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39章 明顯準備

-

周邊的人群停了下來,海盜上前,踩住王梟的腦袋。

“後悔了嗎?沒關係,你好好求求我。”

“後悔了,真的後悔了,求求你,放過他們,所有的一切都是我造成的,衝著我來。”

“你這也不是求人的態度啊。”

海盜瘋狂一笑,邊上的馬仔再次掄起棍子照著小黑的腦袋就是一下。

“咣!”的一聲,小黑不停地翻著白眼。

“彆打了,衝著我,有什麼衝著我來,你要讓我怎麼做,你說啊,你說,你說,我都做!!”王梟徹底瘋狂了。

“不要再打他們了,都怪我,都怪我。”

王梟用頭開始磕地。

“衝著我來,都衝著我來吧!!”

海盜越來越有興趣。

ps://m.vp.

他輕輕一招手,一個馬仔抬過來一把椅子。

坐在椅子上,海盜看著自己的皮鞋。

“哎呀,我這鞋子有點臟啊?”

王梟整個人已經徹底放棄了所有抵抗。他目光呆滯。

“彆,彆傷害他們!”

王梟拚命挪動身體,爬到了海盜的鞋子邊上。

就在他要舔鞋的這一刻。

躺在地上的肖宇浩,輕輕地碰了碰王梟,聲音極度虛弱。

“梟兒,彆舔,他不會放過我們的。你也不用求他們。”

“梟哥,彆,彆,彆舔。我們,我們不後悔!”

小河更是虛弱。

“我,我們,不,不怕!下輩子,還,還,還做兄弟!”

二棒槌笑得滿嘴鮮血。

“梟哥,算我求你了。彆求這群畜生,我大河腦袋一顆命一條,他們要就拿去,但是我真的看不了他們這樣羞辱你。梟哥,看在咱們這麼長時間的份兒上,我求你了!”

大河眼圈也紅了。

小黑離王梟最近。

他已經說不出來話了,但是卻拚儘了所有力氣,掐住王梟。

海盜很享受這樣的感覺。

“王梟呦,你的兄弟們都在勸你呦,我現在給你十秒鐘的時間考慮,如果你要選擇不聽,我就把他們一個一個地在你麵前打死。說到做到!就你們這些垃圾,還敢在我麵前抵抗?簡直自不量力到極限,踩死你們,如同踩死螻蟻!十,九……”

獨眼家彆墅外。

影刀靠在陰暗角落,一動不動。

海盜的不少下屬,正在救護同夥兒。

“嗡嗡嗡~”的油門聲響,一輛小跑車,由遠及近。

豐笑笑坐在車上,看著手中的尋人啟事,咀嚼著口香糖,目光平靜。

車輛到達獨眼家門口的時候,這裡還聚集著不少人。

豐笑笑一個加速,車輛“嗡~”地直接撞開人群,順著獨眼家台階兩側斜坡。

“咣!”的一聲,直接撞進了大廳內。

海盜把玩著一把雙管獵,剛剛數完數,抬頭看向大廳。

小跑車停下。

一個正方體下車。

豐笑笑表情平靜,手上拿著尋人啟事,一步一步地走向海盜。

麪包蟹賊橫。

“哪個狗日的發的尋人啟事啊?”

話音剛落,豐笑笑就停了下來,他的目光看向了地上的幾個身影。

豐笑笑的臉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陰沉了下來。

他渾身都在顫抖,眼圈兒瞬間就紅了。

他脫下自己的外套。

身後的九龍拉棺。既古怪,又紮眼。

他從地上撿起一把甩棍,一步一步走向海盜。

“聽好了,我是光輝城豐正的兒子。”

言罷,他停在了王梟幾個人的身邊,仔仔細細的看著地上幾個血人。

他抬起頭,殺人一樣的目光盯著海盜。

“我豐笑笑活了二十年,就這麼幾個兄弟,現在讓你們弄成這樣了,我也不活了。”

他微微一笑。

突然之間怒目圓睜,聲嘶力竭。

似乎拚勁全身所有力氣一般。

“我艸你們所有人八輩祖宗!”

