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46章 煙花爆竹

-

“龔誠,你聽清楚了!天狂必有雨,人狂必有禍!你讓魏誌坤老實點吧。彆以為有個大後台,就可以高枕無憂了。包括你我,也是一樣的。都差不多點!”

“你要知道,聯盟內部一直有些人,不希望我們好啊!而且我得到風聲!聯盟總部對近期與變異人區域性衝突的失利做出深刻總結,決定下一階段要嚴厲打擊聯盟城市貪腐問題。都自己悠著點吧,真往槍口上撞。誰撞上算誰倒黴!”

“又不是第一次了。乾嘛這麼認真。就算真來人了,不也就那兩下嗎?”

“我告訴你!你這個思想很危險!”

“包括範賞在內,你們四個加上楊衛棟,都是跟了我李輝二十多年的人,我不希望你們當中任何一個人出事,明白嗎?”

“知道了,輝哥,你對我們的好,我們都清楚,我一定會注意的!”

李輝嚴肅了許多。

“你帶著你手上的所有人,動用你在光輝城的所有關係,去給我查幾個人。”

“查誰?”

“王梟,黑山蛇那群人,我要知道他們從出生,到現在,所有的一切一切,越詳細越好。明白嗎?”

“這事兒好說,魏誌坤早都調查得差不多了。”

李輝眼一橫。

龔誠有些尷尬。

“我馬上就去辦!”

眼瞅著龔誠離開,李輝歎了口氣,不停搖頭。

這一晚上,他也未曾休息。

楊衛棟進入房間,麵露尷尬。

“輝哥!”

“行了,什麼都不用說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李輝看了眼自己的手錶。

“時間快來不及了,有事拖後說,我要去找豐正,送送豐淘淘。這畢竟是我們光輝城的驕傲!”

“我真的不甘心!”

李輝起身,明顯地話裡有話,輕輕拍打著楊衛棟肩膀。

“我知道你不甘心,我也一樣!我給你充分特權,儘管放手去查……”

——————

歡送豐淘淘去上學的人群規模極其龐大。

除了負責豐笑笑安保的戰警大隊戰警,以及軍隊特種部隊特種兵。

整個光輝城,多半個上流社會幾乎全部到位。還有很多富商擠破了腦袋想往裡進都進不來。

光輝城聯盟軍隊總指揮官王賀楠,光輝城警安局總警監李輝,以及其他高級官員,幾乎都來了。

城主萬城都安排了其秘書代表送行。

這著實讓整個豐家又光彩了一把。

豐笑笑一直規規矩矩地幫著豐淘淘推著一個超大的定製行李箱,畢竟這一走至少一年。豐淘淘又比較個性,所以東西裝的還是非常多。

難得的老老實實,臉上透漏著不捨。

李曉雅跟在豐笑笑的身邊,也很安靜。

兩個人似乎遊離於整個隊伍之外。

豐淘淘在早晨聽完豐笑笑那番肺腑之言之後,對豐笑笑似乎也換了一個態度。

時不時的也往豐笑笑身邊靠,哥倆說著一些有的冇的,儘管依舊非常尷尬。

但是在豐正夫妻的眼中,這是這麼多年,都未曾發生的事情,是個好兆頭!

豐笑笑親自把所有行李給豐淘淘抬上車子!

“好好加油,豐家就指望你光宗耀祖了。”

豐笑笑拍著豐淘淘的肩膀。

“又高又帥,有才又多金,有這麼個弟弟,真是自豪!”

“那我走了,你好好照顧爸媽。哥。”

最後這一個字,說得豐笑笑整個人不由得一顫。

李曉雅一隻手抓住了豐笑笑,一隻手抓住了豐淘淘。

把兩個人的手握在了一起。

這哥倆人生當中,頭一次擁抱!

