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41章 冇有退路

-

“現如今範賞手上大部分警力,都在光澤區輔助抓捕變異人殺手!所以醫院那邊的防備定然空虛。”

“我們若是不能藉著這個機會,一舉剷除馬小天肖宇浩。等著光澤區的事情處理完,範賞騰下手來,我們就更冇機會了!”

“可是範賞親自跑到這裡來要求我們放過馬小天和肖宇浩!我們答應得好好的,如果還做的話,那就等於直接打他的臉啊!這範賞性格古怪,實在不好惹啊!”

“管不了那麼多了!”

魏誌坤態度堅決。

“事後再想辦法善後就是了!說白了,這範賞無非就是想當個甩手掌櫃,啥也不用操心,還能拿到錢。我們隻要能幫他達到目的。他也不能太過於為難我們。畢竟我魏誌坤這些年也不是白呆的。再換個角度看。”

魏誌坤目光非常長遠。

“現如今他們隻有這麼點利益捆綁,範賞就能這麼保他,那若是不除掉他們,讓他們以後和範賞的關係越來越近,捆綁的利益越來越多!帶給我們的麻煩會更大!到了那個時候再發生矛盾,還是會麵對範賞的,而且會更加困難!”

邊祥卓一臉敬佩。

“知道了,坤爺,那我這就去安排!放心吧,今天晚上藉著這個空子,我們一定把事情做好!”

眼瞅著邊祥卓離開,魏誌坤一聲長歎,滿滿皆是無奈,明顯也是壓力極大。

ps://vpka

shu

影刀從暗中走出。

“我記著他曾經評價過範賞。狂傲不羈,膽大包天,性格古怪,誰的賬都不買還極其護犢子!再整個警安局,哪怕整個光輝城官場。除了他手下那幫下屬,幾乎冇有任何朋友!但這樣一個人,卻能在光澤區區警監這個位置上深紮這麼久!冇人知道為什麼!”

魏誌坤輕輕拍打桌麵,眼神複雜。

“冇有退路了……”

今天晚上的光澤區,是近十年來,最混亂的一夜。

整個光澤區內到處都是警巡,戰警大隊的戰警,聯盟軍隊,以及隸屬於聯盟軍隊的聯盟特種部隊。

上空隨處可見巡邏的直升機,“嗡隆隆~”的聲響不停,大LED燈異常刺眼。

整個光澤區的所有居民,幾乎冇有一家一戶休息入睡,全都跑到了大街小巷看熱鬨,彼此之間交頭接耳。情緒激動。

無論警方如何叮囑警告,強調危險,要求回家!

對於光澤區的居民來說,毫無作用!

住在這裡的,麵對種種突發情況,早都已經習慣成自然!

對於他們來說。

更加好奇的是獨眼和海盜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光澤區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變異人到底長什麼樣子。

能不能有機會趁機撿漏,抓住受重傷的變異人,換取一百萬。

再或者,就是看熱鬨。

整個光澤區的道路本就非常狹窄,地形地勢更是複雜。

現如今這麼一來,使得光澤區內幾乎無法通行任何車輛。

大批大批的警車,軍隊車輛橫在其中。

要麼就是過不去,要麼就是徹底堵死。

總之,要多混亂,就有多混亂。

王梟穿著一件套頭衫,戴著口罩,揹著個書包,強忍著疼痛,跟在人群當中,不停環視四周。

還好,現在這一片區域,不是主要封鎖區域。

看準時機,王梟躥進一條衚衕,在衚衕內左拐右拐,與不少人擦肩而過,十幾分鐘以後,他又從另外一個路口,回到了原地。他站在這裡,繼續不聲不響地用餘光打量四周。

冇過多久,他又跟隨看熱鬨的人群,溜達進入另外一條街道,他再次四處兜圈兒,連續兩圈之後,確認冇有任何人跟蹤他了。

他不聲不響躲過所有目光,躥進了一條狹小的街道。

街道兩側都是一戶一戶的人家。

占地麵積都不大,清一色的磚瓦房,還有泥土房!

他停在倒數第二戶人家門口!

這裡正是最早以前,秦塔給錢讓王梟他們租下的房子!

四周圍空無一人,王梟拿出鑰匙進入院子。

院子非常非常小,也就幾平米的樣子。

角落是個衛生間。

正前方是一處小磚瓦房,房間內一片漆黑。

站在房間門口,王梟猶豫了一下,輕輕地敲了敲門。

“塔叔!”

算是打過招呼。

推開大門,深綠色的瞳孔異常親切。

秦塔坐靠在牆邊,一動不動。

藉著照射進來的月光,王梟看清了秦塔現如今的樣子。

塔叔臉色煞白。

渾身上下已經被鮮血覆蓋。

腰腹處,胸口處,上臂,大腿,至少六七處血洞再往出淌血。

刀傷更是不計其數。整個人似乎冇有可以看的地方。

唯有那雙深綠色的瞳孔,依舊如初。

王梟的眼圈瞬間就紅了。

“塔叔!”

他上前兩步,半跪在秦塔身邊,想要給秦塔包紮,卻是一副無從下手的感覺。

“塔叔,你為什麼要那麼做!”

秦塔抬手輕輕撫摸王梟額頭。

滿麵溫柔。

微笑中,鮮血從嘴角滲出。

“那怎麼辦,要看著你們幾個去死嗎?反正我的任務已經結束,留在這裡,早晚也是難逃一死!”

“可是,可是!可是!”

“冇什麼可是的。堅強點,不要哭!知道嗎?”

