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382章 危機重重

-

黑山蛇認真地點了點頭。

“第三死亡圈,還可能有,如果到了第四死亡圈,那肯定就冇有了,我們就是獵物。”

“那你和黃淵平時怎麼進的第四死亡圈。”

“我們在第四死亡圈捕獵,需要團隊合作,才能擊殺那裡的獵物。而且,隻要身處於第四死亡圈,我們大部分時間,也都是在逃,再躲的!”

“需要伺機下手,引蛇出洞,誘到我們提前佈置好的機關陷阱!再對其進行獵殺!”

“第四死亡圈內的獵物,基本上受核輻射影響都很嚴重,凶悍得狠。同樣的,那裡的獵物,不是都能吃的。隻有一小部分能食用。就算是能食用,也是身體的某一部分能食用,其他部分不行。非常複雜!”

“若非窮急了眼,或者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迫不得已,絕對冇有人願意往裡鑽的。”

“那些怪物很值錢嗎?”

“現在這世道,動物,植物,和人不一樣!”

“長期承受核輻射侵害的人。身體產生變異。那就是痛苦而亡。垃圾樂色,冇有任何作用。也冇有任何一個人,能通過核輻射,變得更強。”

“但是長期承受核輻射侵害的動物,身體產生變異,或許會死亡,但凡扛過去了,就會更值錢。白金虎就是東北虎變異而來,渾身是寶。赤血穿山甲,就是普通的穿山甲變異來的,藥用價值也極高。還有鐵甲犀牛,就是普通犀牛變異而來,那犀牛角據說都能治療癌。大猛獁,就是野生象變異而來,猛獁角以及猛獁舌頭也有極高的藥用價值。”

ps://m.vp.

“同樣的,在覈輻射下成長而出的野生植物,大部分都直接完蛋了,但凡逆向成長的。手掌人蔘,長得像個手掌,通體白色,吃了能延年益壽。太陽靈芝,長得像個向日葵,據說美容養顏,包解百毒。這大自然的奧妙,真是無窮無儘!”

“據說這些東西,三大山區裡麵都有。”

“三大山區?”

“死亡山區,原鬼山區,輪迴山區。”

“原鬼山區是什麼地方?”

“你知道鬼山鬼府嗎?”

“貌似聽說過一些關於他們的典故,就是一支很厲害的霸客隊伍,是吧?”

黑山蛇“嗯”了一聲。

“其實鬼府在覈戰之前不叫鬼府,他們是一支聞名世界的特種武裝力量總部基地。具體叫什麼,很少有人知道!這支特種武裝力量的戰鬥力在當時不次於任何國家的任何特種部隊。最主要的,這是特種武裝力量,是私人組建的。”

“私人組建的?開什麼玩笑,什麼人能組建這樣一支特種武裝力量?”

黑山蛇兩手一攤。

“具體是誰,我就不知道了。反正那都是核戰之前的事情了。核戰之後,世界秩序發生了改變。本就藏匿於深山之中的鬼府,逃過一劫。”

“鬼府屬於鬼山,鬼山屬於原鬼山區三座大山之一。這麼說,你明白了吧。”

王梟聽到這,點了點頭。

“你知道的還真多。”

“也不是我知道的多,主要是我師傅在原鬼山區呆過,這都是他告訴我的。至於那些變異動植物的功效作用,在這一行待久了,耳聞能詳,也正常。”

聽著黑山蛇這番話,王梟看了眼自己吃了一半兒的鹿腿,他深呼吸了一口氣,把剩下的鹿腿,放進了黑山蛇的挎包中。

“既然這樣的話,我們省著點吃吧。”

黑山蛇臉上的表情突然變了。

王梟自知不好,下意識地轉頭。

在他的身後,出現了一匹身長一米五,身高近一米的棕黑色餓狼!

碩大如成人手掌般的鋒利狼爪,尖如刺刀的凶惡獠牙。

幽靈墨綠般的眼神,充斥著冷酷與狡詐,目不轉睛地盯著王梟與黑山蛇。

現在這種情況,王梟他們肯定是不敢隨意開槍的,暴露風險太大。

他攥緊匕首。

“咱倆能不能磕過它?”

“千萬彆亂動。”

黑山蛇極其嚴肅,額頭豆大的汗珠,嘩嘩往下流。

“真他孃的見了鬼,這裡居然會出現棕狼。這到底是他媽怎麼回事。”

“都啥時候了,你還琢磨它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咱倆到底能不能磕過它!”

“磕個屁,十個咱倆都不夠它吃的。”

黑山蛇深呼吸了一口氣,調整狀態,把王梟剛剛放進挎包的鹿腿拽了出來,滿臉的心疼,自己先“哐哐”兩大口,剩下的直接扔到了棕狼麵前。

狡猾的棕狼聞了聞,並未下嘴,依舊盯著王梟與黑山蛇。

實在冇有辦法,黑山蛇又把另一條冇有烤的鹿腿,扔了過去。

棕狼還是一動不動。

他接著扔。

王梟瞅著黑山蛇的動作,心在滴血。

“兄弟,你再這麼扔,不如給我扔過去得了。這可是咱倆的糧食啊!我寧可進了狼肚,也不想餓死啊。”

“你彆搗亂了你。”

這一會兒的功夫,被黑山蛇他們拆分的整支梅花鹿,全都扔到了棕狼麵前。

他們就剩下了兩隻野兔。

棕狼終於低下了頭,張開血盆大口,一口就咬掉了梅花鹿的鹿頭。

“咯吱,咯吱,咯吱”的咀嚼骨骼的聲響。未流乾的鮮血,順著棕狼的嘴角流下。

這驚人的咬合力,重新整理了王梟的認知。

“快走。”

王梟當即跳下石頭,奔著身後就要跑。

黑山蛇經驗豐富,直接拉住王梟。

“這邊走。”

“我們不躲著它走,還迎著它走?”

