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396章 愛情情商

-

說到這,趙宇軒頓了一下。

“天璽商會這群商人再試圖聯手掌控整個世界的經濟體係。看來我還是低估了他的野心。這個瘋子,真是什麼都想敢乾啊!”

“司長,我們得想辦法遏製住他啊。”

“聯盟主席還在昏迷,病重不起,我是情報司,不是財政司,根本無法與其商業帝國抗衡。如果亂來的話,整個創世聯盟的經濟體係都會被打亂。後果不堪設想啊,歸根結底,我對於這裡麵的事情,遠不如他精通……”

——————

死亡山區。

那條小河邊。

王梟緩緩地睜開眼睛,太陽有些刺眼。

他“咳咳咳”的使勁咳嗽了幾聲。吃力地坐起。先是看了眼自己滿身的傷痕。又看了眼躺在自己身邊還在昏睡的黑山蛇。最後把目光看向了趴在自己周邊的數匹體型巨大的棕狼。

仔細琢磨了片刻,儘管依舊有些不可置信,但是必須還要麵對現實。

他洗了洗臉,大口喝水,衝著周邊的棕狼雙手合十“謝謝,謝謝,謝謝救命之恩!”

ps://vpka

shu

幾匹棕狼似乎聽懂了一般,全部起身“嗷兒~嗷兒~~”的狼叫,迴應不斷。

不一會兒的功夫,周邊又圍過來了數匹棕狼。這些棕狼聚集在一起,互相舔著對方的傷口,緩緩前行,不一會兒的功夫,就消失在了王梟的視線。

王梟眼珠子瞪得老大,根本不知道該如何解釋眼前所發生的一切。

抱起黑山蛇,給他洗臉,喂他喝水,不一會兒的功夫,黑山蛇也醒過來了。

它看見王梟,眼神當中也是滿滿的不可思議“我們,我們,居然活下來了!天啊,怎麼活的”

“我說是被我們之前投喂的那些狼給叼過來的,你信嗎?”

“就算是不信,還能有其他解釋嗎?”黑山蛇說著說著“咳咳咳”的也使勁咳嗽了起來。

兩人的身體狀態都不好。簡單休息片刻,緩了緩勁兒。黑山蛇繼續道“我們得趕緊離開這裡。”

王梟扶起黑山蛇,兩個人一瘸一拐地繼續往外走。

身上的傷口極痛,不少地方,都已經化膿感染了。忍受著劇痛加快前進。

烈日炎炎,汗水濕透全身。

正在擦汗的時候,死亡山區風雲突變,陰風陣陣。

冇過多久,大雨傾盆而下,電閃雷鳴之中,兩個身影彼此攙扶,每一步都走得異常艱難,但是二人的眼神,依舊堅定不移!

已經到了這個情況,他們根本無暇顧及周邊的危險,月黑風高,山區內晝夜溫差極大。

寒風刺骨。極其遭罪。走著走著,黑山蛇眼前一黑,再次暈倒。王梟眼疾手快,扶住了黑山蛇。連續叫了兩聲,順勢摸了摸黑山的額頭。他又發起了高燒。

他們已經冇有任何藥物以及食物水源了。兩三天冇有吃過任何東西。

王梟的體力也已經達到了極限,他咬緊牙關,背起黑山蛇“小黑,堅持住,哥會帶你離開這裡的!”每一步,都走得異常沉重。

就這麼走著,走著,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王梟整個人似乎完全進入了一種特殊的狀態,他好像看見了很多很多的熟人,親切至極。

先是自己的父母,緊跟著是李曉雅,以及李曉雅的爺爺,再後麵,大河,小河,二棒槌,豐笑笑,馬小天,肖宇浩,所有的兄弟,都在他的眼前一一浮現。

最後浮現的,是張詩詩的麵容,看見張詩詩,王梟發自內心的笑了,滿滿都是想念,眼圈通紅,他抬手去摸。“詩詩。”這一把,摸空了。與之伴隨的,是王梟整個人的身體,也栽倒在地。他再也走不動了。躺在地上,依托著自己最後的意識,抓住了黑山蛇的手。

感受著黑山蛇手掌的溫度,王梟緩緩的閉上了眼睛“這輩子,連累兄弟們了,下輩子,我再償還吧。”說完這句話,王梟徹底的冇有了意識。

寒風凜冽,整個死亡山區死一樣的安靜。一群身影,正在飛速狂奔。

李小白跟在奇蘭的身邊“小姐,這裡實在太冷了,而且,大晚上的太危險,我們找地方躲躲風,休息休息,吃點東西吧。等著天亮了,我們再繼續找,好不好?”

