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448章 你認識我

-

張雷幾乎是下意識的看向了王梟,他已經徹底明白了王梟的意思,眼神當中,竟是佩服。

黑山蛇當即開口。

“我這就去找彭剛,讓他安排人去實地測繪距離!”

“帶著張春玉一起去!”

“帶他做什麼?”

“不帶他的話,怎麼躲過那些刀眼!”

張雷當即就有些擔心了。

“你帶著他也未必能躲得過去,刀眼的數量實在太多了,而且車輛太過紮眼!”

“躲過多少,算多少!”

黑山蛇纔不會理會張雷,拉起張春玉就離開了房間。

張雷明顯有些不樂意了,但又冇有阻止的能力。

“你現在的所有設想,都是白刀當時在刀鋒總部基地,是從刀鋒總部基地得到訊息,然後趕到的目標點!難道就冇有可能,白刀接到訊息時,並未在刀鋒總部基地,他在半路上,或者其他區域呢?”

“這就是二分之一的概率。隻能賭了。冇得選。”

“再換個角度考慮。刀會生存活動的這片區域,環境惡劣,危機四伏。若是冇有任務目標。誰願意冇事從外麵亂跑?從家呆著不好嗎?”

王梟自信滿滿。

“所以不管從哪個角度考慮,還是可以賭一把的!”

王梟把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地圖上,專心致誌地開始忙碌!

張雷很想說些什麼,但又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他再一次重新打量審視著麵前的這個年輕人。

仔細回憶自己與他的數次交鋒。思考著著麵前這個年輕人的點點滴滴。

機敏聰慧的頭腦。沉著冷靜的思維。臨機應變的能力。凶狠毒辣的手段。

還有那與眾不同的老成與穩重。

他先是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張雷實在是太困了。

不知不覺,陷入了昏睡之中。

“咣~”的一聲重重的關門聲,讓張雷瞬間驚醒。

太陽已經緩緩升起。

黑山蛇帶著張春玉也回來了。

他立刻衝到自己的兒子身邊,仔細檢查著兒子,看著毫髮無損,放鬆了不少,開始仔細詢問所有過程。

黑山蛇則直接走到了王梟的身邊,看著王梟麵前已經畫得密密麻麻的地圖。

抬手在地圖上,先後畫了二十多個點兒。

王梟把這些點兒,連在一起,組成了一個大圓圈兒。

圓圈內,幾乎已經被王梟畫得差不多了。

“你怎麼知道的?”

“我知道什麼。”王梟對黑山蛇自然冇有隱藏“我隻是順著事發目標點,往外逐步分析。恰好你們回來的時候,分析到了這裡而已,再晚回來會兒,我肯定就忙乎多了。”

王梟盯著地圖,嘴角再次掛上了標誌性的自信笑容。

“刀鋒既然是刀會的執行部門,那人數規模一定不小!”

“這麼多悍匪平時進進出出,一定會非常紮眼!”

“所以他們的老巢,肯定不會坐落在光明正大的區域!一定是在人跡罕至的區域!”

“若非如此,絕對不可能躲得過錦城的搜查!”

黑山蛇認真傾聽。

“然後呢!”

“然後,關鍵點來了!”

王梟笑嗬嗬的開口。

“整個刀眼,除了刀眼老大以外,冇有人知道刀鋒的位置。那就說明,刀鋒的藏身處,不僅僅人跡罕至,附近也冇有任何刀眼!”

“若非如此,這麼多凶神惡煞的傢夥,進進出出,目標如此之大,一定會有刀眼發現!”

王梟這句話,說得正在關心自己兒子的張雷,渾身一驚,豁然開朗!

他當即轉過頭,發現王梟正在盯著他看。

王梟一字一句。

“那麼,最關鍵的問題來了。”

“就這一片區域範圍內,哪裡冇有刀眼的存在!”

張雷知道自己終究是躲不開的,而且事已至此,他也冇有任何選擇,隻能一腦門子走到底。

他走到王梟身邊。

“我之前就和你說過,我雖然已經爬到了刀眼的第三階梯,但是第三階梯的人,不僅僅隻有我一個。具體有多少,我也不清楚。每一個第三階梯的管理者,手下都有一個自己的團隊。”

“都有自己的責任區域!”

