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這麼厲害難道都救不了嗎?”

“我也不是神仙啊小姐!他們可不僅僅是外傷,還有嚴重的內傷。”

“內傷?難道是被我打的嗎?”

醫生聽到這,皺著眉頭,滿臉的不敢置信。

“小姐,你,你給他們打成這樣?咋下的手啊!”

“哪兒那麼多廢話,我這著急救人呢!”

醫生立刻調轉話語。

“那你給他們下毒了嗎?”

“當然冇有。我就打了他一頓而已!還能打死不成嗎?”

醫生顯然會錯了意,深呼吸了一口氣。

“先不說外傷的事情,就他們體內這毒素,如果再不能得到有效抑製,他們兩個神仙難救!”

ps://vpka

shu

“那就趕緊控製啊!”

“小姐,這種事情是說抑製就能抑製的嗎?”

“那怎麼辦?”

“真的冇辦法了!”

奇蘭當即就瞪大了眼,直接就耗住了醫生脖頸,情緒極度暴躁。

“我不管你用什麼方式,我要救人,你聽見了嗎?”

奇蘭這一下,也是嚇到了醫生。

“大小姐,大小姐,你彆激動,讓我再好好想想。”

醫生來回踱步,仔細思索,片刻之後,他突然開口。

“有辦法了!”

“你說!”

“這個事情,比較,比較困難!”

“你就說吧!”

“城主府金庫內,有一間單獨儲藏名貴藥材的藥房。如果能得到城主的允諾,從那裡拿到所需要的藥材,可以嘗試救治!但是問題就在於,藥材非常珍貴,是否值得用在這兩個人的身上!我覺得城主不會同意的!”

“老孃就是城主,有什麼同意不同意的。”

奇蘭轉身就跑……

她在城主府的特權,自然是毋庸置疑的,可以隨便進出城主府任何區域。

城主府金庫藥房內。

奇蘭一邊看著手機上醫生給開具的藥材,一邊看著麵前一眼望不到頭的儲藥櫃。她抓撓了抓撓自己的腦袋。耐下心來,逐個尋找。

到底是米山城城主府的金庫藥房。所需要的一切,都有。

廢了好大的力氣,把所需要的藥材全部找到之後。奇蘭無意間看到了角落處的一個小藥櫃。

這個小藥櫃與其他藥櫃不同,金屬材質打造,還帶防盜密碼鎖。

“從這種地方還上什麼鎖!誰能進得來,防我呢嗎?”

奇蘭自言自語了一句,走到密碼鎖邊,嘗試著輸入了自己的生日,指紋,瞳孔。

“哢嚓~”密碼鎖被打開了。

這裡麵有幾顆藥丸,還有幾片膏藥,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這點破玩意還至於特意鎖一道嗎?這藥櫃看起來倒不錯!”

她滿臉嫌棄地關上防盜門,轉身就往出走。

走到一半兒的時候,奇蘭停了下來,似乎又想到了什麼。

“不對!”

她重新打開帶有密碼鎖的藥櫃,順勢把裡麵的東西裝進兜裡,風風火火地跑回房間。

奇天的房間內。

奇天與幾名幕僚正在打麻將。幾人說說笑笑,好是開心!

“城主,聽說咱們米山城的防禦體係已經徹底建設完畢了,馬上就可以投入使用了。”

提到這個,奇天滿滿的都是開心。

“是的,接下來就是身份驗證係統了。”

“這個驗證係統,上麵是怎麼規定的。”

“目前為止,是將係城市的所有原著居民,以及一些特殊群眾。會發放統戰身份證!”

“若是如此的話,兵係那些人,能同意嗎?”

“雙方已經達成一致了。”

“怎麼達成一致的?”

“我們負責幫助他們修建城池,爭取讓他們的城市儘快趕上我們。等著他們城市建設得差不多的時候,他們也修建防禦體係,使用身份驗證係統,大家通一通網就行了。現階段,他們的人想要進入將係城市,來之前開屬證明,提前報備就行。”

“他們生活的很多地方,都有核輻射,怎麼修建城池啊?”

“現如今的核輻射,遠不如之前那麼嚴重了!雖然還有,還會對人體產生影響,但是他們不會在原址修建城池的!他們會在原址周邊,選擇其他適合建城的區域。”

“再適合建,也是有影響啊。”

“至少能比原址好吧?日後消散的時間也要比原址少吧?其實很多兵係城市,原址周邊,都已經出現了一小片一小片的無汙染區了,這些區域雖然麵積狹小。但是可以納入城市範圍內。到時候把城主府建設在這些區域,這樣一來,一座大城內,一部分受到核輻射影響很小,還有冇有受到核輻射影響的區域,那不也是挺好嗎?”

另外一個幕僚有些好奇。

“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我們哪兒來的這麼多錢建設這麼多城市啊?這不現實啊!”

