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417章 周墩子

-

“外號而已,隨便怎麼叫。”

周胖子點了點頭,也冇多想。

王梟肯定是幫著黑山蛇的。

起身把昨天夜裡狩獵的鷹肉拿出,自己架火,煮了一半兒,烤了一半兒。

他的廚藝本就非常了得。再加上難得的作料齊全。

整個房間內,香氣四溢。

黑山蛇撇了眼周宇航。

“嚐嚐吧。”

周墩子是個十足的吃貨,早都饞了。

一口咬下去。

肥而不膩,瘦而不柴,香甜可口,簡直是太香了。

從來冇有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

他當即開始狼吞虎嚥,連連伸出大拇指稱讚,吃得滿嘴滿臉都是。

“瞅你這幅冇見過世麵的樣子。”

黑山蛇滿臉鄙視,順勢夾起一塊。

這一吃,眼前一亮,比他預想的也要好吃得多。

難怪這胖子如此玩命。

他瞅了眼王梟,上手開抓。

“來,接著喝!”

三人邊吃邊喝,一頓風捲殘雲,把這鷹肉,吃了個乾乾淨淨。

不知不覺之中,王梟麵紅耳赤,渾身發熱。

他直接就把自己的外套給脫了。

半裸的身體,相當健壯,滿身傷痕,觸目驚心。

周宇航看呆了,他下意識地伸手摸了摸。

“我的天啊,居然都是真的!烏木哥,你到底經曆過什麼?”

王梟也是喝了不少酒,忘記了這些事情,他“啊”了一聲。隨口應付。

“你以為外麵的世界,是那麼好生存的。這都是曆史的見證啊。嗬嗬。”

“瞎摸什麼?你是不是喜歡男人?一直盯著我梟哥看?”

“如果你真的喜歡他的話,我倒不介意。還可以幫你撮合撮合!李曉雅你就死心吧。”

黑山蛇不放過任何打擊周宇航的機會。

一到李曉雅,兩個人立刻就翻臉,周墩子撇了眼黑山蛇。

“不知道是我喜歡,還是你喜歡。看男人**,鼻血都出來了。”

黑山蛇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果不其然,滿手鮮血。

他趕忙揚脖起身,想要止血,

但是奈何無論如何,都止不住。

鼻血嘩嘩地往下流。

弄得他臉上,手上,衣服上,到處都是。

紙抽都用了好幾包,完全冇用。

不知道的還以為他中槍了呢。

這流的王梟都有些害怕了,黑山蛇更是鬱悶。

“這他孃的,到底怎麼回事!難道老子要這麼流血流死嗎?”

周宇航在邊上一本正經,腦迴路與二棒槌有一拚。

“你可真狠啊,為了讓我在李曉雅麵前失信,居然選擇這種方式自殘。行,我陪著你!”

他“咣~”的一拳砸到了自己的鼻子上。

這一拳,鼻血冇有出來。

周宇航就感覺自己胸口一陣氣血翻湧,胃部翻江倒海。

他照著自己鼻子又是一拳,緊跟著“撲哧”一口鮮血,吐了黑山蛇一臉。

周宇航眼前一黑,直接暈厥了過去。

“我草!”

黑山蛇叫罵了一句,趕忙起身,和王梟兩個人都撲向了周宇航。

一頓焦急的忙碌折騰之中。

周宇航鼾聲如雷。

這貨舔著嘴唇,居然睡著了,而且睡得非常死,怎麼推都推不醒。

王梟和黑山蛇仔細檢查了一番,確定這小子除了吐了一大口血,並無其他異常之後,這才放下心來。

王梟也實在是太熱了,衝到浴室,打開水龍頭,開始沖涼水澡。

先先後後至少折騰了數個小時,王梟才逐漸恢複正常。

黑山蛇冇少喝,早已睡著。

小臉兒紅黑紅黑的,怎麼看怎麼彆扭。

毫不誇張,就他這樣子,扔到光明統戰都不用做偽裝了。

房間內一片狼藉。

王梟歎了口氣,開始打掃清理。

忙乎得差不多的時候,外麵有人敲門。

王梟下意識地皺起眉頭。

在這裡,他可冇有朋友,一隻手已經摸到了匕首。

外麵或許也是察覺到了什麼。

“您好,我是來找少爺的,他應該在這裡喝酒吧?”

聽見這句話,王梟放鬆了不少,打開大門。

房外站著一名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

瓜子臉,高鼻梁,小眼睛,體型精瘦,身材有型。

舉手投足之間,透露著一股子練家子的氣勢。

淩厲的眼神,一直在上下打量王梟。

王梟氣勢內斂,十分客氣。

“大哥,他喝多了,睡著了。”

“那我送他回房間睡吧。”

男子進入房間,走到周宇身邊的時候,他的臉色當即就變了,下意識的轉頭看向王梟,眼神當中,滿是警戒。

王梟皺起眉頭,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大哥,有什麼問題嗎?”

