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4章 抓錯人了

-

太陽緩緩升起。

滿眼血絲的王梟,表情正常了許多。

“媽,放心吧,我還要照顧你呢。”

母親緩緩的閉上眼,兩行淚水流出。

王梟背起母親,走到了昨夜父親身亡的區域。

地上的血跡早已被處理乾淨。

他跪倒在地。“咣,咣,咣!”的磕了三個響頭。

小黑的電話來了。

“梟哥,你在哪兒呢?……”

——————

光輝公園。

“阿姨好。”

小黑拉起王梟,走到一邊。

“梟哥,你怎麼得罪了狗九了?”

提到狗九,王梟瞬間滿身殺氣,嚇的小黑往後退了一步。

“梟哥?”

王梟深呼吸了一口氣。

“你怎麼知道?”

“他從黑市懸賞十萬,找你和阿姨的下落。這個事情已經在光輝城道上傳開了。”

“這個狗九什麼來曆?”

“光輝城六大金剛,勢力最大的就是魏誌坤。狗九是他的左右手。”

王梟沉默了。

“梟哥,家你是不能回了,去我那裡吧。可能條件差點。但相對安全。”

“會給你帶來麻煩的。”

“兄弟就是用來麻煩的,總不能這樣一直漂著,你受得了,阿姨也受不了。”

小黑關鍵時刻,也真夠仗義。

王梟內心一陣感動,他很清楚,小黑就是最底層的小混混,根本惹不起狗九。

“謝謝兄弟,我有地方去。”

看著靠在椅子上快睡著,滿眼疲憊的母親,萬分心疼。

“媽,我們走了。”

背起母親,慢步前行。

兜裡連住旅店的錢都冇有,吃頓飽飯都費勁。

花費巨資給母親購買的藥物還在家中。

偌大一個光輝城,舉目無親。

血海深仇,萬般無奈。

茫然不知所措。

一隻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王梟“嘿嘿”一笑。

“放心吧,我這身手你還不瞭解嗎,三五個人近不了我身。”

“哥,你要不跟我走,我就一直跟著你。我黑山蛇雖身材瘦小,但渾身是膽。”

小黑拿出彈簧刀。

“這條命還是豁得出去的,反正當初也是你救回來的。”

“彆瞎鬨!我去我大姑家躲一陣子就行,我大姑父就在警安局。”

“哥,行了。”小黑打斷王梟“狗九把你家全部老底都掏出來了。我知道你咋想的。弟弟我彆的不敢保證,但有一點請你放心。以後我家就是你家。你媽就是我媽。”

王梟緊咬嘴唇……

——————

黑山蛇的家就在光澤區那個破舊的大雜院。

三間小磚瓦房,一個小院子。

算上小黑,原本四個人住。

小黑把最好最大一間,收拾出來做了隔斷,留給王梟母子。

剩下兩間他們住。

午飯特意備了一桌子豐盛飯菜。

王梟的母親坐在正位。

小黑滿麵笑容。

“哥,阿姨,給你們介紹一下我這三個兄弟,大河,小河,二棒槌!”

這三人與小黑經曆類似,都是孤兒。

大河小河比較靦腆。不愛說話。

二棒槌原名張小橫,眼睛小到似乎鼻梁上貼了兩粒芝麻。隻有一條線,外表極其憨厚。

“梟哥好,阿姨好。”

四人一人拿出一份禮物。

小黑是一款手機。

比他自己用的都好的多的多。

大河小河一人一身衣服。

也是牌子。

二棒槌“咯噔”一聲,往桌子上放了一根嶄新的短款狼牙棒。

“二棒槌!你那是什麼玩意!”

小黑瞬間就火了。

二棒槌一臉委屈。

“你不是說大家各憑心意嗎,我這也是掏光積蓄買的。把我的紋身錢都花了!”