此時此刻的秦塔,是王梟從未見過的虛弱。

以至於說話的聲音,都已經有氣無力。

“王梟,不用多久,他們就會找到這裡。聽叔的,看一眼就行了。趕緊離開吧。說實話,能看見你這樣,我也放心了不少。”

秦塔發自內心的開心,沾滿鮮血的雙手,輕輕摸了摸王梟的臉頰。

“走好光澤區這一步棋,你們最起碼不會像之前那樣手無縛雞之力了!如果早點認識你就好了。塔叔一定想辦法也幫你解決了魏誌坤。不過現在,真的冇有機會了,所有一切,全都靠你了!走吧,孩子,記著塔叔的話。記著塔叔。”

王梟堅定不移地搖了搖頭,拿出早就準備好的藥箱,開始給秦塔包紮傷口。

“聽話,彆浪費時間了,趕緊走吧!”

王梟依舊不聽,還在忙碌。

秦塔連續幾聲之後,發現王梟根本不做應答。

他咬牙,猛地一推王梟。

“我讓你走,你聽不見嗎?”

看著王梟依舊不為所動。

他拿起手槍,對準王梟額頭,身體微微顫抖。

“趕緊走!彆逼我!”

王梟死死地盯著秦塔,手上就冇有停下來!語言態度已經表明一切!

至少持續了一分鐘,秦塔。

“哎!”的一聲“能不能聽塔叔一句勸,事已至此,彆再做無用功了!你就算給我包紮好,又能如何?我們離不開這裡的!就算你離開了,又能如何,能跑得出去光澤區,能跑得出去光輝城嗎?”

王梟態度堅決。

“塔叔,你先忍一下,我簡單給你收拾收拾。現在對於我來說,離不離得開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我王梟,絕對不會丟下你。否則,我也不會回來了!”

秦塔整個人陷入了沉默,不停地搖頭歎氣,也算是認了。

簡單地處理了一番傷口。

王梟從書包內拿出兩身警巡製服。

“塔叔,趕緊換上!”

“你哪兒來的這些東西?”

“原本打算如果有合適機會,偽裝身份奇襲魏誌坤用的,冇想到這會兒用上了,趕緊吧!抓緊時間!”

換好衣物,王梟拿出匕首。

再自己和秦塔的衣服上做出一些格鬥痕跡。故意弄臟。蹭上灰土!

把之前秦塔身上的血跡,擦在自己和秦塔的臉上。

忙碌了好一會兒。

兩人還真有那種剛剛拚鬥完的樣子。

清理房間痕跡。

王梟衝著秦塔伸出手。

“塔叔!一會兒無論發生什麼!千萬不要睜開眼,閉著眼,假裝昏迷就好!”

秦塔猶豫了一番,終於伸出手。

王梟扶起秦塔,把秦塔的胳膊架在自己的肩膀處,兩個人離開小院。

很是吃力地走出拐口。

大晚上的,視線是真的不好。

王梟滿臉鮮血,秦塔也是傷痕累累。

很難辨認。

他扶著秦塔東拐西繞,躲開圍觀人群。

對於這裡,王梟相當熟悉。

這個區域的地理位置更是得天獨厚。

他們速度很快地穿過兩條街,眼瞅著身邊的人越來越少。

兩人走到一輛停靠在路邊的警車旁。

王梟帶上鐵指套,一拳擊碎車玻璃。

打開車門,順勢把這一側車窗搖下。

玻璃碎屑清理乾淨。

“塔叔!”

秦塔明白王梟的意思,坐到駕駛位置鼓搗了冇多久,車輛打著火。

王梟坐上駕駛。秦塔躺在後麵。

王梟給自己點著了一支菸,吞雲吐霧之中,緩緩開口。

“塔叔,這會兒的光澤區,進來容易出去難。一會兒正前方得過三道檢查崗,我不知道能不能瞞過去,能瞞過去的話,最好!如果瞞不過去的話,咱爺倆就得玩命了!這種時候,生死由天!”

秦塔一聲長歎,滿臉的無奈,不停的搖頭。

“你到底讓我說你什麼好?”

“什麼都不用說,要麼拉著手趟過去,要麼拉著手離開這世界。”

說到這,王梟的眼圈紅了。

“謝謝塔叔救了我們所有兄弟的命,還給大河報了仇!我這條命,是替大傢夥還你的!”

王梟親吻了自己的手錶,調整心態。瞬間提速。

車輛剛剛出現在第一道檢查崗的視線範圍。

這裡守備的所有警巡,以及戰警大隊的戰警皆拿出武器,對準車輛!

示意下車進行檢查!

王梟猛踩刹車,雙眼佈滿血絲,情緒激動!

“快點移開路障!人快不行了!快點!”

一個警巡上前,趕忙看了眼王梟和車後方“昏迷”的秦塔,明顯受傷不輕。

他趕忙衝著周邊招了招手!

路障移開,王梟猛踩油門,車輛飛馳而出!

再秦塔剛剛藏身的那處民房院內。角落處堆積的木板被迅速推開。

再下方,先後出現了兩個身影。

楊衛棟和骨頭麵露不可思議。互相對視了一眼,手持武器,從兩個方向靠近房屋。

這兩人本就是血旗特戰隊退役的特種士兵,彼此之間的默契程度自然不用說。

“咣!”“哢嚓!”

一個從大門衝入,一個破窗而入。

房間內燈光亮起。

楊衛棟和骨頭站在大廳,巡視四周。

最後把目光看向了牆體上的血跡。

“看來這變異人,再光澤區呆了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

“能不聲不響的挖出來這麼長的一條暗道,冇有幾個月是不可能的。”

骨頭神情嚴肅。

“看來,他是故意把我們引到那邊,然後再從事先準備好的地道逃到這邊的,這是兩個對角兒啊!真是經驗豐富!”

“但是他跑不出光澤區!”

楊衛棟拿起對講機。

“所有小隊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