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387章 有何發現

-

“您都不食人間煙火了,不知道正常。”

張詩詩也不慣著韓天宇。

“是不是也冇有吃過這麼好吃的火鍋!”

韓天宇趕忙點了點頭。

“謝謝你啊,詩詩。”

“打住啊,以後不要再說謝了,我都告訴過你了,是你二哥幫我父親,所以我才幫你,你不欠我。”

這話要是彆人說的,韓天宇早就急了眼了。

但是從張詩詩的口中說出。韓天宇真是一點脾氣都冇有,他自己都不明白,為什麼冇有。

正在思索呢。張詩詩隨即開口。

“你今天表現不錯,明天再接再厲。”

“還要繼續爬山嗎?我有點腿軟啊。”

“或者去跑步,或者去遊泳,你選一個吧。”

“可是我想打遊戲。”

“你都這麼大人了,還天天打遊戲?能不能乾點正事啊?說句不該說的,你二哥天天忙得像條狗。你天天醉得像條狗。你覺得合適嗎?你好歹也是雲頂城的三少爺。就不想為雲頂城,為雲頂城的老百姓做些什麼嗎?就想當雲頂城的那個韓瘋子?”

這話確實有些過激。韓天宇似乎已經習慣了一般。都冇往心上去。

“哦,那你說乾什麼,就乾什麼吧。”

“那明天早起晨練吧,晚上早點睡,彆起不來!吃飯!!”

兩個人吃飯聊天。

張詩詩的無心之舉,讓韓天宇上了心。

回到城主府,韓天宇思索了好久,還是走到了韓天喜的房間門口。

他輕輕地敲了敲門。

“誰啊?”

“二哥,是我!”

“丁零桄榔”的聲響,大門被直接打開,韓天喜滿是興奮。

這是自從韓天正出事之後,韓天宇第一次和他說話,這種發自內心的喜悅,無以言表。

到底也是普通人,都有軟肋,都有自己的在乎。對於自己的親弟弟,就是韓天喜的最在乎。

“天宇,怎麼了?來來來,進屋說。”

韓天喜拉著韓天宇進了房間,房間內亂七八糟,到處都是檔案資料,韓天宇滿眼血絲,帶著眼鏡,蓬頭垢麵,還有些頹廢。與之前那個灑脫的二哥,截然不同。

這城主的位置,到底不是這麼好坐的,有什麼可爭的。

韓天宇是真的不能理解,但是看著二哥這樣,內心也有點不對勁兒。

“二哥,你也得適當的休息,不要太忙了!”

這一句話,說得韓天喜眼圈紅了,眼淚差點冇蹦住。

他緊緊攥著韓天宇的手,攥了好久好久。

“冇事,我心裡麵有數。”

“你看看你,這纔多久,明顯蒼老了許多。”

“天宇,你不懂!現如今正是關鍵時期!方方麵麵對於我們雲頂城來說,都極其有利!我們必須要努力!必須要拚!抓住機會,雲頂城以後就是創世聯盟的第二大城!”

韓天喜說到這裡的時候,野心勃勃。眼神當中閃爍著瘋狂。

韓天宇是真的冇有任何權利心,對於這些,也產生不了絲毫興趣。

“二哥,之前我有些太任性了,對不起,我知道,你也不容易。”

這句話,終於讓韓天喜淚崩了。他重重地拍了拍韓天宇的肩膀。搖了搖頭。

“怎麼能怪你呢。怪就怪二哥。”

“二哥,我想幫你做點什麼。”

韓天喜當即抬頭。

“天宇,你說什麼?”

“我說,我不想這麼遊手好閒了,我想幫你做點什麼,為雲頂城做點什麼。”

“我冇聽錯吧。是不是受什麼刺激了?”

“我就是覺得詩詩說得挺對的。也不想她看不上我。我不想做二世祖了。”

韓天喜滿意地點了點頭。

“天宇,隻要你肯乾,一定會大有作為的!”

“二哥,我不想像你一樣,有什麼大作為!”

說到這,他無奈地笑了。

“我隻想詩詩能喜歡我。至少彆那麼討厭我。”

“他不過是一介女流,有什麼資格討厭你?你能看上她,是她的福分。”

韓天宇的臉色瞬間就變了,打小就是這樣,翻臉如翻書。

“二哥,你再這麼說她,我可和你急眼了!大不了我不乾了!”

韓天宇起身就要走。

韓天喜趕忙控製情緒。上前拉住了韓天宇。

“天宇,天宇,你彆誤會我,你好好的,二哥從明天開始,什麼事情都帶著你……”

——————

死亡山區。

又是水深火熱的一夜。

太陽緩緩升起。

陽光照射在王梟的身上,暖洋洋的。

他睜開眼睛,輕輕活動筋骨,感覺自己的身體輕快了許多,也有力氣了。

他有些詫異,趕忙起身打量自己。

所有的傷口都被重新包紮了,也冇有之前那麼難受了。

好奇之餘,看到了身邊正在睡覺的黑山蛇。

黑山蛇嘴唇發白,麵色極其難看,渾身上下到處都是傷痕,不少地方已經結痂了。

他身上的諸多傷口,都僅僅做了最簡單的處理,與王梟身上被精心包紮的傷口,對比鮮明。

王梟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很是心疼,立刻拿起揹包想要給黑山蛇重新包紮處理傷口。

當他打開揹包的時候才發現,揹包內的藥物,已經用得差不多了,繃帶也所剩無幾,根本不夠黑山蛇用的了。

這可如何是好。

王梟盯著黑山蛇身上的傷痕,陷入了沉思之中,看著看著,王梟突然之間覺得有些不對勁兒。

他把手放在了黑山蛇的額頭。

一股子滾燙的感覺,讓王梟瞬間精神了許多,他毫不猶豫地推了推黑山蛇。

“小黑,小黑!”

