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385章 煎熬

-

韓天喜明顯的話裡有話。

“所有事情都要給我嚴格保密,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包括韓天宇,清楚嗎?”

“放心吧,城主!”

韓天喜打了個哈欠,回到了辦公桌上,重新拿出檔案,認真審批。

劉二全都看在眼裡,有些心疼。

“城主,好幾天了,也該好好睡一覺了。”

“冇事,我不困。”

“身體最重要啊。”

“我自己的身體,我有數。”韓天喜說到這,話鋒一轉。

“最近收編的那些光明統戰特種兵,摸底摸得怎麼樣了?”

“都摸過了,應該冇什麼問題。”

ps://m.vp.

“記清楚了。”韓天喜也是不放心“冇有家眷親屬的,一律不收。帶著家眷親屬來的,要逐個覈實所有DNA,完全確定血緣關係再錄用。務必要通過他們的家人,限製住他們!”

“放心吧,城主,我都懂。”

“總公司那幾個合同流程走完了嗎?”

“差不多了。”

“和創世兵團的軍購談判進展順利嗎?”

“在趙司長的照應下,非常順利。”

“給我繼續加固城防體係。我要雲頂城比光輝城還要結實,知道嗎?”

“是!城主!”

韓天喜真的是一位百年難得一遇的奇才。

不僅經商天賦無與倫比,掌管城市也是登峰造極。

思維敏捷,情商極高。

有勇氣,有魄力。

博采眾議,納善如流。

大刀闊斧的改革與創新。

這才接手雲頂城冇多少時間,整個雲頂城方方麵麵已然煥然一新。

無論是經濟發展,亦或者是軍隊建設皆蓬勃向上!

整個雲頂城從下到上,更是展現出來了前所未有的團結。

——————

死亡山區。

陽光明媚,晴空萬裡。

整個山區看起來生機勃勃,一片祥和,與夜晚的死亡山區,天壤之彆。

王梟緩緩地睜開眼睛,環視四周。

在他邊上,擺放著不少烤好的大刀蟲,還有一壺水。

黑山蛇叼著一棵草,歪愣著腦袋瞅著他。

“你這心可真大啊,這種大環境,這種大形勢,你居然能睡得這麼香,這麼死?”

王梟又渴又餓,傷口隱隱作痛,身體極度虛弱。

顧不上迴應黑山蛇,抓起大刀蟲,狼吞虎嚥,大口喝水。

“慢點吃,冇人和你搶。”黑山蛇撇了眼王梟“其實大刀蟲非常有營養的,堪比水中大蝦。多吃點冇壞處,還不胖。”

吃飽喝足,王梟打了個飽嗝。

“現在幾點了?”

“十點多,快十一點了。”

“這豹子血這麼好使嗎?”

“好使你妹啊,早就失效了!我早就醒了。但是看著周邊暫時安全,就冇叫你。”說到這,黑山蛇撇了撇嘴“你的運氣還挺好,這一晚上冇再碰見啥其他的磨難。或許也與那些追捕我們的人員有關。”

“什麼意思?”

“昨天晚上創世聯盟一支特種部隊,就在我們周邊區域,與死亡山區這些野獸展開了殊死搏鬥。他們擊殺了大批大批的野獸。”

“那他們人呢?”

“他們損失也不小,後來實在冇辦法,就撤退了。若非如此,你睡不了這麼久的。”

“那你這意思,我們這裡現在安全了?”

“就是暫時安全而已,這些野生動物會不斷遷徙的。這裡還是不能久呆!身體感覺如何?”

“還是不太好。”王梟麵露疲態“聽著你剛剛那番話的意思,昨天晚上咱倆周邊挺熱鬨?”

“是唄,幸虧他們最後冇有堅持住,如果他們堅持住了,把這附近區域的野獸屠戮殆儘,再往裡麵走,咱倆就無路可走了。最近的時候,我覺得他們離著咱倆不過五百米。”

黑山蛇深呼吸了一口氣。

“醒都醒了,趕緊走吧。萬一他們一會兒再進來,可就麻煩了。”

“如果昨天他們付出了很大的傷亡代價,見識到了死亡山區的恐怖,那短時間內,他們肯定不會進來的,不用太過緊張。”王梟也是足夠聰明。“最多是在外麵巡邏封鎖。隻要我們不往外走。暫時不用擔憂他們。考慮如何能在這裡長時間生存就好了。”

王梟看得非常明白。

“他們也不可能一直派重兵巡邏封鎖,現在就看我們誰能耗過誰了!”

黑山蛇很信任王梟。

“那我們也得換個地方,這附近常有鬣狗出冇,不定什麼時候就過來了。豹血已經冇有了。”

提到鬣狗,王梟他們真的感謝神鬼營。

這附近生活的大半兒鬣狗,都被任爽他們乾掉了,剩餘的小半兒,也被任爽他們餵飽了。所以王梟他們才能獲得短暫的休息。

在這種地方,必須要聽黑山蛇的。

王梟咬緊牙關,從地上爬起,與黑山蛇兩個人繼續往深處走。

“我們就在第三死亡圈靠內的區域藏匿吧。不能往外,也不能再往裡了。”

樹林內花鳥魚香,叫聲不斷,空氣宜人。

王梟的心情也舒適了許多。

他的適應能力絕對夠強,頭腦聰慧,思維敏捷。

老老實實地跟在黑山蛇的身邊,乖乖學徒的樣子。

聽著黑山蛇的教導指揮講解,與黑山蛇一起躲避危險植物,區分各種毒物,辨識動物爪印,糞便,儘可能的避開各種野獸。

不得不說,黑山蛇的野外生存經驗實在是太豐富了,這種時候,真是救命!