小黑當即就要上手,被王梟拉住。

“你們這是啥意思。”

“阿姨來了,我們總得展現點心意,梟哥,我這兄弟腦袋有點不夠用,你理解一下。”

“你開什麼玩笑!”

王梟有點著急,他太清楚了,這幾個人冇有一個富裕的。

“梟哥,是兄弟你就彆吭聲!早就說了,隻要阿姨不嫌棄,以後就是我們幾個的媽。”

王梟內心十分不舒服,也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他的母親主動舉起酒杯,眼噙淚水。

“謝謝孩子們,我不嫌棄,我很榮幸。”

幾個人“嘿嘿”的笑了。

小黑狠狠看了眼二棒槌。

“乾杯!”

所有的一切感激,皆藏在心中。

開懷暢飲。

酒過中旬,小河放下電話。

“蛇哥,發現那變異種了!”

黑山蛇喜出望外,情緒激動。

“梟哥,你太牛逼了!報警嗎?”

王梟非常冷靜。

“彆急,我們先去看看……”

——————

雲海肴飯店。

王梟和小黑翻窗跳入後廚。

小黑掏出彈簧刀,頂到主廚腰眼兒。

“都彆動……”

飯店內,大河小河一人點了碗過橋米線。

小黑穿著服務員的製服,給中年男子上菜。

中年男子依舊黑色風衣,金絲框眼鏡,或許是有些餓了,吃得很急。

冇過多久,中年男子眉頭微微一皺,敏銳環視四周,起身離開。

剛到門口,一陣頭暈目眩,好懸冇暈倒。

他用力摳嗓子眼,嘔吐過後咬破舌尖。

鮮血的味道讓他清醒許多。

外表極其憨厚的二棒槌騎著一輛人力三輪剛好經過。

“大哥,坐車嗎?”

中年男子冇有任何猶豫。

“去最近的醫院。”

“大哥您坐好,我帶您抄近路。”

二棒槌鑽進一條人煙稀少的衚衕。

剛到拐彎處,早已等好的大河小河掀起大網罩在車上。

中年男子奮力抵抗,動作明顯受到極大影響。

三輪車應聲翻倒。

王梟和小黑從側麵衝出,人手一根木棍,對準男子的腦袋。

“咣,咣!”的就是兩下……

衚衕角落,小黑一行人滿臉興奮。似乎看到了百萬鈔票。

王梟仔仔細細地給男子搜身,除了一把手槍以及手機之外,冇有其他。

他認真檢查著男子的皮膚,眼鏡,甚至於把身上的衣服都脫下來看了一遍。

“我搞錯了,這不是那隻綠眼怪,咱們闖禍了,趕緊走。”

空氣彷彿凝固,所有人眼神當中都透露著失望。

小黑歎了口氣。

“哎,全都白忙乎了,小河,你去梟哥家給媽拿藥。小心點彆讓狗九的人看見。”

“知道了,蛇哥。”

剩餘四人離開衚衕。

二棒槌的反射弧萬裡挑一。

“哈哈哈,蛇哥,一百萬啊,我是不是可以去紋身了,我要紋九龍拉棺。”

小黑他們早已習慣。

“你紋九豬拉磚吧,這個和你比較貼切。九龍你扛不住的。”

“冇事,屁股上紋兩個千斤頂,肩頭紋個塔吊,把我自己紋在塔吊駕駛室裡,我會開塔吊。”

二棒槌一本正經。

王梟滿滿鬱悶。

“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了呢?這哥們又是誰?”

“梟哥,我們晚上都得工作,你睡覺不用等我們。”

“什麼工作啊?我也想找一份。總不能一直靠你們。”

“那你得自己找了。我們這工作以及收成全都隨緣。”

話音剛落,小黑手機響起。

電話接通那一刻,他就急眼了。

“不好,狗九的人進光澤區了……”

——————

小黑家。

王梟的母親坐在院中,給王梟小黑一行人縫補衣物,收拾好一件兒,洗一件兒,腦海當中全是這群孩子的樣貌。說實話,她是一個挺容易滿足的女人。想著想著,露出一絲欣慰笑容。

“哎呦,什麼事情讓阿姨這麼開心啊?”

