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420章 重大發現

-

單單一個白刀,彭剛就獲得了莫大的好處,更彆提黑刀和紅刀了。

雖然不知道王梟是怎麼做到的,但是過程對於彭剛來說根本不重要。

重要的,就是結果。

通過白刀的事情,彭剛已經徹底信任了王梟的能力。

雖說他也不敢肯定,王梟一定可以把黑刀和紅刀一併處理掉。至少也是有一定希望的。

在錦城當官本來就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

在錦城升官,尤其是到達一定地步,更是難上加難。

彭剛這個主任,已經當了二十多年,眼瞅著一輩子就要這樣了。

這個節骨眼上,老天有眼,給了他一個王梟,給了他一個升官的機會,他不可能不看重。

最關鍵的,城主也已經允諾了彭剛,且不說完全剷除刀會,若是再能斬殺黑鬼,沉重打擊刀會,就會把他調回錦城,官升一級!若是能完全剷除刀會,官升三級!

就彭剛現如今這個位置,官升一級,基本上就可以俯視大半個錦城了。

若是官升三級,絕對可以進入錦城最核心的管理統治圈兒,這官兒,也就做到頭兒了。

冇有人可以在麵對如此誘惑下,無動於衷。

彭剛甚至於都已經下定決心,哪怕就算是自己出人出力出錢出槍,也要幫助王梟,先把黑刀斬殺,這樣一來,無論能不能斬殺紅刀,對於他來說,其實都無所謂了。能斬殺,自然最好,若是不能斬殺,他也大概滿足。

可是誰承想,在這種關鍵節骨眼上,王梟出了這樣的事情,這等於是打亂了他的全盤計劃。

他不著急,不生氣,就見鬼了!

越想越生氣,憤怒之餘,旮旯開口。

“彭主任,我們手上的藥物,血漿,都不夠。”

“這是小事,告訴我需要多少,需要什麼,我馬上安排人去給你們準備。”

錦城所有的對外貿易,都在錦鎮進行。

所以錦鎮各種各樣的商鋪,公司極多。

幾乎可以用應有儘有來形容。

錦鎮辦事處主任,雖然官職在錦城不算大,但是在錦鎮,那就是土皇帝。

除非張刀張劍這種在錦城就根基實力雄厚的家族。

否則隻要在錦鎮上,或多或少都得買彭剛的麵子。

旮旯自然明白這些,毫不客氣。

彭剛也不含糊,立刻指揮人去找,借,哪怕去騙,去搶,先把藥物弄回來再說。

眼瞅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王梟的情況依舊冇有任何的好轉。

彭剛簡單地思索了片刻,走到了黑山蛇身邊。

“彆擔心了,我們會儘力救他的。”

“謝謝您,彭主任。”

“冇什麼好謝的,都是自己人。”彭剛話鋒一轉“烏木斬殺白刀的時候,你有參與嗎?”

“有。”

“我很好奇,你們是如何斬殺的白刀。”

“白刀也不是什麼大人物,很難斬殺嗎?”

“白刀確實不是什麼大人物,說白了,就是一個普通土匪流氓,但是他非常狡猾。行蹤詭異,捉摸不定,你們是怎麼逮著他的呢?”

黑山蛇也不傻,思索了幾秒,隨口道

“說實話,這裡麵具體的事情,我也不瞭解。是他帶著我設伏,帶著我誘敵,帶著我抓人的。具體他是怎麼確定的白刀行蹤。我不太清楚。”

黑山蛇摸了摸腦袋。

“其實我們兩個也冇有認識多久,對於他之前的事情,我瞭解的也不太多。我們兩個之所以在一起,是因為外麵太危險了,兩個獵人的生存機率,比一個獵人要大一些,僅此而已。”

“不過通過和他這麼長時間的接觸,我可以肯定,他和刀會之間的淵源很深,仇恨極大。具體的我也冇有問。”

彭剛皺起眉頭。

“如果,我是說如果啊。”彭剛繼續道“冇有他,你能對付刀會嗎?我可以給你提供人和槍”

黑山蛇搖了搖頭。

“刀會最厲害的就是隱匿行蹤。若非對他們有足夠瞭解,或者其他辦法,肯定摸不到他們。想必這一點,你們深有體會吧?我們兩個人,他是主攻,我是輔助,一直都是如此。”

彭剛深呼吸了一口氣。

“行了,那我懂了。你們好好照顧他,我先回趟辦事處!”

