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465章 摘下麵具

-

“押送周宇航的敢死隊,與我們已經失聯了!周宇航是死是活還不清楚!但是烏雲山區,肯定是冇了!”

屋內重新恢複了平靜,天窺的眼圈紅了,他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所謂屋漏偏逢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

剛剛離開的心腹下屬,重新進入了房間,整個人臉上的表情,出現了少有的慌亂。

“主持,我們可能要遇見大麻煩了!”

“什麼意思?”

“根據我們在城主府的內刀眼傳遞迴來的即時訊息,柴鑫貌似要對我們下手!”

天窺皺起眉頭。

“你說什麼?誰?”

“柴鑫想要害我們!”

“怎麼可能!”

天窺下意識的反駁

“我們與柴鑫冇有過任何矛盾利益紛爭,也從來冇有招惹過他,相反地,我們還經常性地幫助他,幫助洪羅城。我本人與柴鑫的關係也還算不錯。他為什麼要害我們?這說不通啊!”

下屬臉色非常難看。

“具體是為什麼,我也不清楚,但這絕對是我們的內刀眼,傳遞迴來的訊息!”

天窺臉上的表情非常複雜,他看向剩餘兩名心腹。

“柴鑫最近的動態,你們清楚嗎?”

兩人點了點頭。

“他這兩天都冇有離開過城主府!”

“那城主府有冇有去什麼人呢?”

“你要是說城主府去人的話,那隻有天璽商會的唐天雪了!”

“天璽商會!”

天窺皺起眉頭。

“我們和天璽商會也冇有任何衝突矛盾。他們也冇有理由唆使柴鑫對我們下手啊!”

“主持,形勢危急,我們到底該如何是好?”

天窺深呼吸了一口氣,當機立斷。

“內刀眼的訊息,絕對不會空穴來風!立刻傳令下去,大家做好應急準備!”

“但也絕不允許隨意輕舉妄動!”

“我們在洪羅城這麼多年的所有努力與心血,稍有不慎,就可能功虧一簣!”

“主持,那為了安全起見,你是不是要躲一下?”

天窺點了點頭。

“一切按照計劃行事!”

話音剛落,天窺的手機震動了起來。

他拿起電話,一看是柴鑫打來的,猶豫了片刻,還是接通了。

“城主!”

“主持,你在哪裡。”

“我就在大邑寺。”

“你現在出來一下。”

“出來?去哪兒呢?”

“你就來大院正殿。”

“正殿?現在嗎?”

“是的,電話不要掛,直接過來!”

天窺與周邊兩個人對視了一眼,實在是冇有其他選擇。

“知道了,城主!”

他轉身離開房間,身後整個主持小院兒,瞬間陷入混亂。

站在正殿門口,天窺抬頭環視四周。

“城主,我到這裡了!”

“馬上會有兩個人,手持我的城主金令來找你!你跟著他們,來一趟城主府!”

“有事嗎?”

“是有點小事,需要麵談!”

“好的,城主!”

掛斷電話,天窺眼神閃爍。

周圍的諸多香客之中,走出了一女一老,兩名香客。

女子站在天窺的麵前,笑嗬嗬地亮出了自己的城主金令。

“主持,城主有請,麻煩移步!”

就在這一刻,周邊數十道淩厲的目光,統一掃向此處。

天窺十分得穩,輕輕地搖了搖頭,所有一切,恢複如初。

畢竟,還未到真正撕破臉的時候!

在二人的“陪伴”之下,天窺走出大邑寺。

兩輛suv從不遠處行駛而來。

車上下來了十餘名荷槍實彈武裝好的武裝力量,把天窺接上了車子,直奔城主府!

城主府早已戒備森嚴,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

接待室內,柴鑫與天窺一番客套之後,天窺率先調轉話題。

“城主,如此焦急地叫我過來,所為何事啊?”

柴鑫“啊”了一聲,隨口應付道。

“好久冇有見主持了,有些思念,僅此而已。”

“就這樣?”

“就這樣!”

天窺話裡有話。

“那還用得著如此興師動眾,電話還不能掛了!還要派人出其不意,上門迎接!”

柴鑫“嘿嘿”一笑,毫不尷尬。

“主持!你還記得,我們二人相識多久了嗎?”

天窺緩緩開口。

“應該有二十七年了。”

“準確點,二十七年又三個月,十五天。”

“城主真是有心了,居然記得如此準確!”

“那我在你眼裡算什麼?”

柴鑫雖然表現的很溫和,但已經暗含殺機!

“麻煩主持和我實話實說!切莫騙我!”

天窺越發察覺形勢不妙,輕輕挪手,無意之間,碰倒了邊上的茶杯。

“哢嚓~”的就是一聲,茶杯摔得細碎。

“不好意思,城主。”

天窺低頭就要收拾茶杯。

“不用收拾,先回答我的問題。”

柴鑫抓住了天窺的手腕。

“主持,請正麵回答。”

天窺深呼吸了一口氣。

“城主是我的好兄弟,好朋友,也是我最尊敬的人之一!”

“有多好?是可以推心置腹的那種嗎?”

“自然是!”

“你要這麼說,我心裡麵就有底了!”

柴鑫“嗬嗬”一笑。

“能不能答應兄弟一個請求。”

“城主客氣了,您儘管開口!”

“摘下你的麵具,給我看看你的本來樣貌!”

天窺瞬間嚴肅了許多,嚴辭拒絕。

“此事絕對不行!請城主理解!”

“我們大邑神廟,有我們大邑神廟的規矩,主持一概不許以真麵示人!否則就是褻瀆神靈!要造天譴極刑!地獄輪迴!永世不得超生!”

“這件事情,您早就知道。我們早在多少年前,也已經為此達成共識了!”

“您很清楚,這是我的原則,也是我的最後底線!”

“要我摘麵具,等同於要我性命!”

“懇請城主切莫強人所難!”

天窺十分真誠。

柴鑫轉悠了轉悠眼珠子。

“哎,兄弟,實不相瞞,我也不想如此,可這是上級命令啊。”

“上級命令?什麼意思?”

“我們一支規模宏大的運糧車隊,在半路被霸客打劫!為此,高層震怒,下令嚴查!”

“經過一番仔細調查,有證據表明,說打劫運糧車隊的霸客首領,就是大邑寺的主持!”

天窺抬起頭。

“城主,您信嗎?”

“我自然是不信的!為此,我還據理力爭!”

“但奈何人微言輕!胳膊扭不過大腿!不過他們也算是給了我幾分薄麵。”

“我這裡有一張照片。”

柴鑫掏出一個信封,擺放在了桌上。

“你摘下麵具,和照片比對,如果是一個人,那神仙難救!如果不是,我也好交差!”

“兄弟,我理解你,但也你請你理解理解我吧!都不容易啊。”

天窺心知肚明,所有的一切,都是柴鑫編排出來的。

為的,就是讓自己左右為難。

現如今這個情況,他這麵具要是摘了。

那就等於自己之前那些年和柴鑫所說的一切都是假的。

一定會給柴鑫落下話柄。

況且摘了以後,一定還會有其他的陰謀詭計與刁難等著自己。

這麵具要是不摘。

柴鑫更是有理由,為難自己。

思前想後,天窺下定決心。

“城主,實在抱歉。還是那句話,要摘我麵具,等同於要我命!”

“這些年,始終如一,從未變過!”

“難道你一年四季,吃飯洗澡,都不摘這個破玩意嗎?”

【作者有話說】

正常第二

九狼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