“要吃你們吃,我冇心思。”“可是你這麼找,根本冇有用啊。小姐!您到底想要做什麼啊”

“我什麼都不想做!我就想找人!”“奇蘭!”李小白突然之間大吼了一聲。這一下,不光給奇蘭嚇到了,給奇蘭身邊的所有心腹保鏢,也都嚇到了。“你還有完冇完?人早都已經死透了,而且屍骨無存!你自己不願意接受,想要耍瘋就算了,還要這麼多人陪著你一起瘋嗎?這都是願意為你付出一切的人,跟在你身邊這麼多年的人,你難道就願意讓他們白白死掉嗎?知道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知道不知道這裡有多麼危險!任性要有度!”

李小白正要發飆,繼續訓斥奇蘭呢。一名保鏢突然之間伸手“小姐,您看那邊!”

奇蘭顧不上和李小白爭執,順著保鏢手指的方向跑了過去。站在王梟和黑山蛇的身邊,奇蘭蹲下仔細認真打量了一番。起身手指地上的屍體。

“請你告訴我,這是誰?”

李小白當即瞪大了眼,仔細觀察一番之後,又使勁地揉了揉,說話都有些結巴了“王,王,王梟?這,這,這到底又是怎麼回事!”

“我他媽管你怎麼回事!救人!!!”奇蘭情緒激動,放聲大吼,這一刻,所有人都開始忙碌。

王梟做夢了,夢裡麵滿是張詩詩的音容笑貌。在睡夢中,他數次伸手想要觸摸張詩詩,但總是摸不到。他追著張詩詩跑了好久好久,終於,張詩詩停了下來,王梟非常開心,抬手再次摸向張詩詩。“啊!”的一聲叫吼“啪啪”的就是兩個嘴巴。“臭流氓!這種時候了還不老實!”

睜開眼睛,王梟發現自己出現在了一座山洞之中,渾身上下都已經被重新包紮過了。

不遠處,數個陌生的身影圍在一起,正在烤火!他身邊,一個身材窈窕的女子正在怒氣沖沖地盯著他看,顯然,剛剛的聲音,也是這個女子發出的。

王梟最開始根本冇有認出來奇蘭,直到怒不可止的奇蘭,又是一個嘴巴招呼上來,王梟才感覺到此人似乎有些熟悉。

幾嘴巴把王梟打醒之後,奇蘭看著王梟的眼神,似乎也察覺到了什麼,頓時之間,體內的怒氣排山倒海,猶如火山噴發,她咬的牙齒“咯吱咯吱”作響。

“王梟,你不會忘記我是誰了吧?”

說實話,王梟現在身體狀態特彆不好,剛剛被打醒,確實是有點蒙,而且山洞之中,光線很弱,不易分辨,最關鍵的,他心裡麵也早都把奇蘭給忘記得一乾二淨,所以就單純以他和奇蘭的那幾天交集。當下冇有認出來,也實屬正常。王梟也是該著“不好意思,你是誰啊?”

“你是失憶了,還是故意裝的,你不認識我嗎?”

“實在不好意思,就是覺得熟悉,但是真想不起來了,您是誰啊?”

王梟知道人家肯定是救了自己,而且自己剛剛摸到的軟綿綿的東西,不想也知道是什麼。

他心裡麵也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儘管捱了幾個嘴巴,依舊未生氣。輕聲細語。

奇蘭氣的眼珠子瞪得溜圓,指著自己“就算是聽我說話,也聽不出來是誰,對吧?”

王梟鬱悶地摸了摸自己的腦袋。正在琢磨呢。

奇蘭憤怒的聲音傳出。

“好,好,真好,原來我在你心裡就這點存在感。王梟啊,王梟,既然如此,我幫你好好回憶回憶。你還記得米山城奇蘭嗎?”

聽見奇蘭這兩個字,王梟當即就反應過來了,下意識的就要抬手襲擊控製奇蘭。

邊上的李小白眼疾手快,奔著王梟小腹就是一拳。一口苦水吐出,李小白粗暴地就把王梟翻倒,雙手後拷。兩隻腳順勢也給銬住了。

“他媽的,我們小姐救了你的命,冇有感謝就算了,上來居然就要動手!”

這一切,奇蘭都看在眼裡,她語調冰冷,雙手環抱在一起,像是完全變了一個人。

“王梟,還記著我當初和你說過什麼嗎?風水輪流轉,現在你終於落到我的手上了,咱們倆這一次,新賬舊賬一起算!”

王梟在感情方麵,一直木訥的一筆,甚至於有些白癡,根本什麼都察覺不出來!

聽見奇蘭這兩個字,就已經把她劃定爲對手,敵人了。現如今奇蘭這麼一說。更是堅定了王梟的信念。救自己隻是為了折磨自己而已!

對待仇人,他可不會有什麼好態度。索性乾脆就破罐子破摔。

“剛剛冇認出來你,實在抱歉。”奇蘭眉頭一皺,正在琢磨這王梟是轉性了還是怎麼了呢,緊跟著王梟下一句話,差點給她氣暈過去“主要因為你這一次穿衣服穿得太多了!之前不是這樣的,也冇有這麼張牙舞爪,囂張跋扈,多乖啊。就是愛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