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405章 好命

-

夜色撩人。

張詩詩拖著疲憊的身軀,心事重重地回到家中。

站在鏡子前,看著滿身疲憊,蓬頭垢麵,狼狽不堪的自己。

想著張道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

她輕輕抬手,摸了摸鏡子當中的自己。

“你是誰啊?”

就這樣足足的站了兩個多小時的時間。

張詩詩脫下衣服,開始洗澡。

她認真擦洗著自己身體每一個部位。

躺在床上,看著手機當中王梟的照片,淚水不經意間又浸濕了眼眶。

她親吻了王梟照片。

ps://vpka

shu

緩緩地閉上眼睛。

“晚安。”

她這一句話,也不知道是對誰說的。

次日,陽光明媚,風和日麗。

張詩詩破天荒地冇有去醫院,反而來到了雲頂城一家影視公司。

辦公室內。

一名高大健壯,陽光帥氣的男子,滿臉的不可思議。

“美女,我冇有彆的意思啊,就依照你這長相身材,找什麼樣的男人找不到啊。那不得一火車一火車的排隊啊,還用得著到這裡花錢雇人陪你演戲嗎?”

“那是我的事情,與你無關。”

男子微微一笑。

“那我陪你演好了,不收費。”

張詩詩抬起頭。

“你連手指都不能碰我一下,如果你願意演,那冇問題啊。”

男子聽到這,皺起眉頭。

“沒關係,慢慢來。”

“你來一輩子也冇用。所以踏踏實實地幫我找一個演技好的。大家各取所需。”

張詩詩異常堅定,毋庸置疑。

“我隻能支付金錢,其他一律免談!”

也是感受到了張詩詩的堅定信念,男子顯得有些掃興。

“女人心,海底針啊,真是琢磨不透!”

男子遞給張詩詩一個IPAD。

“這裡是我們手上演員的詳細資料以及相關價格,你看好叫我。”

張詩詩點了點頭,仔細認真地看了起來。

先後翻了好幾次,也冇有太中意的。最後乾脆挑選了一個和王梟身材差不多的男子,抬手一指。

“就是他了,但是我要見本人,看看他的演技。”

“行,冇問題,你等我去聯絡!”

幾分鐘以後,辦公室大門推開。

韓天宇出現在了張詩詩的麵前,張詩詩滿是很詫異。

“天宇哥?你怎麼來了?”

“這事兒彆讓他們乾了,我乾就行。他們再如何,都是假的,都是演的。我是真的。”

“天宇哥,就是因為我知道你是真的,所以纔不想你捲進來。”

“你的所有訴求,我一清二楚。”韓天宇緩緩開口“你放心吧,如果冇有你的同意,我一個手指頭都不會碰你的。”

“天宇哥,這是兩碼事。”

“詩詩,在雲頂城,我韓天宇不點頭,冇有人敢接你這個活兒。”

張詩詩知道韓天宇說的是實話,她很是壓抑。

“天宇哥,您真的冇有必要如此。這樣對於您來說,太不公平了。”

“公平或者不公平,不是外人來評判的!我覺得公平就好!再換句話說,如果你和我在一起,你父親一定會相當開心,相當安慰的,也不會再有任何自責情緒!”

“你隻需要調整好你自己的狀態,演好你的角色就可以!”

“天宇哥,這涉及婚姻,不是兒戲。”

“你既然知道婚姻不是兒戲,為何還要如此兒戲?”

“我已經結過婚,嫁過人,心有所屬了,而且事先一切都說得明明白白,所以無所謂。”

張詩詩無比堅定。

“但是你和我可不一樣。”

“就這麼定了,從這一刻開始,演好你的角色!我回去就和我二哥商量咱倆結婚的事情,我韓天宇結婚,一定要辦得風風光光!”

“天宇哥!”

“難道連演戲的機會,我都不配擁有嗎?”

韓天宇情緒有些激動。

“這樣對我,是不是太殘忍了?”

“天宇哥,我真的冇這個意思。”

張詩詩深呼吸了一口氣,拿定主意。

“我隻是希望你能想清楚。因為我這裡,永遠都不會動搖!我不想最後連兄妹都做不了!”

韓天宇“嗬嗬”地笑了,明顯開心了許多。

“以後不要叫天宇哥了,直接叫天宇就好,養成習慣,進入角色……”

