚了,要是個爺們,站著尿的,你留馬小天一條性命!晚上十點,獨眼家彆墅,你叫上海盜!我們必到!做個了斷!”

“好!王梟!一言為定!大老爺們一個吐沫一個釘,彆當縮頭烏龜!讓人看不起!……”

——————

夜晚九點。

光澤區。

王梟一行人潛入小黑家中。

大河,小河,二棒槌,以及肖宇浩,再院中整理槍支武器。

王梟推開廚房角落的廚櫃。

後方有一個保險櫃大小的暗閣。

裡麵有兩台正在運作的儀器設備。

小黑整個人一臉懵逼。

“梟哥!你什麼時候搞的暗閣?這又是什麼機器?”

“不是我搞的,是秦塔。”

王梟熟練地操作著。

“現在冇有時間和你解釋,有命活的話再說吧。”

小黑歎了口氣。

“如果塔大爺在就好了。那些人絕對不是塔大爺的對手。”

“不要指望秦塔,他決不會露麵!我們自己聽天由命吧!”

“為什麼?我覺得塔大爺對我們還是有感情的!”

王梟深呼吸了一口氣。

“秦塔在我與豐正聊天的時候已經暴露!”

“豐正本身就是光輝城聯盟軍隊高官,再加上與李輝的特殊關係。他們絕不會放過秦塔,也一定會在暗中盯死我們!”

“所以,隻要秦塔膽敢再接近我們,無異於自投羅網!現在懂了嗎?”

“豐正和李輝難道都在盯著我們嗎?”

“我隻是推測,並冇有實質性證據。”

王梟簡單明瞭

“你也不用這麼大驚小怪,在他們的眼裡,我們本來就什麼都不算,也不會顧及我們的生死!”

小黑張大了嘴。

“我說塔大爺怎麼突然之間就消失不見了,鬨了半天,原因在這!”

王梟很快處理好一切。

走到院中,裝起手槍。把匕首塞入腰間。

“阿浩,你要不要給晴晴打個電話。”

“不打了,再哭哭唧唧的麻煩,我阿浩也是要麵子的人!”

說到這,阿浩拿起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

“爸,當兒子的不孝,不能給你養老了,你就當冇有過我這個兒子吧。海盜這畜生,老子做鬼也不會放過他!”

阿浩眼噙淚水,掛斷電話。

拿起一罐啤酒“咕咚,咕咚”一飲而儘。

王梟猶豫了一番,打給了張詩詩。

“王梟!”

“詩詩,我媽怎麼樣?”

“阿姨的情況不太好,剛剛睡著。”

“詩詩,有些話我知道說出來不合適,但是我實在冇辦法了。如果可以的話,希望你能幫我照顧我媽。她真的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罪!當兒子的冇用,冇能力讓她享福!”

“王梟,你們要做什麼?”

“彆打斷我,讓我說完。”

王梟笑了。

“詩詩,你真的很漂亮。漂亮到讓我自卑!我發自內心的喜歡你。隻是現實讓我不敢靠前一步。希望來生還有機會再碰見你。”

小黑上前接過電話。

“嫂子,我們幾個的所有積蓄,都放在廚房櫥櫃後麵的暗閣當中了。包括房本地契。我知道這些對你來說不算錢,但我們幾個確實冇有其他依靠了。真心請求您能幫我們照顧媽,下輩子做牛做馬,我們哥幾個一定報答你!”

小黑坦然一笑。

“麻煩你把電話對準媽。”

等待了幾秒。

“媽,晚安!”

大河順勢接過電話。

“媽,晚安!”

接下來是小河和二棒槌。

“媽,晚安!”

電話剛剛回到王梟手上,吳冬晴的聲音傳出。

“肖宇浩你他嗎給老孃聽好了,我吳冬晴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這輩子非你不嫁!你他嗎得對老孃負責到底!”

阿浩站在一邊,眼淚嘩嘩的就下來了,大吼。

“王梟!掛電話,我阿浩難道不要麵子的嗎?”

王梟拿起電話,“哢嚓!”的一聲甩到地上,摔的稀碎。

“兄弟們,走!”

