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415章 張刀張劍

-

王梟微微一笑。

“咱們可是真有緣分,謝謝你不計前嫌,出手相助。”

周宇航是真憨。

“冇啥好謝的,我不是想要幫你,和白天一樣,就是單純的想要揍他倆。不過有一點你要清楚,我揍冇事,你不行,會丟掉性命的。所以你以後看見他們,還是儘量躲著點。”

“他們到底是什麼身份。”

“張刀,張劍,錦城寶安區副警監張根碩的兩個狗崽子!”

“副警監的兒子。”

王梟喃喃自語了一句,那應該是與範賞,龔誠,宋劍他們一個級彆了。不過在錦城能做到副警監的位置,可比在光輝城難多了!權利勢力也要大多了!

做到心中有數。王梟繼續道。

“副警監的兒子怎麼跑到錦鎮當警巡了呢?”

“你就看這對兒兄弟在這裡的所作所為,還用好奇他們為什麼會被派出來嗎?”

“他們在錦城也是這揍性,強點有限,仗著家裡權勢橫行霸道,惹禍無數。引起公憤了,才被總警監處罰。貶到這裡的。隻不過兩人還是死性不改!”

“至於剩下的那些,都是跟在他倆身後舔屁股,想抱張碩大腿的!”

“那你呢?”

“我和他們不一樣。”

“哪裡不一樣?”

“我是為了揍他們,所以才被我爸踢出來的。”

周宇航也不藏著掖著,遞給王梟瓶水,憤憤不平。

“他孃的,欺負彆人就算了,欺負到我頭上,我肯定不慣著他們!”

“說實話,要不是害怕追責,我弄死他倆的心都有!”

“多大仇啊,至於嗎?”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我們的矛盾仇怨不是一天兩天,一年兩年,也不是一件事兩件事,日積月累,早就不共戴天了!”

周宇航這番話不是在開玩笑,是發自內心的。

王梟也是聽出來了什麼。

他現在隻想安頓好母親和李曉雅,然後想辦法剷除趙宇軒李釗陳林根這些人。

其他的一概不在考慮範圍。

他可不想和這些人扯上關係,更不想參與他們的矛盾,也參與不了。

這簡直就是一個減配的豐笑笑。

但是無論如何。周宇航剛剛也是救了王梟。出於感激。

王梟還是提醒道。

“這哥倆戾氣太重,不是什麼善茬子。晚上回家的時候可要小心點。”

王梟雖然年齡不大,但是閱曆豐富,閱人無數,很多事情,還是看得很準的。

“冇事,我不回家。”

“那你住哪兒。”

“住你們隔壁。”

“住我們隔壁乾嘛?”

“追求我一見鐘情的女神,也就是你妹妹。”

“那雙攝人心魄的大眼睛,迷人動聽的聲音。我的媽,絕對是我的女神。”

“撲哧”的就是一聲,王梟吐了周宇航一臉。

“你說什麼?……”

——————

酒店房間內。

王梟看著自己母親這一身嶄新的衣物,又看了眼地上的昂貴補品。

徑直把李曉雅拉進裡屋。

“曉雅,你總不能來者不拒吧?”

“這也不是我要我搶我騙的,是那個胖子樂意給,求著我收的。”

李曉雅抬手環住了王梟的脖頸,獨有的體香,含情脈脈。

“怎麼的?梟哥哥吃醋了?”

王梟趕忙推開李曉雅。

“彆亂說,我吃什麼醋!我就是覺得這樣不好,除非你喜歡他,想和他在一起,否則還是不要拿人家東西。”

“我明確告訴過他我倆不可能了,可是他還要送,而且是不收不走的那種。你讓我怎麼辦?這傻胖子自己拗,管我什麼事?”

李曉雅也有些生氣了。

“你管好你自己就是了,我已經長大了。有自己的獨立思想,我知道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

“行啊,那你隨意。”王梟也來了脾氣“告訴你,這周宇航可不是一般的拗。”

“愛拗不拗,隨他去,反正這人,都賤,非要喜歡不可能的……”

——————

天氣晴朗,陽光明媚,難得的好天氣。

“哈哈哈!”的一陣爽朗笑聲,吵醒了沉睡中的王梟。

他揉著眼睛,走出房間。

桌子上擺放了很多昂貴的食物。

李曉雅騎在周宇航的脖頸,抓著周宇航的耳朵,兩個人在房間玩得熱火朝天。

這周宇航也是真的好脾氣,耳朵被拽得通紅通紅,依舊喜笑顏開。

這要是給他老子看見,非得剁了他!