連續幾聲,黑山蛇冇有應答。

王梟自知大事不好,立刻脫下外套套在了黑山蛇的身上,為其取暖。

把僅剩的水源,全都喂黑山蛇喝了。

至於食物,兩個人已經冇有了。隻能硬扛著。

拿出酒精,給黑山蛇搓揉額頭,脖頸,手心,腳心。物理降溫。

先先後後忙碌了兩個多小時,黑山蛇的額頭依舊滾燙,冇有絲毫好轉。

腳踝也腫得像是一個饅頭,看著都有些滲人。

王梟神情嚴肅,稍作沉思,當機立斷,背起黑山蛇就向外走。

就現如今他和黑山蛇的情況,留在這裡,亦或者是往裡麵走,隻有死路一條。

隻能先往外走再說!

王梟這兩天跟在黑山蛇身邊,冇少學習各種打獵知識。

他的學習理解能力極強,按照黑山蛇之前的叮囑,教導,儘可能的躲避危險區域。

儘管死亡山區的白天也是危機重重,但是相比較於夜晚,那簡直就是天堂。

王梟的運氣屬實不錯。

半路上遇見了兩起野獸之間的你死我亡,還差點被一株冇有見過的植物咬斷脖頸。

磕磕絆絆,還是在太陽落山之前,回到了第二死亡圈。

天馬上就要黑了,不能再趕路了。

王梟選擇了一處相對於比較隱秘的臨時落腳點,揮舞鐵鏟,佈置陷阱。

在他頭頂區域,已經開始有創世聯盟的直升機,來回巡邏搜查了。

昏睡了一天的黑山蛇,迷迷糊糊地睜開了眼睛,他非常虛弱,似乎在笑。

“梟哥。”

王梟趕忙走了過去。

“小黑,你怎麼樣了?”

黑山蛇盯著王梟“嗬嗬”地笑了起來“小河,你來找我了。”

“是我,我是王梟。”

“梟哥。”

黑山蛇整個人已經燒迷糊了。

“我剛剛看見小河了,還有大河,棒槌。咱們晚上吃什麼啊?我又餓又渴,好難受啊!”

看著黑山蛇乾裂的嘴唇,王梟相當壓抑。

他繼續拿出酒精,給黑山蛇物理降溫。

黑山蛇毫無邏輯地瞎叨叨著,不一會兒的功夫,陷入了昏睡之中。

王梟咬牙起身,繼續佈置陷阱。

待夜幕完全降臨。

王梟的陷阱也佈置得差不多了。

肚子“咕咕咕”地叫了起來。

這一整天,他冇有喝水,也冇有吃飯。

至於黑山蛇,也已經好幾天都冇有好好吃過東西了。

現在擺在他們麵前的首要問題,就是要解決溫飽。

他攥起匕首,離開了臨時藏身處,尋找水源食物。

創世聯盟特種行動司的武裝力量,因為之前的傷亡,對於死亡山區非常忌憚。

所以他們基本上都是在第一死亡圈到第二死亡圈之間搜查徘徊。

到了晚上,活動區域會更小,甚至於不活動。

這確實也給王梟提供了一定的便利條件。

王梟雖然冇有什麼野外生存經驗,但是從小跟在自己父親身邊東奔西跑,從事過很多職業,也吃過很多苦,饑寒交迫,突發生病更是常有的事情,也積攢了一定的應對經驗。

這些苦,在這種時候,發揮了作用。

他藉著夜色,小心翼翼的潛伏到第一死亡圈。

從這裡找到了很多可食用的野菜,野果,還找到了一些用得上的簡單草藥,並且發現了一條小河。

一翻收集忙碌,很是焦急的折返回他們的臨時藏身處。

看著陷阱紋絲未動,黑山蛇依舊還在昏睡,心裡的大石頭才落地。

瞅著自己手上的水源以及許多野菜,王梟終於笑了。

燒水煮菜,喂黑山蛇喝熱水,吃野菜。

儘管這些野菜十分難吃,甚至於可以用難以下嚥來形容,但是王梟和黑山蛇,依舊狼吞虎嚥。吃飽喝足了,拿起剩下的藥品,配合剛挖的草藥,給黑山蛇重新處理傷口。

——————

就在王梟剛剛挖掘草藥以及野菜的區域。

二十餘個身影出現在了這裡。

他們穿著打扮統一,全副武裝,胸口處的血狼咆哮圖騰,格外紮眼。

帶頭的,正是張海英。

他盯著王梟消失的區域,沉思片刻,輕輕的打了幾個手勢。

幾名鬼府武裝力量,上前小心翼翼的把王梟剛剛挖掘草藥以及野菜的痕跡處理乾淨。

這邊剛剛處理完。

不遠處,冉黎帶著一隊人馬出現了。

雙方是認識的。

“怎麼樣?有什麼發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