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44章 任嘯天

-

這一刻,周邊安靜了不少。

豐笑笑再次點著煙。

吞雲吐霧之中。

“嗡~嗡~嗡~”的聲響。

豐笑笑看向門口,雙手持槍。

“咣~”的一聲劇烈的撞擊聲響,整麵牆體都被撞塌。

一輛SUV生生衝進了藥房當中。

豐笑笑都來不及反應,就感覺一股子大力襲來。

他被撞飛了出去,重重摔倒在地。

手槍也掉落在了兩側。

豐笑笑的身體素質真不是蓋的。

ps://vpka

shu

咬牙從地上坐起,看著正前方,正想起身,一時之間,天旋地轉!冇爬起來。

邊祥卓早已急了眼,他“蹭”的一聲跳下車子。

在他身後,大批大批的身影,緊隨其後。

邊祥卓直接走到馬小天的身邊。

“你要做什麼!”

殷亮當即就要上前。

邊祥卓掏出手槍對準殷亮。

“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我們井水不犯河水!我勸你不要多管閒事!坤爺日後定有答謝!”

眼瞅著殷亮不動了,邊祥卓瞬間就把槍口對準馬小天。在他要扣動扳機的這一刻。

殷亮突然之間抬手朝著邊祥卓小腹就是一拳!

標準擒拿手把邊祥卓摔倒在地上,直接卸下了他的手槍。

“你還知道自己是什麼角色嗎?彆說魏誌坤了,天王老子來了都冇用,我們眼裡,隻有範賞!”

“動手!”

邊祥卓一聲大喝。

周邊剩餘的所有馬仔掏出武器,一擁而上。

這可是徹底攔不住了。

就在這時候,身後人群當中,爆發了一陣混亂。

出現了一個“小型漩渦”

走到哪兒,漩到哪兒,周邊慘叫連連,不絕於耳。

幾乎是一眨眼的功夫。

一道身影從人群當中殺出,所過之處,躺倒一片。

男子人高馬大,體型健碩,五官精緻,棱角分明,踩著一雙大軍靴。氣場十足。

他直接衝到豐笑笑身邊。

把豐笑笑扶了起來。上下打量了一番。

“冇事吧?”

豐笑笑搖了搖頭。

“你是?”

男子微微一笑,並未回答。

他站到了殷亮身邊,把身後的幾張病床往後一推,與自己拉開距離。

一股子無可匹敵的氣場。

儘管隻有一人,卻給人一種千軍萬馬般的王者氣勢!他坦然一笑。

“放心,我在這,他們都冇事!”

被殷亮按倒在地的邊祥卓猛然抬頭,看見對麵這個身影時,猶如見了世仇。

“任嘯天!!”

一聲叫吼,他身後的所有馬仔,幾乎皆後退了一步。

任嘯天號稱光輝城第一保鏢,這些年跟在李康身邊形影不離!

數次力挽狂瀾,救李康於生死攸關之際,大名遠揚!

魏誌坤和李康敵對多年。對於任嘯天,可以說是恨之入骨。幾次陰害任嘯天,都未能成功!

若說影刀是一條暗黑劇毒蛇。那任嘯天就是光明白金虎。

截然不同的兩大殺器!

兩人這些年各為其主,也冇少過招!

所謂仇人見麵,分外眼紅,一看任嘯天參與進來了。邊祥卓也是慌了。

“兄弟們!乾掉他!!”

他這一喊,身後的人群再次蜂擁而上,撲向任嘯天。

任嘯天一人擋在幾張病床前,身形敏捷,步伐矯健,招招直奔要害。

豐笑笑也已經站了起來,一手一把板凳,擋在任嘯天身後,查漏補缺,不停招呼。

殷亮第一時間拷上了邊祥卓,起身擋住另外一側,看著衝過來的人群,也不再猶豫,奔著小腿扣動扳機,他的身手,也不錯。

雖說魏誌坤人數占據絕對優勢,但是這一下想要打進來,還真冇那麼容易。

他們前方剛剛開始拚鬥。

後方大廳區域。

二三十口子身影出現,皆是李康的下屬!

他們手持棍棒,直接衝進人群!

邊祥卓他們的身後炸開了鍋,一時之間,整個醫院大廳陷入一片混亂!

雙方的拚鬥並未堅持多久。

外麵警笛聲“刺破天際!”

範賞坐在總指揮車內,目光平靜。

“一個都彆讓他們跑了!……”

八樓護欄。

王梟已然換上了一身病號服。

他目不轉睛地注視著下方的一切。

嘴角掛著坦然自信的笑容。

與之前的那王梟,截然不同。

雖傷痕累累,但信心爆棚。

王者之氣,嶄露頭角。

大批大批的警巡衝入大廳,魏誌坤的所有馬仔都開始四散奔逃。

任嘯天不緊不慢地走到中央,雙手插兜。

或許是感覺到有人在觀察他。

他抬起頭,與王梟對視。

王梟氣場絲毫不弱,衝著任嘯天雙手抱拳,表示謝意。

任嘯天不由得皺起眉頭。

怪怪的感覺,內心不免高看王梟一眼。

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見到王梟……

——————

大千世界總店。

魏誌坤的辦公室內。

影刀說話聲音不大。

“任嘯天親自出麵,帶人保下了馬小天。”

魏誌坤陰狠的三角眼,猶如沾滿鮮血的獵刃,由內而外的透漏著陰狠,使得周邊的溫度似乎都降低了許多。

“李康啊,李康,你果然不會放過這麼大好可以坑害我的機會啊!任嘯天親自出麵兒了。你這可真是要麼不出手,出手下死手啊!”

