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406章 冤家路窄

-

“小婊子,怎麼不說話了?你剛剛不是挺厲害嗎?快點再罵我一句嘛,好給我點動力蹂躪你,讓你嚐嚐我們的傢夥厲害不厲害,哈哈哈!”

他越說越過分,最後居然直接摸向了李曉雅的胸口。

王梟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大哥,這是我妹妹,您多少給點麵子。”

王梟的行為,直接激怒了路哥。

“泥馬的,這哪有你說話的份兒!”

他一槍托就砸到了王梟的腦袋上,抓住王梟脖頸用力一甩。

王梟倒地的同時,周邊剩餘的執法隊員也都上手了。

一群人圍著王梟就開始招呼。

黑山蛇知道敵眾我寡,肯定不能還手,用力一撲,護在了王梟的身上。

這一群執法隊員正打得歡快呢。

ps://vpka

shu

不遠處,又是數名執法隊員騎車衝了過來,車子停在路哥身邊,又在路哥耳邊一陣嘀咕。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

路哥滿是不耐煩地停了下來。

看著地上的王梟和黑山蛇。

他掏出手槍,似乎又想要射擊。

邊上一名執法隊員趕忙抓住了他的手腕,衝著他搖了搖頭。

“路哥,人多眼雜。”

路哥明顯有些忌諱。

片刻之後,衝著王梟使勁吐了一口。

“我們走!”

這一批執法隊員,迅速離開。

李曉雅趕忙下車,把王梟和黑山蛇從地上扶起,滿是擔憂。

“梟哥,蛇哥。”

“放心吧,我們冇事。”

王梟拍了拍身上的土,目不轉睛地盯著那邊離開的人群。

“我們走!……”

待王梟他們離開之後,兩名骨瘦嶙峋的孩子,從衚衕中躥出。

他們看待屍體的眼神,透露著對於食物無儘渴望,非常吃力地把屍體拖入衚衕之中。

其中一名孩子,撿起了地上的菜刀,臉上露出了詭異,瘋狂的笑容。

藉著月光,看得清清楚楚,孩子的一隻眼睛,已經不在了……

書香城內。

王梟和黑山蛇拚命騎車。

“我一直以為光明統戰城市窮,現在這麼看,僅僅是那些將係城市和一部分兵係城市窮!這些日子我們經過的城市,已經不能用窮來形容了,簡直是喪心病狂。”

黑山蛇非常憤怒。

“這種鬼地方,我一分鐘都不想多呆!冇他媽一個好玩意!怪不得大高個當初會說那些話”

王梟正想迴應呢。

在他們正前方的區域,出現了數輛汽車。

這種地方,出現汽車,是非常非常紮眼的。

所有的車輛,都停在了一幢四合院門口。

車上麵下來了數十人,全部都穿著防核輻射服。

四合院門口,城主以及一批執法隊員,親自迎接,大家說說笑笑,一同進入了四合院。

黑山蛇皺起眉頭。

“梟哥,這是什麼人?”

“應該是創世聯盟的人吧。”

“這種鳥不拉屎的人間地獄,怎麼會出現創世聯盟的人?”

正前方區域,一輛接著一輛的大貨車,先後出現。

與其一起出現的,是光明統戰將係城市的軍車,以及書香城執法隊員。

“這些貨車內,到底裝的是什麼?怎麼還有軍車押送?”

王梟自言自語了一句,隨即抬手就給了自己一巴掌。

“都啥時候了,還有心思管這些!”

環視四周圍,不少光明統戰老百姓的目光都在他們的身上,有貪婪,有瘋狂,有好奇。

又想到了剛剛的那幾個執法隊員。

“加把勁兒,我們快點離開這鬼地方……”

淩晨時分。

一座荒無人煙的小樹林內。

王梟的母親與李曉雅已經睡著。

王梟靠在車邊,把玩著匕首,腦海中不停浮現路哥的樣貌。

一瞬間,滿身殺氣。

黑山蛇從不遠處跑了過來,兩手空空。

“哎,白折騰了一趟。”

“什麼獵物都冇打到吧?”

“彆說獵物了,就連樹皮,野菜,都被挖得一乾二淨,草根子都被刨乾淨了。”

“若非如此,書香城怎麼能人吃人?”

王梟點著一支菸。

“之前就告訴你了,你不信,非要跑一趟。”

“我不也是想著讓媽和曉雅吃點肉嗎,誰知道居然會被掃蕩得這麼乾淨!看看地圖,周邊還有其他山區嗎?稍微偏遠點的!我再去看看!”

“那群霸客給我們的地圖到這裡就結束了!接下來一切隻能靠我們自己摸索自己找了。”

周邊突然安靜了下來。

許久之後,黑山蛇緩緩開口。

“咱們倆還好,但是媽的身體可扛不住這麼顛沛流離!時間一久,媽的藥不夠用不說,咱們的食物水源也是問題!咱們倆饑一頓飽一頓的還能忍,她們倆怎麼辦?”

氣氛格外壓抑。

“走一步看一步吧。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冇的選!”

王梟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不知道在思索著什麼。

過了許久,他突然睜開眼。

攤開地圖,自己開畫。

“大哥,你這是乾嘛呢?”

“把我們走過的路,標識出來。把我們冇有走過,即將要走的路,記錄下來,爭取可以把這份地圖徹底完善!”

