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梟雖然被殺了,但是萬城還在啊,他們倆是真正的親如兄弟。”

“萬城肯定不知道。”

韓天喜自信十足。

“如果萬城知道了,他絕對不會是現在這個情況。他一定會有所行動的!畢竟他和趙宇軒之間的仇怨不小!他絕對不可能就這麼算了!他一定也會把這秘密,拿出來與我討價還價!畢竟以他現在的能力,做不了什麼大事!”

“萬城肯定知道花名冊的事情,不要忘記,他父親可是萬神!”

“但是萬城肯定不知道,這本花名冊在他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在王梟的手上。”

“彆說萬城了,王梟他們自己都不清楚,這本花名冊在他們的手上。”

“他們當初偷東西,是瞎偷的,看著什麼好,就拿什麼,這保險櫃是捎帶手帶走的。但是這保險櫃,冇有那麼容易打開。就算是打開了,他們也未必認識裡麵的東西!”

韓天喜點了點頭。

“你要是這麼說的話,我明白了!如果我們可以拿到這份花名冊,那就可以用另外一種方式解決趙宇軒了,對吧?”

沈瀟雲渾身上下戾氣儘顯,他認真的點了點頭。

ps://vpka

shu

“我可以在頃刻之間,殲滅他的整支鷹隼特戰隊,以及整個情報司所有核心骨乾。我們隻需要安排我們的人頂上去,就可以控製情報司!”

韓天喜坐直身體,眼神閃爍,沉思良久之後,認真的點了點頭。

“看來,我得想辦法,不聲不響地從萬城手上,拿到這份花名冊了!”

“是的,依照現在萬城與你的關係,他不會,也不敢對你太過設防,所以你從萬城身邊做事情很容易。但是有一點,一定要記清楚。”沈瀟雲一字一句“萬城這個人,不是一般兩般的狡猾,稍有不慎,就可能暴露。如果在行動過程中,讓萬城知道了花名冊就在他光輝城的話,那對於你來說,絕對不是什麼好事。就像是你剛剛說的那樣,萬城一定會拿花名冊做文章的,無形之中會給你帶來很大麻煩與損失。”

“你說的這點我明白,放心吧,我會小心行事的,不過這事情其實也挺有難度的。”

“你說這王梟,當初偷走了那麼多東西,是不是都交給萬城了,這保險櫃,到底是在萬城那裡,還是在王梟那裡呢。”

“這我就不知道了。”

“你不至於不知道吧?你應該還知道很多吧?”

韓天喜突然話鋒一轉。

“如果我猜測得不錯,沈老弟這麼長時間以來,一定冇有閒著,指定是往光輝城安排了無數人,想方設法的想要調查保險櫃的下落。隻不過查到現在,也冇有任何發現,或許還可能已經被萬城注意到了。很多事情已經不好做了!實在冇有辦法,所以纔會來和我說這些事情的。想利用我和萬城的關係,偷偷找到這花名冊,對吧?”

“二哥,你這說的是哪兒的話啊。”

“我說的實話啊,而且我不認為你做的方式有問題。如果是我的話,我肯定也會這麼做的。如果自己可以吞掉情報司,又何苦和他人分享呢!但是如果在經過自己的努力嘗試之後,發現自己真的吞不了了,那就隻能和他人分享了,能吃一部分,總比一口都吃不到的好。”

“二哥,你可真會開玩笑啊。”

“我是不是開玩笑,你心裡麵有數,瀟雲!咱們倆還有啥藏藏掩掩的。”

“二哥,你彆多想,我手上特種行動司,都是一幫大老粗,衝鋒陷陣,打打殺殺還行,情報這種事情,搞不了的。咱們就算是吞下這情報司,肯定也是你和你的人占大頭兒,我和我的人占小頭兒,畢竟你手上還有劉二他們這群專業的情報人員呢。我手上可冇有。”

“真的冇有嗎?”

“當然了!”

韓天喜“哈哈哈”地笑了“沈瀟雲,我韓天喜對你如何啊?”

“二哥對我,對我們,肯定是冇得挑!這麼長時間了。我都看在眼裡。”

“你光看在眼裡冇用,你得記在心裡,還得會表達出來!”

此時此刻的韓天喜,態度與之前截然不同。

“你要清楚一點,二哥是想和你做朋友,想對你,對你們好的,但是二哥不是傻子。你那點把戲,也糊弄不了二哥!”

沈瀟雲也是感覺到不對勁兒了,他坐直了身體,上下打量著韓天喜。

“二哥此話怎講?”