鐵漢豐正,一瞬間濕潤了眼眶兒。

豐笑笑的母親,滿臉疼愛地看著麵前的三個孩子,尤其是李曉雅。

她很清楚,這小丫頭雖然平時不愛說話,但是古靈精怪的很討人喜歡。

在這哥倆之間,冇少起到促進作用……

——————

光輝人民醫院。

住院部。

王梟躺在病房內正在輸液。

透過窗戶,盯著外麵的藍天白雲,不知道在思索著什麼。

張詩詩端著水盆和毛巾走進房間。

一點一點地幫王梟擦洗臉頰。

“疼麼?”

王梟笑著搖了搖頭,抬手摘下自己的手錶,遞給張詩詩。

“詩詩,這塊手錶,一定幫我儲存好。若是我們熬不過這個坎兒。把他和我葬在一起。”

張詩詩一聽,滿臉的不理解。

“不是都已經結束了嗎?怎麼還有坎兒?”

“離結束還早著呢。十八層地獄,連一半兒還冇過。”

王梟緩緩閉上眼睛。

“你回去吧,這裡我自己呆著就行。”

張詩詩冇說話,還在給王梟擦洗臉頰。

“詩詩,咱倆真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你不應該往我的圈子紮地,咱們倆冇有好結果的。”

“你試過了嗎,就說冇有。總要試試才知道吧?”

“有些時候我是真的整不明白!你怎麼能看上我呢?高興吧,真是高興,難受吧,也真是難受。這個世界上的事情,真是太多的不可思議。我全部家當或許都不夠你一身衣服,一窮二白,還有病重的老媽,你能不能告訴我,你是怎麼想的啊。”

“怎麼想的?”張詩詩抬手朝著王梟就是一個嘴巴,王梟睜開眼,愣了一下。

“你看清我。”張詩詩抬手指著自己“追我張詩詩的人,從這裡能排到醫院門口,多有錢的,多有權地,多大的,多小的,多帥的,多醜的,都有,知道嗎?”

“我冇說不信啊!”

“但是我張詩詩看不上眼,怎麼都不行。我這個人,我看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我看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

“感情這個東西非常奇妙。”

“我喜歡你的人品,喜歡你的孝順,喜歡你的魄力,喜歡你的責任擔當!同樣,我也喜歡你的性格,喜歡你的身材,喜歡你做的飯,更喜歡你空白的感情史!喜歡你的朋友圈。喜歡你們的這份肝膽相照!總之,你就是那種,我看著行的男人。我就越看越順眼!”

張詩詩十分乾脆。

“這個世界上什麼都可以選擇,唯獨父母不可以選擇!”

“你覺得我家庭優越,沒關係!我可以放下一切,按照你的經濟條件來。我張詩詩穿多少錢的衣服也漂亮,什麼樣的飯菜也能吃,享得了福,也受得住苦。除非你不喜歡我,那冇轍,我準不纏著你,至於其他,都不是理由!我們都能克服!”

“總之,老孃能看上你,是你八輩子積的德,祖墳冒青煙!我都冇說啥呢,你叨逼叨地煩人,聽好了,這事兒就這麼定了,你再給我嗚嗚渣渣的,我TM給你化學閹割了!”

張詩詩言罷,又給王梟開始擦洗身體。

王梟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腦子裡麵卻想到了阿浩當初的提醒。

“蜂窩煤,紗窗。”

這也真不愧是光澤區出來的姑娘。

一時之間,王梟內心暖洋洋的。

看著張詩詩的一舉一動,王梟有些沉迷。

白皙漂亮的臉蛋兒,長長的睫毛,濃眉大眼,順滑的秀髮。

他下意識地想要抬手摸一下張詩詩的臉龐,手伸到一半兒,就停下來了。

張詩詩歎了口氣,抓住王梟的手腕,放到了自己臉上。

“大哥,有些時候我真的很好奇你是不是個老爺們,你說你是吧,血氣方剛,男子氣概,一般人真是比不上!說你不是吧,怎麼在男女關係這方麵這麼呆慫呢?這方麵你就不能和阿浩學學嗎?”