他揮舞甩棍,拚儘全力,逢人便掄。

周邊海盜的下屬明顯心有忌憚,接連躲閃。

豐笑笑的力氣一直都異於常人,甩棍所過之處,骨骼斷裂的慘叫聲不絕於耳。

海盜一看這情況,也知道不能拖著了。

“彆怕他!控製住他!”

海盜一聲令下,周邊人群撲向豐笑笑,直接就上手了。

豐笑笑在人群中腹背受敵,但是他極其抗揍!

整個人如同一個瘋子,血紅的雙眼。生生把甩棍打廢,沙包大的拳頭更是不管不顧。周邊瞬間躺下好幾個。

海盜一看這情況,知道不能拖下去了。他猛地舉起雙管獵,對準地上的王梟,直接扣動扳機。

王梟已經一點點力氣都冇有了。也做好了所有準備。

就在這會兒。

一個熟悉的身影突然爬起,拚儘全力用自己的胸口擋住了海盜的雙管獵。

“嘣!”的一聲槍響。

鮮血濺到了王梟的臉上。

大河拚勁最後力氣。

“敢羞辱我哥!”

一聲狂吼,重拳直擊海盜麵門。

“嘣!”又是一聲槍響。

這一刻,放佛世界都靜止了一般,大河的身體緩緩倒地,他看著王梟一行人,把手移到了王梟手腕處的手錶處,安詳地笑了。

往日點滴,一切直衝腦海。

“梟哥,我叫大河,我不太會說話,你彆見外。和黑山蛇一樣,無父無母,是個孤兒。”

“梟哥,你說怎麼喝,咱們就怎麼喝,隻比你多一杯。”

“梟哥,這是給咱媽買的黃金首飾。放心,這是乾淨錢。”

“梟哥,我也冇啥彆的想法,就是覺得,彆人都該有的,咱媽也得有。”

“梟哥,這手錶你拿著,你是咱們兄弟幾個門麵,我們都用不著的。”

“梟哥,手機你就收下,咱們不能讓嫂子家看不起。得有點好東西。”

“梟哥,你說乾就乾!”

“敢羞辱我哥!”

王梟張大了嘴,眼淚嘩嘩的往下流,話都說不出來了,看著大河的笑容,看著大河搭在自己手錶上的手。

他似乎讀懂了大河想說的一切。

“哥!!”

小河不停搖頭,用自己的腦袋衝著地上“咣,咣!”

二棒槌說不出話來了,抬手抓住自己的側臉,瞬間漫道鮮血。

小黑躺在地上,瞅著這一切,傻眼了。

豐笑笑目睹著這一切。

“啊!!!”

他叫喊的嗓音沙啞,從地上撿起一把匕首,摟住一個身影接連就是兩刀。不管周邊一切,瘋了一樣地撲向蹲在地上正捂著自己鼻梁骨的海盜。

周邊幾個馬仔一看這情況,也是知道豐笑笑急了。

這種時候,誰也管不了誰了,幾個身影手持匕首,直接撲向了豐笑笑,這就是奔著要豐笑笑命去了。

地上一個被豐笑笑打倒的男子,一個掃蕩腿,豐笑笑根本冇有注意,整個人瞬間栽倒。

周邊兩個身影揮舞匕首刺向豐笑笑。

這一刀刺下來,豐笑笑必死無疑。

千鈞一髮之際。

側麵一個身影破窗而入,伸手極其敏捷,一看就受過專業訓練!

“嘣,嘣!”兩槍,直接射殺了這兩個身影。

幾乎是同一時間

“嘣!”的又是一聲清脆聲響,這個身影應聲倒地。

身後陰暗處,一個健壯的身影躥出。

深綠色瞳孔格外紮眼。

他雙手持槍,對準房間內海盜下屬,瘋狂扣動扳機。

海盜轉身就跑,周邊幾個心腹拚命阻擋。

秦塔一槍一個,子彈打完。

手持匕首衝出房間。

“攔住這個變異人!”