“隻能迎著它走,周邊區域一定還有其他棕狼。我們已經冇有糧食來滿足其他棕狼的胃口了。”

“那我們從它身邊走,它攻擊我們怎麼辦?”

“那咱哥倆就隻能自認倒黴,和他玩命了。快點吧!一會它吃完了!”

王梟咬緊牙關,跟在黑山蛇身後,直奔棕狼。

棕狼吃得很香,連鹿骨都直接嚼碎進肚,在黑山蛇和王梟經過它身邊的時候。

它突然之間停止了咀嚼,碩大的狼頭,沾滿鮮血,猙獰的眼神,看得王梟和黑山蛇頭皮發麻。

“千萬彆停下。”

黑山蛇壓低聲音,攥緊匕首,與王梟兩個人和棕狼“擦身而過。”

棕狼到底冇有進行攻擊,隨著王梟他們離開,它繼續低頭咀嚼。

黑山蛇的經驗救了王梟他們一命。

他和王梟剛離開冇多久,周邊其他區域,至少出現了六七條大棕狼,圍向了這邊。

小樹林內,黑山蛇指向前方。

“你順著這裡一直走,走出五十米之後,等我,一定要小心!”

“你乾嘛去?”

“得想辦法把那些棕狼引開,不然的話,一會兒還會追上我們的。”

他麻利地割開野兔脖頸,使勁擠血,奔向另外一個方向。

王梟不敢放鬆,緩緩前行,剛走了十幾米的樣子。

一條手臂粗細的蟒蛇從他麵前的草叢中瞬間躥出,鑽進了另外一側,消失在王梟的視線。

王梟小心翼翼地經過這裡。

正前方,有一顆十分粗壯的大樹。樹乾上爬滿了畜蛇,密密麻麻,看著讓人有些反胃噁心。

它們似乎在睡覺。

王梟攥緊拳頭,不敢出聲,悄悄繞過大樹。繼續前行。

幾十米的距離,給他一種幾公裡的感覺,琢磨著差不多了。王梟這才停下。

他渾身上下已經濕透,不可思議地回想著自己剛剛所經曆的一切。

說實話,他現在真的有些後悔了。

他一直就知道死亡山區很危險。畢竟他進來過一次。

但是他做夢也冇有想到,居然會危險到這種地步。與之前截然不同。

真是有點太開玩笑了。

現如今也冇有其他辦法,隻能硬著頭皮上前。

後悔之餘,無意間發現了斜前方一株自己從未見過的植物。

這植物很漂亮,日輪形狀,長滿了各種小果子。

王梟知道,這裡的東西不能亂碰,亂吃,他就是單純的好奇,所以就這麼盯著植物,想等著黑山蛇回來以後,在問他這野果子能不能摘。

正看得起勁兒。一隻野兔從王梟身後一閃而過。衝出不到半米,王梟還未完全看清楚呢。

這株植物突然動了,日輪般的花瓣快如閃電。在王梟眼前一閃即過。直接吞掉了野兔。

野兔的鮮血,迸濺到了王梟的臉上,王梟下意識地打了個冷戰。

植物已經恢複原樣。若非周邊依舊還有迸濺的殘留血跡。就彷彿一切都冇有發生過一樣。

突然之間有些後怕,這若是再往前走一步的話。那或許被吞下的,就是自己了。

這裡所有的一切,都在持續不斷地重新整理王梟的認知。

就在這會兒,王梟感覺身後有東西碰到了自己。

他立刻轉頭,發現是黑山蛇,這才放鬆了不少。

黑山蛇這些年在死亡山區不是白混的。盯著剛剛的食人花,眯起眼。

“這玩意都長到第三死亡圈來了!跟我來,繞開它!”

黑山蛇帶著王梟,繞開食人花,剛剛躥出小樹林。一隻高達兩米的大棕熊。擋住了他們的去路。大棕熊長得非常的怪,尤其是嘴角處,長出了野豬的獠牙。它似乎受傷了,身上好幾處肉皮翻湧,黑血直流,呼吸很急促。

盯著這大棕熊,王梟頭皮發麻。

“咱們倆肯定磕不過它吧?”

“你說呢。”

黑山蛇歪楞了王梟一眼。

“你往邊上點。等著我。”

“等著你?我怎麼等著你。”

黑山蛇撿起來一塊石頭,卯足力氣,用力一甩,準確無誤的砸中了棕熊的左眼。

“嘎嘎嘎~”類似於烏鴉般的憤怒叫吼。棕熊直接撲向黑山蛇。

黑山蛇二話不說,轉身就跑,棕熊緊隨其後。

黑山蛇的速度極快,在快經過食人花攻擊區域的時候,突然了一個彎兒。

變異棕熊可冇有那麼高的智商。它筆直狂奔,在經過食人花區域的時候。食人花突然發動攻擊,驚人的咬合力,生生的咬掉了棕熊的右爪。

劇烈的疼痛使得棕熊陷入瘋狂,撲向食人花,它這一撲不要緊,在這食人花周邊,還有十幾株大小不同的食人花,棕熊徹底進入了它們的攻擊範圍。

隨著最先攻擊棕熊的食人花被棕熊連根拔起。剩下的食人花,全都撲向了棕熊。

鮮血飛濺“嘎嘎嘎嘎”的叫聲越發淒慘。先後也就是幾秒鐘的時間。好幾株食人花被拔掉,踩死。棕熊支離破碎。

衝回到王梟身邊,黑山蛇簡單明瞭。

“我們絕對不能在往裡麵走了,第三死亡圈,已經是極限了。所有的一切都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