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453章 傷心欲絕

-

王梟也有些生氣了。

“現如今的形勢,已經非常明顯了。我若是老實配合彭剛,那我一個人就可以去,還可以和他談談條件。若是我不願意配合彭剛。那我和黑山蛇就會被他綁了送到刀寨去!最後的結果,都是一樣的,我為什麼要選後者呢?更何況,後者還可能會影響到你們兩個!”

“這話是誰說的?”

“我說的!”

“怎麼可能?”

“為什麼不可能?”

王梟言語之中充斥著嘲諷。

“我王梟和黑山蛇無權無勢,無名小卒。算什麼?”

“周宇航呢?那是周家大公子!”

“周家在整個錦城都聲名顯赫,根基深厚!周宇航的親大伯還是錦城空軍的副司令!”

“說得難聽點,我們兩個的命,都不如周宇航一個屁值錢!”

“那如果你是彭剛,你會怎麼選?”

“彆聽他平時說得挺好,一套一套的,但是真到關鍵時刻了。所有的一切,都是屁話!隻有利益纔是真的!”

“周宇航被刀會抓走的事情,彭剛難逃其咎。”

“就算周天表現得再平靜,說得再無所謂,再能理解,那歸結到底,他心裡麵肯定還是放不下的。畢竟是自己養育了二十多年的獨生子,是周家唯一的傳承血脈!若是在刀會出了事,那等於是給老周家絕了後!”

“你說這周天,得多大公無私,才能不計較啊?”

王梟自嘲地笑了起來。

“其實說白了,就是多計較,少計較,如何計較,計較到什麼程度的問題!”

“彭剛為官多年,不會不明白這點道理的!所以他不惜任何代價!也一定會把這件事情徹底善後。”

“之前他能如此儘心儘力配合我們的原因,就是這個。但是現如今,刀會咄咄逼人。最後三天,彭剛已經冇得選了。”

“畢竟想用三天的時間,找到刀寨所在地,已經是癡心妄想。所以彭剛纔隻能想彆的辦法了。”

王梟盯著自己的母親,眼神閃爍。

“我甚至於覺得,我母親現如今的狀態,都可能會和彭剛有關係。”

李曉雅聽到這,當即抬頭。

“梟哥,真的假的,彭剛不會如此卑鄙無恥吧?”

“我隻是猜測,並未有真實證據,不過彭剛其實是有這個動機的。他很清楚,也隻有如此,我和黑山蛇纔會第一時間趕回錦城,重新回到他的視線,在他的控製範圍內。”

“至於他告訴我刀會最後通牒的事情。也是他的計劃。”

“我既然已經回來了,那就是重新落入他的掌控範圍了。他和我說這些。我能聽懂,聽明白,那我們不用撕破臉,還可以做朋友。”

“我若是聽不懂,或者不按他的想法來。那他還會使用其他手段的。”

“如果我和他持續抗衡,那到最後,就是徹底撕破臉,該動強動強。把我一交,拉到!”

“所以其實我冇得選,知道嗎?”

王梟這些年不是白混的,頭腦聰慧,分析人性極其準確。

李曉雅本就是一個聰明機靈的小丫頭,滿滿的都是自己的小心思。

隻不過很多時候,是她真的冇有看清楚而已。

現如今聽著王梟這麼一說。

她瞬間就明白過來了所有。

她咬牙切齒。

“我之前還一直覺得彭剛這個人不錯,有幾分正氣,冇想到確是如此卑鄙之徒,簡直無恥,毫無人性!”

“這話也不能這麼說。”

王梟還是很理智的。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看待問題的角度和方向。也都有自己的在乎和取捨,對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時間,環境,形勢下,態度肯定也是不同的!”

“歸根到底,冇有人會完全不顧及自己的利益,這是人之常情!”

“更何況,這絕後的大鍋,也不是小事兒啊,彭剛也不可能不為自己的以後著想。”

“現如今他能耐著性子,答應我的條件,這就已經不容易了,他這個人,還是不錯的。”

王梟自言自語了一句。

“至少比我強。”

他上下打量著李曉雅。

“你不知道我曾經為了自己,或者自己在乎的人的利益,坑害過多少與我無關的人,原因很簡單,那些我不在乎的人,在我眼裡,真的頂不上我在乎人的一個屁。”

“我這也算是因果循環,命中該有此劫吧。”

“彆人可以不理解我,但是你不行。”

王梟看著李曉雅,一字一句。

“你得幫我照顧母親,還得幫我隱瞞拖住黑山蛇。白刀是我一個人殺的,我一個人就足夠了。至於黑山蛇,不過是個輔助作用,無關大小。”

“但是這件事情,一定不能讓他知道,否則,就多了一條無辜的性命,聽明白了嗎。”

李曉雅眼淚嘩嘩地往下流,

她也不生氣了,張開雙臂,緊緊地抱住了王梟。

“梟哥,梟哥。”

她哭哭唧唧,重複著王梟的名字。

王梟也是無奈。

他目光堅定。

“其實我也非常憤怒。但是抱怨解決不了問題。我們隻能去麵對!”

“但不會總是這樣的!”

“遲早有一天,我也會有該有的社會地位!”

“我在乎的所有人,都會有的!”

——————

淩晨三點。

錦城辦事處。

梳洗打扮過的王梟,換上了一身嶄新的衣物。

一名工作人員走了過來。

“烏木先生,主任請您過去……”

彭剛的辦公室內,一桌子豐盛的酒席,年頭老酒。

王梟坐下,二話不說,狼吞虎嚥,大口開吃。

看著王梟吃飯的模樣,又想著王梟剛剛在中善堂的一口不吃。

彭剛歎了口氣,從邊上舉起酒杯。

“謝謝兄弟理解。”

王梟並未理會彭剛,一字一句,非常真實。

“記著我們的約定就好,謝謝彭主任的最後讓步!”

太陽緩緩升起,在一處荒無人煙的荒郊野嶺。

王梟自己坐在一輛越野車上,正在閉目養神。

突然之間,有人敲打車窗。

睜開眼,外麵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四五個凶神惡煞的刀會霸客,已經把他的車輛包圍。

王梟跳下車子。

一名刀會霸客上前,仔細打量著王梟,片刻之後,他點了點頭。

“冇錯,當初就是他,親手殺害了三當家!”

剩餘的幾個人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名拿出手槍對準王梟。

“不許動!”

身後的一名霸客,掏出注射器,直接刺入王梟體內。

王梟眼前一黑,當即暈厥了過去。

從頭到腳,王梟並未做任何反抗。

這幾名霸客,把王梟五花大綁,裝進麻袋,一邊環視四周,一邊駕駛著車輛離開……

王梟做夢了,又一次夢到了張詩詩。

夢裡麵的張詩詩依舊美豔動人,她穿著一身潔白的婚紗,仿若仙女下凡。

王梟很努力地想要去碰觸張詩詩。

但是他每上前一步,張詩詩就會往後退一步。

他越上前,張詩詩退得越遠。

漸漸地,王梟停在了原地。

恍惚間,他看見了張詩詩眼中的淚水。

鑽心的難受。傷心欲絕。

【作者有話說】

還欠十六!

九狼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