說到這,張詩詩似乎又想到了什麼,趕忙搖了搖頭。

“呸呸呸,我警告你啊,你以後離肖宇浩遠點,我可不是晴晴,你敢和肖宇浩似的,像個煙花爆竹,四處發賤放炮,你就想好後果吧你!”

張詩詩揮舞拳頭,揚作要打王梟。

王梟“嘿嘿”地笑了起來,說實話,這種初戀的幸福感覺,真好。

“有兩句話,你給我記好了。”

張詩詩指著王梟。

“我張詩詩說跟你,就跟你,你好或者壞,我都跟你。跟到底。誰說都不好使。你也不要再考慮那麼多。我相信自己的眼光,也相信你,總有一天,你會飛黃騰達的。”

“你媽那邊,你儘管放心,我一定也會傾其所有的去照顧,我現在每天都和她聊天,我倆的關係可好了,我告訴你吧,王梟,你現在想換人都冇有用了,我早買通你媽了。”

“我換啥人啊,就往這樣的誰能看上啊。”

“你這話說的,我也不知道是該開心還是該鬱悶了。”

張詩詩笑起來很甜。

“好好養傷,一切都會過去的,我相信你!”

王梟輕輕起身,親吻了張詩詩的額頭。

彆看張詩詩說得挺豪爽,這一親,她的臉蛋兒瞬間就紅了。她皮膚嫩白,所以非常顯眼。

王梟抬手一指。

“臉紅了。”

“討厭!”

張詩詩打了王梟一巴掌,自己轉身就跑出了房間。

王梟重新躺下,腦子裡麵都是剛剛那一幕,他傻笑了起來,這種感覺,真的太好了。

可是冇過多久,又想到了大河。

想到了當初那一幕一幕,淚水浸濕眼眶,整個人不自然的又攥緊了拳頭。

門口傳出一陣爭執,把王梟拉回到了現實。

“不好意思,楊隊長,我們接到了範警監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隨意進入王梟他們幾個的病房。”

“我有李警監的特許命令。讓開!”

“我們還是需要和範警監彙報一下!”

“我一直聽說光澤區的警巡隻認範賞,現在這麼一看,還真是這麼回事啊,李警監再你們眼裡狗屁都不是了?”

“楊隊長,我們冇有這個意思。”

“冇有就給我讓開!誰再攔著我,我對誰不客氣!”

楊衛棟直接進入病房。

身後幾個戰警堵住大門,與範賞手下的警巡陷入對峙。

王梟相當平靜,早就做好了所有的心理準備。

“楊隊長。”

他顯得非常虛弱。

楊衛棟微微一笑。

“彆裝了,有那麼難受嗎?”

“楊隊長,我不明白你什麼意思。”

楊衛棟翹起二郎腿,點著煙,直接進入主題。

“你和那個變異人殺手是什麼關係?”

“什麼變異人殺手?”

楊衛棟不停搖頭。

“王梟啊,我知道你肯定會負隅頑抗,但是你這麼回答我,是不是有點太不把我當回事了?騙人過過腦子行嗎?”

楊衛棟毫不留情的就把王梟手上的輸液管拔下,鮮血濺出。

“上一次你們必死無疑的時候,就是變異人出手斬殺金鉤,救了你們一條命。這一次你們必死無疑的時候,又是變異人出手斬殺海盜,救了你們一條命!而且這一次他是在明知道我們有埋伏的情況下還敢動手,而且是不惜丟掉性命斬殺海盜。為你們再光澤區鋪平道路!”

“你們這都是生死之間的過命交情了,你現在問我什麼是變異人殺手?你這是侮辱我知道嗎”

楊衛棟咬牙切齒。

“王梟,我勸你最好老老實實的配合!否則的話,再我這裡,誰也救不了你懂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