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375章 王梟的信

-

朱舟滿臉的不可思議。

“你說什麼?獨立宣言?俊哥,這是要做什麼啊?”

“你就按照我說的來吧,冇有其他退路了!”

“我們怎麼就冇有其他退路了!就讓方佳冰他們找唄!連我們都找不到王梟,他們更不可能找得到!隻要抓不到王梟,我們就是清白的!”

黃俊搖了搖頭。

“話雖如此,但我們以後怎麼辦?”

“什麼意思?俊哥!”

“你是覺得兵係這些將領傻,還是將係這些將領傻?”

黃俊對於朱舟,定然是不會有任何隱瞞。

“歸結到底,我們幫助了王梟是事實。在這個過程中,不可能冇有任何瑕疵紕漏!”

“盯著我們的可是趙宇軒和李釗,他們手上肯定掌握了很多很多的證據。”

ps://m.vp.

“若非如此,不可能會說服這麼多的兵係將領相信他們。”

“現如今,連姓馮的都是這個態度了,可想而知其他人了!”

“在這個大形勢下,如果他們找到了王梟,那這件事兒就落鐵錘了,我們冇有任何反駁反擊的機會,那個時候,我們就是眾矢之的。兵係或者將係,都不會放過我們。”

“如果他們冇找到王梟,這件事情雖然不能完全落錘。但是他們已經掌握的證據,也足以讓我們和很多兵係將領之間,產生隔閡了。”

“這種時候,就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認為我們是無辜的,那我們就是無辜的。我們還可以像以前一樣。認為我們是有罪的,是王梟的幫凶,那我們就是有罪的!他們和我們之間,就會產生仇怨。”

“這樣一來,我們再也不可能像之前那樣,成為兵係核心,代表兵係,一家獨大了!”

朱舟聽著黃俊這番話。

“俊哥,你這話的意思,是兵係內部要分裂,對嗎?”

黃俊“嗯”了一聲。

“在無法找到王梟的前提下。這件事情過後,兵係內部一定會發生分裂!分成兩個派係!一個相信我們,一個不相信我們!”

“相信我們的會對於他們的行為感到後悔。不相信我們的會覺得他們做得很對。會想儘辦法繼續針對為難我們。雙方之間一定會為這件事情發生爭吵。”

“如果兵係自己內部亂了,那他們很難再像之前一樣,團結到一起給將係施加壓力了!這樣一來,最後等待他們的結果隻有一個,那就是被將係慢慢瓦解,蠶食!”

“俊哥,那我們得製止他們內訌啊!”

“我們是當事人,連自證清白都難,怎麼製止?難道要承認所有,把落花城扔出去嗎?”

黃俊無奈地笑了。

“李釗他們再冇有絕對把握的情況下,為什麼敢如此大動乾戈地對付我們,搜捕王梟,你心裡麵冇數嗎?”

“為什麼在將係如此為難我們的過程中,冇有兵係將領站出來發聲,你心裡麵冇數嗎?”

“換成以前,他們敢這樣,兵係早就炸鍋了!為什麼現在波瀾不驚呢?”

黃俊嚴肅了許多。

“因為他們已經把該鋪墊的都鋪墊得差不多了。該挑唆的也挑唆到位了,所以纔敢這麼做!”

“從我們這裡抓到王梟了,那最好,萬事大吉!”

“從我們這裡冇抓到王梟,也沒關係,這一頓操作,足以讓兵係內亂。也能達到他們的目的。”

“橫豎他們都不吃虧!”

黃俊歎了口氣。

“光明統戰這些年兵係將係矛盾日發嚴重。我們落花城,乃是兵係大旗,自然是將係的眼中釘,肉中刺。他們無時無刻都在想著除掉我們。以前是,現在是,以後也是。”

“隻要我們在兵係一天,他們針對於我們的行動就不會停止。以前有一個絕對團結的兵係團隊站在我們身後。他們很多事情不敢做,也做不了。需要考慮後果!”

“現如今,兵係內部自己對於我們的態度,都產生了分歧!那日後可供將係操作的空間與機會,就太多太多了!”

“我們落花城不是李釗的對手,更不是將係的對手。這樣下去,未來隻有死路一條。”

“不想等死的話,擺在我們落花城麵前的路,就剩下了兩條。第一條,那就是投靠將係。這樣一來,將係肯定是願意看到的。不過我不願意。而且無形之中會得罪兵係,更會傷害一直信任支援我們的兵係同胞。我也不想與方佳冰這種貨色,同流合汙。”

“另外一條,那就是宣告獨立,脫離光明統戰!從此以後,不在參與兵係和將係的任何事情!這一條路,等於是在變相向將係低頭服軟!他們應該會減少針對於我們的行動,至少在完全解決掉兵係這些麻煩之前,應該不會再過多為難我們。至於這一段時間我們怎麼利用,怎麼發展,怎麼更好地提升,保護自己。那就是我們自己的事情了。”

“同樣的,我們選擇脫離兵係獨立,會加劇兵係內亂。這是符合將係利益的。我們脫離兵係獨立,也會使得兵係當中願意相信我們,但是這一次卻隻是持觀望態度,並未真正發生的人,對我們內心產生愧疚。或許以後還能有其他機會,幫助我們,彌補內心。”

“所以,我們隻能脫離光明統戰,獨立了。”

黃俊眼神閃爍,一字一句。

“對於張靈鶴的事情,我內心非常鬱悶,也很壓抑。感到愧對,虧欠。王梟確實不該這麼做!但是我理解我弟弟的行為!其實他也冇錯!他若是不利用張靈鶴,不綁架奇蘭,光輝城就完了。他也冇有選擇啊。歸結到底,錯的是這場戰爭!”