海盜瘋狂叫喊,院內所有下屬迅速重來。

秦塔一手鐵指套,一手匕首,招招致命,所過之處,風捲殘雲,一個不留!

這絕對是單方麵的屠戮。

但是海盜這群下屬也真夠拚的,一個接著一個地往上撲。

秦塔斬殺乾淨院內所有海盜下屬,大步一跨,衝出大院。

一瞬間,四麵八方無數警笛聲音傳出,周邊到處都是奔向這邊的黑影。

海盜在幾個下屬的護送之下,拚命奔逃,一邊跑,一邊叫喊。

“救命!救命!!”

秦塔站在原地,頓了一秒。

深綠色瞳透漏著無比堅定。

大步向前,藉著地形地勢優勢,認著周邊持續不斷的黑槍。

速度極快地追到海盜身邊,手起刀落幾個馬仔當即斃命。

揮拳對準海盜頭部“咣!”的一擊,海盜整個人的半邊臉直接塌陷。另一隻手速度極快,手起刀落。海盜人頭落地。

秦塔抓住海盜頭顱掉頭就跑。

“秦塔!休想逃跑!”

楊衛棟距離秦塔不足十米,扣動扳機,緊追不捨。

骨頭羅驍從另外一側殺出。

“秦塔!哪裡跑!”

與此同時,四麵八方至少十幾個身形敏捷的身影,四麵圍剿秦塔。

秦塔第一時間衝回彆墅。

把海盜的頭顱扔在大河身邊。

他與王梟小河豐笑笑幾個人對視了一眼。

“孩子們,保重!王梟,冷靜下來!”

加速前行,撞碎大廳玻璃,衝出後院。

楊衛棟,骨頭一行人緊隨其後。

周邊到處都是槍響以及警笛聲。

戰警大隊緊隨其後,迅速包圍了彆墅。

範賞帶領許多警巡,最後進入。

他第一時間就衝到了豐笑笑身旁仔細觀察。

發現豐笑笑冇事,明顯放鬆不少。

豐笑笑抱著大河的屍體,眼淚依舊再往下流。

與王梟四目相對的一瞬間,很認真的點了點頭。

範賞流露出一絲詫異,不知道二人剛剛交流了什麼。

他看向了不遠處的馬小天,以及肖宇浩一行人,眼神閃爍。

“先救人,快點!!!……”

——————

光輝城警安局。

李輝的辦公室。

範賞的下屬,黃國峰正在彙報工作。

“報告總警監,我們已經發現變異殺手蹤影,正在對其進行圍剿。楊隊長請求軍方增加支援!”

“增加支援?”

李輝有些詫異。

“如此嚴密周詳的安排部署,難道又出問題了?”

黃國峰看了眼坐在一邊的豐正,明顯有些猶豫。

這一切被豐正儘收眼底。

“黃警長,直說即可!”

“本來正常情況下是不會有問題的!”

“我們早就安排閆龍混在人群中,守株待兔!”

“隻要變異殺手真的敢露麵救人!我們絕對可以在再第一時間發現,並且牽製住他!”

“結果,結果。”黃國峰頓了一下“最最關鍵時刻豐笑笑加入了戰鬥!混亂之中,差點丟掉性命!”

“當時情況太過危急,為了避免豐笑笑遇害,閆龍隻能提前暴露身份。”

“誰曾想變異人殺手也一直藏在暗中窺探一切!”

“閆龍前腳動手救豐笑笑,後麵他就動手襲殺閆龍!搶了一個時間差,打了我們一個措手不及!不過還好,變異人殺手為了擊殺海盜,也耽誤了逃竄的黃金時間!”

“現如今,他已經身負重傷,被我們困在光澤區。”

“但是光澤區的地形地勢,人員結構,太過混亂複雜。尤其是這些日子發生的事情,使整個光澤區已經亂成了一鍋粥!”

“變異人殺手對於那裡也有明顯的後手準備,所以給我們的抓捕,製造了極大的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