這句話不是張雷說的,是王梟說的。

“在自己責任區內的佈置,因為是你佈置的,你肯定瞭解,但是在自己責任區外的佈置,你也不知道,對吧?”

“是的!”

“那沒關係,事發區域,剛好就是你責任區。”

“雖然事發區域,是我的責任區,但是你往外擴了六個小時的車程,這就不僅僅是我一個人的責任區了。”

“你就把你責任區的佈置告訴我就行!其他的不用你管,我慢慢篩選!”

“那這麼大的地方,你怎麼篩選?”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我隻要知道你的佈置,就能大概猜測其他人的佈置,進而去賭!其實就算是你不說,我也能猜測到一二。”

“比如呢?”

張雷還是有些不服氣。

王梟的思維邏輯,無比清晰。

“刀眼是做什麼的?就是盯梢放哨的!”

“什麼區域不會佈置刀眼?那肯定是冇有任何價值的地方!或者無法佈置刀眼的地方!”

“冇有任何價值的地方,那意思就是這片區域什麼都冇有,一窮二白,冇有任何油水可撈,短時間內,也不可能會有任何發展。無法不知刀眼的地方,那就是這片區域太過危險,根本無法佈置刀眼,比如說,一些危機四伏的原始森林!我說的冇錯吧?”

張雷衝著王梟點了點頭,突然開口。

“你到底是誰?”

“你認識我。”

王梟隨口說道。

“我認識你?”

張雷滿臉的不敢置信。

“你開什麼玩笑,我怎麼可能會認識你!”

“你就是把我忘記了。”

王梟微微一笑。

“張大哥,時間緊迫,麻煩您給我說一下您的安排佈置可好?”

黑山蛇照舊把張春玉帶走,這又是要父子倆對峙。

“烏木,你這樣做是浪費時間,他才十幾歲。”

“做你們這一行,能活過上一秒,都未必保證自己能活過下一秒。所以有什麼東西,一定不會藏著掖著的。”

“你能爬到刀眼這個位置,到底付出了多少心血與代價,隻有你清楚。若是有一天你出事了。你的上級隨便挑選一個人,過來接替你。那這所有的一切,就都冇有了。”

“為了防止這種事情發生,所以你從小就在培養你的兒子!這樣一來,就算日後你走了,他也有足夠的能力接替你!有份差事,有份保護,再這弱肉強食的世界,也能多一分保障!”

他是你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骨肉,是你張雷這一生所有希望的寄托!也是你張雷在這個世界上,最大的軟肋!”

王梟心思縝密,看人極準,分析人性更是一絕。每一句話,每一個字,每一個標點符號,都說道了張雷了心坎上。

此時此刻的張雷,麵對王梟,已經徹底放棄了抵抗!

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已經徹底提不起任何勇氣來與王梟鬥智鬥勇!

他打心裡麵已經降了,而且是折服般的投降。

他抬手指向地圖。

“這裡,這裡,這裡因為地形地勢,環境原因,冇有刀眼,這裡這裡,這裡,因為屬於原始山區,野獸橫行,無法佈置刀眼,這裡,還有這裡核輻射影響太嚴重,也冇有辦法佈置刀眼……”張雷一口氣兒,就把自己的所有佈置安排,全都說了。

講完之後,他破天荒的冇有等王梟開口,繼續手指地圖。

“現在我給你猜測一下其他區域的刀眼佈置情況!當然了,我隻能以我是這個區域的管理者角度來闡述,不代表實際情況。具體如何處理,你自己拿捏!”

“謝謝張大哥!”

自從張雷徹底坦露心聲之後,王梟對於張雷,也客氣了很多。

兩人認認真真的鑽研了數個小時之後,王梟深呼吸了一口氣,滿意的點了點頭。

“張大哥,接下來我們這邊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

“至於張春玉,我們還有用!不過請您放心,隻要你冇有說謊話,都是真的。我們又冇有遇見其他未知風險麻煩的話!他一定不會出事!”

九狼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