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384章 認清現實

-

在王梟他們剛剛擊殺紅斑獵豹的那片區域。

幾十名創世聯盟特種武裝力量聚集於此。經過仔細檢查,帶頭的小組長抬手一指。

“那邊!”

整支隊伍迅速前行,不過也就是跑了幾十米的距離。在他們正前方,出現了一頭通體雪白的大白熊。但是大白熊受傷了,身上好幾個血洞,噗噗往外冒血。

看見這群創世聯盟的特種士兵之後,大白熊突然爆發,撲向他們,所有的士兵迅速扣動扳機。猛烈掃射的同時,迅速後退,與大白熊拉開距離。

大白熊雖然體型魁梧,但是奔跑起來的速度極快。

它一頓猛衝,衝到一名特戰隊員身邊,一熊掌就把特戰隊員拍倒在地,又是一掌,生生拍扁了特戰隊員的腦袋。周邊數枚手雷而至。

“BOOM~BOOM~”的劇烈爆炸聲響過後,大白熊一條腿被炸斷了,但是它依舊未放棄進攻,死死地盯著周邊的特戰隊員。

“乾掉他!”

小組長輕輕打了一個手勢。所有人繼續扣動扳機。接連換了幾梭子子彈,終於把大白熊射殺。

剛剛射殺了大白熊,不遠處,一頭與白熊體型相差不大的純黃色雄獅奔跑二來。

ps://m.vp.

雄獅身上也有幾處血洞,如人頭般的巨大手掌,震人心魄。

“這他媽的是什麼玩意!”

小組長叫吼的同時,雄獅已經撲向了他們。

大家舉起武器,瘋狂射擊,但是根本冇有任何作用,眼瞅著一個接著一個的身影,喪生獅口,一名特種士兵扛起火箭筒,對準雄獅,直接扣動扳機。

“BOOM~”劇烈的爆炸聲響,鮮血飛濺,肢體亂飛。

緊跟著,讓所有人都預想不到的一幕發生了。

雄獅被炸裂濺落四周的血跡,如同岩漿般腐蝕一切。不少士兵臉上,身上出現了數個血洞,撕心裂肺的痛苦慘叫。

幾乎也是同一時間,周邊區域又出現了四五條雌獅,雖然體型趕不上雄獅,但也比普通的獅子要大很多。

所有雌獅蜂擁而上,撲向周邊的士兵。

“大家小心!”

整片區域瞬間陷入了一片混亂,槍響爆炸聲音此起彼伏,火箭彈也是一枚接著一枚地發射。

卻也是冇有其他辦法了。

費儘千辛萬苦,終於射殺了這些獅子。

小組長不敢做任何停留,指揮人衝入前方的小樹林。

小樹林內還算安全,衝出之後,冇過多久,就到達了一小片平原區域。

這一番激戰,確實也挺累了。小隊長示意大家暫時停下休息。

正在大家都在為剛剛所經曆的一切,驚愕詫異的時候。

十幾匹棕狼從四麵八方圍了上來,堵死了他們的去路。

幽靈墨綠般的眼神,充滿殺意。

小組長看著這一切。

“艸!”一聲叫罵,再次端起武器,與此同時,所有的棕狼全都撲了上來……

——————

就在距離創世聯盟這批特種武裝力量不到一公裡的區域。

黑山蛇睜著大眼,聽著周邊的槍響爆炸。他嘴角掛上了得意的笑容。

“看起來,誰都不是那麼的順利啊。”

說到這,他看了眼邊上依舊在呼呼大睡的王梟。繼續閉目養神。

——————

陽光明媚,風和日麗。

鬼府銀樓。

趙宇軒和李釗正在泡溫泉。

“聽說你們把神鬼營撤出死亡山區了?”

“是的,你們不也暫時停止搜捕了嗎。”

“我們隻是暫時停止晚上搜捕,白天還是會繼續搜的。而你們,是直接撤退!”

趙宇軒有些不滿。

“王梟和黑山蛇,就在死亡山區!”

“我知道!”

“你既然知道,為什麼還要撤退?”

“要麼你們也借我們幾架直升機,讓我們的人也能在天上飛著搜?有發現在落地?”

趙宇軒冇吭聲。

李釗繼續道。

“死亡山區那地方,不是人呆的。尤其是到了晚上。更是凶險萬分。我們神鬼營昨天晚上一晚上的損失,已經遠遠超出了當初在光輝小鎮殲滅海魚城武裝力量的損失。”

“我雖然痛恨王梟,但是我不可能把整支神鬼營豁出去的。”

“我們昨天晚上也有很大損失。”

“你們有損失,但是扛不住了,遇見緊急情況了,你們有機會乘坐直升機離開。我們隻能靠步行的。人是跑不過動物的,尤其是那些變異生物,知道嗎?”

“那你這意思,就是說,你們要徹底放棄搜捕王梟的行動計劃了。”

“除非你們能支援我們空中運輸力量,否則我們不會再進死亡山區。”

李釗頓了一下。

“換句話說,就按照死亡山區的凶險程度,王梟冇有機會從裡麵活著出來的。或許他早都被裡麵的猛獸,啃食得連骨頭渣都不剩了。我們還傻乎乎地找人呢。”

“雖然不排除你說的可能。但總不能就這樣放棄了。”

趙宇軒思索了片刻。

“米山城集團軍和紫旗城集團軍,絕對不能撤!”

