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419章 戰天鷹

-

“怎麼了?旮旯大哥!”

王梟非常禮貌,滿臉真誠。

旮旯終於下定決心。

“聽句勸,先離開這裡,過一個月,再回來!”

“至於你母親和你妹妹那裡,我會親自安排人,幫你們照應的。”

王梟滿臉疑惑。

“這是為什麼呢?”

“張刀張劍心胸狹隘,卑鄙無恥,勢力龐大,下手凶殘。他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你們的。所以你們要儘快離開!”

“那為什麼是一個月的期限呢?”

“根據我們掌控的訊息,他們兩個很快就要被調回錦城了,隻要他們回到錦城,你們相對來說,也就安全了!”

“除此之外,還有件事,更加重要!”

“什麼事?”

“我們錦城的戰天鷹被人偷了!”

旮旯十分嚴肅。

“整個錦城已經封城,全城緝拿竊賊!”

“雖然還未抓到竊賊,但是我們已經確定,竊賊不是一個人,是一個專業的團夥。”

“城內城外都有團夥成員各司其職!”

“所以錦鎮,以及錦鎮周邊方圓百裡之內,馬上就會展開大範圍的掃蕩排查!”

“但凡有半點嫌疑的,寧抓錯,不放過!先關押!再逐審!”

“你們兩個,應該是獵人吧?”

王梟點了點頭。

“是的,旮旯大哥!”

旮旯雖然麵相很凶,看起來給人一種不寒而栗的感覺。

但真正接觸起來,卻也是個講究人,並未避諱王梟。

“錦城這裡,外人是冇有人權的。哪怕錦城內部,其實也冇有好到哪兒去!”

“這件事情也很容易被張刀張劍利用。他們隨便給你們安一個莫須有的罪名,光明正大,你們肯定活不了!”

“就算是張刀張劍冇想到利用這件事情為難你們,你們也有很大概率被先行羈押!”

“這一關,就不定關多久了!”

“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躲躲還是好的!”

“風口過了,再回來!”

王梟心裡麵當即就有點犯嘀咕了,不會這麼巧吧。

“旮旯大哥,戰天鷹是什麼啊?”

“你們一定聽過海東青吧?”

海東青,即女真語“雄庫魯”,意為世界上飛得最高和最快的鳥,有“萬鷹之神”的含義。傳說中十萬隻神鷹纔出一隻“海東青”。

海東青不單純是一種真正存在的物種,還是古時候滿族的最高圖騰,類似於漢族的鳳凰圖騰。

代表勇敢、智慧、堅忍、正直、強大、開拓、進取、永遠向上、永不放棄精神。

“你說的戰天鷹,就是海東青?”

“準確點,戰天鷹是一隻變異海東青!已經存活了數十年!是我們錦城的圖騰大旗,更是錦城人民的精神信仰!宗教信仰!是我們所有錦城人的神!”

提到戰天鷹,旮旯徹底變成了一名虔誠的信徒!這就是宗教信仰的力量。

黑山蛇雖然聽過海東青,但是冇有聽過戰天鷹。

畢竟這是錦城人自己的叫法,他們有自己的宗教信仰。

“按照這個說法,戰天鷹應該比變異白金虎還要稀少吧?”

旮旯冷笑了一聲,充滿不屑。

“變異白金虎是畜生,怎麼能和我們信仰的神靈相比?哪怕就算是海東青,也要賽過白金虎數倍!”

王梟趕忙繼續問道。

“既然如此重要,怎麼可能會被盜竊?盜竊者的目的又是什麼呢?”

旮旯搖了搖頭。

“這裡麵的事情,我們就不清楚了,不過城主因為這個事情,已經氣得病倒了!”

他歎了口氣。

“事不宜遲,聽句勸,你們儘快離開吧!”

“謝謝旮旯大哥!”

王梟和黑山蛇起身道謝,異口同聲。

——————

回到房間,王梟和黑山蛇坐在一起。

“梟哥,這個事情你怎麼看?”

“我們得聽旮旯地,他是為了我們好。”

黑山蛇戾氣儘顯。

“既然要走,要不要先找機會乾掉張刀和張劍?就那幾個廢物,我還是有信心的。”

“不行,曉雅和媽還在錦城!可能會連累她們的!”

黑山蛇趕忙拍了拍自己的腦袋。

“對對對,那我們就這麼走了,她們兩個怎麼辦?”

“彭剛還是一個比較負責的人。再加上這裡還有周宇航,旮旯。她們應該冇事。先躲一個月吧。”

“行,那就聽你的。”

“你在這裡收拾收拾,等會我,我先出去一趟。”

“你乾嘛去?”

“私事,你就等著我吧。”

王梟都冇有走正門,一個翻身,順著窗戶就爬了下去,不聲不響地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他這一路東繞西繞。

到達了一處十分隱秘的區域,順勢從兜裡麵掏出來了那顆拇指大小的夜明珠。

心裡麵當即就罵了街。

他也是留了個心思,愣是冇敢告訴黑山蛇。

倒不是不信任黑山蛇,是害怕給黑山蛇製造心理壓力!

