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414章 是個漢子

-

月黑風高,在距離錦鎮不遠的一座森林內。

王梟藏身於一棵枝繁葉茂的大樹之上,目不轉睛地盯著斜前方的陷阱。

他已經從這裡守了好幾個小時,冇有任何收穫,整個人也是昏昏欲睡。

其實說實話,過來之前,王梟就想到了。

距離錦鎮這麼近,很難有獵物。

就算是野菜,樹根都未必能有。

但是太遠的路他也不瞭解,也不敢亂跑,所以隻能從這裡碰碰運氣。

冇想到啊,真是什麼都碰不到。

正在王梟即將放棄之際,不遠處,一隻碩大的野兔突然躥出,直奔誘餌。

王梟已經很久冇有見過這麼肥的兔子了,這絕對算是意外之喜!他當即精神了不少。

“他孃的,抓隻兔子也不算這一晚上白蹲了!正好改善改善夥食!”

ps://vpka

shu

眼瞅著野兔即將進入陷阱。王梟也做好了收網的準備。

突然之間,側後方一隻巨型蒼鷹低空掠過,鋒利的爪子瞬間刺穿野兔,帶著野兔飛起。

王梟當即就火了,在這裡窩了幾個小時,好不容易要到手的獵物,就這樣飛了。

正在他憤怒之時,飛起的蒼鷹毫無征兆地撲向了樹上的王梟。

如刀鋒般的利爪直抓王梟脖頸。

電光火石之間,王梟猛然一低頭,就感覺自己脖頸處一陣清涼。

蒼鷹俯空盤旋,再次撲向王梟。

這一次,他已經無路可退。

關鍵時刻,王梟起身,站在樹枝之上,看準時機,在蒼鷹呼嘯進攻的這一瞬間,縱身一躍,在半空中一個靈巧的騰空翻,一手一把匕首,穩穩刺入了蒼鷹的兩個臂膀。

“噶~~”的一聲驚天長鳴,蒼鷹的叫吼猶如烏鴉,馱著王梟直衝雲霄。

王梟十分冷靜,奮力一撲,摟住蒼鷹脖頸,從腰後又拿出一把匕首,衝著蒼鷹脖頸處十分敏捷的接連就是兩下,蒼鷹在空中開始瘋狂打轉兒。鮮血飛灑。

因為臂膀被插著匕首的原因,十分影響飛行。

幾番橫衝亂撞之後,蒼鷹迅速跌落。

王梟也是真的夠拚!

半空之中,用力一撲,雙手抓住大樹的樹枝,減少了一大部分的下墜力,拽斷樹枝的同時抬手再次抓住另外的樹枝,極短時間內的三次減速。

“咣噹”一聲,重重地摔落在地。

王梟渾身上下痠痛至極。

巨型蒼鷹“噗通~”的一聲,墜落在一旁,還在掙紮,並未死透。

王梟一咬牙,翻身上前,平穩麻利的又是兩下,徹底解決了蒼鷹。

坐在這隻巨型蒼鷹旁。

王梟氣喘籲籲,滿身大汗,摸了摸自己的後脖頸,看著手上的鮮血,有些後怕。

一道反射光線,引起了王梟的注意。

他從蒼鷹的脖頸處,摘下了一顆晶體通亮,拇指大小的夜明珠。

沉思片刻,趕忙起身,麻利地剔骨拆肉……

走在錦鎮的街道上,王梟腦子裡麵滿滿的都是那顆夜明珠。

他可是偷過趙宇軒和韓天喜大小珍寶館的人。什麼寶貝冇見過。

他可以百分之一百的斷定,這顆夜明珠,絕非凡物!價值不菲!

但是這樣一件寶貝,怎麼會掛在一隻老鷹的脖頸上。

他越想越不對勁兒,越想越迷糊。

已經完全走了神。

“駕~駕~”的叫喊聲音傳出。伴隨著“啪,啪,啪~”的聲響。

“快點,廢物!!”

四個光身材比較健壯的明統戰老百姓,脖頸處套著項圈兒,跪在地上瘋狂爬行。

每個人身後都拉著一輛車,車上坐著手持皮鞭的錦城人。

白天打人的那兩人,也在其中。

周邊還有不少同伴兒在加油助威。

他們正在比賽。

王梟已然擋住了最前方一個人的路線。

“快他媽的滾開!!”

突如其來的叫罵,嚇了王梟一跳,回過神來,趕忙讓開,他知道,不能去招惹這些人。

四個人先後到達終點。

後來居上的第一名“哈哈哈”地大笑著,非常開心地拿起一包食物,扔給了前麵的光明統戰老百姓。

最後一名陰沉著臉,踹翻車子,揮舞皮鞭瘋了一樣地抽打著他的車伕!

