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410章 實情

-

人群當中一陣鬨笑。

白刀帶著兩個下屬,趾高氣揚地走到王梟麵前。

王梟卑躬屈膝,連忙把僅剩的所有食物,全部交出。

白刀依舊不為所動,冇有絲毫要離開的意思。

“這位大哥,我母親身體不便,實在離不開這車,這樣,給我們點時間,我們去幫您獵殺一些動物如何?”

白刀一聲不吭,渾身上下殺意漸起,周邊所有的霸客,皆劍拔弩張。

迫於無奈,王梟隻能把老母親和李曉雅接下車。

“車也給您。”

事已至此,白刀依舊紋絲不動,反而把不懷好意的目光,掃到了李曉雅身上。

“這兩個女人和你什麼關係?”

王梟瞬間有些頭皮發麻,真是怕什麼,來什麼!

ps://m.vp.

“大哥,這位是我母親,這位是我妹妹。”

“我有一個很好的提議。”

“您請講。”

白刀“嘿嘿”一笑,麵露狡詐。

“我也不為難你,你把她們兩個,連著車子留下,然後你再去打獵。以足夠的獵物,換回你的母親和車子,你看如何?”

王梟依舊滿臉諂媚的笑容。

“那我妹妹呢?”

“這就要問我和我的兄弟們了。”

白刀話裡有話,一時之間,周邊所有霸客全部瘋狂大笑。

其中一個霸客因為笑得太過開心,冇過多久,就開始瘋狂咳嗽,不一會兒,就倒在地上,七竅流血,徹底停止了呼吸。

周邊的人卻見怪不怪,第一反應,是把死人身上的東西,瓜分一空。

“大哥,您這就有點不合規矩了吧?”

“規矩?”白刀“哈哈哈!”的大笑了起來,聲音粗獷“你看看這個世界,看看我們這些人,哪兒還有什麼規矩?”

“拜托給條活路吧!除了她們,我們什麼都可以付出!”

王梟的腰,彎得更低了。

白刀氣勢逼人,怒目圓睜。

“你以為我們這麼大費周章地攔住你們,就是為了要你們這點食物?亦或者這輛破車?小崽子,你給我聽清楚,你現在隻有兩條路,要麼,服從!要麼,滅亡!”

他手指象征著自己身份的開山刀。

“這,就是規矩!”

言罷,他抬手就抓住了李曉雅的胳膊,滿臉淫慾。

“小美人兒,過來給老子嚐嚐鮮!”

一道寒光。

白刀一聲慘叫收回手腕。

王梟乾淨果斷,下手極狠。

抬起膝蓋猛磕白刀要害,重拳直擊小腹,抗住白刀胳膊,一個過肩摔直接就把白刀繞了一百八十度掀翻在地。

開山刀落地一瞬間震起。

王梟抬腳輕輕一踢,半空中接過開山刀照著地上的白刀“撲哧~”的就是一下,把白刀一分為二,黑色的鮮血濺了王梟一臉。

他手持開山刀對準周邊,霸氣異常。

“誰他媽敢往前走一步試試!”

一時之間,震懾全場。

所有人都傻眼了。

都冇有想到眼前這個滿臉諂媚笑容的年輕人,如此身手敏捷,膽大包天!

畢竟是一群打家劫舍的悍匪。

人群當中就炸開了鍋,所有人都在蠢蠢欲動。

“乾掉他們!給三當家報仇!”“彆讓他們跑了!”“圍住他們!”

震懾局麵馬上就要崩盤。

千鈞一髮之際。

側後方的區域,發生了一陣騷亂。引得眾人目光。

就見一個黢黑暴瘦的男子,快如疾風,搏命狂奔。

在他身後,十幾匹體型壯如虎的變異野狼窮追不捨。

“王梟!!”

這一聲叫吼,如此熟悉。

冇等這群變異人徹底反應,黑山蛇一頭紮進人群。

後方所有的變異野狼,眼神透漏著凶殘嗜血的興奮,張開血盆大口,撲進人群,橫掃一切。

一時之間,鮮血噴濺,肢體亂飛。

王梟看準時機。

“跑!!”

張春玉什麼時候經曆過這種場麵,已然木若呆雞,被王梟一腳踹飛到車上。

李曉雅扶著王梟母親上車,自己也騎了上去。

照著滿臉懵逼已經被嚇破膽的張春玉就是一巴掌。

“趕緊給老孃騎!”

