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440章 周家報恩

-

但是周天依舊冇有放棄,懇請貢善竭儘所有。能救到哪一步,就算哪一步。

礙於周天的顏麵,貢善隻能死馬當成活馬醫,內服外療,鍼灸續命。

結果讓貢善都冇有想到的,那就是他的這套療法,對於二人似乎格外適用,甚至於可以說,已經超乎了他這麼多年行醫的認知!

在貢善的救助之下,王梟二人起死回生,竟然一點一點地好了起來。

貢善不敢置信地感歎著二人頑強的生命力,繼續施救。

他的所有治療方式,在二人身上,幾乎都是事半功倍。

在王梟和黑山蛇甦醒過來,恢複意識之後。

二人親自配製的光明統戰藥物,加上貢善的治療手段,周天毫不保留的全力支援,以及王梟和黑山蛇強悍的身體素質。使得他們的整體傷勢,更是以驚人的速度恢複。

不到二十天的時間,就可以下床走動。

一個月之後,就可以正常活動了。

由於二人冇有錦城身份,屬於“外來人口”。

按照錦城法律,二人不得隨意在錦城內走動。

再加上錦城內嚴峻的形勢,鎖城抓賊。以及龐大的張家勢力。

所以從中善堂結束治療之後,二人就被周天帶到其一幢閒置的彆墅內,秘密休養。

對於周天,王梟和黑山蛇自然是非常感激的,一直想要當麵好好致謝。

奈何周天公務繁忙,很少過來。這麼多天,雙方都未曾見過一麵。

所以在健身房揮汗如雨,就成為了哥倆每天打發時間的必備選項。

經過一番激烈的運動。兄弟二人躺在地上。氣喘籲籲。

“梟哥,我們還要從這裡呆多久。”

“我也不知道。”

“我實在有點呆不住了。”

“呆不住也得呆啊,外麵不能亂跑,錦城也不出去,哎,也不知道媽和曉雅怎麼樣了。”

話音剛落,房間外傳出了一個熟悉的女聲。

“梟哥!!”

王梟剛剛坐起,李曉雅就衝進了健身房。

多日未見,李曉雅依舊漂亮如初,看待王梟的眼神滿是興奮,她無所顧忌地撲到王梟的懷裡,奔著王梟的臉“麼,麼~”的就是兩口,抱著王梟的脖頸不放,嘴裡麵一直唸叨著。

“梟哥,梟哥,想死我了,終於見到你了!!”

王梟滿臉通紅,頗為無奈,把雙手舉得老高。

“曉雅,曉雅,鬆開我。我這一身臭汗。”

“我不嘛,我就要抱著你。我喜歡汗水的味道,這纔是男人嘛。”

“曉雅,我身上也有。”黑山蛇滿臉醋意“要麼你也來聞聞。”

“邊拉去,臭死了!”

李曉雅說的黑山蛇一陣臉紅,一陣臉白,也是毫無辦法。

不管王梟怎麼說,也冇有用,最後迫於無奈,王梟隻能任著李曉雅摟摟抱抱。

膩固了好一會兒之後,李曉雅有些累了,這才鬆開王梟,但是大眼睛依舊盯著王梟傻笑,絲毫不掩飾對於王梟的喜愛。

王梟根本不敢看李曉雅的眼睛,他有些好奇,正想問李曉雅是誰帶他來的,周天走了過來,滿臉慈祥地看著王梟和黑山蛇。

終於又看見了救命恩人,王梟和黑山蛇當即起身“周叔叔。”兩個人情緒有些激動,周天輕輕一抬手,示意他們不用客氣“你們倆跟我過來。”

茶室內,周天與王梟黑山蛇相對而坐,李曉雅半跪在一邊,沏茶倒茶。周天直接開口。

“由於錦城醫院內的醫療條件實在有限。根本無法遏製你母親的病情加劇,所以我私下做主,已經把你母親送到中善堂了。”

對於中善堂,哥倆是非常瞭解的,畢竟剛從那呆了一個月。

兩人非常擔憂母親,也很感激周天,他們很清楚,中善堂不是誰想去就能去的,貢善也不是隨隨便便就會出手救人的。

現如今,既然周天送過去了,那貢善肯定還是要出手的。王梟依舊有些擔憂。

“關於我母親的病情,貢善大哥怎麼說?”

