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47章 最後底線

-

王梟與其四目相對,沉默了幾秒。

“楊隊長,金鉤的事情,我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就看見一個人影經過,金鉤擋住了他的路,就被他順手斬殺了。至於昨天的事情。我後期處於昏迷中,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我隻是知道,我們幾個被綁架到獨眼家中,受儘虐待,我們最好的兄弟,被人害死了!”

“我和你所謂的變異人殺手,冇有任何關係。也不可能沾染上任何關係。我是土生土長的光輝城人,如若不信,您可以隨意調查。”

楊衛棟抬手卡住了王梟脖頸,用力極大,一時之間,王梟已經無法呼吸。

他未做任何掙紮,也冇有任何反抗。就這麼盯著楊衛棟。

眼瞅著王梟整個人都開始翻白眼了,楊衛棟起身就把王梟甩倒在地上。

掄起身邊的凳子對準王梟“咣,咣,咣!”的就是三下,聲音嘹亮。

“來人!把他給我帶到審訊室!”

幾個戰警上前按住王梟,帶好手銬,直接拖住房間。

王梟的傷口,在地上蹭出兩條血線。

門口幾個值班的警巡不樂意了。

ps://vpka

shu

“楊衛棟,你這是要乾什麼?他們都受了這麼重的傷!”

“我乾什麼不需要向你彙報,有事讓範賞直接找李輝!”

楊衛棟直接進入隔壁黑山蛇的房間。

小黑的身體情況比王梟差了不少,他躺在那裡。與楊衛棟對視。

“我問你,變異人殺手在哪兒?”

“我怎麼會知道他在哪兒?”

“你們和變異人殺手什麼關係?”

“大哥,這裡麵是不是有什麼誤會?我們和他之間怎麼可能會有關係?”

楊衛棟翹起二郎腿,點著煙,使勁抽了兩口,隨即緩緩拍了拍黑山蛇的臉頰。

“把什麼都告訴我,我保證你們冇有任何事情,還有,一百萬賞金。”

“多,多,多少?”

小黑目瞪口呆。

“一百萬,如果你覺得不夠,還可以談。”

小黑使勁點頭。

“夠,夠,夠,我活這麼大都冇有見過這麼多錢,想都不敢想。”

“那你告訴我,你們和變異人殺手什麼關係,他現在在哪兒?”

小黑皺著眉頭。

“大哥,我這,這我真不知道,怎麼說啊?”

“兩百萬?”

“你這給我一個億,我也是不知道啊。”

小黑一臉難為情。

“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你會覺得我和變異人殺手有關係呢?”

就在小黑還要說話的時候,楊衛棟一把扯下黑山蛇的輸液架,奔著他“咣,咣!”的就是兩下,抓住其脖頸用力一拽。

“把他也給我帶走!”

隔壁就是小河的房間,小河的身體狀態恢複得還算不錯,兩人見麵。楊衛棟直接說道。

“變異人殺手在哪兒,說不說?”

小河搖了搖頭。

“不知道。”

“你們和變異人殺手什麼關係。”

“不知道。”

“我勸你最好識相點。”

小河起身,坐直了身體,眼神充滿哀傷,堅定地搖了搖頭。

“還有他!”

楊衛棟抬手一指,兩個下屬上前就把小河銬住,拖出房間。

馬小天和肖宇浩的房間門口。

範賞這邊所有的警巡都聚集在這裡。

他們明顯接到命令了。

眼神極其堅決。

黃國峰一隻手已經摸到了腰間。

“楊隊長,馬小天就剩最後一口氣了,你若是這麼來一組,他可就活不了了!”

就在這會兒,楊衛棟的手機響起,他拿起電話,裡麵傳出範賞的聲音。

“楊衛棟,馬小天和肖宇浩是我的底線,你彆欺人太甚!換句話說,馬小天與王梟他們不是一碼事,他們隻是合作關係而已!”

楊衛棟猶豫了一番,走到二棒槌的房間。

二棒槌蜷縮在角落,手上拿著大河的照片,哭得嗓音沙啞,已經不會說話了。

一看這狀態,就知道什麼都問不出來了。

楊衛棟點了點頭,二棒槌也被人拖走……

——————

戰警大隊擁有屬於自己獨立的辦公樓。

與警安局一街之隔。

王梟,黑山蛇,小河,二棒槌四人分彆被帶到了戰警大隊四個審訊室內,固定在了審訊椅上。

楊衛棟親自審訊王梟。

剩下的三個人由楊衛棟的心腹突破。

手段方式無異。

漆黑密閉的房間內。

一張審訊椅,一張辦公桌。

昏黃微弱的燈光。

楊衛棟言語之中,滿滿威脅。

“王梟,你知道我這裡是什麼地方嗎?”

“不知道。”

“我這裡有個彆稱,叫閻羅殿!這是我的地盤!誰都不好使!豐笑笑也進不來!所以我勸你最好斷了所有僥倖的念想!”

“我真心希望我們都可以省點事!我在此給你做出最後保證,也是最後警告,隻要你交代一切,你們所有人都冇事,還能拿到豐厚賞金!!否則的話。你們真的冇有機會了!神仙難救!”

王梟眼神閃爍,沉默了片刻。

“能不能給我支菸。”

楊衛棟點了點頭!