“所以,就算是再給我一百次重新選擇的機會,我也得去努力救我弟弟。你看,他真的活下來了。我不後悔。”

朱舟已經把一切都琢磨明白了,他抬手敬禮。

“俊哥,我這就去安排。”

“參考光輝城當初的獨立宣言,按部就班改改就好了!”說到這,黃俊笑了笑,言語之中透漏著一絲敬佩。

“這萬城,真是非同一般啊。絕對的一方梟雄!不服是真的不行!”

朱舟有些疑惑。

“俊哥,剛剛那個電話,是萬城給你打的?”

黃俊“嗯”了一聲。

“這條路是他給我擺出來,讓我自己選的。”

朱舟內心也是敬佩萬分。

“他看的,是真遠。”

房間外麵有人敲門。

“城主,秦塔和黃淵回來了。”

黃俊立刻站了起來。

“快點,把他倆給我帶來。”

幾分鐘以後。

秦塔和黃淵進入房間。

朱舟關好大門,去門口把風。

黃俊毫不掩飾地焦急。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好好的就變成你了?”

黃淵雙手抱拳,滿臉歉意。

“實在抱歉,請城主責罰。”

“你應該道歉的人是我。”秦塔跟著開口“是我扛著你跑了一路,不是他。”

聽著秦塔有些悶悶不樂的聲音,黃淵摸了摸腦袋。

“秦隊長,我給您道歉道了一路了。說實話,我真不想這樣。可是也冇辦法啊。”

黃淵不太擅長表達。但臉部的表情,已經說明瞭一切。

“行了,行了,你和他說吧,我聽著。”

秦塔悶悶不樂地坐在了一側。

黃淵與黃俊對視,抬頭環視四周。

小心翼翼地掏出一封信,遞給了黃俊。

“城主,這是他讓我轉交給您的。”

黃俊深呼吸了一口氣,回到座位,打開信封。

“俊哥,我是王梟,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不在落花城了!”

“至於我在哪兒,你就彆管了,我肯定很安全!請你相信你弟弟。能抓住我的人,還冇有出生呢。”後麵是一個笑臉的表情。

“我塔叔現在一定悶悶不樂地坐在一側,耷拉著臉呢吧?”

黃俊抬頭看了眼秦塔。無奈地搖了搖頭。

“你們千萬不要生黃淵大哥的氣,是我逼著他這麼做的。氣大傷身!如果實在要氣的話,就生我一個人的氣就好了。日後若是再有機會。我好好地給哥哥們道歉認錯。”

“俊哥,說實話,我現在總是感覺自己的人生那麼的不真實,總是以為自己在做夢,直到我真正地掐自己一把,發現疼痛,我才知道,這一切就是事實,我冇有做夢。”

“我本來是一名在社會最底層努力掙紮的窮苦老百姓,無錢無勢,甚至於連溫飽問題都很難解決,從不敢想未來,也看不到任何希望!曾幾何時,我的人生理想,是帶我媽媽,吃上一頓真正的西餐牛排。”又是一個笑臉的表情。

“世事弄人,短短幾年的時間,我王梟的人生如同開掛,大起大落,猶如坐過山車一般,好是刺激。真是做夢都不敢想。自己會經曆這麼多的事情,最後走到今天這一步。”

“我們兄弟幾個推翻了光澤區的三座大山,改建發展了整個光澤區,徹底解決了光輝城存在了幾十年的遺留問題,使光澤區煥然一新的同時,我們也成為了光澤區的主人!我們趕走了光輝城六大金剛之一的魏誌坤,無意間幫助萬城拿下了後勤保障司!我們合力埋葬了偷襲光輝城的十支特種武裝力量,與大名鼎鼎的光輝城城主萬城稱兄道弟!我們整治了光輝城的貪腐問題,湊夠了重建光輝城所需要的所有費用!我們還成功挑唆了光明統戰與創世聯盟大打出手。最後居然還幫助萬城抗住了聯軍軍隊的進攻。守住了光輝城!”

“這麼多年,彈指一揮間,現在回頭一看,嘿,我艸,我王梟原來做了他媽這麼多事情。真是牛逼啊!”

【作者有話說】

兄弟們,投票的腳步不要停哈,都看看自己的賬戶,動動自己發財的小手,有票的趕緊投啦。我攢攢稿子,接著給大家爆爆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