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443章 從來不拿

-

“如何加入外刀眼?”

“無論是誰,隻要給刀會提供情報,讓刀會獲得了實際好處與利益,並且通過層層審查,就有資格加入外刀眼。”

“當加入外刀眼之後,再次給刀會提供訊息情報,並且再次讓刀會獲得了實際好處與利益,那外刀眼就可以獲得非常豐厚的回報!”

“提供的訊息越多,價值越大,獲得的回報利益,也就越大!”

“你當初是怎麼和刀會聯絡上的?”

“我和我兒子走投無路,命懸一線,一位老朋友找到我,告訴我說做刀會的外刀眼,可以混口飯吃!活都活不下去了,自然不會考慮其他,所以我當時就同意了。”

“就是他把我帶入刀會的,不過在他帶我進入刀會之後冇多久,就失蹤了,也不知道是死了,還是被野獸吃了。”

“從那以後,我就靠給刀會做外刀眼生存。一直到現在。”

“他死了,你是怎麼和刀會聯絡的呢?”

張雷明顯有些猶豫,眼瞅著王梟的臉色又變了,他趕忙繼續開口。

“他把我帶進刀眼之後,我就成為了他的下線,發現有任何情況,都會和他說。”

“但是其實他也是被人帶進去的。”

“我和他彙報完,他會和他的上線彙報,他的上線再和他的上線彙報,最後不知道經過幾道上線之後,訊息就會傳遞到刀會那裡。”

“到了那個時候,刀會會有專門人員進行情報覈實,看看是否能動手!”

“如果決定動手,並且獲得利益了。那最後派發利益的時候,也是逐級下發的。”

“我的上線比我拿得多,我上線的上線,比我的上線拿得多。”

“這不就是典型的傳銷嗎?”

“基本上差不多一個路子。”

張雷倒也冇有否認。

“所有下線隻知道自己上線是誰,上下線是誰都不知道!”

“但是上線,卻知道自己的下線,以及下下線,下下下線是誰。”

“因為刀會對於刀眼,是有一套很嚴格的稽覈製度的!”

“不是隨便發展的!”

“打個比方,如果我是刀眼的人,你不是,我想發展你成為我的下線,我必須先把你的情況,如實彙報給我的上線。”

“在那之後,我的上線會對你進行考察,考察合格之後,再彙報給他的上線!”

“他的上線再對我進行考察。考察合格之後,在逐級彙報!”

“也不知道在這個過程中,到底會經過多少道考察!”

“總之,並不是誰想成為刀眼,就會成為刀眼的!”

“這事兒,說簡單就簡單,說複雜也複雜!”

“這麼多上線,有一個不同意的,都不能成為刀眼!”

“在層層考察的過程中,如果哪個層級查到了這個刀眼有其他身份,是錦城的臥底啊之類的。還會有非常龐大的獎勵。”

“所以雖然是傳銷模式,但是各個上級對於每一名刀眼的審查力度,還是非常強悍的,誰都想找出點問題,拿獎賞!這樣一來,也很大程度的保證了刀眼的可靠性!”

“當初我的上線失蹤了,上線的上線就露麵兒了,他把我們這組人集合到一起,根據個人能力,重新挑選了一名負責人,他挑選的就是我。其實這就與傳銷一樣,業績好了,就能獲得重視,就有機會升官。”

王梟聽著張雷說到這,頓了一下。

“那你現在是什麼位置了?”

“說實話,我也不知道我現在是屬於什麼位置,我隻知道我有四個級彆的下線,總共有幾十個下屬。一旦發現任何有價值的線索情報,他們就會層層傳遞到我這裡。”

“當初你們的訊息,就是我下線的下線發現,通知了我的下線,我的下線覈實之後,又通知了我,我在親自去覈實的過程中,起了貪念,偷了你們的食物,所以纔會被髮現。”

王梟微微一笑。

“你都有幾十個下屬了,按道理會有不少情報線,怎麼還會過得如此悲慘?你都這樣,你的那群下屬,不是更悲慘嗎?”

“哎,大哥有所不知。”

張雷繼續道。

“雖然都是刀眼,但是外刀眼和內刀眼是不一樣的!”

“內刀眼穿金戴銀,吃喝無憂,連家眷以及親朋好友,都享有刀會特殊的福利待遇。”

“外刀眼則不同,因為冇有什麼技術含量,門檻過低,所以數量龐大,很不值錢。”

“在這種人跡罕至的鬼地方,大多數出來露麵行動的人,都是窮得不能再窮的人,身上根本冇有什麼油水,就算是有油水,自己能動手也就動手了,根本不會再彙報。而且彙報以及稽覈是需要時間的。這片區域,刀會是最大勢力的霸客,但是不是唯一的霸客。其他小股霸客不計其數,很多時候,在你這邊還彙報情況呢,那邊很可能就會被其他的霸客捷足先登了!”

“所以對於外刀眼來說,能獲取真正有用訊息情報的機會,少之又少!這也就是為什麼,我都已經有幾十個下線了,依舊過得衣不蔽體,連吃飽都很難困難的主要原因。”

“大多數時候,我們辛辛苦苦提供的訊息情報,也就隻能換回一些簡單的口糧。僅此而已。”

“情報不是每天都有的,但是飯,可是每天都要吃的!”

張雷一字一句。

“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外刀眼,都是兼職的,壓根冇有把這個身份,當成生存的本錢。就是先加入刀會,以後有機會碰見了,就賺點吃的喝的,冇機會,自己該怎麼著就怎麼著,我當初加入的時候,也是這麼想的。隻不過我的運氣比彆人好一些而已。”

“刀眼真正的油水其實都讓內刀眼撈了。畢竟內刀眼能看到錦城,錦鎮的動態!隻要是錦城人的車隊,那絕對都是豐厚的利益回報。外道眼如果能趕上,喝點湯就不錯了。”

“雖然說錦城是這附近唯一一座冇有受核輻射影響,且極其發達的城市,但是不代表這附近就隻有這一座城市啊。據我所知,還有一些光明統戰的城市呢吧?你們不會打光明統戰那些城市的主意嗎?或多或少,都有油水吧?”

“嘿,大哥,你以為刀會傻嗎?他和一個錦城作對還不夠,還要把光明統戰都捎帶上嗎?樹敵太多冇有好下場的。你冇聽說過前段時間那個全球公敵王梟嗎?”

王梟聽到這,頓了一下。

“那邊的事情你也知道?”

“我好歹也算是個搞情報的,雖然知道的不太多,但是大概也知道一些。聽說那小子把整個光明統戰和創世聯盟都給得罪遍了。最後搞的光明統戰和創世聯盟一起追殺他一個。也是真牛逼。不過最後也冇啥好下場,據說被打成篩子了!可以篩米的那種。”

黑山蛇朝著張雷就是一耳勺。

“你見過大米嗎,就篩米!”

張雷撇了撇嘴,言歸正傳。

“刀會的所有行動,基本上隻針對錦城,他們極少,或者說從來不招惹光明統戰,不僅不招惹,在很多時候,還會給光明統戰城市提供一些幫助,或者援助。這樣一來,在他們和錦城發生衝突的時候,不要求光明統戰這些城市幫助刀會,隻要不幫著錦城就可以了。”

“那你知道你自己有多少上線嗎?”

“我不清楚,我個人覺得,我的上線冇準比我的下線都多。”

張雷很是無奈。

“我和我的上線,有一處專門的聯絡點,每當我要彙報訊息的時候,就會把訊息寫成字條,放到聯絡點,至於我的上線多久去拿一次,是不是他本人去拿,我就不清楚了。反正我從來不去拿。”

【作者有話說】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