這可不是兒戲!

藏好夜明珠。

不聲不響地回到錦鎮。

夜晚時分,整個馬路上到處都是席地而躺的流浪漢。有老人,有孩子。

他們鳩形鵠麵,槁項黃馘,精神萎靡,眼神空洞。

悲慘的哭泣聲,從各個角落,時有傳出。

一個剛剛會走的小孩子,趴在路邊,喝著汙水,稚嫩的聲音。

“爸爸,我餓。”

小孩子不懂事,玩耍一樣,沾滿汙水的手,正好甩到路過的王梟臉上。

王梟停下腳步。

一時之間,男子滿臉驚恐,流露著發自內心的恐懼,緊緊抱住了自己的孩子,拚命後撤,已然躲到了牆角。

看著男子保護孩子的樣子。

王梟瞬間想到了自己的父親。

曾幾何時,自己的父親也在光輝小鎮,如此保護過自己。

自己,也曾經喝過這渾濁不堪的汙水。

時光飛逝,父親早已不在。

一陣莫名的傷感。

男子並未發現王梟走神兒。

隻是看見王梟一直未走。

突然“咯噔”的一聲,跪倒在地。

“對不起,對不起,孩子不懂事,求求您,大人有大量,孩子不懂事,求求您了。”

男子快哭了。

王梟滿眼無奈。自己難道看起來就那麼像亂殺無辜的暴徒嗎?

歎了口氣,緩緩離開。腦海中,皆是父親的音容笑貌。

思緒亂飛之際,寒光乍現。

這麼長時間實戰與生死之間的錘鍊,再次發揮了作用。

王梟在這一刻的反應,絕對是世界級的。

他拚儘全力,用力後仰,匕首順著他的下顎劃過。

對方身手敏捷,經驗豐富,根本冇有給王梟反應的機會。

在王梟後仰之際,用力蹬踹王梟支撐腿。

王梟整個人瞬間摔倒。

半空中男子一腳踹中王梟小腹。

剛剛能躲開第一擊偷襲,王梟就已經拚儘全力了,這後麵,是真的來不及躲了。

他整個人飛出四五米“咣!”的一聲,重重地撞到牆上,摔倒在地。

胸內一陣風起雲湧,一口鮮血吐出。

偷襲者速度極快,兩步上前朝著王梟腦袋就是一腳,意圖直接踢斷王梟脖頸。

迷迷糊糊之際,王梟咬破嘴唇,血腥的味道讓他清醒了不少,瞬間抬起雙手抱頭。

男子這一腳勢大力沉,王梟整個人後仰,腦袋“咣!”的一聲又磕到了後牆。

這一下王梟是徹底懵了。

雙方的實力差距太明顯了!

男子看著地上的王梟,充滿不屑。

冷笑一聲,揮舞起匕首,彎腰衝著王梟脖頸處再次襲來。

王梟抬起胳膊,匕首刺穿他的小臂。

愣是未能夠到脖頸。

刺客用力抽出匕首,奔著王梟心口刺去,匕首深深地刺入王梟體內。

鮮血瞬間染滿衣裳。

王梟徹底失去了抵抗力。

刺客拔出匕首,滿臉輕蔑戲虐的笑容。

遊戲般抓住王梟頭髮,按住其腦袋。

揮舞匕首就要生生割下王梟頭顱。

性命攸關之際。

“嘣!”一聲槍響。

男子小臂中槍,匕首落地。

他非常聰明,頭也不回縱身一躍,上前一手抓起來一個小孩子擋在自己身前,飛速後撤。

不遠處,彭剛單手持槍,瞄準刺客,但是奈何害怕傷到小孩,冇敢繼續開槍。

刺客藉著這個機會,退到拐角區域,扔下小孩轉身便跑。

彭剛與幾名下屬衝到已經昏迷不醒的王梟身邊,當機立斷。

“不要回辦事處,立刻通知旮旯準備救人!……”

——————

酒店房間內。

王梟滿身鮮血,重傷昏迷,呼吸極其微弱,生死命懸一線。

黑山蛇一言不發,臉色陰沉得嚇人。

旮旯手持針線,冷靜地給王梟處理縫合傷口,周邊到處都是忙碌的身影。

彭剛神情嚴肅,滿是擔憂,整個人顯得異常暴躁憤怒。

“速度都快點!無論付出任何代價!一定要把他給我救回來!”

彭剛之所以如此,並不是說他和王梟的關係有多好,有多麼關心在意王梟的生死。

主要還是因為王梟與彭剛之間關於刀會問題達成的協議。

現如今的彭剛,對於王梟的態度,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改變。

王梟已然成為了彭剛升官發財的搖錢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