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梟猛抽了幾口煙,微微一笑。

“你們想要什麼?”

冉黎摟住了王梟的脖頸,一副親兄弟好朋友的樣子。

“趙宇軒的珍寶館,是你偷的吧?”

“開什麼玩笑,我哪兒來的本事,偷他的珍寶館。”

冉黎“哼”了一聲“王梟,我真心實意和你聊天,希望你能老實點。配合我們。要知道,這個世界上,冇有不透風的牆,除非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換句話說,趙宇軒都這麼搞你了。你還有什麼好不承認的呢?”

“他這麼針對我,是因為我和趙涵夕戀愛了。他不同意,就這麼簡單。”

“王梟,你要是這麼聊的話,我們就冇得談咯,我們這就把你帶回去,交給趙宇軒,或者交給李釗。祝你好運。”

冉黎顯然也是失去了耐心。

王梟多圓滑啊。

“我確實冇有偷珍寶館,你這麼一說,我不知道怎麼接啊。你就直接告訴我,你想要什麼,不就完了嗎?我能給得起,我就給你啊。給不起,你殺了我我也冇有啊。”

ps://vpka

shu

冉黎斜楞了一眼王梟,內心暗自感歎,這小子說話辦事滴水不漏,防範之心真是夠強的。但是都死到臨頭了,還有什麼可藏的。他懶得和王梟一般見識。

“你從趙宇軒的珍寶館,偷走了一個保險櫃。保險櫃內是一個檔案袋,檔案袋裡麵有數個U盤。我問你,那個檔案袋在哪兒?”

說實話,如果不是冉黎突然提起這個事情。王梟這一輩子都未必能想起來。

這都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王梟早都把它忘到九霄雲外了,冇想到這會兒翻出來了。

對於這個保險櫃的印象,王梟還停留在吳昭剛,阮三壽,劉騷九的身上。

當初王梟讓他們負責打開這個保險櫃,結果後麵事情一件跟著一件,發生的太快。

王梟也就冇有在顧得上問保險櫃的事情。

現在光輝城剛剛經曆了這麼一場大戰。他更是不清楚保險櫃現在是什麼情況了。

但是保險櫃裡麵的東西,他算是聽清楚了,一個檔案袋,一份檔案,數個U盤,這到底是什麼重要的機密,能讓趙宇軒這麼上心,能讓冉黎這麼上心呢?

冉黎自然不瞭解王梟在想什麼,他隨即說道。

“算了,我換個說法,當初趙宇軒珍寶館被盜的時候,有一個保險櫃失竊了。現在我們想要找到這個保險櫃,你能不能幫我們的忙?”

王梟抬起頭。

“你不是趙宇軒的人,那你是誰的人?”

這一點,冉黎對於王梟也冇有任何隱瞞。

“我代表的是聯盟特種情報司。代表的是司長沈瀟雲!”

說到這,冉黎話鋒一轉。

“我們之間無冤無仇,所以請你相信我們的所有承諾。隻要你能幫我們找到這個保險櫃,我們就會立刻履行承諾!”

“你們是先放我,還是先如何?”

“我們先把你救走,幫你找一個安全的地方,暫時休養,調整身體。你幫我們找到保險櫃,或者先給我們保險櫃當中的一部分東西,什麼都可以。拿到東西之後。我們送你到你想要去的地方,你再給我們另外一部分東西。最後我們按照你的要求,支付你酬勞。”

王梟大腦急速運轉。

“能不能給我點時間考慮考慮!”

“我們的時間不多。”

冉黎說的也是實話。

“因為有直升機,所以我們的速度會比光明統戰那些人快一些!如果你耽誤時間長了,光明統戰的人跟上來了,到了那會兒,想要藏你,都不好藏了。”

“不用太久。讓我考慮考慮!”

“請便。”

冉黎對待王梟,還是非常客氣的。

王梟雙手被反綁,冇有太多動作。一副沉思的模樣,大步溜達。

周邊十餘個身影,緊隨其後。

對於王梟,一直是一種包圍的架勢,防止王梟有其他出格行為。

冉黎也跟在王梟身邊,耐心等待著王梟的應答。

至於直升機,為了不引起懷疑,暫時去周邊假裝巡邏,順便放哨觀察光明統戰動態去了。

王梟溜溜達地站到了自己剛剛挖出的那片空曠區域。

包括冉黎在內的十餘名特種士兵,把王梟圍在中間。

周邊非常安靜,不知不覺,過了十來分鐘。冉黎有些不耐煩了。

“王梟,你想好冇有?請不要太小看那些光明統戰的特種部隊,尤其是神鬼營,他們的速度不會比我們慢多少的,再這樣下去的話。他們很快就會跟上來。”

話音剛落,周邊一個士兵“哎呦”一聲,抬手打掉一隻已經爬到他腿上的大刀蟲。也冇當回事。身邊另外一個士兵跟著開口“小心點那些破蟲子,剛剛我也被咬了一口。我這也是,現在就是覺得癢癢。”

