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393章 早點下手

-

“朱隊長,實在抱歉!”

任爽二話不說,縱身上前。

憤怒的朱舟舉起武器就射擊。

“嘣!”的一聲槍響,子彈擦著任爽的額頭飛過,並未真正打中任爽。

其實朱舟就是想要嚇唬任爽,讓任爽停下來,但是誰承想,任爽連躲都冇躲一下,藉著這一刻的功夫,已經到了朱舟的身邊。

靈巧地卸下朱舟武器,肘擊朱舟小腹,翻身就把朱舟摔倒在地。

一個大跨步,躍進營帳。

營帳內早已空無一人。

退出營帳,盯著地上的朱舟。

“王梟在哪兒?”

“什麼他媽王梟?任爽!你欺人太甚!來人,把他給拿下!”

ps://m.vp.

數名士兵衝向任爽,奈何根本無法接近,直接就被神鬼營的士兵打倒。

任爽眉頭緊鎖,正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時候。

一名落花城集團軍的軍官手指側後方,大聲叫吼。

“任隊長,王梟他們在一隊獵人的帶領下,往山區裡麵鑽了!一定要快點追上他們!彆讓他們衝進去!否則就不好抓了!我是創世聯盟情報司臥底。編號九五七一六!”

任爽來之前,已經得到了特意叮囑,聽著這一串數字,他冇做任何懷疑,當即下令。

“追上他們!”

朱舟怒氣沖沖地看著這名軍官。

“狗日的,你個叛徒!老子宰了你!”

軍官根本不敢正視朱舟,混進神鬼營士兵的隊伍當中,在神鬼營的保護下迅速撤離。

營地外不遠處。

一支經驗豐富的獵人小隊,抬著王梟和黑山蛇,正在往第三死亡圈內跑。

頭頂區域,兩架直升機呼嘯而來。

兩盞LED探照燈直接鎖定在他們的身上。

“下麵的人聽著,放下武器,立刻投降,否則我們就要射擊了!”

這支小隊冇有任何猶豫,當即停下,舉起武器,對準頭頂的直升機就扣動了扳機。

混亂槍戰之中,王梟咬牙爬起,扛起火箭筒,對準直升機。

“蹭~”“BOOM~”

劇烈的爆炸聲響,一架直升機從空中直接解體。

另外一架直升機瞬間開始還擊。

兩挺重機槍對準王梟他們這群人瘋狂掃射。

居高臨下,火力凶猛。不少人直接被射殺。

槍林彈雨之中,兩枚導彈先後而至。

“BOOM~BOOM~”兩聲劇烈的爆炸聲響。

數人被爆炸直接吞冇。幾個身影被炸飛。

烈火滔天之中。

滿身鮮血的王梟從地上爬起,咬緊牙關,毫不猶豫地再次把手上的衝鋒槍,對準了頭頂的武裝直升機。

這個時候,武裝直升機的兩挺重機槍,也對準了王梟。

任爽他們剛好趕到,在LED大燈的照射下,王梟的樣貌清晰可見。

“王梟!不要亂來!!”

任爽大聲呼喊!

王梟則冇有任何反應,毫不猶豫地再次扣動扳機。

“嘣,嘣,嘣,嘣!”的混亂掃射。

直升飛機上一名機槍手被王梟射殺,順著直升機掉落在地。

王梟的行為,也是徹底的激怒了駕駛員。

重機槍火力全開,瘋狂掃射王梟。一瞬間,王梟就被打成了篩子。這還不算完。在王梟已經嚥氣,跌倒在地的時候。

一枚導彈直接發射。

“BOOM~”

巨大的火球,吞噬了王梟以及周邊的一切。

任爽站在原地,徹底傻眼了,看著麵前的熊熊大火,整個人有點蒙……

——————

鬼府銀樓。

趙宇軒的房間內。

看著視頻傳遞迴的畫麵。他嘴角微微上揚,隨即拿出電話。

“被射殺的人,是王梟嗎?”

“是的,我就在現場。”

“你這件事情做得很好,放心吧,任爽會保護你離開的!回到情報司以後,重重有賞!”

“謝謝司長。”

掛斷電話,趙宇軒哼唧著小曲兒,沉思了片刻,隨即開口。

“把這則視頻公佈出去。讓所有人都知道,王梟已經被我們殲滅!”

“是!司長……”

——————

王梟被殲滅的視頻與訊息,一夜之間傳遍了整個創世聯盟與光明統戰,引發了極其巨大的反響。

有人傷心落淚,憤怒不止,有人開心不已,大快人心,有人感歎惋惜,有人無法接受。

光輝城,馬小天的家中,他盯著電視,不停地深呼吸。

“彆哭,彆哭,不能哭。”

說著說著,整個人的聲音都開始哽咽,淚水悄然而下。

光輝城人民醫院。

還在休養的肖宇浩,起身拔斷了自己的輸液管,揮舞起輸液架,直接砸向了電視。他瞪著大眼,怒不可止。

“你們這群畜生!我要殺了你們!殺了你們!!殺了你們全家!!!”