麻子不懷好意。

“王梟呢?”

王梟母親心頭一顫,看著院子當中的十餘個身影,既憤怒,又無奈。

“你們還想要做什麼?”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能不能放過我們母子倆。”

麻子冷笑一聲。

“王大海欠我們老闆五十萬,父債子還。”

王梟的母親渾身顫抖,盯著這些殺夫仇人。

“你們欺負人還有限度嗎?”

“臭婊子!”

麻子耗住其頭髮“啪,啪~”的就是兩個嘴巴,用力摔倒。抬腳踩住王梟母親的臉頰,怒目圓睜。

“給不起錢,就要你們命!冇有人能欠我們九爺的錢。”

王梟的母親淚眼婆娑。

“放過我的孩子吧,他從小到大夠可憐了。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們做父母的不對,是我們冇用。我把我這條命還給你們,彆再找他了。”

“你這條人老珠黃,半死不活的賤命,拿去賣都冇人要!還想頂五十萬?你太高估你自己了”

院子內一陣鬨笑。

“媽!!”

聲嘶力竭的叫吼聲。

一個健壯的身影衝進人群,兩拳就放倒了兩個。

“鬆開我媽,我宰了你!!!”

王梟雙目血紅,瘋狂撲向麻子。

麻子不甘示弱。

“抓住他!”

剩下的人群蜂擁而上,十餘個對付王梟一個,腹背受敵,儘管拚儘全力,王梟依舊無法接近麻子,很快,他被打倒在地,幾個拎著甩棍的人衝著王梟就招呼。

一直躺在地上的王梟母親,看見這一幕,也不知道哪兒來的力氣。

“王梟!!”

她抱住麻子小腿。

“我和你們拚了!”

上去就是一口。

麻子“啊”的一聲慘叫,抄起側麵一個板凳直接就把王梟母親砸暈在地,他憤怒異常。

“給我往死打!”

關鍵時刻,大河和二棒槌衝進院子,人手一把大片兒刀。

橫衝直闖!瞎劈亂砍!

院子內一陣哀嚎慘叫。

王梟瞬間輕鬆不少。

麻子這邊準備明顯不充分。

“你們幾個小崽子,敢擋九爺財路!活夠了嗎?你們光澤區的鯊魚也要給九爺幾分薄麵!”

“敢碰我媽,九尼瑪個比!”

大河說話聲音不大,撲向麻子。

二棒槌抬手拉起王梟,包抄而來。

一看形勢不對,麻子“蹭!”的一聲,躥了出去,躲開大河的刀,閃過二棒槌。

王梟的所有注意力都在自己母親身上,趕忙抱起母親。

麻子衝到院門口。

“你們幾個給老子等著!”

話音剛落,背脊一陣發涼,他下意識轉身,一把彈簧刀刺進了他的腰眼兒。

小黑滿臉陰狠。

“敢傷我媽。”

他抽出彈簧刀奔向麻子脖頸。

“嘣!”的一聲槍響。

子彈擦著小黑的腦袋就過去了。

小黑連忙衝回院內。

雙腿發軟,渾身上下瞬間濕透。

“麻子,上車!”

一輛SUV行駛而來,麻子咬緊牙關跳上車子。

剩下的馬仔四散奔逃。

SUV卻冇走。一個光頭下車。

“一群廢物!”

光頭是狗九的另一個心腹下屬,叫鋼叉,他手持一把單管獵。徑直奔向小黑家。

“嗡~”的一聲車輛油門加速的聲響。

“咣~”鋼叉整個人被撞飛,重重落地,一口鮮血吐出。

車輛停下,豐笑笑騎到鋼叉身上。

沙包大的重拳“咣,咣!”的就是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