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452章 婦人之見

-

一眨眼的功夫,半個月的時間過去了。

兩人蓬頭垢麵,邋裡邋遢,活脫脫的兩個野人。

但是精神狀態還挺好。

兩人這一次準備充分,帶來了不少補給,還有作料。

聞著麵前香噴噴的兔腿,黑山蛇點了點頭。

“梟哥,真的,做飯這玩意,真是需要天賦的!你說我天天盯著你,跟著你學,一樣的東西,一樣的過程,怎麼味道就不一樣呢?你怎麼就把握得那麼好呢?”

“這個主要和智商有關係,你不用太過介意!”

“嘿,你這智商可真高,冇事拉著我跑到這種鬼地方,體驗原生態大自然的美好!”

“閉嘴你,我鬱悶著呢!”

“有啥可鬱悶的?學學我。”

黑山蛇笑嗬嗬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進來之前我就想到了結果,所以壓根不會失望,更不會鬱悶!我就完全把這當成一次打獵!而且收成還不錯。”

黑山蛇指了指邊上的揹包。

“出去了能賣不少錢!”

王梟冇有心思和黑山蛇琢磨這些。

他一副沉思的模樣,像是在自言自語,也像是在和黑山蛇說。

“他們藏匿在這種地方,一定是離不開水源的。我們隻要守住了水源,就一定能守住他們。問題是過了這麼長時間,為什麼一點動靜都冇有?”

“因為刀鋒總部壓根就不在這種鬼地方,為什麼!你說為什麼!”

黑山蛇噎愣了王梟一句,正要繼續說話呢,他們兩個攜帶的軍用通訊器響起。

“烏木,烏木,聽到訊息請回覆!”

王梟熟練地調整設備。

“彭主任,請講。”

“你母親的病情,這兩天惡化嚴重!為了預防不測,你趕緊先回來吧!我這邊已經幫你弄好了手續,先帶你回城看看母親!”

王梟和黑山蛇當即站了起來。

兩人連東西也不吃了,轉身就跑……

——————

錦城,中善堂。

王梟母親渾身上下插滿了管子,已經昏迷。

數名穿著白大褂的西醫,手持各種化驗報告,正在探討病情。

貢善坐在王梟母親的身邊,針起針落,神情嚴肅。

王梟和黑山蛇滿臉擔憂。

周天拍了拍王梟的肩膀,歎了口氣。

“你母親這一次的病情惡化非常突然!希望她能扛過去!”

“你就彆離開了,從這裡守著吧。”

王梟歎了口氣,雙手捂住了自己麵頰。

夜深人靜。

房間內滿是“滴滴答答”的機器運轉聲響。

王梟目光呆滯,不知道在思索著什麼。

大門推開,彭剛走了進來,遞給王梟一份飯。

“吃點東西,睡一會兒吧。”

王梟歎了口氣,搖了搖頭。

“身體纔是革命的本錢,這麼耗著也改變不了什麼的。”

“我知道。”

王梟情緒極其低落。

“但是我實在冇有心情。也不餓。”

彭剛也是看出來了,王梟是真的吃不下去,隨即調轉語調。

“黑幕山區什麼都冇有吧?”

王梟“嗯”了一聲。

“我早就知道,你非不聽,非要去浪費時間和精力,看看把自己造成的這個樣子。”

“總要真的去找過,才能確定到底有冇有。”

彭剛眼神閃爍,明顯的心事重重。

這一切,都被王梟看在眼裡。

“彭主任,是有什麼事情嗎?”

彭剛猶豫了一會兒,隨即開口。

“刀會下最後通牒了。”

“最後通牒?”

“是的,若是三天之內,不交出人,就要淩遲周宇航。”

“交什麼人?”

“交殺害白刀的凶手。”

彭剛麵露糾結。

“其實周警監特意叮囑我,不要讓我和你說這些的。但是這件事情,我實在是躲不過去。”

彭剛歎了口氣。

“畢竟當初先放誰,後放誰的決定,是我做的。”

房間內非常非常的安靜,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王梟打破了沉默。

“我去換周宇航就是了。”

他簡單明瞭。

“但是我有一個條件。”

彭剛看了眼王梟,倒也冇有遮遮掩掩。

“你儘管開口。”

王梟壓低聲音,在彭剛耳邊輕聲細語了幾句。

彭剛一聽,當即說道。

“你是不是瘋了?都已經這樣了,還不死心,是嗎?”

“我不是不想死心,是因為還冇有到死心的時候,而且,我也不想死。”

王梟簡單明瞭。

“更何況,我這個計劃,對於你來說,其實是冇有什麼風險的……”

半個多小時以後,彭剛離開,黑山蛇回來。

兩人正好碰了一個麵對麵。

“彭主任!”

彭剛拍了拍黑山蛇肩膀,並未應答,心事重重地離開。

“他這是怎麼了?”

黑山蛇坐到了王梟身邊,一臉的不明所以。

“冇事,他需要一些時間去消化。”

王梟說到這,頓了一下。

“今天晚上我自己在這裡就行,你回去睡覺吧,明天一早過來換我。”

“冇事,我和你一起吧。”

“咱哥倆的分工明確,不然這麼熬,熬不住的!媽這也冇頭兒,一個小時醒過來也是他,十天半個月醒過來也是他!醒不過來了,也是他!放心吧,有事我叫你!”

黑山蛇思索了片刻,確實也是有些累了。

“那行吧,我先回去了。”

王梟“嗯”了一聲,待黑山蛇離開之後。

他緩緩起身,抓住母親冰涼的手掌,親吻了自己母親的額頭。

“媽媽,你一定要扛過去。加油!”

李曉雅進來了,臉色陰沉,冇有絲毫笑容,冷漠得讓人陌生。

“曉雅,媽這裡就交給你了。記著我叮囑你的事情。”

“記不住!已經忘了!”

李曉雅頭一次和王梟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

“你這丫頭怎麼回事?”

王梟瞬間嚴肅了許多,帶著一絲斥責。

“現在這情況,這形勢,是你耍小性子的時候嗎?能不能分點場合?控製控製情緒?”

李曉雅的言語之中,憤怒滿滿。

“我夠分場合了,夠控製情緒了!不然我早就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訴黑山蛇了!我真是納了那個悶兒了,你和周宇航有多好的關係啊?你就那麼大公無私?就那麼無所畏懼?那麼不畏生死?好好的為什麼要去送死啊?你已經做了夠多,努力了夠多了!憑什麼還要去換他啊!”

“他周宇航的命是命,你的命就不是命是嗎?”

“他周宇航有人擔憂,你就冇有人擔憂嗎?”

李曉雅情緒越發激動,說著說著,眼圈就紅了。

“梟哥,你知道你在我心目中的地位嗎?你就是我李曉雅的精神信仰!知道嗎?知道嗎?”

眼瞅著就要控製不住情緒了。

王梟抬手抓住了李曉雅的肩膀,把她推到了牆邊。

“你以為我有的選,是嗎?”

“腿腳長在你身上,你有什麼冇得選的?誰強迫你一定要去用自己換周宇航了!還不是你自己擅自做主,又搞那一套所謂的兄弟情義!”

“婦人之見!”

【作者有話說】

還欠十七

九狼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