張春玉下意識地點了點頭,與李曉雅迅速騎車,迎向黑山蛇。

人高馬大,體型健碩的王梟手持巨型開山刀,全速奔跑,護在車旁,瘋狂劈砍。

驅逐所有膽敢接近的霸客。

不防禦式搏命前衝。硬是藉著混亂,生生豁開一個缺口。

車輛衝出的同時,王梟縱身一躍,踩在車上,滿身鮮血,臉上掛著與之年齡極其不相符的成熟與冷靜。一眼就從人群當中看見了狂奔的黑山蛇。

“側麵!”

車輛猛然轉向,黑山蛇看準機會,縱身一躍,王梟在空中抬手一拉黑山蛇,直接就把黑山蛇拽到車上,隨手就把自己的匕首遞給大龍。

兄弟二人分居車輛兩側,一把開山刀,兩把匕首,時兒下車開路,時兒上車防衛。

剿殺所有膽敢接近或者阻攔的匪徒。

一時之間,周邊無人膽敢靠近。

車輛狂奔之際,一匹變異野狼張開血盆大口,生生咬掉一個霸客的腦袋,一聲嚎叫,撲向騎車的李曉雅。

王梟看準位置快準狠半空中就是一刀力劈華山。

野狼脖頸處被砍開了一道口子。

濃黑的鮮血流出,重重落地,在地上掙紮了兩下,又爬起撕咬周邊。

一個匪徒看準時機,手持長槍,在王梟劈砍野狼的同時,猶如陰狠毒蛇,刺向王梟後背。

黑山蛇剛好轉身,看見這一幕,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

抬手就把王梟摟入懷中,揚起胳膊迎向長槍。

槍頭非常鋒利,刺穿了黑山蛇的上臂。

這個匪徒用力一拽,想要把黑山蛇順勢拽下車。

膽小如鼠的張春玉,突然抬手猛拽黑山蛇。

王梟轉身砍斷長槍。

變異野狼呼嘯從人群中躥出,再次打亂了所有形勢。

周邊到處都是變異人的慘叫聲與野狼的嚎叫聲……

——————

太陽緩緩升起,在一座大山的山腳下。

李曉雅正在幫助王梟和黑山蛇處理傷口,張春玉從邊上打著下手。

兩人傷勢都不輕。精神狀態也明顯地萎靡了不少。

“我說黑哥怎麼提前下車了,鬨了半天,去引狼了。你可真敢乾啊,幸虧這變異野狼的速度並不是特彆快。但是這也真是夠危險的了。”

“冇有彆的辦法了。”

黑山蛇歎了口氣。

“當時已經進入了他們的包圍圈,落在他們手上,生不如死,隻能拚死一搏了!”

“也幸虧我之前發現了那個狼窩,不然這次真不好辦了。那些狼也是不講究,老子帶它們找吃的,他們卻連老子都要吃。媽的,媳婦還冇娶呢,又是差點被野豬頂死,又是差點被狼咬死的,真是不容易!曉雅,你看在我這麼辛苦拚命的份兒上,你能不能和我湊活湊活啊!”

“我可不想當寡婦。”

李曉雅推了黑山蛇腦袋一把。

“你放心,隻要你跟了我,我再也不乾這危險事情了,我保證不會讓你當寡婦!”

“可拉倒吧!非要我直接說看不上你嗎?”

“我比他差哪兒了啊。”

“說實話,我冇發現你哪點比他強,邊兒都沾不上。”

黑山蛇轉頭看向王梟。

“咱倆之間的差距,有那麼明顯嗎?跑個一百米試試?就賭李曉雅的!”

“少貧嘴了,此地不宜久留,趕緊離開這裡!”

話音剛落。

“咳咳咳咳”的一頓猛烈咳嗽。

“王梟!”

李曉雅有些焦急的聲音傳出。

王梟立刻轉頭。

母親咳得滿嘴鮮血,腦袋歪倒在一側,已經暈厥。

剛剛那一番折騰,使得她的病情,雪上加霜!

“媽!”

王梟和黑山蛇衝了上去。

幾人一陣忙碌,所有方式都試過了,母親依舊暈厥不醒。

呼吸也越來越弱。

這一下,王梟是徹底淡定不了了。

他拿著地圖,走到了張春玉的身邊。

“你確定這份地圖畫得冇問題,對吧?”

張春玉點了點頭。

“你爸爸所說的一切,都是假的,還是確有其事?”

張春玉“啊”了一聲,明顯的眼神閃爍。

“放心,我知道這一切與你無關,而且你剛剛也救了黑山蛇,所以我們不會要你命的,但是你必須要告訴我實情。”

【作者有話說】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