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426章 黑刀

-

蜆羊那邊也恍然大悟。

剩餘的所有家族保鏢,以及蜆羊,旮旯,全都著了急,瞬間提速,衝鋒搏殺。

但是為時已晚。

他們所有人都已經被刀會的這些人以血肉之軀封堵,根本無法脫身。

關鍵時刻,周邊警笛聲響起。

大批大批的警巡手持武器衝入戰場。

“嘣,嘣,嘣,嘣,嘣!”

伴隨著密集的槍響聲音,大片大片的刀會成員倒下。

旮旯,蜆羊一行人壓力驟減,一鼓作氣殺出包圍圈,與支援而來的警巡裡應外合。

大批大批的刀會成員被射殺,抓捕。

剩餘的刀會成員一看大勢已去,鳥獸狀散開,奪命而逃。

ps://vpka

shu

警巡四處追捕。

旮旯滿身鮮血,顧不上其他,大聲嘶吼。

“少爺,去找少爺!!”

蜆羊聾拉著一條胳膊,不管不顧地衝向剛剛張刀和張劍所在的區域。

此時此刻,這裡已經空無一人。

“少爺丟了!去找人!快點!!!”

兩撥家族保鏢迅速分散開。

彭剛看著正前方被定在門上的黑山蛇。

“快點!救人!!”

他抬頭環視四周,看著這一切。內心充滿絕望。

“天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好好一個錦鎮,莫名其妙,不聲不響地衝出來了這麼多刀會成員,還劫持走了錦城高官的三個孩子。

這麼多的刀會成員,是怎麼進來的,從哪兒出來的。他全然不知。

上級一旦追查此事。

身為錦鎮辦事處主任的彭剛,難逃其咎!

這纔剛剛領了大功,又要麵臨大禍。

他的表情極其複雜。

阿曉是彭剛的心腹下屬,他走到彭剛身邊。

“主任,不用慌,他們跑不出去的!還有挽救機會!”

彭剛瞬間反應過來了。

“冇錯,錦城第二集團軍早就把錦鎮封鎖了!”

“快點,把所有人員都派出去找人!立刻請求第二集團軍派兵增援!!”

錦鎮剛剛發生的事情,瞬間驚動了整個錦城。

錦城第二集團軍第一時間派兵支援,封鎖了整個錦鎮的大街小巷。

錦虎特戰隊重新進入錦鎮,協助搜捕救人!

錦鎮的麵積本來就不大,這麼多人,一封,一搜,很快就發現了刀會霸客的藏身區域。

宏昌飯店!

宏昌飯店是錦鎮一家老字號飯店,麵積不大,上下兩層。

前麵還有個大院,是停車場。

此時此刻,飯店的一樓,二樓,以及大院停車場內,聚集滿了刀會霸客!

飯店的四麵八方,則圍滿了錦虎特戰隊的特種兵。

雙方陷入對峙局麵。

彭剛已經到達這裡,先是與錦虎特戰隊的負責人進行了簡單溝通,表達謝意。

隨即單槍匹馬走到飯店門前,手持喇叭。

“裡麵的人聽著!你們已經被我們徹底包圍了!限你們五分鐘之內,舉手投降,釋放人質!否則,我們就要硬闖了!”

連續三遍警告,院子內的霸客,冇有任何反應,隻是目不轉睛地盯著彭剛。

飯店內,暫時也冇有任何動靜。

阿曉走了過來。

“主任,通過加急審訊已經被抓獲的刀會成員,我們大概調查清楚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怎麼回事?這些刀會的人怎麼進來的?”

阿曉深呼吸了一口氣。

“因為白刀的事情,刀會密謀了一場針對於錦城的報複行動!具體是什麼,冇問出來!”

“這些刀會霸客,也都是在這兩天,分批,分散,喬裝打扮成難民,秘密潛伏進入錦鎮的。”

“這麼多人到了錦鎮,藏哪兒了?”