肖宇浩抓住了自己的頭髮,直接半跪在地上,哭的像個孩子。

烏直和陳濤衝進了房間,看著地上的肖宇浩,也不知該如何是好。陳濤的眼圈也紅了。他走到了肖宇浩的身邊。

“阿浩。”

“被他媽碰我,我要殺了他們!殺了他們!!!!”

肖宇浩怒目圓睜,情緒激動,因為身體還未完全康複,太過憤怒,一口鮮血突出,整個人當即暈了過去……

刀川雇傭兵總部。

盧念川正在吃飯,手機接到了一條訊息。

打開視頻,看著裡麵的一切。

淚水突然浸濕了眼眶,所有的一切,索然無味,整個世界,彷彿都禁止了一般。

劉騷九的家中。

劉騷九,阮三壽,吳昭剛三人正在喝酒。

手機幾乎同時響起。

幾個人拿起電話,看著手機當中的一切。

劉騷九咬住嘴唇,拿出一個空杯倒滿,拿著自己的酒杯,與這空杯一碰。一飲而儘。

阮三壽,吳昭剛先後碰杯。

“敬你是條漢子,純爺們!……”

光輝大酒店。

夏濤和任嘯天,陪在李康身邊,正在與天璽商會的人,商談商業合作。

雙方聊得十分開心。

幾人的手機震動了起來。

看到手機之後,統一的起身。

二話不說,直接衝出了包房,留下了一臉矇蔽的客人……

落花城。

豐笑笑正在哄著二棒槌玩撲克,聽著電視裡麵的聲音,看著電視裡麵的一切。他當即愣住了。

二棒槌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碰了碰豐笑笑的肩膀。

“笑笑哥,該你出牌了!”

“哦,哦,一個皮蛋!”

“笑笑哥,你怎麼哭了?”

“冇事,我眼裡進沙子了。”

豐笑笑關閉電視。一邊流淚,一邊衝著二棒槌笑嗬嗬的開口“棒槌,出牌!”

“房間裡麵哪兒來的沙子啊。笑笑哥,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你和我說!”

“冇有,冇有,好好出你的牌!”

骨頭從外麵走了進來,顯然,他也已經知道了一切。

“來,我陪他玩會兒,你出去休息會吧。”

豐笑笑點了點頭,經過骨頭身邊的時候,骨頭拍了拍他的肩膀。

“可以傷心,可以難過,但是要有度,他肯定不願意看到你這個樣子。”

“他是我在這個世界上最好的朋友,兄弟,冇有之一。”

“我懂。”

骨頭這一句話,說的豐笑笑淚崩了。

二棒槌依舊冇有反應過來。

“骨頭哥……”

張祥凱的家中。

安冉躺在床上,看著手機當中的新聞視頻,來來回回刷了數次。

她整個人極其平靜,突然之間坐了起來,開始穿衣服。

張祥凱走到了她的麵前。

“你想乾嘛?”

“出去走走。”

“你想去哪兒走?”

“隨便溜達溜達。”

“從這一刻開始,你不能離開我的視線。”

“張祥凱,我不想和你吵。”

“你覺得我再和你鬨嗎。”

安冉起身,張祥凱抬手抓住安冉的肩膀。安冉瞬間就怒了。撕心裂肺。

“鬆開我,給我滾!!”

兩個人直接打鬥在了一起。

在落花城一家檔次很高的酒店內。

張大白擦著自己的頭髮,從浴室走出。

盯著電視新聞,麵無表情的坐在了床上。

他歪愣著個腦袋,點著一支菸,十足的地痞流氓模樣。

吞雲吐霧之中,拿出電話,打給了趙宇軒。

“喂。”

“是我,張大白。”

“怎麼了?”

“從今天開始,身邊多帶幾個人。帶幾個棒的。能夠兒的!不然保護不了你這條狗命!”

“張大白,你知道你在威脅誰嗎?”

“趙宇軒,需要我再給你重複一句嗎?”

電話那邊的趙宇軒,不甘示弱。

“張大白,希望你明白,我之所以忍讓你,不代表我懼怕你。如果真的要動手的話,不是我多帶幾個人,是你要多帶幾個人了。”

“我張大白獨來獨往慣了,冇有帶人的習慣。腦袋就再這裡,最好早點下手來拿!”

【作者有話說】

祝福所有支援六六的兄弟姐妹,在新的一年,心想事成!萬事如意!大家新年快樂!!

兄弟們都動動自己發財的小手,看看自己的賬戶,把票票投啦~

感恩之心永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