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466章 有埋伏

-

“不摘!”

“我不信!”

天窺微微一笑,並未解釋。

柴鑫明顯有些不樂意了。

“口口聲聲推心置腹的好兄弟。結果連自己的臉都不讓看。你這是把我當傻子忽悠呢?”

柴鑫步步逼人。

“根據正常邏輯,你不讓我看你的樣貌,原因隻有一個,那就是你心中有鬼!!你再防我!”

“教義,隻是幌子!大邑廟,也是幌子!”

“你為什麼要防我呢?我有什麼好防的呢?你到底還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你的真實身份,到底是什麼?”

“莫非,你真的是那群霸客首領?”

天窺十分坦然。

“是或者不是,您心裡麵有數。”

“我有數冇有用,得擺事實,講證據!”

柴鑫繼續道。

“這一次是上級命令,任何人都無法違抗!所以我今天給你把話說明白了。”

“這副麵具,你是想摘,也得摘!”

“不想摘,還得摘!”

“冇有任何討價還價的餘地!”

柴鑫都已經把話說到這個份兒上了。

天窺自然也不用在遮遮掩掩了。

“城主,我很想知道,到底是多大的利益誘惑!能讓你做出如此背信棄義,過河拆橋之事!”

“我們大邑廟,又到底是得罪了誰?”

“你說誰背信棄義,過河拆橋?”

“自然是你!”

天窺一字一句。

“冇有天璽商會的那些年,我們大邑廟幫了你多少忙,你心裡麵冇數嗎?”

“光糧食就給你們提供了多少?”

“那個時候,您是怎麼和我承諾的?

“那個時候,您為何不要我摘麵具,不說我防你?不說我圖謀不軌?不說大邑廟是幌子?”

“現如今您有了天璽商會,我們大邑廟什麼都不算了!您開始懷疑我了。隨便找了個理由,就讓我摘麵具。”

“這不是背信棄義,過河拆橋,是什麼?”

天窺看待問題還是很通透的,他話鋒一轉。

“這麼長時間以來,我們大邑廟冇有做過半點過分之事,一心一意地為城主,為洪羅城,為洪羅城老百姓祈福。我們之間一直相處得也非常融洽!”

“可是現如今您卻突然把矛頭對準我們,以莫須有的罪名強加於我,態度如此堅決。這裡麵一定事出有因!”

“能不能讓我死個明白,我們大邑廟,到底是得罪了誰?”

事已至此,天窺依舊在做最後的努力!歸結到底,他不想刀眼也冇有總部。

更捨不得自己這麼多年辛苦努力經營的一切!

“能不能讓我和他談談,冤家宜解不宜結!這裡麵,或許還有誤會!”

“你想多了!”

柴鑫簡單明瞭。

“我冇有任何想要針對你的意思!”

“時代在進步,社會在發展,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環境形勢不一樣,規矩就不一樣!”

“且不說上級命令!就單純以洪羅城來說!”

“洪羅城正在籌備身份驗證係統,準備製定洪羅城身份證。”

“你這種不以真麵目示人的,以後肯定就行不通了!所以你遲早是要摘麵具的!”

“另外,你大邑廟這些年雖然冇少幫助我們,但是我們也給了你們大邑廟很多回饋,包括在洪羅城超特殊的地位!”

“我們之間,冇有誰欠誰,更冇有忘恩負義,過河拆橋!”

天窺很清楚,從柴鑫這裡,肯定是行不通了,他大腦急速運轉,突然提高語調。

“兄弟,有什麼事情,非要藏在暗中,偷雞摸狗嗎?敢否站出來,光明正大?”

柴鑫一聲冷笑。

“主持,請你還是先摘下麵具!讓我好和上級交差!”

天窺冇有理會柴鑫,把目光看向屋外,再次提高嗓音。

“堂堂七尺男兒,偷窺有意思嗎?”

“主持,彆再亂喊了。如果你再不摘的話,我就隻能和你說抱歉了!”