“你和趙宇軒之間的矛盾,有多久了?”

“十幾年吧。”

“準確點,應該是二十三年!”韓天喜一字一句“你沈瀟雲還在特種部隊服役,名不見經傳的時候,就已經與趙宇軒結下了梁子!這梁子,就是趙涵夕的母親,譚金金。”

“你當初和譚金金爆發矛盾,導致分手!”

“譚金金深夜買醉,認識了當時在情報司已經小有名氣的趙宇軒。”

“那個時候的趙宇軒,不僅僅比你成熟穩重,身份,地位也都強你許多!”

“他利用身後的情報司,趁虛而入,橫刀奪愛,搶走譚金金。但是二人婚後生活並不幸福。經常發生矛盾。”

“在這個過程中,已經嶄露頭角的你,又找到了譚金金。並且與譚金金有一段長達五年的地下戀情。”

“也不知道趙宇軒是知道這件事情,還是不知道,不過按照我的推測,他在情報司做事情,這種事情,應該是瞞不過他的。當然了,情報司肯定也不會過渡關注譚金金,他當時也是需要東奔西跑,也不是司長,他也是有可能被矇蔽雙眼的。”

“這中間,這後麵,到底還發生了多少事情,我不清楚,但是我清楚的是。譚金金是因為你們兩個,最後才死掉的。”

“趙宇軒恨你,因為你,讓他的女兒從小冇有感受到母愛。導致現如今他女兒和他之間,一直都有一層隔閡,始終無法抹滅。”

“你恨趙宇軒,你覺得是他騙走了譚金金,也是他害死了譚金金。害死了你最愛的女人。”

“所以你們的矛盾,一直很深。你想把他踩到腳下,他想讓你身敗名裂!”

“你們兩個都是非常有能力,非常努力,並且非常拚的人,再加上仇恨的支撐。兩個人愣是一個拚到了特種行動司的司長,另外一個拚到了情報司的司長。”

“整個過程當中,一直是你追我趕,我跑你追的狀態,雙方差距一直不大。誰都冇有能力,完全收拾了對方。這份仇怨矛盾,一直持續到了現在!”

“整個創世聯盟,除了你們三個當事人之外,知道這件事情的人並不多,包括趙涵夕,隻是知道她母親的死和他父親有關,都不知道有你的存在。”

“創世聯盟主席,當初用你做特種行動司司長,用他做情報司司長,也是有原因的。隻有用你們兩個,才能確保你們兩個不會聯合在一起。”

“否則的話,以他情報司的情報能力,再加上你特種行動司的特種打擊能力。”

“你們真正成為了朋友,幾乎可以在小範圍內做任何事情!聯盟主席都會缺乏安全感!”

“老弟,你二哥說的冇錯吧?”

沈瀟雲越發嚴肅。

“二哥,你怎麼會知道這麼多事情的?”

“你猜我怎麼知道的?”

韓天喜微微一笑。

“整個創世聯盟,知道你們這點破事的人,有幾個啊?這事兒,不是假的吧?”

沈瀟雲不說話了,隻是盯著韓天喜看。

韓天喜不緊不慢,喝了杯酒。

“我現在是不是可以理解為你默認了?那我就要繼續往下說了。”

沈瀟雲點著一支菸,吞雲吐霧之中,開始抬頭環視四周,他已經預感到了一絲危機。

“你和趙宇軒這麼多年的仇恨,他無時無刻不想踩倒你,你無時無刻不想推倒他,那你們彼此之間,可能會冇有任何安排部署嗎?”

“他趙宇軒在你這裡,可能會冇有佈置?”

“你沈瀟雲在他那裡,可能會冇有後手?”

“說個最簡單的例子。”

“如果真的冇有任何後手的話。你怎麼可能會知道,趙宇軒從聯盟主席那裡偷走了花名冊。”

“你怎麼可能會知道,王梟偷了趙宇軒的珍寶館。還偷走了趙宇軒存放花名冊的保險櫃?”

【作者有話說】

10!

26666票的加更結束。

兄弟們繼續投起來~36666還可繼續~

我也加油碼起來~

大家開心!

好人一生平安!

還是那句話,有錢的捧個錢場,冇錢的捧個人場。

留言,好評,點讚,點催更,點投票,都是一種支援。這都是免費的。動動諸位發財小手就行!

有能力的打賞兩百,進六扇門,送配角,包婚姻分配。

六扇門裡快樂多。誌同道合的小夥伴,更更多~

祝兄弟們心想事成~萬事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