“我們自然是冇有這麼大能力的。”

“那些兵係的人也不是傻子,都知道我們冇有這麼大的能力,為何還會同意呢?”

“天璽商會牽頭修建。我們負責配合,支援,入股。”

“天璽商會?韓天喜新成立的那個商會?”

“是的,創世聯盟內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大富商,都在那個商會當中!這裡麵不乏還有很多響噹噹的人物,這些人根基深厚,有人甚至已經發了數十年的戰爭財!都是巨鱷!還有一些並不怎麼有名號的人。但是能進入這個圈子,實力定然更加恐怖。隱形富豪更加可怕!”

“如果我記得不錯,天璽商會最近是不是有幾個項目在我們米山城開工了?”

“不光是米山城,還有將係其他幾十個城市,都是同一天開工的。”

“我了個乖乖,這天璽商會到底想要乾嘛啊?”

“他們都把統戰貨幣統一成聯盟貨幣了,你說他們想乾嘛?自然是想要挾持統戰經濟。”

“城主,這件事非同小可啊,我們整個光明統戰的經濟,可不能被天璽商會把控啊。”

奇天笑了起來。

“我們光明統戰有什麼經濟啊?除了少許的幾座城,稍微好點,一部分勉勉強強能入眼,剩下的絕大多數城市,還再核輻射區苦苦掙紮,以物換物呢,哪兒來的什麼經濟?”

奇天作為光明統戰將係核心城市,知道的內情自然是比這些幕僚多很多的。

“其實總部也不願意天璽商會把控我們光明統戰的經濟命脈,但是冇有辦法,我們冇有能力完全架設完整的經濟體係。如果讓我們自己來,再來一百年,都未必能架設完畢。但是天璽商會不同,他們等於是用光明統戰的財力,幫助我們全方位架設經濟體係。速度會快的多。所以為了緩和我們內部矛盾。讓諸多統戰城市儘快走上正軌,我們冇得選擇,也根本無法拒絕,隻能和天璽商會合作!”

“那這樣一來,以後我們的經濟命脈,豈不是就把控在韓天喜手上了?那不是要看他臉色。他可是創世聯盟七大主城之一雲頂城的城主啊!”

“韓天喜雖然是名義上的天璽商會會長,能決定很多事情,但是他無法在天璽商會一言九鼎!也無法決定天璽商會的所有走向以及投資!那些商人大佬們,不可能跟著韓天喜橫衝直闖,承擔所有風險的!所以天璽商會內部股權複雜,並不是韓天喜一家獨大!天璽商會內比他有錢有是有資曆的人多了,之所以讓他當會長,也不過是人家不想拋頭露麵罷了!日後有任何紛爭,麻煩,也可以隨時退出!留有餘地!”

“那都是一些老成精的人,他們會有自己的考慮,他們隻想把兩邊的錢都賺了,但是絕對不會隨便參與兩邊的鬥爭。因為參與鬥爭,肯定就會把他們捲進去。一定會損失利益。”

“商人,商人,唯利是圖,他們隻想賺錢而已!而且,我們也有製約他們的手段。”

奇天簡單明瞭。

“在大家約定的條框內行事,做事,各取所需!那一切都OK!稍微過分點也沒關係。但如果太過分了,大不了把這些商人全都乾掉。我們經濟體係崩盤,崩了就崩了,頂多回到現在,但是他們在我們這裡的這麼多投資,可就打水漂了。所以天璽商會也不敢亂來的。”

“還有更關鍵的一點。韓天喜雖然是創世聯盟的城主,屬於創世聯盟陣營。但是韓天喜實際上早已脫離了創世聯盟。他正在搭建屬於他自己的戰鬥體係。好比光輝城,落花城,他是要自己當老大的。之所以冇有宣佈獨立,是因為這個身份,這個頭銜,對於他來說還有用。”

“同樣的,雲頂城和其他幾個主城之間矛盾重重。已經到達了不可調和的地步。尤其是和開陽城陳林根之間的矛盾,畢竟李蒙當初是受了韓天喜的令,屠戮了開陽城一個軍的兵力。也是韓天喜和萬城,黃俊合謀,乾掉了五城同盟在內的整個聯軍軍隊。”

奇天所說的這一切,很多的不是他自己想出來的,是開會的時候,其他人說的,他聽見了,原本複述而已。

“昔日不可逾越的那座大山,已經搖搖欲墜了。估計不用多少時間,就會土崩瓦解的。”

“情報司,後勤保障司與特種行動司之間的恩恩怨怨。五城同盟與光輝城的恩恩怨怨,五城同盟自己內部的恩恩怨怨,五城同盟與聯軍軍隊之間的恩恩怨怨。還有無數身處局外的其他小城,彼此之間的頻發接觸,意圖自保的拉幫結派。”

“這個關鍵時期,我們什麼都不用做,隻需要維持好我們自己內部團結,等著他們塌就行了。”

“天璽商會也是希望創世聯盟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