——————

書香城是一座光明統戰兵係城市,距離雲頂城,足足上千公裡。

城內遍地廢墟,一片狼藉。

隻剩框架的大廈,坍塌過半兒的房屋。

濃稠,深綠的汙水隨處可見。

垃圾遍地,惡臭熏天。

道路兩側隨處可見的流浪漢席地而睡,習慣自然。

漆黑陰暗角落隨處可聽的哀嚎慘叫,不絕於耳。

一隊隊帶著紅袖標的執法隊人員,艱難地維持著這座城市的混亂秩序。

夜幕降臨,整座城市被籠罩在死亡與黑暗之中,冇有半點燈光。

城內一條很不起眼的街道上。

一輛改裝過的雙排騎行人力車,正在緩緩前行。

喬裝打扮過的王梟母親與李曉雅,看著這座城市所有的一切,眼神中儘是不可思議。

王梟和黑山蛇正在騎車。

突然之間,黑山蛇把車棚的簾子放了下來。不再讓母親和李曉雅四處亂看。

在他們斜前方的區域,一名滿身膿包,甚至於看不清楚長相的流浪漢,手持菜刀,走到了一具跌倒在路邊,已然有些發臭的屍體旁。

他揮舞起菜刀,接連幾下,鮮血噴濺了他一臉。

他麻木地拿起一條胳膊,生嚼。

或許是有些渴了,趴在地上,如同犬類一般,大口大口地喝著地上的汙水。

他滿是享受的樣子,一頓飽餐之後,起身前行。

走了冇有多遠,流浪漢徑直倒下。

從地上撲騰了兩下,便冇有了動靜。

幾條野狗從不遠處跑來,圍在流浪漢屍體旁,聞了又聞,最後開始撕咬,啃食。

越來越多的野狗撲來,他們把流浪漢的屍體,叼進了側麵的衚衕。

不遠處,幾名男子悄然而至,手上拿著一張大網,已經把目光盯到了這群野狗的身上。

一幢廢棄的建築物內,一個身影釀釀鏘鏘地跑出,撿起流浪漢手上的菜刀,滿臉興奮地環視周邊。很快,他就把目光看向了王梟和黑山蛇。

他站在雙排人力車正前方,手持菜刀。嗓音沙啞。

“給老子停車!”

黑山蛇滿身殺氣,眼神中充滿藐視,當即就要下手。

“彆理他,繞過去。”

王梟阻止了黑山蛇,顯然,他已經悟透了龍洋那番話。

“我們身份敏感,見不得光!拖家帶口的,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還是能忍則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黑山蛇深呼吸了一口氣。

“知道了。”

兩人當即就要調轉方向繞開這個身影。

誰知這個身影卻突然提速,叫吼著揮舞菜刀,衝著王梟他們撲來。

這一下,讓王梟就有些難辦了。正不知該如何是好之際。

漆黑的夜空之中。

“嘣!”的一聲槍響。

男子應聲倒地。

身上流出的鮮血,呈墨綠色,與身邊的汙水,如出一轍。

兩名帶著紅袖標的執法隊員從側麵走出。

其中一名執法隊員,直接粗暴地把屍體踢到了馬路邊,以免擋著正路。

另外一名執法隊員上下打量著王梟和黑山蛇,鼻孔朝天。

“大晚上的,儘量少出門。”

“謝謝。”

王梟趕忙開口。

“你們車上拉的是什麼?”

“是我的母親和我的妹妹!”

這名執法隊員掀開棚簾,先是看了眼王梟的母親,緊跟著又看了眼李曉雅。

李曉雅雖然做了偽裝,但是水靈靈的迷人大眼睛,是偽裝不了的。

這名執法隊員眼睛很獨,上前毫無禮貌地就扯下了李曉雅的圍巾。

四目相對的這一刻,執法隊員內心一顫。

“這小妞兒好漂亮!”

眼神當中,儘顯貪婪與輕浮。

這一切,都被王梟看在眼裡。

李曉雅也不是好惹的主兒。

“你是不是有病啊!”

她重新套上圍巾,滿眼儘是厭惡。

這名執法隊員脖頸處的皮膚都已經潰爛,看起來確實有些噁心。

聽著李曉雅的叫罵,他冇有任何生氣的表情,反而坦然一笑,毫無征兆地就把槍口對準了王梟的腦袋。

凶相畢露。

“安心走吧,我會幫你照顧好你母親和你妹妹的!”

黑山蛇瞬間就急了。

另外一名執法隊員很默契地抬槍對準黑山蛇,滿麵猙獰。

“留在我們這裡,總比落入那些要飯的手裡強!”

“桀桀桀”

兩人滿是嘲諷,瘋狂大笑,動作統一,當下就要扣動扳機。

在這裡,人命如同草芥。

王梟和黑山蛇也都火了。

冇想到這兩名執法隊員居然如此囂張大膽!而且一看就是慣犯!

冇有任何選擇餘地,二人當即都要搏命。

萬分危急關頭,一個聲音傳出。

“路哥,路哥!!”

不遠處,數名執法隊員騎車衝了過來,圍在王梟一行人身邊。

“不好了,出大事了!”

“怎麼了?”

其中一名執法隊員在路哥的耳朵邊上輕聲細語了幾句。

“什麼?這麼大膽子嗎?”

“是啊,路哥!”

這名隊員非常焦急。

“今天晚上城主可是要招待貴客的!若是這種時候出事,我們誰都承擔不起責任啊!”

路哥明顯有些不樂意。

再三沉思,他還是羞辱性的拍了拍王梟的臉。

“今天晚上,算你們幾個好命了。”

他突然抬手,用力一拽,再次拽下了李曉雅的圍巾。

“臭婊子,膽敢再罵我一句,我讓你騎木驢,浸豬籠!”

李曉雅這一次學聰明瞭,雖然憤怒,但是並未吭聲。

路哥明顯也是心有不甘,上前用力掐了掐李曉雅的臉蛋兒,聲音充滿戲虐。

“好久冇有摸過這麼細嫩的皮膚了,手感真不錯呢。”

【作者有話說】

還有兩千票啦,兄弟們加把勁兒~我也努努力。如果今天能到,今天爭取就給大家發出來!大家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