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463章 大邑寺

-

功能區,生活區,保障區,陸續建成。

擁有了真正的經濟體係,貨幣體係,生**係。

老百姓們的生活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改變,用老百姓自己的話來說。

最起碼現在活的,像個人了!

也正是因為如此,整個洪羅城,自上而下,都把天璽商會,當成他們的大恩人。

把韓天喜,也當成了他們的恩人!

洪羅城城主府是整個洪羅城內最雄偉壯觀,科技含量最高的建築。

金碧輝煌,富麗堂皇。

安防體係極其森嚴!

與整個洪羅城格格不入。

其實最起初,洪羅城的城主柴鑫,是反對耗費如此巨資,建設城主府的。

但這是天璽商會的統一標準。

用天璽商會的話來說,一城之主,安危最重要。

當初張靈鶴的事情,大家一定要引以為戒。

所以,柴鑫也就冇有再說什麼,誰不想自己,和自己的家人,過得更好,更安全一些呢。

城主府辦公室內。

柴鑫正在修改檔案,他的秘書進入了房間。

“城主!”

“怎麼了?”

“天璽商會的唐雲雪來了!”

一聽是天璽商會,柴鑫趕忙抬手。

“快快,接進來!算了,算了,我親自去接吧!”

柴鑫放下手中的事情,跑到門口,親自把唐天雪接入貴賓接待室內,主動沏茶倒水。

唐天雪也非常客氣。

“柴城主,這事兒我親自來就行,您可彆上手啊!”

“哎呀,咱們之間就彆客氣了!不外道不外道,喝吧!”

唐天雪實在推諉不過,隻能起身,舉起茶杯,恭恭敬敬。

“謝謝柴城主了!”

“你看看你,不讓我客氣,完了,你還這麼客氣!”

柴鑫也有些不樂意了,唐天雪趕忙繼續道“那我們都不客氣,都不客氣!”

“這就對了!哈哈哈!”

柴鑫又給唐天雪倒了杯茶,滿是關心,絲毫不掩飾,

“支援我們的糧食,大概還有多久能到?”

唐天雪歎了口氣。

“又被半路的霸客打劫了!”

“什麼?又被打劫了?他孃的!那隻霸客做的,知道嗎?”

柴鑫頓時火冒三丈。

唐天雪搖了搖頭。

“不清楚,但是這隻霸客,不是普通的霸客,否則的話,也不會有本事打劫得了我們的運糧車隊!”

“他媽的,在什麼地方打劫的,我馬上就帶兄弟們去追!”

“彆追了,追不上的,人早都不知道跑到哪兒去了!”

“那可不行啊,若是追不上的話,不知道又有多少老百姓要餓肚子了!”

柴鑫緊攥拳頭,非常憤怒!

“這群該死的霸客!蹬鼻子上臉!冇完冇了了!等著老子騰出手來,一定要把他們全部掃光!”

“我非得讓他們再感受一下多年前的那次清剿行動行動!把所有霸客!連根拔起!!”

柴鑫滿麵愁容,皆是憂慮。

“不過城主也不用太過擔憂,我及時動用天璽商會的力量,從其他區域又調集而來了一批糧食,雖然不如之前的數量多,但是省著點用,足夠應對一段時間的!”

“隻不過,這一次你要安排人出去接應了!”

唐天雪說到這,歎了口氣。

“現如今的這些霸客,越來越厲害了。無論是武器裝備,亦或者戰鬥素養,都比之前那會兒厲害了不少!”

“尤其是越往深紮的霸客,越難對付!”

柴鑫緊緊攥住了唐天雪的手。

“唐兄,謝謝,謝謝!真的太謝謝了!”

“還是那句話,不客氣。”

唐天雪話鋒一轉。

“其實說句實話,就算是你親自帶人去接應,我都覺得不保險,畢竟你們洪羅城的戰鬥力,有些太弱了。若是真的和霸客對上了,你們能堅持得住嗎?”

“我們收拾普通霸客肯定還是冇問題的。”

“那要是厲害一點的呢,比如這片區域有個叫刀會的。”

柴鑫當即就沉默了,他自己心裡麵也冇底。

沉思片刻,他歎了口氣。

“其實也不是我們的戰鬥力弱,是精兵強將基本上都讓光明統戰總部挑走了。”

“挑走送到將係城市了,對吧?”

“是的。”

“那你們這什麼時候纔是頭兒啊,難道要一輩子都給人家培養提供血液嗎?”

唐天雪歎了口氣。

“說句不該說的,我倒不是反對你們給將係提供兵源,但是你們最起碼得在能保證自身需求的情況下,在給人家提供兵源吧?”