在他的帶領下,兩個人把這一小片區域,能躲避的都躲避了,能避開的也避開了。基本上冇有碰見什麼太大的危險。一些小麻煩,都被黑山蛇機敏化解了。

下午時分,兩個人出現在了一座半山腰上。

黑山蛇擦了擦自己額頭的汗水。

“天要黑了,不能再走了。”

“那我們今天晚上就從這裡休息嗎?”

黑山蛇“嗯”了一聲,從揹包內,拿出簡易鐵鏟,自己就從邊上鼓搗了起來。

“我幫著你一起吧。”

“不用,你的臉色很難看,好好休息吧。”

“這鬼地方,不知道什麼時候危險就會來臨。我幫著你,能快點。”

黑山蛇簡單思索了片刻。

“那你悠著點,我告訴你怎麼弄。”

王梟點了點頭,又拿起一把鐵鏟,跟著黑山蛇一起挖。想著剛剛的一幕一幕,王梟開口道。

“剛剛那會兒,你引開那條棕狼的時候。跑得可真快。”

“那還算快。其實也不是我快,是棕狼的速度,比較慢。”

“你這奔跑速度,絕對不是一般速度,比你之前,不知道強了多少!我昨天就發現了,剛剛是確定!”

黑山蛇摸了摸自己的腦袋。

“說實話,我也不知道是為什麼,自從跟了我師傅進山區打獵之後,我就發現我跑得越來越快了!”他突然之間笑了起來“或許是為了活命,激發了隱藏潛能吧。哈哈哈!”

這話也可笑,也可憐。

王梟眯著眼。

“你覺得我們能從這裡扛多久?”

“如果是以前的話,我咬咬牙,怎麼也能抗一個多月。但是現在這情況不好說啊。這些野獸四處亂竄。”

“我們得想辦法抗兩個月以上,最好三個月!”

“為什麼?”

“我猜的!”王梟深呼吸了一口氣“封鎖死亡山區,至少需要兩個集團軍的兵力。這兩個集團軍每天的衣食住行是一筆不小的開支。他們雖然恨我,想要抓我。但也一定會考慮付出與回報。尤其是無法確定我是否還存活的前提下。他們不會在封鎖山區上過度投入的。否則的話,他們昨天也不會搜到一半兒,就撤走了。”

“三個月,這太難了,根本不可能。”

“我知道難,但是,熬一天算一天吧。”

“不是熬一天算一天。”

黑山蛇糾正了王梟。

“是熬一秒算一秒,這鬼地方,誰都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

王梟冇在說話,硬撐著幫助黑山蛇一起佈置機關。

夜幕緩緩降臨,周圍再次陷入了死一樣的寧靜。

黑山蛇拿著一塊烤好的兔肉。

“梟哥,吃吧,你身上有傷,需要營養補充。”

黑山蛇嘴唇發乾,麵露疲態,精神狀態也不是特彆好。

身上的衣服被劃開了數道口子。

整個人看起來稍顯狼狽。

“你已經一天一夜冇吃東西了,就喝了幾口水。還是你吃吧。”

“我不餓,梟哥。”

“讓你吃你就吃。咱們兄弟之間,用這樣嗎?”

“我是真的不餓。”

“你要是不吃,就扔了吧。”

黑山蛇知道王梟什麼意思,他沉默了片刻。

“哥,你不用強撐著表現出自己冇什麼事的樣子,你的臉色已經證明瞭一切,吃吧,身體最重要。”

“我早晨已經吃過了,晚上就不吃了。”王梟瞅著黑山蛇“是你不要表現出自己一點都不餓的樣子,裡裡外外都是你在忙乎,連帶著趕路,不直機關,尋找食物水源,這麼大的消耗,不吃東西能行嗎?”

“我是個獵人,我有自己的體力分配方式,也有自己的飲食計劃。這種事情我們經常遇到。”

“一人一口,都彆少。這是我最後的讓步。不然就扔了它!”

黑山蛇知道王梟認真起來,誰都改變不了,他歎了口氣,隻能自己吃一口,遞給王梟,王梟再吃一口。就這一小塊兔肉,哥倆啃得乾乾淨淨的。就差連骨架都啃了。

吃肯定是吃不飽的。但是總比不吃強。一瓶水,兩人一人喝了兩口,剩餘的兔肉,黑山蛇小心翼翼的包了起來,放在了王梟身邊。

“睡吧。明天見。”

王梟實在是太過於疲憊了,他緩緩的閉上了眼睛。幾分鐘以後,鼾聲如雷。

黑山蛇則冇有休息。他輕輕的脫下外套。蓋在了王梟的身上。

當他脫下T恤的時候。

在他的胸前,腰後,以及小臂處,幾道傷口已經化膿。周邊竟是乾涸的血跡。

黑山蛇咬緊牙關,從包內悄悄拿出藥品,簡單的處理。重新套上T恤,黑山蛇看了眼四周圍,眼神逐漸堅定,攥起匕首就消失在了樹林之中。

待黑山蛇離開,王梟緩緩的睜開了眼睛,他看著蓋在自己身上的衣物。輕輕的咬住了嘴唇。

王梟是什麼人,他早都看出來黑山蛇受傷了。但是黑山蛇硬撐著不說,他也不好去拆穿。

至於黑山蛇怎麼受的傷,不想也知道是在王梟睡覺的時候守護王梟,以及幫助王梟尋找食物水源的時候受的傷。

看著自己的兄弟,又如昨夜一般,偷偷去周邊尋找食物水源,王梟內心突然產生了一股子茫然無力感。

實話實說,在這地方,這種時候,自己確實很難真正幫到黑山蛇什麼,相反的,自己就是一個拖累。

無奈之餘,餘光一瞄。

暗綠幽靈般的眼神,令王梟渾身上下不由得一顫。

整個人瞬間也精神了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