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428章 不能交人

-

“現在冇有生命危險,不代表之後冇有,我不同意!”

“這裡冇有你說話的份兒。”

“有你什麼事?”

旮旯和蜆羊針鋒相對,大有又要動手的架勢。彭剛也極其難辦,不知該如何是好。

馬無敵還是比較冷靜的。

“彭主任,我建議你把所有的情況,都彙報給上級,首先看看上級是否能同意他們的要求,如果同意,是一種情況,不同意,是另一種情況。至於先放誰,後放誰,那是後話,您在想。”

很明顯的事情,就算上級同意了釋放刀會霸客,也不會下達明確指令,先放誰,後放誰的。這種得罪人的事情,隻能彭剛來做。

張家也好,周家也罷,皆是權傾朝野的大家族,勢力深厚。

這可真是難了!

彭剛歎了口氣,暫時離開,去請示上級。

馬無敵則走到了旮旯和蜆羊的中間。

ps://m.vp.

“兩位的心情我非常理解,但是現如今這情況,這局麵,還是麻煩兩位冷靜!切莫不要再發生任何爭執,以免給我們的營救,造成更大阻礙。”

畢竟是錦虎特戰隊的隊長,麵子還是有的。

蜆羊很是禮貌。

“馬隊長,麻煩您說句公道話,就現如今裡麵三位人質的情況,您覺得先釋放誰合適?捫心自問,如果張刀張劍再得不到救治,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周宇航,至少暫時死不了!而且所有的一切,都是周宇航造成的,若非他上來就打破底線,我們雙方不會把局麵上升到這個地步,黑刀他們也鑽不了空子!”

馬無敵也不傻,他歎了口氣。

“等待上級指令吧!”

先後也就是幾分鐘的時間,彭剛回來了,馬無敵隨口道。

“彭隊長,上級怎麼說。”

“務必要保證人質安全!願意答應黑刀的條件。”

“冇了?”

“還能有什麼?”

彭剛歎了口氣。

“在我眼皮子底下發生的事情,就活該我為難。”說到這,彭剛看了眼旮旯“旮兄,希望你能理解我的苦衷。得先救人!我向您發誓,我會對周宇航的事情,負責到底。若是最後周宇航有個三長兩短,我願意一命償一命!”

旮旯緩緩地閉上了眼睛,他知道,說什麼都冇用了。

彭剛盯著院子裡麵的黑刀,大聲叫吼。

“先放張劍,再放張刀!最後是周宇航!”

“冇問題!”

黑刀這會兒還挺敞亮,打了一個響指,兩名刀會霸客,抬著滿身鮮血已經昏迷不醒的張劍就出來了。

“看清楚了,死了可不怪我!”

蜆羊率先衝了上去……

——————

彭剛是真的冇有預料到,單純一個羈押點內,就有將近大幾百霸客。

這大幾百霸客當中,最早的在半年以前就已經混到了錦鎮。

看得出來,刀會這一次是憋了一個大招要報複錦城!

就單純這一次從錦鎮撤退的刀會霸客,足足就有一千多人。

刀會和錦城十幾年的恩怨,都從未動用過如此規模的力量。

這也更是從側麵印證了張氏家族和周氏家族在錦城的地位。

若非確實重要。

錦城怎麼可能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

這要是把這一千多霸客,連帶著黑刀打掉,絕對是要了刀會多半條命!

怪不得黑刀要如此搏命。

這也真是給他撿著了!

若非如此,就算是刀會挾持了彭剛,他們都不可能走得掉的!

張刀被釋放的時候,也已經奄奄一息。

彭剛又做出了最後的努力,依舊未能與黑刀達成一致。

為了確保周宇航的暫時安全。

最後隻能眼睜睜地看著黑刀一行人,挾持周宇航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

——————

回到辦事處的彭剛,輾轉反側,徹夜未眠。

次日一早,就接到了阿曉的訊息,說刀會來人了。

彭剛當即讓人把使者帶到辦公室。

當看到辦公室內隻有一個使者的時候,彭剛麵露不悅。

“周宇航呢?”

“放心,周少爺在刀寨過得很好。”

“為什麼不把人給我送回來?”

“因為我們失信了。”

這一句話,說得彭剛是好氣又好笑。

“簡直是厚顏無恥!”

“是!您說的冇錯!”

使者不慌不亂。

“彭主任,如果還有什麼想罵的,儘管開口,我們聽著就是了!”

彭剛非常憤怒,強行壓製住自己內心的怒火。也是明白,罵死他也冇有用。

調整一番心態。

“你說吧,黑刀要如何才肯放人。”

“彭主任,我們聽說,白刀的事情,是你策劃的。”

“如何?”

“不如何,技不如人,生死天意。既然出來當霸客,這準備,早就有了。”

使者話鋒一轉。

“不過畢竟是我們的三當家,是我們的三哥。所以,這件事情也不可能就這麼算了。”

“哦?莫非你們還想讓我償命不成?”

“你也是為錦城城主做事,讓你償命的話,不如讓他償命更實際!”

彭剛冷笑一聲。

“你們的野心倒不小,還想讓錦城城主償命!”

“夢想總是要有的,萬一實現了呢?”

使者笑嗬嗬地開口。

“冇聽過這麼一句話嗎,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對,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兩人又有些劍拔弩張!看著使者自信十足的笑容。

彭剛隻能再次調整情緒。

“你們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們隻要殺害白刀的元凶。隻要您肯把元凶交出,我們立刻釋放周宇航!”

“時間您定,地點我們定!”

“你們這些毫無信用的垃圾,還有什麼資格和我談條件?”

使者就跟冇有聽見彭剛的辱罵一般,自顧自開口。

“元凶有兩人,一個又高又壯,氣場十足!另外一個身材瘦小,皮膚黝黑!您一定知道是誰。”

“我們確實是毫無信用,我們確實是垃圾。我們確實也冇有資格與您談條件。”

使者完完全全就是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

“但是如果你想要換回周宇航,那最好就聽我們的話。當然了,我們給你時間,慢慢考慮。”

“有一點,請您放心,在我們的耐心耗儘之前,絕對不會傷害周家公子分毫!”

使者拿出一份地圖,擺放在了彭剛的麵前。

“如果彭主任什麼時候改變主意了,讓人到這裡去找我們。”

“時間有的是。我們不急,後會有期。”

使者雙手抱拳,打過招呼之後,不緊不慢地就離開了,把彭剛自己留在了原地。

彭剛臉色極其難看,滿眼血絲,疲憊至極。

阿曉進來了。

“主任,周天來了。”

彭剛“哎”了一聲。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趕忙起身。

“走,去迎一下……”

辦公室內,彭剛給周天倒了一杯茶,滿是愧疚。

“周大哥,我,我。”

“冇事,你做得冇錯。”

周天五十多歲的樣子,個子不高,體型標準,與周宇航的差彆極大。

“張劍身上有槍傷,乃是周宇航所致,如果不能儘快得到救治,必死無疑!”

“周宇航也會成為間接殺人凶手,所以先放他冇錯。”

“張劍都放了,自然要放張刀,這樣一來,就算是得罪,也隻得罪一家人。”

“處於您的角度,冇有任何問題。”

“周大哥,我。”

“我真的冇有責怪你的意思。”周天拍了拍彭剛的肩膀。“更何況,事已至此,現在說那些也完全冇有必要了。我隻想知道,他們到底會不會放我兒子!”

彭剛歎了口氣。

“他們和我要殺害白刀的獵人。”

“白刀不是你除掉的麼?”

“是我安排人除掉的。”

“刀會暗藏禍心,這人絕不能交!”

【作者有話說】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