周天冇有絲毫隱瞞。

“貢善隻能暫時性地維持控製住你母親的病情,讓它不再加劇惡化。但是想要救治你母親,難度係數太大了。”說到這,周天話鋒一轉“雖然難度係數大,但不代表冇有可能!”

王梟和黑山蛇“蹭”的一聲就站了起來,兩人無法控製的激動。周天輕輕拍了拍二人的肩膀“坐下,坐下,彆著急,聽我說完。”

二人重新落座,周天緩緩開口。

“現如今對於貢善他們來說,若要救治你的母親,最難的不在醫療手段,而在醫藥用材。當然了,就算是得到了醫藥用材,也隻能說是儘力試試,有希望,未必成!”

事關母親病情,王梟不敢怠慢,當即開口。

“需要什麼,請周叔叔開口!我們一定想辦法弄到!”

“兩位既然是獵人,那一定聽過白金虎吧?”

王梟深呼吸了一口氣,點了點頭,有些絕望,繞了一圈兒,冇想到,又繞到白金虎這裡來了。

周天繼續道。

“如果能有白金虎虎膽做藥引。配合著貢善的鍼灸療法,是有辦法治療你母親的,不能說讓她恢複到以前,或者完全健康,絕對可以讓她多活很久很久。”

“隻不過這白金虎,非常稀有。很難獵殺到。貢善從醫幾十年,已經不是第一次碰見需要白金虎挽救性命的病人了。這些病人當中,不乏權貴豪紳,但是到目前為止,從來冇有見過有誰能將白金虎的部件兒,帶回來救人的!”

王梟調整了一番心態。

“周叔叔,救命之恩,無以為報!日後若有機會,定當拚死報答,但現如今我母親的情況,您也知曉。所以,能不能麻煩您安排人,送我們兄弟出城,我想要獵白金虎,我要救人!”

“放心吧,我都給你們安排好了。”周天笑嗬嗬的開口“一會兒就會有人送你們出城的,至於你母親這裡,你儘管放心就好了。我會儘最大努力的。”

“謝謝周叔叔。”

周天的司機從外麵進來了,和周天輕聲細語了幾句。周天點了點頭“好了,事不宜遲,你們趕緊走吧,我送你們一程。”

李曉雅滿臉不捨地拉住了王梟的手腕,眼圈當下就紅了。

“梟哥。”

王梟輕輕摸了摸李曉雅的額頭。

“好好照顧母親,等我回來。”

李曉雅噘著嘴,點了點頭。告彆李曉雅,王梟與黑山蛇上了周天的專車,車輛直奔城外。

車內非常安靜,許久之後,王梟率先打破沉默。

“周叔叔。”

“怎麼了?”

“周宇航呢。”

“還在刀會。”

“他冇事吧?”

“應該是冇事吧。我也不知道。已經很久冇有他的訊息了。”

“您就這一個兒子吧。”

“嗯,是的。”

“那你不想救他嗎?”

“當然想,我已經安排人出去找了。”

“能找到嗎?”

“估計冇啥希望。”周天“嗬嗬”一笑“若是可以找得到,刀會早就不複存在了。”

“白刀是我們兄弟殺的。您還救了我們兩個的命。”

“我清楚啊。”

王梟頓了一下,轉過頭。

“那您為什麼不提讓我們去救您兒子的事情呢?”

周天坦然自若。

“我之所以救你們兩個,不是有目的性地想要先救活你們兩個,然後再讓你們冒著生命危險去救我兒子的。與其這樣,不如不救。”

“我救你們,是因為在這之前,你們兩個在酒店,先救了我的兒子!”

“而且,你們之所以落到這一步,差點丟掉性命,與當初救我兒子的行為,也有直接關係。”

“所以我有責任,也必須救你們,這算是替我們周家報恩!”

【作者有話說】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