“這你們連自己的安危都保證不了,還給他們提供,那你們的戰鬥力就隻能越來越弱。”

“這麼持續發展下去,以後有可能會真的連霸客都對抗不了的!到時候辛辛苦苦建設好的洪羅城,讓霸客給占了。那傳出去不是笑話嗎?”

“再換句話說,兵係和將繫有那麼好的關係嗎?之前的事情,難道你們都忘記了嗎?”

柴鑫當即抬頭,目光死死的盯住了唐天雪。

唐天雪神情嚴肅。

“柴城主,我們關係不錯,我才說這句話,換成其他,我絕對不說!我唐天雪這輩子一直都認一個理兒,那就是誰有不如自己有,靠誰不如靠自己!”

“您也老大不小了,多個心思吧,捫心自問,你們真正難得時候,是誰在幫你們!”

柴鑫眼神閃爍,陷入了沉思之中。

幾分鐘以後,唐天雪打破沉默。

“對了,柴城主,我這一次過來,還有一件事情想求你幫忙!當然了,這是我的私事!”

“唐兄,儘管開口!”

“我有一個傳教士朋友,想在這裡傳教,不知道您是否能給行個方便。”

“傳教?”

“是的,淨化心靈,與人向善!”

“天璽教”

唐天雪點了點頭。

“是的,現如今天璽教在各個城市發展的都不錯。信徒越來越多了。最近想要往這邊發展。”

柴鑫點了點頭。

“竟需要我做什麼,儘管開口!”

“聽說洪羅城內,有一座大邑廟。”

“是有這座廟,已經很多年了!在老百姓心目中,有些地位!”

“我們希望大邑廟,改成天璽廟。”

柴鑫眉頭微微一皺,明顯有些難辦。

“唐兄,這大邑廟在洪羅城,可不是一天兩天,一年兩年了!”

“之前那些年,洪羅城青黃不接,水深火熱,大邑廟成為了很多老百姓的精神信仰,支撐著大家一步一步抗到了現在。”

“所以其在民間的根基,相當深厚!”

“我們若是如此的話,一定會引發極大的連鎖反應的。”

唐天雪“嗬嗬”一聲。

“挽救了洪羅城的,不是大邑廟,是我們天璽商會!”

“這個我知道!”

“那你是否知道,現如今的大邑廟,卻搞出一套歪理,是因為有他們,纔有的天璽商會!”

“天璽商會是他們與上天乞求來的救世主!”

“洪羅城能變成今天這樣,他們功不可冇!”

“還有這等事?”

“您稍微注意點,隨便打聽打聽就知道。”

柴鑫深呼吸了一口氣,當即表態。

“唐兄,隻要是你開口的事情,我一定會挺你的!包括大邑廟!”

“我之所以和你說這些,不是想要偏袒大邑廟,我想說的是,對付大邑廟,我們必須要講究方法方式。要把影響降低到最小!”

“那是自然。”

唐天雪“嗬嗬”一笑,目露凶光。

“柴城主該不會認為,我想大張旗鼓的拆廟殺人吧?”

柴鑫眼神閃爍。

“這麼一看,唐兄早就計劃好了啊。”

“那是自然!”

“聽說大邑廟的主持,向來不以真麵目示人,把自己搞得神秘兮兮的,對吧……”

——————

大邑廟的規模說大不大,說小不小。

前後四個大院兒,一個小院兒。

三個大院兒供奉著三座不同形態樣貌的大邑神。

一個大院兒是廟內僧侶休息與吃飯的地方。

小院兒就是大邑廟主持居住的區域,外人不許入內!

大邑廟人來人往。

香火鼎盛。

祈福的,還願的,絡繹不絕。

逢年過節,更是一香難求!

在大邑廟正廳的香火爐前。

一名男子站在這裡,正在上香。

他的眼神不停瞄向周邊,不知道再尋找什麼。

一個身影從男子的麵前走過,兩人四目相對。

男子假裝真誠祈福,上完香,就離開了大邑廟。

十幾分鐘以後。

他回到了自己居住的酒店內。

坐在床邊,眉頭緊鎖,一言不發。

大概十幾分鐘的時間,剛剛在寺廟內與他擦肩而過的身影,也進來了。

“九爺!”

劉騷九當即起身。

“發現什麼了?這麼著急讓我撤?”

【作者有話說】

今天的正常兩更發了。昨天欠十一,今天欠十二了。

今天之所以發得晚,是因為最近天氣驟冷。

我貌似被冷風吹到了。

昨天晚上咳嗽了一夜冇睡好。

早晨心驚膽戰的去醫院檢查。

還做了全套大篩查,最後大夫給開的藥,回家也冇吃飯,做到現在了。

所以耽誤了碼字。

兄弟們實在抱歉。

今天就不還更了。

明天再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