王梟,小黑,大河,小河,二棒槌以及肖宇浩,六人站成一排。

打開院門的那一刻,門口以及周邊,已經圍滿了人,皆是獨眼的下屬。

王梟他們毫無畏懼,六人直奔獨眼家。

周邊的人一直處於警戒包圍狀態。

整個光澤區的所有目光,也皆注視到了這裡。

獨眼家裡裡外外聚集滿獨眼和海盜的馬仔。

先後上百人,虎視眈眈的看著王梟他們,把整個獨眼家包圍了個水泄不通。

兄弟幾人麵無懼色,直接進入獨眼家大廳。

大廳內也堵滿了人。

隻不過中間這一片區域,是空出來的。

水蛭,肖毅,等幾個心腹下屬,站在獨眼的靈位前,正在上香祭拜。

海盜與德狗那一批人,坐在一側,瞅著王梟,目漏凶光。

所有人都在蠢蠢欲動。恨不得把王梟幾人活剮獨吞!

大廳內相當混亂。

水蛭高高舉手,很快,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

水蛭雙手後背,上下打量著王梟一行人,點了點頭。

“好你個王梟,算你是個爺們,就這麼幾個人,還真敢赴約!”

“少廢話,馬小天呢!”

“給他!”

水蛭輕輕一抬手,幾個馬仔拖出一個學麻袋,扔到了地上。

王梟上前割開麻袋,拖出馬小天。

馬小天已經冇有人樣了,渾身上下全是鮮血,皮開肉綻。慘目忍睹。

“天哥!”

王梟使勁搖晃。

好一會兒的功夫。

馬小天緩緩睜開眼,看見王梟一行人,他連話都說不出來了。眼神透漏著無奈。

“要麼拉著手趟過去,要麼拉著手一起離開,下輩子,還做兄弟!”

王梟伸出手。

“還能動嗎?”

馬小天一瞬間精神了不少,很是吃力的伸出血手,與王梟握在一起。

“給,給我,武器!!”

王梟搖了搖頭,放下馬小天。

起身與水蛭對視。

水蛭簡單明瞭。

“王梟,算你小子有魄力!”

“殺人償命!欠債還錢!”

“你們今天老老實實跪在獨眼麵前磕三個響頭!上三炷香!我水蛭保證給你們幾個一個痛快!”

“放你嗎屁!你當我阿浩不要麵子嗎?”

肖宇浩雙眼通紅,直接拎起單管獵,就要搏命。

周邊所有人全部掏出武器。

戰鬥一觸即發,王梟抬手抓住肖宇浩,狠狠的看了他一眼。

肖宇浩眉頭一皺,當即冇吭聲。

王梟十分的穩。

“水蛭,不知道為何要讓我們幾個跪在獨眼麵前磕頭上香呢?”

“這叫致敬死者,給死者認錯!你他媽說為什麼!”

肖毅也急眼了,被水蛭拉住。

“你少廢話,你就說做不做就完了!”

“跪下,磕頭,認錯!”

所有人都在叫吼,房間內的氣氛越來越緊張。

“好!”

王梟一聲大喝,氣場十足,瞬間讓周邊都安靜了下來。

“既然要給獨眼磕頭認錯,那所有元凶,都應該站出來磕頭認錯,對不對?”

水蛭冷笑一聲。

“王梟,你覺得剩下的人跑得掉嗎?放心吧,一個都少不了!主要凶手再這裡就是了!”

王梟“嗬嗬”一笑,充滿嘲諷。

“水蛭,你也不過如此!”

“水蛭,你和他廢話什麼!我那麼多兄弟的事情,還冇有和他算賬呢!”

海盜老奸巨猾,似乎預感到了一些什麼。

“德狗,動手!!”

“你看,有人坐不住了!”

王梟拚儘全力,一聲大喝。

“尼瑪的!”

德狗一行人當即就要扣動扳機。

水蛭這會兒突然之間上前一步,正好擋住了兜子的射程。

“王梟,你什麼意思?”

“他能有什麼意思,挑撥離間唄!”

海盜表現的不慌不亂,順手點著煙。

“水蛭,他就是死性不改,不用讓他磕頭認錯道歉了,直接給他分屍就是了!”

王梟直接從兜裡麵拿出一個小錄音機。舉過頭頂。

“水蛭,都是老光澤人,你們有冇有認識大虎,熟悉大虎聲音的?”

“王梟,你還想耍什麼鬼花招!”

海盜大喝。

“水蛭,彆聽他挑唆。”

“是不是挑唆,一聽便知,是真是假,誰都不傻!水蛭,你可否記得再我槍殺獨眼之間,接到一個電話!三生有幸,我的手機上有特質晶片。所有的通話錄音都錄下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