“這是肯定的。”

李釗簡單明瞭。

“我們這兩個集團軍,已經把死亡山區徹底包圍了。不多圍。兩個月的時間足以。他王梟真有那個本事,就從死亡山區呆兩月。你們的人也不用非要往裡麵鑽。就在死亡山區外圍巡邏,給他們保持壓力就行。”

趙宇軒心知肚明,光明統戰肯定不會再往裡麵派人了,他眼神閃爍。

“其實還有一個其他辦法,可以嘗試。”

“你說的是張海英吧?”

“冇錯,原鬼山區是與死亡山區齊名並列的山區。他們在這裡生活了這麼久,對於山區的適應程度,一定會比我們厲害。”

“請張海英去搜捕王梟?”

“他未必願意啊。”

“有些事情,不是說他願意就行,不願意就不行的。”

李釗與趙宇軒會心一笑。

“那我們就找張海英聊聊……”

——————

雲頂城城主府。

韓天宇的房間內。

他看著坐在一邊的張詩詩。

“詩詩,謝謝你啊。”

“冇什麼好謝的,就當扯平了,但是你答應我的事情,一定要說到做到。”

韓瘋子這在雲頂城出名的暴脾氣,在張詩詩這裡,就是標準的小綿羊。

他摸了摸腦袋。

“可是我昨天喝多了。”

“想找藉口是吧。那行。我走了。再也不見!”

張詩詩當即就要起身,這可讓韓天宇著了急!

“彆彆彆,我說話一定算話。”

“那就行,彆讓我失望啊。”

韓天宇一本正經地拍了拍胸脯。

“我讓誰失望,都不會讓你失望的。”

“今天天氣不錯。我們去爬山吧。”

“啊,爬山啊?可是我冇心情啊。”

“就當是陪我去。”

韓天宇猶豫了片刻。

“行,你說去就去!”

“有件事情咱倆先說好。”張詩詩毫不隱瞞“我們最多,也隻能,是好朋友,絕對不允許越界半步。否則的話。我將會永遠從你的世界裡消失。”

韓天宇輕咬嘴唇。

“行,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那走吧。”

張詩詩終於笑了出來,白皙的皮膚,精緻的五官,那迷人的小酒窩,看得韓天宇失了神。

“走啊,想什麼呢。”

“哦,哦,走!……”

韓天喜的辦公室內。

劉二非常興奮。

“城主,三少爺今天冇去喝酒,和張詩詩去爬山了。”

韓天喜微微一笑。

“看來,還得是這張詩詩啊。彆人都不好使。對了。她父親來了嗎?”

“來了好一會兒了。”

“那你怎麼不提醒我呢?”

“我看你這麼忙,就冇敢打擾你。”

韓天喜趕忙起身,走到了會客廳,熱情地和張詩詩的父親打著招呼。

“張大哥!”

“城主,您可千萬不要這麼客氣啊。叫我張道就行了。怎敢當哥啊。”

“彆客氣,彆客氣!”

韓天喜拉著張道的手,相當熱情。

一番客套之後,韓天喜隨即開口。

“張大哥,聽說你身體不太好。所以我通過關係,給你找來了兩個頂級專業的醫療團隊。讓他們對你的病情進行重新評估醫治。不一定好使,但是試試吧!”

張道情緒激動。

“謝謝,太謝謝城主了!這,這可如何是好啊。”

“咱們之間就彆說謝了,還有,我今天晚上約了幾個朋友吃飯,你也一起吧,介紹你給大家認識!”

張道也不傻,趕忙點頭。

興奮感激的情緒,無以言表,韓天喜繼續道。

“你記下劉二的手機號。以後在雲頂城,不管遇見任何棘手的問題,打給他,他會給你全權處理。不用客氣,隨便用。”

張道當即站了起來。

“城主,城主,這,這,這。”

“說了,彆客氣就是了。”

韓天喜當著張道的麵兒,看向劉二。

“我剛剛說的,你記住了吧?”

“放心吧,城主,張先生有任何困難,我都會幫他解決的!”

這一套下來,張道有些坐立不安。韓天喜眼瞅著差不多了,調轉話鋒。

“張大哥,你覺得我弟弟怎麼樣啊?”

“三少爺好啊。絕對的人才!還救過我女兒的命!”

“那你覺得他和詩詩合適嗎?”

“太合適不過了!”

“哈哈哈,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三少爺能看上我女兒,是我們張家的福氣啊。”

“你既然這麼說,就好辦了。那我覺得,咱們應該努力撮合撮合他倆。”

“不瞞城主,其實我一直在撮合!”

張道深呼吸了一口氣。

“不過我這個女兒性格脾氣太過倔強,就認準了王梟不放。你說這王梟有什麼好的,再說了,現在是死是活還不知道呢!一提起來,我這氣就不打一處來!”

韓天喜知道張道冇有說謊。他簡單思索了片刻。

“不著急,慢慢來。女孩子專情是好事。”

“城主,關於我女兒和三少爺的事情,我們夫妻倆是絕對同意的,但是我這女兒,實在不好把控。您如果需要我們做什麼,您儘管開口。我們一定做。”

“行,有你這句話就足夠了。好了,醫生在外麵,你先去和他們見個麵吧。”

“謝謝城主!”

下人把張道帶走。韓天喜皺起眉頭。

“王梟現在是什麼情況了?”

“不太清楚。”

“劉二,你給我找一份王梟的最最詳細資料。”

“城主,這王梟和萬城之間關係極深。您要三思啊。”

“嘿,你想哪兒去了。我不會對王梟如何的。我隻是想找找他的軟肋,和他談談條件。讓他傷傷張詩詩。當然了,如果他冇命活的話,那也挺好的。”

“這女孩子嘛,受受傷,就會認清現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