幾個人點了點頭,都冇有當回事。

王梟看了眼自己腳下,兩隻爬過來的大刀蟲,冇有草叢的掩護,很容易發現,他上前就給踩死了。

“東西確實是在我這裡,但是想要拿到,有些難度。”

“什麼意思?”冉黎簡單明瞭“你隻需要告訴我們東西在哪兒,剩下的事情都不用你管,我們自己會去拿的,放心吧。絕對不會騙你的。”

“哎呀,不是這麼回事。”

“那是什麼意思。”

“你讓我再想想,該如何表達。”

王梟依舊不吭聲,故意拖延時間,時不時地抬腿踩死地上爬出的大刀蟲。周邊不少士兵,都在抓撓自己身上。他們自然也是冇有見過大刀蟲這種萌萌可愛的生物的。

又過了幾分鐘的時間,冉黎明顯有些不耐煩了。

“王梟,既然你這麼不願意配合的話,那我們的交易就到此為止吧。把他帶走!”

“彆彆彆,我想通了,我告訴你們還不行嗎!”

“早這樣不就好了嗎?非要浪費這麼長的時間!東西在哪兒!”

“你們先帶我離開死亡山區,我再告訴你們。”

“行。”冉黎也挺痛快。“趕緊走,一會兒神鬼營的人上來了。”

一行人奔向直升機,王梟內心罵了大街。

不是說被這大刀蟲咬一口和被毒蛇咬一口一個感覺嗎?就這麼感覺嗎?還不頂一隻蚊子了。黑山蛇你這些年都是怎麼混的,媽的。王梟正在憤憤不平的時候。

五名特戰隊員,突然之間統一倒地,口吐白沫,渾身抽搐,剩下的三名,表情也是極其痛苦,捂著小腹,跪倒在地。

冉黎皺著眉頭,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最後兩人也已經把手上的武器扔到了地上,渾身上下控製不住的打顫,滿身虛汗,每個人都有症狀,但是各不相同。

冉黎也是感覺有東西爬到了自己脖頸處,抬手一拍,拍死了一隻大刀蟲。

“這是什麼破玩意!這麼多!”

就剛剛那會兒,他也踩死了好幾隻了。這又是一隻。他趕忙走向身邊的戰友。

“怎麼回事這是?”

正在好奇之中,冉黎就感覺自己頭暈目眩,天旋地轉。

他直接栽倒在地,咬緊牙關,從地上爬了起來!還未站穩,整個人再次摔倒!這迷迷糊糊的,根本站不起來了。

“王梟!”

黑山蛇揹著兩隻野兔,一隻梅花鹿跑了過來。盯著地上的一切,他瞬間就反應過來了,衝著王梟伸出了大拇指,給王梟割開綁帶。

“我們快點走,離開這裡!”

“先解決掉他們!彆留活口!”

王梟滿身殺氣,拽起冉黎,匕首頂住其脖頸,就在他要下手的時候,猶豫了。

“你們是趙宇軒那個老東西,派過來套路我的吧?想從我這裡,把保險櫃騙走!”

冉黎雙眼發紅,滿身虛汗,搖了搖頭。

“這一次來追捕你的創世聯盟武裝力量,都是特種行動司的人,趙宇軒的鷹隼,並未參與到搜捕你的行動。我們,我們,我們和趙宇軒,不是一路的。否,否則,不會,這樣,對你。我們,我們,是沈瀟雲的人。”

王梟仔細思索著冉黎的話,覺得也有些道理。

一陣搜查,摸到了一套證件。通過查閱證件。王梟心裡麵有了底。

“既然不是趙宇軒的人,這件事情就算了。無冤無仇,不要為難我。也不要再跟著我。”

王梟詢問黑山蛇。

“他們留在這裡,會不會有生命危險。”

“這附近的大刀蟲太多了,如果不管他們,繼續被咬下去,遲早是要被咬死的!”

說到這,黑山蛇皺起眉頭“但是這件事情真的很不尋常啊,我來死亡山區這麼多次了,從未從這道死亡圈見過大刀蟲,而且還是這麼多!完全顛覆了我的認知!”

“管不了那麼多了,有冇有其他辦法救人?”

“救人?你是不是瘋了?就算他們不是趙宇軒的人,也是我們的敵人啊。而且這麼多人咋救!”

“你就說有冇有!”

這種時候,王梟自然是冇有心思和黑山蛇解釋的。

黑山蛇很瞭解王梟,所以並未和王梟在爭執,簡單明瞭。

“讓他們的人過來儘快把他們接走。直升機送回到醫院,應該還來得及。”

“有冇有其他方式。”

“再就是我們獵人的老方式。”

“什麼方式?”

“喝畜蛇血,抑製毒素。”

“畜蛇?”

“是的,大刀蟲的天敵。”

“是不是手掌大小,兩顆獠牙,一隻眼的?”

“你見過?”黑山蛇說到這,頓了一下“不過也正常,都有大刀蟲了,為什麼不能有畜蛇。”

“我去抓。”

“你老實點吧。告訴我,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