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416章 開開眼

-

看著張刀一行人離開,彭主任趕忙把王梟黑山蛇扶回辦公室。

仔細檢查了一番,還好,兩人身體素質好,抗揍。

都是外傷。

“謝謝彭主任。”

“冇什麼好謝的,你們怎麼得罪了這倆瘟神?這可是倆什麼都做得出來的混賬之徒!被他們盯上,可是件麻煩事。”

王梟一臉苦笑。

“他輸了比賽,遷怒於我,我冇和他一般見識,也認錯,也道歉了!他們不依不饒,打也打了,罵也罵了,現在還是冇完冇了,這不就是明擺著欺負人嗎?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副警監,才能教育出來這樣的兒子?真是重新整理了我的認知!”

“哎,錦城那點破事,彆提了!這可不單純是一個副警監的事情啊,裡麵的東西多了!總之,你們聽我句勸,儘量躲著點他們,這兩人,在整個錦城都臭名昭著,錦城還有他們怕的,這裡纔是真正的肆無忌憚,展露本性!不過我估計他們在這裡呆不了多久,忍忍吧,他們回了錦城就好了……”

——————

酒店內。

李曉雅小鳥依人,聲音輕柔,聽得人酥酥麻麻的。

ps://m.vp.

“宇航哥,你是不是回不去錦城啊?”

“是的,我被趕出來了。”

“啊,那我豈不是見不到你了。”

周宇航急得抓耳撓腮。

“這可怎麼辦?早知道不和我爹吵架了。我爹真的狠,不到日子不會讓我回家的,哎呀呀,氣死我了!怎麼辦!”

“哎呀,宇航哥,你彆著急嗎,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對吧?”

李曉雅一口一個嗲嗲的宇航哥,把周宇航的魂都勾冇了。

“是的,是的,你說得對。”

李曉雅環住了周宇航的胳膊,大眼睛一眨一眨。

“那我兩個哥哥就交給你了。不會有問題吧?”

李曉雅聰明伶俐,心思極重。

周宇航在她麵前,完全就是一張白紙。

頭腦簡單,四肢發達!

傻白憨!

果不其然。

在男性荷爾蒙的激勵下,周宇航當即抬手。

“你放心,我周宇航向來一個吐沫一個勁兒,我對天發誓,我不死,他們就冇事!我會把他們當成我的親兄弟來看待!”

“兄弟,謝謝你的好意,你管好你自己彆被他們打死就行了。”

王梟滿是無奈,還有一句話不好意思說,那就是。

“你離我們遠點,彆連累我們就行了。”

黑山蛇是最鬱悶的人了。

自己出去撿了個人頭,回來莫名其妙多了個情敵。

這情敵和李曉雅還打得熱火朝天,完全冇有生疏感。

這還不是最關鍵的,最關鍵的是這周墩子長得是個什麼玩意!李曉雅這眼神有問題嗎?這不是明擺著羞辱自己呢嗎?

他自然是想不到李曉雅的小心思的。

但是在李曉雅的問題上,他連王梟都不慣著,更彆提周宇航了。

“死胖子,彆以為家裡有點勢力就可以為所欲為,你離我妹妹遠點聽見了嗎?也不撒泡尿照照鏡鏡子,像是煤氣罐成精一樣,誰給你的勇氣追我妹妹?”

周宇航也不生氣。

“又冇追你,關你什麼事?是不是,曉雅?”

“你怎麼和我哥說話呢?”

李曉雅故作發怒。

周宇航趕忙摸了摸自己的腦袋。開始賠笑。

“我下次注意,下次注意!”

黑山蛇還想說話呢,被王梟拉了一把。

黑山蛇歎了口氣,咬牙切齒。

“我寧可你喜歡麪包蟹,實在不行二棒槌都中,這是我對你最大的底線了!”

憤怒的黑山蛇,轉身就走……

——————

李曉雅與母親,在彭主任的專程護送之下,前往部落。

給母親治病的這一樁心事,終於暫時告一段落。

接下來就該思索,如何請貢嘎啦出山了。

不過這都得等李曉雅的訊息纔可以。

說實話,王梟對於李曉雅,還是很有信心的

酒店內,王梟和黑山蛇坐在桌邊。

看著麵前擺放著的各種山珍海味,說實話,兩人已經很久冇有見過這些了。

酒,也不知道多久冇有碰過了。

回想這一段時間過得,顛沛流離,饑寒交迫,危機重重,簡直慘不忍睹。

哪兒還叫生活。

越發懷念以前,在光輝城的瀟灑歲月。

說實話,看著周宇航,還真有點看豐笑笑的感覺。

隻不過這胖子更加的冇心冇肺。

周宇航先後抱了幾箱啤酒。

放到了桌子上。

遞給王梟和黑山蛇。

“嚐嚐這個。男人的東西。”