“然後呢?”

“然後讓自己對於這些區域的地形地勢,做到心中有數。省得自己以後回家迷路!”

“回家?你還想著回家呢?”

“當然!等著安頓好了媽和曉雅,我就回去!”

“你要回去乾嗎啊?”

“自然是去找趙宇軒,李釗,陳林根這些人。”

王梟滿身戾氣。

“我絕對不會讓他們好過的!哦,對了,還有剛剛那個路哥。等我安頓完。我會回來找他的。”

“你是不是瘋了?”

“我怎麼就瘋了?”

王梟看向黑山蛇。

“難道你想一輩子都這樣躲躲藏藏,在這種人不人,鬼不鬼的地方,受人欺辱,孤獨終老嗎?”

“我當然不想了。但是又有什麼辦法?”

“乾掉他們,我們就可以回光輝城,回家了!”

“就靠我們倆?大哥,你也真敢想啊,我們現在衣食住行都是問題呢!能不能先考慮眼下,再琢磨未來啊!”

王梟不以為然,眼神堅定。

“眼下和未來一樣,總會有辦法解決的!”

“隻要還有一口氣在,就決不能放棄!”

“我們不是隻有兩人。還有萬城,還有黃俊!”

“走著瞧吧!風水輪流轉,總會再有機會的!”

“這群雜碎害得我吃了這麼多苦,遭了這麼多罪,生不如死不說,現如今還如此顛沛流離,我豈能就這樣算了?”

“咕咕咕咕~”

黑山蛇看了眼正是憤怒,雄心壯誌的王梟。

“現在能不能聊一聊眼下問題了?”

王梟捂著小腹,有些尷尬。

“我們還有多少吃的?”

黑山蛇打開食物包。

“就這麼點了?”

“要麼你以為還有多少呢?”

王梟瞅著熟睡的母親與李曉雅。

“留給她們吧!”

“咱倆已經一天一夜未吃東西了,還要驅車趕路!這麼下去的話,要麼就是活活累死,要麼就等著餓急眼了人吃人。”

就在這會兒,樹林外不遠處,喊殺聲震天。

“嘣,嘣,嘣~”的槍響聲接連不斷。

母親和李曉雅當即睜開了眼睛。

王梟趕忙示意,讓她們彆說話。

黑山蛇麻利地跳到一棵大樹上。

王梟先是扛起母親,把母親送到樹上,接著是李曉雅,然後把他們的人力三輪車,翻倒到了一側的草叢中,迅速掩藏,最後上樹。

四人藏匿於樹上,一動不動。

槍響喊殺聲由遠及近。

一名滿身鮮血,明顯受了重傷的身影,率先衝入樹林,奔著王梟他們這邊就過來了。

在其身後,至少二十餘名執法隊員緊追不捨!

路哥恰好就在追趕隊伍的最前方。

他手持AK衝鋒槍,瘋狂掃射,大聲叫吼。

“兄弟們,彆讓他跑了!”

麵對追剿,男子不慌不亂,冷靜觀察四周,極速狂奔。

跑著跑著,周邊突然傳出一個聲音。

“小心前方三米處有陷阱,跳過去!”

來不及思索,男子大跨兩步,縱身一躍!

從地上打了兩個滾兒,爬起之後,按照那個莫名的聲音,跑起了詭異的S型。

路哥一行人已經追了上來。

“咕咚~咕咚~咕咚~~”

十幾個身影先後落入周邊佈滿竹刺的陷阱之中。

哀嚎慘叫聲接連不斷。

路哥也是命大,一隻腳都已經踩進陷阱了,身後有人拉了他一把,因此逃過一劫。

驚魂未定的路哥,看著正前方依舊在逃跑的身影,心一狠。

“彆讓他跑了!”

剩餘的執法隊員立刻舉起武器,站成一排,衝著前方逃竄的身影密集掃射。

這一片區域樹木並不多,可供藏匿的掩體更少。

槍林彈雨之中,逃竄的男子應聲倒地。

路哥立刻揮手。

剩餘的執法隊員繞過麵前的陷阱,奔向倒地男子。

跑了冇有幾米。

“咕咚~咕咚~”

又是幾聲。

痛苦的慘叫聲從陷阱內傳出。

王梟他們藏身的周邊區域,佈滿了陷阱。

如果你不認識,那無論你從哪個方向進,或者哪個方向出,都會遭遇。

這一下,整個執法隊,就剩下了路哥他們兩個人。

“路哥,怎麼辦?”

“貼著兩個陷阱之間的地方,繞過去!”

兩人小心翼翼,繞開這一側的陷阱,終於走到了倒地男子的身邊。

路哥憤怒異常,揮舞起槍托,照著倒地的男子“咣,咣,咣~”接連幾下。

“你個不長眼的小垃圾,竟敢跑到書香城來打劫,這不明擺著想要砸老子的飯碗嗎?老子讓你砸,讓你砸!”

路哥越說越生氣,越生氣下手越狠。

眼瞅著地上的男子已經被打的奄奄一息,近乎喪命了。

身邊的下屬突然之間開口。

“路哥!”

“怎麼了?”

路哥停了下來,與下屬對視!

這一刻,他也發覺到不對勁兒了。

猛然之間轉身,王梟已經出現在了他的身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