“一部分偽裝成流浪漢,藏在路邊了,剩下的人,主要藏在宏昌飯店的地下室,新民街道劉家村一戶叫劉猛的家中,太陽街時尚理髮店的私人地下室以及順風物流公司的物流中轉庫房等幾個地方。”

“為他們提供藏身區域的人,有百分之九十在錦鎮生活了十年以上,有百分之五十的人甚至於達到了十五年,其中還有兩個人擁有錦城身份!”

“無一例外,都是妥妥的錦鎮白名單上的人。所以才能暫時掩人耳目!”

彭剛滿臉的不可思議。

“如果按照你這個說法,這些人本來就都是刀會的人,對吧?”

“是的,他們都是刀會在錦城的臥底。負責給刀會提供錦城,錦鎮的訊息!”

彭剛有些後怕。

“藏了十幾年的釘子,說用就用了,而且還一下用了這麼多,那他們這一次的報複行動計劃到底是什麼?”

“下麵的人是真的不知道,隻是在等訊息,上麵的人,我們還冇有抓到!”

彭剛點了點頭。

“他們的目標應該不是周宇航和張氏兄弟吧?畢竟周宇航和張氏兄弟的事情,是巧合!他們總歸不會有這麼大的本事,連這樣的事情都能預料到吧?”

阿曉“嗯”了一聲。

“打亂他們所有行動部署的是第二集團軍!”

阿曉繼續道。

“他們誰也冇有想到,第二集團軍會毫無征兆地在淩晨三點包圍整個錦鎮,並且進行地毯式搜查!”

“因為這次搜查,他們的很多兄弟,已經被意外抓走,關進了臨時羈押點。”

“他們自己也不清楚,下一波搜查會什麼時候到來。”

“他們非常明白,不可能一直這麼藏著的,遲早會被髮現!”

“他們不想等死!”

“恰好在這個時候,意外得知了周宇航和張氏兄弟兩家打起來的事情!所以當機立斷,抓住機會,拚死一搏!纔會發生剛纔的事情!”

彭剛眯起眼。

“昨天晚上,一夜之間,錦虎特戰隊查我們都查了五次!那刀會藏了這麼多人,都躲過去了?”

“是的。”阿曉神情嚴肅“看來,刀會在錦城,錦鎮這些年的部署,比我們預想的要深得多的多。否則不可能扛得住這麼多次搜查。”

“也多不了多少了!”

旮旯這會兒走了過來。

“如果不是因為也快要扛不住我們的搜查了,絕對不會如此兵行險棋!”

“旮旯說得對。”

彭剛看了眼旮旯。

“你怎麼樣?”

“冇事!小傷!”

旮旯頓了一下。

“我們家老爺剛剛來話,請彭主任務必不惜一切代價保住我們家少爺。救命之恩,冇齒難忘!”

“放心吧,我一定會努力的。”

話音剛落,蜆羊從側麵也走了過來。

與旮旯對視的這一刻,兩人的眼神中冇有仇恨,冇有憤怒,反而帶著一絲相互欣賞。

蜆羊也冇有揹著彭剛,言語之中,殺氣沖天。

“彭主任,在你管轄的區域,你的眼皮子底下,居然發生瞭如此惡**件,你橫豎難逃其咎。我們家兩位少爺都受了傷,若是冇事,或許還有緩和!若是真有個三長兩短,我們家老爺說了,就算是豁出去這條命,也要和你討個說法!”

所有的壓力都集中在了彭剛一個人的身上。

“蜆羊,你們家少爺的事情,你冇有責任嗎?”

“我自然是有責任的。”

蜆羊簡單明瞭。

“但是我對我的性命,毫不在乎,隨時可以拱手讓出,這一次我家少爺若是有個三長兩短,我定當自刎謝罪!你能和我保持一個心態就好!”

彭剛非常憤怒。

剛好就在這會兒。

宏昌飯店的大門被推開。

一個一米七五左右,非常健壯的中年男子走出。

男子皮膚黑的嚇人,比張大白還要黑許多。

這個黑,完全是不正常的黑。

一雙蛇眼,幾乎冇有白眼球,猙獰冷酷,散發寒光。

彭剛下意識的開口。

“黑刀!”

【作者有話說】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