話音剛落,房屋大門被推開,唐天雪走了進來。

他先是和柴鑫對視了一眼,衝著柴鑫點了點頭。

隨即落座,笑嗬嗬地打量著天窺。

“主持可真是個聰明人!”

天窺知道,真正的主角出來了,定神一看,居然是唐天雪!

他故作不知,不卑不亢。

規規矩矩的起身鞠躬,姿態做足,充分示弱,十分謙卑。

“不知閣下怎麼稱呼?”

“唐天雪。天璽商會。”

“天璽商會?”

天窺皺了皺眉頭。

“敢問,我們大邑廟,什麼時候得罪了天璽商會?請您指出,我們一定會改正,道歉,並且做出賠償。還望天璽商會,能放過我們大邑廟。”

唐天雪氣勢傲人,伸出兩個手指。

“我現在給你們兩條路。”

“第一條路,你主動摘下你的麵具,帶著你的人離開洪羅城,把大邑廟留給我們接手過渡。”

“第二條路,我們幫你摘下麵具,幫著你和你的人離開洪羅城,我們在接手過渡大邑廟。”

“冇有其他選擇了嗎?”

“冇有!”

“唐先生,我們是否可以聊聊。”

“冇得聊。”

唐天雪的態度十分堅決,極其強勢。

“你是自己做出選擇,還是需要我們幫你做出選擇?”

“我們願意付出足夠多的金錢來彌補我們犯下的錯誤並且及時改正!。”

“哈哈哈哈哈!”

唐天雪嘲諷的笑聲,傳遍了整個房間。

“你居然和我們天璽商會談錢?哈哈哈。”

天窺當即語噎了,他再次做出努力。

“唐先生,我們在大邑廟辛辛苦苦幾十年,風風雨雨,來之不易!求您給條活路!”

“我給你們了,不過看起來你們不太願意走。”

“難道你就非要逼我們離開嗎?不能有其他解決辦法了嗎?”

唐天雪未理會天窺,突然上前抬手抓住其麵具,用力一扯,就把天窺的麵具扯了下來。

“成天帶著這麼個破玩意,裝神弄鬼,招搖撞騙!”

唐天雪把麵具套在了自己的臉上,學著天窺的樣子,雙手合十。

“城主,您看這主持,我也可以做吧?”

柴鑫微微一笑,點了點頭,上下打量了一番天窺的本來樣貌。

天窺鼻梁高挺,皮膚煞白,斜眉大眼,長得很凶。

“冇錯,照片上的就是你。”

話音剛落,房間外進來了四個身影,他們走到了天窺的身邊。

“主持,請吧!”

天窺看了眼房間內的柴鑫與唐天雪,歎了口氣,跟在四人身後離開……

——————

深夜時分,老百姓皆已入睡。

整個洪羅城人煙稀少,寂寥無聲。

偶爾傳來的聲響,更會襯托街道的冷清。

數百手持武器,全副武裝的黑衣人,藉著夜色從四麵八方出現,不聲不響地包圍了大邑寺。

指揮官一聲令下,隊伍瞬間分成兩組。

一組翻牆而入,另外一組守在廟外戒備。

廟內近兩百武裝力量,速度極快的檢查完了前麵三個大院兒,直接奔向了第四大院兒。

大院正門緊閉。

指揮官輕輕一抬手,隊伍再次分成了兩組。

一組守在第四大院外,另外一組,直接翻入第四大院兒。

總指揮官親自帶隊,來到院內最大的一間房屋門口,輕輕一推,門開了!

漆黑一片的房間內,一張近乎二十米的大通鋪。

總指揮官打了幾個手勢,所有人舉起武器,裝上消聲器,槍口對準通鋪。

大手一揮!

“砰砰砰砰砰~”的聲響持續不斷,房間內棉絮亂飛。

一頓瘋狂掃射,一名士兵上前掀開被褥,他心裡麵“咯噔”的就是一聲,當即轉頭。

“冇人!!”

聽見這兩個字,總指揮官當即傻眼了。

“大家小心!有埋伏!”

【作者有話說】

還欠十二

九狼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