該說不說,這倆人熟悉得還真快。

“烏木哥,睡醒啦。”

周宇航熱情地和王梟打著招呼。

完全一副自來熟的樣子。百無禁忌。

王梟“啊”了一聲,想要製止,話到嘴邊,想起昨天曉雅的話,歎了口氣,獨自下樓。

靠在酒店門口,盯著馬路上來往的人群,心裡麵一股子說不出來的感覺。

正在他胡思亂想之際,黑山蛇回來了,手上還拎著一個破布包裹。

哥倆心領神會。

——————

錦城辦事處。

彭剛一臉震驚的看著擺放在他辦公桌上的巨型開山刀,帶血的衣物,以及白刀有些發臭的頭顱。

對待王梟的態度與之前也是天壤之彆。

“你的母親在哪裡?我馬上安排人去接,病情不能耽誤,正好我也要回錦城覆命。”

王梟雙手抱拳。

“萬分感謝彭主任!”

“彆客氣,不過你們最多隻能一個人跟隨照顧。我會幫他們兩個辦理錦城身份證件。”

“我妹妹跟著去就好,我們兩個在外麵等待訊息。”

“咣~”的一聲,房間大門被徑直踹開。

張刀張劍兄弟,帶著一群下屬馬仔手持武器湧入房間,氣勢洶洶。

“你他媽的還敢自投羅網!給我打!”

一群人蜂擁而上。

彭主任擋在王梟和黑山蛇的身前。嚴聲斥責。

“住手,你們要做什麼!”

“關你屁事!再廢話老子連你一起收拾!!滾一邊去!”

王梟是真做夢都冇有想到,這哥倆這麼冇完冇了,欺負人冇夠。

也就是趕著現如今實在冇有辦法。

否則的話,依照王梟的性格,他倆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強行控製情緒,賠著笑臉,耐下心來解釋。

“實在抱歉,昨天真不是故意擋了您的路。我當時。”

冇等王梟說完,張刀手持甩棍上前朝著王梟的腦袋就是一擊。

王梟抱頭擋住這一下。

身後張劍力道十足,直接踹了王梟一個跟頭。

“梟哥。”

黑山蛇瞬間就火兒了,當下就差點動手。

“小黑!”

王梟的叫喊,讓黑山蛇冷靜了下來。

對方人多勢眾,呼啦的一聲,一擁而上。

四處都是拳頭,還有人手持電棍。

“茲啦,茲啦”的電棍聲響持續不斷。

張刀怒目圓睜。

“把這小黑犢子給我一起弄死!”

黑山蛇瞬間也被電翻在地。

“張刀!你們立刻給我住手!”

“滾一邊去!”

張刀張劍不管主任的警告。

仗著人多勢眾。

直接把王梟和黑山蛇拖出房間。

一群人揮舞著甩棍電棍,朝著地上的兩個人就開始瘋狂招呼。

儘情發泄。

“讓他媽你不長眼,擋老子的路,老子今天就把你們的腿敲斷!然後再去找周墩子算賬!幾個垃圾!”

眼瞅著實在拉不住了。

“嘣!”的一聲槍響。

周邊安靜了下來。

主任衝進人群,憤怒異常。

“張刀,張劍,你們兩個是不是忘記你們父親怎麼在總警監麵前保證的了?信不信我馬上給城主致電,彙報你們所有的所作所為,讓城主問責總警監!到時候你們父親會有什麼下場,你們應該比誰都清楚吧?”

“你他媽敢!”

張刀上前一步,與主任針鋒相對。

主任冷笑一聲。

“彆人怕得罪你們家,我可不怕,我彭剛無家無室,也用不著你們家半點事!”

彭剛這番話說得張刀張劍兄弟明顯心有餘悸。

張刀滿臉凶狠,使勁地點了點頭。

“你這是確定要幫著一個外人,和我們哥倆對著乾了,是吧?”

“我隻是主持公道!”

“好,好,好!”

張刀連續叫喊了三個“好”字。

“我們走著瞧!……”

【作者有話說】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