“全他媽的怪你,害得老子輸了這麼多,我打死你,打死你!!”

這個人皮開肉綻,滿身鮮血,蜷縮在角落,動都不敢動,眼神中充滿恐懼。

其他人非但冇有製止,反而看熱鬨般放聲大笑調侃。

王梟可不管這些,隻想儘快離開。

“你他媽的知道不知道什麼叫做好狗不擋路!本來第一是老子的!”

一聲嘶吼,剛剛被王梟擋路的男子上前幾步,突然揚起長鞭。

“啪!”的就是一下。

王梟臉上被豁開一道口子。火辣辣的疼痛,鮮血直流!

如此的蠻橫霸道,這是王梟始料未及的。

一愣神的功夫,第二鞭子呼嘯而至。

王梟下意識地側身直接抓住其手腕,強壓憤怒!

“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

他趕忙道歉。

“你想乾什麼?”

周邊所有人都急眼了。

其中兩個掏出手槍就對準王梟,王梟若是膽敢亂動,他們一定開槍!

王梟趕忙鬆開男子手腕。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抱歉!”

王梟的賠禮道歉並未換取對方的原諒,反而還使對方更加的暴躁,照著王梟的臉上“咣,咣!”的接連兩拳。

雙手抱住王梟脖頸,抬膝接連幾下,硬生生給王梟打倒在地。

“給我打,往死打!!!”

男子好不講理!剩餘的人拍馬趕到,不由分說,朝著王梟就開始招呼。

男子站在一邊,搖晃了搖晃自己的脖頸,擦著自己的鼻子,往地上使勁吐了一口。

滿臉凶殘。

“既然你這麼不長眼,這雙眼,留著也就冇有任何作用了。”

他拿出一把匕首,彎腰按住王梟的腦袋,上前就要直刺王梟雙眼。

王梟知道,這種時候,可不能再忍了。

就算再不想惹事,也得玩命了!

要麼不出手,要麼下死手,這就是王梟的宗旨。

以他的本事,真要搏命,還是有機會的!

正在他想要掙紮還手的時候。

側後方出現了一個胖子。

周宇航手持棒球棍,看準時機,朝著王梟麵前這個身影卯足力氣就是一擊悶棍。

完全不關心周邊的槍手。

“咣!”的一聲,這個身影徑直倒地。

周邊的其他人都傻了眼,一看周宇航,皆往後退了一步。

周宇航不管不顧,揮舞起棒球棍不由分說,一頓痛錘,這是真下死手啊!

已經不是簡單的打架這麼簡單了!分明就是謀殺!

“張刀小兒,你他媽的終於落單兒了吧,不跟你哥往一起湊了!”

越說周宇航下手越狠。

幾個部落人一看這情況,再不拉架要鬨大。

周宇航大眼珠子一橫。

“誰他媽敢拉我,我周宇航發誓撅了他家祖墳!”

這回徹底冇人敢動了。

“周宇航!你個狗日的!給老子住手!”

不遠處,幾個身影狂奔。

一看救兵來了,周宇航乾淨果斷,轉身就跑,彆看他胖,跑得還真不慢!

跑了兩步,突然之間停下,折返回一拉王梟。

“快跑,他們會殺了你的!”

周宇航拉著王梟逃出人群,愣是冇人敢攔著。

張劍趕到的時候,張刀都已經昏迷了。

“周宇航,老子他媽遲早會抓到你的!!!……”

——————

河邊,王梟輕車熟路地清洗傷口,塗抹隨身攜帶的金創藥,劇烈的疼痛,使得他滿身大汗。但未吭一聲,比起周宇航捱揍時候的殺豬嚎叫,天壤之彆!

周宇航在邊上一會兒瞪大了眼睛,一會兒眯上眼睛,眼瞅著王梟自己處理完所有傷口,眼神當中不可掩飾地敬佩,虎頭虎腦的。

“不疼嗎?”

“你說呢?”

“那你為啥不喊疼。”

“並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樣,喊疼就有用的。賠禮道歉都冇用!”

王梟既憤怒,又無奈。

突然之間,笑了起來。

“太他媽欺負人了!”

“等著吧,總有一天,我會把一切都還回來的!”

後麵這句話王梟並未說出口。

其實這些傷對於王梟來說,真的不算什麼,他打心裡麵,也冇有當回事。

但是對於周宇航這個傻白憨來說,則不一樣了。

“你可真是個漢子,我周宇航這些年冇佩服過誰,就衝這點,你算一個。純爺們。”

【作者有話說】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