這胖子對於王梟和黑山蛇,一點都不瞭解,還以為他們也是光明統戰的難民。什麼都冇有見過,什麼都冇有喝過。

看得出來,他根本也不關心。

其實不關心也好,真的問起來,王梟和黑山蛇也不會說實話。

黑山蛇毫不客氣,一邊吃,一邊喝,一邊打擊著周宇航,還不忘記帶著王梟。

“胖子,我勸你死心吧,李曉雅是看不上你的。我們兩個也不會同意的。”

“我覺得你們管不了她。”

周宇航嘿嘿一笑。

“她不願意,誰說也冇用,她願意,誰也攔不住。”

“再說了,以貌取人是多麼膚淺的行為?冇聽說過嗎,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靈魂萬裡挑一。”

黑山蛇朝著周宇航就是一巴掌。

“你他孃的是有趣的靈魂?”

周宇航也不生氣。

“二舅哥,你慢慢就知道了。從未有一個女人能讓我如此心動,一見鐘情,並且越接觸越喜歡。越接觸越認定。娶曉雅過門,以後就是我周宇航人生第二個理想目標。”

“誰他媽是你二舅哥。”

黑山蛇當即就火兒了。

周宇航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彆大吼大叫的,有本事就喝!用男人的方式解決問題!”

他拿起啤酒,一口氣就旋了一瓶兒,示威性地往下倒了倒。

“你行嗎?”

黑山蛇大眼珠子一瞪,舉起啤酒就開磕。

情敵見麵,分外眼紅,黑山蛇一瓶喝完,直接扔到一邊,又起開一瓶,自己“噸噸噸~”地乾了,滿臉戲虐。

“你行嗎?”

周墩子大眼珠子轉悠了轉悠,轉身走出房間,不一會兒的功夫,抱進來兩個洗臉盆。

打開啤酒就往裡倒,半箱啤酒倒一盆,一口菜都不吃,生剌。

喝完之後,把臉盆往地上一扣,一副勝利者的姿態,示威黑山蛇。

王梟看出來了,這麼喝下去,唯一的結果就是兩敗俱傷,他肯定還是心疼黑山蛇的。

“你們倆彆喝得這麼猛,慢點慢點,邊吃邊喝!這一桌子的飯菜,彆浪費。”

王梟狼吞虎嚥。

黑山蛇手指周宇航。

“等會,吃點東西。”

周宇航一聲冷笑,三人一陣風捲殘雲。

眼瞅著差不多了,黑山蛇一咬牙,往臉盆裡麵倒酒。

端起臉盆“噸噸噸~”

他喝得非常吃力,正在他咬牙往下灌的時候,周邊“咕咚,咕咚,咕咚~”的聲響。

周墩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倒滿了一盆,站在黑山蛇邊上開喝,他這一盆喝完了,黑山蛇還冇喝完一半兒。

周宇航一副勝利者的姿態,重新坐下,大口吃肉。

黑山蛇咬牙喝完這一盆,內心一陣翻湧,捂著嘴衝到衛生間。

一陣瘋狂嘔吐,把吃完的都吐了。

重新坐下,繼續大口開吃,滿臉不服氣地盯著周墩子。

周宇航麵不改色心不跳,就跟冇和一樣,要多穩就有多穩,微微一笑,又要開酒。

黑山蛇明顯暫時喝不動了,王梟趕忙伸手。

“慢慢喝,慢慢喝。”

他輕輕地碰了碰黑山蛇。這兩人根本都不在一個噸位上,周宇航恨不得裝兩個黑山蛇。

黑山蛇怎麼可能喝得過他。

黑山蛇也是看明白了,不能硬拚,隻能智取。

所以幾人有一句冇一句地開始邊吃邊聊。

不得不說,喝酒確實是拉近關係的最好方式。

隻要不提李曉雅,三人還是可以暢所欲言,歡聲大笑的。隻要提到李曉雅,那就得拚酒。

整體喝得也算是酣暢淋漓。

酒過中旬。吃的冇有了。

周宇航搖搖晃晃地起身,終於有些見多。

“我再去弄幾個菜。”

“你彆弄了,這些山珍海味吃多了也膩。所謂禮尚往來,我們給你弄點野味兒。”

黑山蛇看著王梟。

“梟哥,野豬肉還有嗎?”

“冇有了。不過有彆的。”

“那給他煮點,烤點,讓他吃點他冇吃過,冇見過的!給他開開眼!”

黑山蛇也是處處都在和周宇航爭。

“你為什麼和他叫梟哥,他不是叫烏木嗎?”

【作者有話說】

10!

趕了好幾天稿子,終於到了16666,十更加完了,我需要休息,好好睡一覺。

謝謝兄弟們的支援與鼓勵。

希望大家有票的繼續投票。

互相體諒。互相理解!

祝所有支援六六的兄弟姐妹,心想事成!萬事如意!虎年大吉!

接下來,兩千票一張。攢個三四張,就給大家一起發。

有能力的打賞兩百進六扇門哈~

送配角,包分配~

六扇門,期待眾神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