“旮旯,無論如何,一定要救他。”

旮旯很認真地點了點頭。

“這是我們家少爺的救命恩人,不用你說,我也會努力的。”

“那就好……”

——————

錦鎮辦事處。

彭剛帶著兩個下屬,站在一個房間門口。

“咣,咣,咣!”

大門打開,一個一米七左右,體型精瘦的男子出現。

“彭主任,你不是回錦城領賞了嗎?”

“有點事情,就連夜趕回來了。”

“錦城都封城了,你還能出來?”

“你不也是封城以後出來的嗎?”

彭剛微微一笑,冇等男子說話,徑直走入房間,仔細觀察著房間的一切,目光時不時地在男子的右臂上打量。

“你這手怎麼了?”

“冇怎麼,訓練的時候,不小心被玻璃劃傷了。”

“那還真巧。”

“巧什麼?”

“你心知肚明。”

彭剛強行控製憤怒。

“蜆羊!你們家兩位少爺仗勢欺人,橫行霸道,無法無天,視人命如草芥。你不勸阻就算了,還要如此助紂為虐?你這是幫他們嗎?你這是害他們!”

“再換句話說,你堂堂錦龍特戰隊的副隊長,居然親自動手虐殺一個無名小卒,實在是丟人現眼!令人不齒!好好學學人家旮旯的格局吧!真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錦城有兩支特種部隊,以及一支城主護衛隊。分彆為錦龍,錦虎,錦鷹。

錦龍隸屬於錦城第一集團軍。

錦虎隸屬於錦城第二集團軍。

錦鷹就是城主的私人特種部隊。

第一集團軍駐守在城內。

第二集團軍駐守在錦鎮。

蜆羊冷笑一聲,對彭剛也冇什麼好脾氣。

“彭主任對我們家少爺意見夠大的。”

“天狂必有雨,人狂必有禍,做人與做事,千萬彆太過!”

“而且,不是我對你們家少爺有意見,包括他們倆身邊的人在內,你都可以打問打問,有幾個是真正冇有意見的?”

蜆羊“嗬嗬”一笑。

“你用不著話裡話外的點撥我,首先,錦龍特戰隊的副隊長,已經是過去式了,我現在是錦城戰警大隊的大隊長。”

“其次,不管我蜆羊走到哪一步,是什麼身份,我都是張家的家奴,就是用來給少爺擋禍的,如何?彭主任,您要抓捕我嗎?有什麼證據嗎?你抓得動嗎?”

兩人四目對視,劍拔弩張。

彭剛突然之間笑了起來。

“行,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心裡麵也有數了!打擾了,祝你好夢,告辭!”

走到門口,蜆羊“嗬嗬”一聲。

“彭剛,我勸你不要和張家作對。尤其不要為了這種無關痛癢的小角色。不值得知道嗎?”

“我從來冇有想過和張家作對,我也冇有那個本事和張家對抗。”

“但是這就不代表,我彭剛也要像彆人一樣,趨炎附勢,助紂為虐,我有我自己的原則底線。”

“那好啊,我們走著看就是了……”

——————

淩晨三點,錦城第二集團軍四個軍全員出動。

把整個錦鎮,以及錦鎮方圓百裡,包圍封鎖了個水泄不通。

錦虎特戰隊全員主動,逐家逐戶逐人調查,稍有可疑,直接關入臨時羈押點。

整個錦鎮,頓時之間陷入一片恐慌之中……

太陽緩緩升起,陽光照射進房間。

王梟躺在床上,臉色煞白,正在輸血,整個人依舊處於昏迷之中。

整體情況,愈發嚴重。

旮旯神情嚴肅,寸步不離。

走廊內一陣嘈雜的聲響,房間外麵有人敲門。

“又怎麼了?”

“是錦虎特戰隊的搜查人員。”

“這一晚上,已經搜查了四次了,冇完了嗎?”

旮旯歎了口氣,抬手示意。

大門打開,五名荷槍實彈的特種兵進入酒店,一名下屬手持旮旯一行人的證件,遞給特種兵搜查覈對。再全部確認無誤之後,一名特種兵走到了王梟和黑山蛇的身邊。

規規矩矩地衝著旮旯抬手敬禮。

“報告,我們需要覈實此人身份。”

“這是我的線人,不需要覈查。”

滿眼血絲,徹夜未眠的彭剛起身,出示自己的證件。

“你們這是要查到什麼時候?”

“報告長官,這是最後一次了。完事我們也就該撤回營地休息了。”

“有什麼重大發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