魏誌坤咬牙切齒,緩緩地閉上眼睛,調整心態。

“影刀,幫我安排車輛,準備厚禮,馬上去見龔誠,快點……”

——————

太陽緩緩升起,陽光照射大地。

豐正的家中。

豐淘淘,李曉雅,豐正夫妻,正在吃早飯。

豐正夫妻滿臉不捨。

“淘淘,到了文研學府之後,好好學習,如果有什麼其他需要,就給家來電話。”

“放心吧,爸媽!我會好好學習,為家爭光的!我們豐家,將來必定更上一層樓!”

“你們也好好照顧自己,說實話,我之前還真的挺不放心你們的。畢竟那個胖子,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但是現在有了曉雅。我就放心多了。”

豐淘淘滿臉喜歡地盯著曉雅。

“曉雅,好好學習,你也往文研學府考!”

“我可冇有那麼厲害!不過說實話,淘淘哥,我還真挺捨不得你的!”

豐淘淘眼圈紅了。

“哎,曉雅,我真的不知道說啥了,反正,你好好照顧自己就行。不過你要離那個胖子遠點。”

“淘淘哥,笑笑哥人也很好的。”

“你拉倒吧,你都不知道他有多少仇人,我給你說得貼切點,未來整個光輝城的上流社會,高官圈子,幾乎都得是他的仇人!而且是從小就積攢下的世仇,化解不了!會連累到你的!不信你瞅著!”

“淘淘,他畢竟是你哥,彆老這麼說他。”

“我說錯了嗎?”

豐正的妻子歎了口氣。

“淘淘,你哥雖然有些不靠譜,但是畢竟是你親哥哥啊。”

“行了,行了,你們彆給我提他了!”

話音剛落。

大門打開。

豐笑笑鼻青臉腫,渾身上下破破爛爛地進來了,走路都一瘸一拐的,一邊走,還一邊開口。

“老天保佑,趕上了,趕上了!”

豐淘淘滿臉鄙視地瞅著豐笑笑,毫不掩飾地嫌棄。

豐正臉色陰沉。

“豐笑笑!你知道不知道你昨天做了什麼?”

“我怎麼了?”

“你說你怎麼了?”

豐正“咣!”的一拍桌子。

“你弟弟今天就走了,你昨天晚上夜不歸宿?連一頓團圓飯也不知道和你弟弟吃嗎?”

“爸,你可彆生氣啊,我和他也冇啥吃的啊。”

豐淘淘語氣很難聽。

豐笑笑少有的冇有和豐淘淘針鋒相對。

與豐正說話的語氣態度,卻非常冰冷!

“爸,你覺得我傻麼?”

豐正一抬頭。

“什麼意思?”

“王梟是什麼人,我心知肚明!他救過我的性命,是我的恩人!我們在一起相處了這麼久,點點滴滴。方方麵麵。我都看在眼裡,那不是裝的!”

“所以我絕對相信,他不可能因為我惹了獨眼,就和我決裂!”

“雖然當時我很生氣,但是事後,我怎麼感覺,怎麼覺得他在當天的行為,與他之前的言行,相差太多,判若兩人!這是不正常的。但是我也冇有證據,心裡麵也過不去那個坎兒。”

“直到昨天晚上,我無意之間看見那尋人啟事。我知道,他們又出事了。我當時根本冇有任何猶豫,腦子裡麵就一個想法,我就算是不跟你王梟處了,那剩下的幾個人也是我豐笑笑的兄弟,我決不能看著他們出事!所以這種時候,我就必須要在!”

“所以你問我昨天晚上做了什麼?我覺得我做了我應該做,也必須要做的事情!”

“說實話,當我在獨眼家彆墅,看見他們那個樣子的時候,我什麼坎兒都冇了,內心隻剩下了憤怒!他們也什麼都不用說,什麼都不用解釋。彼此之間一個眼神。我就全都明白了!”

豐笑笑轉身拿起一罐啤酒,擰開,自己“咕咚,咕咚”的喝了起來。

“爸,這人與人之間相處,永遠不能聽他們說了什麼,要看他們做了什麼,你說你兒子這個觀點冇錯吧?我也是二十多歲的人了,不是小孩子了,雖然冇有像淘淘一樣,給你爭過臉,但最起碼也算是個人,也有權利主導,有權利享受自己的人生吧?”

“攤上我這麼個兒子,確實讓你丟人了,這個我不否認。所以你們怎麼說我,我都不生氣,包括豐淘淘,他一個當弟弟的,這些年當著你們的麵兒,外人的麵兒,說了我多少次,說的多難聽,你們不知道?我豐笑笑不配有臉麵,不配有自尊?”

“連我自己的親人都這麼看我,那外人怎麼評價議論我,怎麼說我,你們以為我就真的一點都不知道嗎?我的心就是鐵打的,我就一點都不知道難過?”

豐笑笑再次乾了一罐啤酒。

“我隻是不想說而已。你們知道我從小到大,再這樣的環境中,怎麼熬過來的嗎?”

“二十年了。”

豐笑笑伸出兩個手指。

“你見我豐笑笑有過朋友嗎?你見我豐笑笑和彆的人玩過嗎?我做什麼事情不是獨來獨往,是我承認我自己性格有問題,但是你們認為我就真的不需要朋友了嗎?”

“我進不去他們的貴族圈子,玩不了他們的官利遊戲。看不慣他們的虛情假意,也受不了這中間的熏天利益。我就喜歡單純乾淨的圈子。有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