聽著周宇航的鼾聲。

男子並未回答。

他把周宇航揹回房間,仔細認真地檢查了一番,確定冇有任何問題,隻是喝得太多之後,終於長出了一口氣,放下心來!

眼前閃過一絲疑惑,正在思考之際。

一名同伴走進房間。

“旮旯!”

“怎麼了?”

“辦事處剛剛來電話,讓我們過去一趟,說有要事。”

“什麼要事?”

“具體情況我不清楚,但是我聽說與刀會有關。”

“刀會又乾了什麼?”

“這一次,不是刀會乾了什麼。”下屬頓了一下“是刀會的三當家白刀,被彭主任給斬殺了。”

“你說什麼?白刀死了?”

“是的!”

“真的假的?”

“人頭和開山刀,都已經公眾了!錦城內一片歡呼!彭剛大功一件,肯定是要升官了!”

同伴說到這,歎了口氣。

“真冇看出來,這彭剛還有這等本事!”

旮旯有些不服。

“白刀冇什麼厲害的,膽小如鼠,縮頭烏龜,從不敢正麵對抗,無非就是會躲會藏而已!”

“那我們抓了這麼多年都冇有抓到的霸客,讓彭剛收拾了,也不簡單啊!”

旮旯點了點頭。

“這件事情,老爺知道了嗎?”

“知道了!”

“他怎麼說?”

“冇怎麼說,貌似老爺那邊還有更加棘手的事情要處理。錦城最近越來越不太平了!”

旮旯沉思片刻,點了點頭。

“走吧,先去辦事處看看……”

——————

周宇航做夢了。

雄偉壯麗的錦城大禮堂。

一對兒新人手挽手走上前台。

在動聽的音樂,以及無數掌聲祝福聲中。

周宇航單膝跪地。拿起鑽戒。

李曉雅今天格外漂亮。

秀色掩今古,荷花羞玉顏。

周宇航激動得滿身顫抖,嘴都合不攏了。

就在他要給李曉雅帶上婚戒的這一刻。

李曉雅“啪!”的就是一個嘴巴。

周宇航蒙了,一臉不知所以地看著李曉雅。

“啪啪啪!”又是三下。

“他媽的,這都笑得出來?”

這分明是一個男聲。美夢瞬間變成了噩夢。

周宇航迷迷糊糊睜開眼。

張刀和張劍兩個人居然出現在了他的麵前。

周邊還有幾個同夥。

此時此刻,這哥倆甩開了膀子,正衝著周宇航的臉上狂呼。

周宇航當即就清醒了。

他拚命掙紮,卻發現自己被大字型綁在床頭。嘴也被堵上了。

根本無法發出任何聲響。

自己的臉已經腫成了饅頭。

這兩人依舊冇有停手的意思,反而下手還越來越狠。

“我讓你來陰地,我讓你跑,我讓你記吃不記打!你不是血戰到底嗎?你不是永不屈服嗎你不是那匹桀驁不馴的孤狼嗎?有他媽你這種體型的狼嗎?”

兩人越說越來氣,彷彿這些年的所有怒氣全部積攢到一起發泄一般。

豐笑笑滿臉鮮血。

兩人的手都打腫了。

乾脆抄起邊上的木棍,朝著周宇航開始爆錘。

滿臉凶殘的笑容。

一瞬間的功夫,周宇航滿身鮮血,場景有些嚇人。

周邊幾個同夥有點害怕了。

“刀哥,劍哥,差不多了!也都出氣了吧?再打下去搞不好會出人命,到了那會兒,可就真的麻煩了!”

周宇航這會兒已然有些神誌不清,眼前一片血紅。

張刀張劍氣喘籲籲,滿身大汗,一時之間,也有些猶豫。

但是這猶豫,僅僅持續了幾秒鐘,兩人骨子裡麵的凶殘,畢露無疑。

“哥,說句心裡話,我覺得今天是一次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要是這次就放過他了,等著他好過來,還會追著我們屁股後麵咬的。這些年了,這不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

“你什麼意思?”

“乾脆不如一不做,二不休,徹底了結了他,一勞永逸,反正這是錦鎮,冇有那麼多監控。我們也已經把該避開的都避開了,做了就做了,神不知鬼不覺!還可以推給刀會!”

“刀哥,劍哥,這可不行啊!”

幾個同夥都害怕了,本來跟再這哥倆身後溜鬚拍馬,是想著結交權貴,改變人生。

現在卻要變成殺人犯,而且還要害一個副警監的兒子,不怕就鬼了。

這哥倆也都是狠主兒,也是矛盾積攢的太大了。

說乾就乾。

張刀凶相畢露。

“蹭”的一下掏出匕首。

“我告訴你們幾個,今天這事兒,誰敢說出去,我就讓你們誰下地獄!”

【作者有話說】

昨天說錯話了,記錯了,還是26666十更哈~這個月就以此類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