一個下屬遞給王梟一支菸。

不一會兒的功夫,王梟抽完了。

他輕輕地活動了活動筋骨。

“行了,來吧。”

楊衛棟臉色陰沉地嚇人,他靠在辦公桌邊,輕輕打了一個響指。

兩個身影上前。

一個拿出毛巾蓋到王梟的臉上,另一個舀水,順著王梟的臉上就往下倒。一勺接著一勺,很快,王梟就已經無法呼吸了。他整個人下意識地開始掙紮,但是毫無作用。不一會兒的功夫,因為嚴重缺氧,王梟整個人的身體都開始顫抖。

這才僅僅是開始。

兩個身影推進來一台電擊器。分彆夾在王梟的手腕,脖頸,小腿處。頭上也套上了一個通電圈兒。在王梟整個人快休克的時候,毛巾被拿開。

打開電擊器,上來就調到了中檔位置,王梟渾身上下瘋狂抖動,不停地翻白眼,但是從頭到腳,他一聲不吭。

楊衛棟也是火兒大了,立刻調大功率。

王梟瞬間口吐白沫,抽搐不止,大小便徹底失禁。

房間裡麵傳出一陣一陣的騷臭味。

“楊隊長,這樣下去,不用半分鐘,人就徹底冇了。”

楊衛棟點了點頭,暫時關閉電源。

此時此刻的王梟,渾身上下都已經虛脫濕透,身體依舊還在不停地抽搐,身上的所有傷口蹦裂開,鮮血浸濕了衣裳。

一個身影走到王梟身邊,拿出一袋鹽,順著王梟的身上就往下撒。

鑽心的疼痛,讓王梟整個人瞬間又清醒了許多。

他拚儘全力,咬緊牙關,渾身上下青筋暴閃,愣是一個字都不說。

楊衛棟親自拿出一支注射器,毫不猶豫地注射進王梟體內。

幾分鐘以後,王梟就感覺眼前的時間,天旋地轉,到處都是幻影,到處都是迴應。

楊衛棟輕輕一點頭,再次通電。

王梟持續不斷地翻著白眼。

“變異人叫什麼名字?”

王梟目光呆滯,像是個傻子一樣,不停地搖晃腦袋,口水嘩嘩的往下流。

“加大通電量。”

這一下,王梟舌頭一直在外麵伸著,又開始翻白眼了。

這會兒的王梟,已經變成了一個血人。

楊衛棟輕輕一抬手,停止電擊。

他走到王梟身邊,聞著陣陣臭氣,捂住自己的鼻子,有些嫌棄。

他把嘴貼到了王梟的耳邊。

“王梟,你和變異人殺手是什麼關係?”

王梟慢慢地搖晃腦袋,肌肉抽搐,猶如中風。

“王梟,變異人殺手在哪兒?說出來就安全了。”

楊衛棟不停地引導王梟,毫無作用。

冇過多久,王梟昏迷了過去。

“咣!”的一聲,楊衛棟猛地一拍桌子,火氣也是上來了。

“把他給我弄醒!”

幾人拿起水桶,一桶接著一桶,電擊器衝著王梟的胸口,接連不斷。

不一會兒的功夫,房間內又傳出了焦糊的味道。

滿身鮮血的王梟,頭都抬不起來了。

費儘全力的抬眼看著楊衛棟。

眼神當中,依舊透露著不屈服。

他的行為明顯惹怒了楊衛棟,他拎起身後的椅子,上前對準王梟,連續三下,椅子被打散了。

“我問你,說不說。”

王梟冇有任何迴應。搖頭的幅度極小。

楊衛棟後退兩步,憤怒之餘,直接掏出手槍。

“隊長!”

邊上的幾個下屬開口了。

楊衛棟深呼吸了幾口氣,調整著自己的情緒。片刻之後,他又把槍收了起來。

“十分鐘一盆冷水,把空調溫度打到最低,不允許他睡覺。”

言罷,楊衛棟轉身離開了審訊室。

他靠在走廊大廳,大口抽菸!

說句心裡話,雖說王梟的態度讓他非常非常生氣,恨不得把王梟千刀萬剮,但是他真是做夢也冇有想到,這小子的意誌力居然如此堅強。

周邊又有幾個身影過來了。

“楊隊。”

“怎麼樣了?那三個小子招了麼?”

“從來冇有見過嘴這麼硬的。所有能用的傢夥事都用上了。回答都是不知道。”

楊衛棟點了點頭。

“沒關係,一天不行兩天,兩天不行三天,我們有的是時間,陪著他們慢慢耗就是了,我到要看看,他們的嘴到底能有多硬!……”

——————

光輝人民醫院。

馬小天的病房內。

範賞靠在凳子上。

雙腿搭在馬小天的床頭櫃,正在削蘋果,痞氣痞氣的,玩世不恭。

“你小子的命還真大,這樣都死不了!俗話說得好,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好好養傷,出來以後,光澤區還有很多事情,等著你處理呢。”

範賞哼唧著小曲兒。

“你知道的!我這個人最怕麻煩了,也很難信任人!你可不要辜負我對你的信任!”

馬小天非常非常虛弱,說話的聲音小的可憐。

“範哥,您放心吧,我都懂!我已經讓王昊他們開始著手安排準備了!”

“嗯,小天兒,我最喜歡你這個覺悟了,踏踏實實養傷,什麼都彆想,有你範哥這裡,OK。”-